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九龙天棺 > 第八十二章 第二次

第八十二章 第二次

  我只是没想到,单桓古国真正的秘密就在那九幽悬崖的下面。不过我并不后悔与其失之交臂。相反心中有些庆幸,如果我们下去了,下场恐怕会和当年的四大家族一样,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命活着回来。

  “不过,”聂振云有些感叹的对我说道:“尽管你们没有深入九幽悬崖,但即便是你们选择了其他的路线,那其中也同样是危机四伏,你们能够全身而退也是相当不易,真是后生可畏啊!”

  我笑了笑,“聂叔,您抬举了,其实我们能活着出来,靠的也不是我们自己的本事。”

  聂振云笑着点了点头,“哈哈,这没什么,你们毕竟还年轻,经验有限,少不了你二叔的帮衬。”

  我知道聂振云误会了我的话,他以为我所说的借助的力量是二叔,但其实我们能够从单桓古国逃出来的关键,其实是墨。尤其是在后期的时候。

  聂振云见我表情有所迟疑,就开口问道:“怎么?莫非我哪里说的不妥?”

  “不不,”我连连摆手,“其实,我想说虽然在这其中确实离不开我二叔的帮扶,但是有一个人却也极为重要,可以说我们这次能够活着离开单桓古国,这个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哦?”聂振云惊讶的睁大眼睛,“不知道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这个人叫做墨。”我对聂振云说道,“这个人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但是能力绝对超一流。”

  “墨......”聂振云思索着点了点头,“这个名字我听过,是近几年才在倒斗圈里出现的一个名字。据说能力极强,我听之前和他有过接触的一些老手说起过,他们都对这个人的能力叹为观止,今天在加上你看这么一说,这个人绝对不一般。你了解他的身世背景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聂振云也没再说话,他眯起眼睛不知道在想这什么。

  我们两个人对面而坐,各自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就想换个轻松一点的话题,可我刚想说话, 聂振云忽然抬头对我说道:“贤侄,你刚才说,你们进入单桓古国的过程中,尤其是后期是墨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那么你二叔呢?他不在吗?”

  猛然间听到聂振云这么一问,我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我想起来自己当时在九幽悬崖的石壁上发现了二叔的背包,我那时以为二叔出事了,还大哭了一场。现在听聂振云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二叔当时故意甩开我们,就是为了自己进入九幽悬崖的下面,也就是二十年前四大家族所走的线路。他的目的应该也是单桓古国最终的秘密。

  但是二叔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可转念一想,如果他说出了这个想法,我一定会阻止他,但如果阻止不了,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十有八九也会陪着他一起进去。二叔这样做明显是为了我们的安全。

  我痴痴的出神,聂振云也没打扰我,而是给我的杯子里填满了茶。我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握拳轻点了几下桌子,以示感谢。这个茶道的礼仪,还是当初二叔讲给我听的。

  我见聂振云看着我,又想起二叔曾经对我说过,聂振云可以信任,于是就对他说道:“聂叔,实不相瞒,当时,我二叔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他孤身一人进入了九幽悬崖。”说到这里,我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万幸,我二叔平安归来,我今天才知道那悬崖下面竟然这样的凶险,想想真是后怕!”

  听我这么一说,聂振云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呆坐了一下才对我竖了竖大拇指,开口说道:“你二叔真是厉害,那种地方竟然还敢去!”

  我下意识的端起茶杯,笑着点了点头,但是随即我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刚才聂振云说的什么!他说那种地方还敢去?!

  我赶紧放下手里的杯子,开口问道:“聂叔,你刚才的意思说是二叔已经不是第一次去了?”

  聂振云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我,“是的。怎么?你二叔没跟你说过吗?”

  我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没有,我从来没听他说过。那么他之前的那一次是什么时候去的呢?”

  “也是在二十年前。”聂振云对我说道。

  “二十年前,”我一下子的瞪大了眼睛,“二十年前四大家族的那次行动,我二叔不是没有参加吗?”

  “没错,”聂振云点了点头,“你二叔确实拒绝了四大家族的邀请,不过,在四大家族铩羽而归之后,每家虽然不敢贸然再进,但是又不放心其他家族,所以各自留下了一部分人马在沙漠的外围,提防着其他家族自私行动。我们聂家也不例外,而且做得最为严密,毕竟这里距离我们的势力范围最近。”说到这里,聂振云微微的有些得意,然后他接着说道:“大概是,四大家族撤出来没多长时间,有天我得到了下面伙计传上来的一条消息,说是在一车去新疆支建的工人里看到了一个人长得很像卓家的二爷。对于这个情况,我很奇怪,你二叔明明已经拒绝了四大家族的邀请,为什么这个时候又会单枪匹马的来到这里。所以,我就亲自去新疆乌鲁木齐查看了一下。没想到那个人还真是你二叔,不过我没有把这件事点明,盯梢跟踪本就不太妥当,我和你二叔的关系又不错,为了避免不必要误会,我就交代了伙计几句,然后就自己回来了。”

  说到这聂振云笑了笑,“你二叔是真狡猾,竟然混在支建的工人堆里,要不是我聂家在西北这边的伙计分布光,眼线密集,还真是发现不了他。”

  “那后来呢?”我急切的开口问道。

  聂振云仍旧是笑着说道:“我就是说你二叔狡猾嘛!聂家伙计跟踪他的第二天,就是被他甩了,失去了踪迹。”

  此时我的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继续机械性的说道:“那后来他......”

  没等我说完,聂振云就接口说道:“到了那里还能去哪,只有一个目的地,那就是单桓古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