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床上的温存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床上的温存

  玄妙儿也明白这里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事也是要慢慢来,什么事情外祖母也不要太伤神了,身体重要。”

  国公夫人点点头:“会的,我这老命还得留着看重孙呢。”

  玄妙儿见这事情说得差不多了,也不说这压抑的事了:“外祖母定会长命百岁的。”

  国公夫人也是觉得说得差不多了道:“你刚才说你跟婉儿郡主交好,六王爷可是宠孩子如命,跟外祖母说说你们是怎么交好的。”

  “也算是缘分吧,我救过萧岩纯和萧婉儿一次“玄妙儿把当初在永安镇时候怎么救的这对兄妹,还有这对兄妹那些天真可爱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这世子和郡主也是被六王爷看的太紧了,以前都不让他们出街面来,但是这孩子早晚长大,不能护着一辈子的,现在让他们出来闯闯是好的,没想到你跟他们这缘分倒是奇妙。”国公夫人听完了笑着道。

  “是呀,人和人之间真的是有缘分的,不过这两人很值得交,当然六王爷也是个正直的人,所以我也算是够幸运的。”

  “还真是,你这孩子带着福气来的。”

  “那我就多在外祖母身边,把福气都给外祖母。”

  “这小嘴,比继业的还甜呢。”

  “他不在家,那我不是要替着他哄着外祖母开心?”

  “好好好,今个晚上在这陪着外租吃饭。”

  “好,我在亲手去小厨房给外祖母做几个菜。”

  “那我婆子有口福了。”

  这祖孙两没有外人挑唆,说的也是高兴。

  但是方三夫人在房间了可是死的心都有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是玄妙儿的事,可是自己也不能去问她,

  这个孟紫芊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怎么就能这么轻易的就上手了,可是自己让兄弟花了那么多钱,也没查出问题来,人家的身世都是清白的。

  她气的把帕子都撕碎了,可是有什么用,自己的男人刚回来就去了孟紫芊的房间,早知道自己就不让她回自己房间了,要是在这,至少自己也能有机会跟丈夫说说话。

  现在就算是丈夫在自己的房间睡觉,也不怎么说话了,并且丈夫坐在那就走神,眼神都是孟姨娘的房间方向,自己也不傻,怎么不懂?

  都劝自己说这事新鲜劲,可是新鲜劲自己也生气啊,再说那孟紫芊才十七八岁,人家怎么都是比自己年轻,并且自己偷着看过她跳舞,那身段,就算是女人也要承认人家漂亮,更何况男人呢?

  但是想到她跳舞时候那个狐媚子样子,自己就生气,伸手摔了一个茶杯,还是觉得不解气,连着摔了三个才停手。

  此时方三老爷在孟紫芊的房间一起看字画呢,说的正在兴头上,就听见了摔杯子的声音,之前一个还以为是不小心的,可是这连着三个,都是那种干脆的声音,一听就是故意的。

  方三老爷皱起了眉头:“真的不省心,这又是闹什么?是我给她脸了。”

  孟紫芊给他顺着气道:“老爷别生气,这女人也是人,虽然说嫉妒不对,但是忽然多了一个人分宠,心里怎么可能舒坦了,我是后来的,也是妾室,能理解姐姐,这段时间老爷多去陪陪姐姐,让她知道我来了也不影响老爷对她的感情才是。”

  方三老爷看着眼前这么懂事的孟紫芊,一伸手把她搂在怀里:“你呀就是太懂事了,你这么为了她着想,你知道她怎么对你么?小傻瓜。”说着手不老实起来。

  其实说起来,这些年他的床上生活都没有那么的兴奋过,因为自己的妻子每次跟自己颠龙倒凤的时候,总是提起娘家,而那几个小妾都跟木头疙瘩一样,一点没有激情。

  他又不去青楼,所以一直以为男人三妻四妾也不过如此,还不如看小图书上的性子高呢。

  但是这有了孟紫芊之后,自己才知道这夫妻的床上这么美妙,虽然自己跟孟紫芊在思想上的交流也很和谐,可是自己是男人,这几天自己是真的想床上的她。

  孟紫芊欲拒还迎的搂着方三老爷的脖子:“老爷,这大白天的,要是姐姐知道了,怕是要心里难受了,咱们还是等晚上的。”

  方三老爷已经箭在弦上了,怎么能这个时候停下,他把孟紫芊放到了床上,放下了帷幔,压了上去:“她那种人你越是搭理,她越是上脸,你是我的女人,光明正大的,有何不可?”

  说话间,方三老爷已经解开了孟紫芊衣服,露出了里边大红的肚兜,红色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他的手探了进去摸到了那柔软得一处。

  孟紫芊害羞的闭上眼睛:“老爷,不要。”

  方三老爷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下:“要还是不要?”

  “老爷,你欺负我。”

  “那我可是更要欺负你了。”

  “老爷,你轻点。”

  “你这么诱人,让我怎么忍得住。”

  “啊”

  这屋里的声音是越来越激情暧昧。

  当然,下人都很识趣的出去了,守在了门外。

  方三夫人发泄完了,走出来,看见这下人都在门口,孟紫芊的门窗都关紧了,还能不明白么。

  但是也不能再去告状了,只是骂了一句骚货,就去别的妾室那找寻安慰了,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以前都被她压迫的人,现在好像看见了希望,她们也是女人,也是想要夫君宠爱的,所以早就对她有恨意了,现在谁还能真的对她好?

  玄妙儿在这吃了晚饭,看着时间不早了才回家。

  这京城这几天,玄妙儿也是一直打听着边疆的消息,虽然京城离边疆远,但是京城也是消息最多的地方,这茶楼酒馆的客人不少说这个的,所以玄妙儿偶尔也出去听听这些,市井中的消息虽然虚假的多,也杂乱,但是总是有些正经渠道得不到的。

  次日,玄妙儿收到了消息,千醉公子在边疆练练打胜仗,用不上三个月就能平复边疆。

  玄妙儿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自然是高兴地,因为这么说也许花继业用不上三个月就能回来了,想着他自己是心疼的,战场不是家里,吃饱穿暖都是奢侈,受伤也是免不了的,想着他身上的那些伤疤,玄妙儿对着上天祈求,让花继业平安。

  虽然是边疆征战的消息在京城很受关注,但是这里却没有受到战火的影响,仍旧是繁华热闹歌舞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