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女性世界里的男法师 > 第五十三章 可怕的试探

第五十三章 可怕的试探

  罗宾满足地收回目光,对凯伊和这群国王亲卫的实力都有了一定的判断。

  而被打得有些发懵的骑士们,不甘心地准备进行新一轮的进攻。

  就是这时,远方一骑绝尘,向他们这边奔驰而来。

  “住——手——!”

  那人远远地高声喊到。

  大概十秒左右,她将黑色的骏马勒到众人跟前。

  罗宾疑惑地看着来人——

  不同于之前的这些骑士,她的身上并未穿着任何铠甲。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袖礼服,上半身留着莲叶卷的折边,袖口整齐而干净。

  更让罗宾感到好奇的是——

  在这位女士标志的瓜子脸上,戴着一副金丝边的圆形眼睛,全身散发出一股书卷气质。

  她温和地眼神看到罗宾身上,赶紧从马背上翻身下来,跪到地上。

  “我是此行的文官,国王陛下廷臣,婕瑟琳·格林希尔。我为我们的鲁莽向您道歉,请您原谅。“

  她的眼神狠狠地瞪着姬玛,还有那群被凯伊摔得东倒西歪的骑士们。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们似乎对这位文职人员充满了敬畏,纷纷从地上爬起来,各自向后退去。

  罗宾深吸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位叫做婕瑟琳的眼镜娘还挺得他喜欢的。

  至少不像姬玛那么傲慢而无礼。

  “其实,我们也有错。”

  既然对方已经给足了面子,罗宾也得给个台阶。

  “我的侍从下手太重了,也请各位国王亲卫们不要太记恨。”

  他说完这番话,无异于给了这些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之前那个高傲的卫队先锋官还自诩她们比罗莎琳德强很多,却在一瞬间就被凯伊打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那一排骑士们都低着头,眼中闪动着愤怒的火光。

  如果能给她们重来一次的机会,罗宾丝毫不怀疑她们能拿出更多的实力,同时也能收敛起傲慢之心,认真对待每一个对手。

  婕瑟琳从地上站起来,将右手放置胸前,恭敬地对着罗宾行了一礼。

  “天选者大人,我们无意冒犯,只是希望能保证大人的安全,请您不要推却我们的一片苦心。”

  她抬起头来,在眼镜片后面的碧绿清澈的瞳眸中饱含温柔的笑意,“我相信天选者大人的仁慈和胸怀,必然能体恤她们的辛劳。这些可怜的骑士们,三天三夜马不停蹄不眠不休,从皓月城一路赶到这里,就是为了您的安全。”

  哎。

  罗宾苦涩地发出一声叹息。

  不得不佩服这位眼镜娘的高明。

  先把你捧上去,然后再来一个苦肉计。

  同时也给那些骑士们找了个台阶——

  因为奔波劳累,所以被一个不知名的侍从撂翻在地。

  事已至此,还能怎样?

  而那位一百多年前的英雄凯伊,正抱着双手,看戏一样地注视着他。

  “这样吧。”罗宾微微笑到,“婕瑟琳阁下。”

  “您可以称呼我为婕希。”对方温柔地笑着。

  “婕希,你们跟在我们的后面,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他笑了起来,利用婕瑟琳刚才提到的信息,“这些骑士们已经非常劳累,而我们也经历了可怕的逃亡身心俱疲,那么,我们都一同去冰霜要塞,在罗莎林德大公那里休息一晚,如何?”

  婕瑟琳微微一怔,在她原本的计划中,其实不会在冰霜要塞落脚,而是直接赶往下一站夕岩领再休息的。

  她们得尽快赶回皓月城。

  不过……

  婕瑟琳伸出右手食指,推了推脸上的镜架,然后将右手横至胸前,躬身一礼。

  “如您所愿。天选者大人。”

  ————————————————————————————————————

  阳光洒在海面上,闪耀着粼粼波光。

  一行人排成细线,最前面的三个黑点,跟后面拉开了一段距离,有条不紊地行走于沙滩之上。

  马蹄在后面留下了一串浅浅的蹄印,又被溯回的海水舔舐干净。

  海风吹拂着,带着咸湿的气息拍打在众人脸上。

  闪白在罗宾的怀中,探出一个圆滚滚的小脑袋,伸着舌头好奇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对于这个小家伙来说,一切都是如此的新鲜。

  罗宾又未尝不是同样的心情,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未来的路还很长,需要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

  得一步步来。

  “你是故意的吧?”凯伊的声音从左边传来。

  她的眼角余光打量着后面不紧不慢跟着他们的骑士队伍。

  在最前面,婕瑟琳和姬玛漠无表情进行着交谈。

  由于隔得比较远,除了海水拍打的声音,她听不到任何关于她们谈话的内容。

  “什么?”罗宾不解地看着她。

  这位百年前的英雄,金发的侍从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她勒住缰绳,与罗宾齐头并辔,压低了声音说到,“之前激怒国王亲卫的那些话。”

  “不,我从未想要激怒她们。”罗宾笑到,“我只是想了解神权和王权彼此的分量而已。”

  “哼。”凯伊轻蔑地发出一声冷笑,“这么无聊的东西。”

  “那你以为是什么?”罗宾反问她,“难道是真的想让你去打一架吗?”

  至少那也是目的之一,能够了解到彼此的实力。

  但是单纯的打架和激怒,也太不明智了。

  凯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目光平静地看着远方,并未说话。

  天边的海燕盘旋于蓝天白云之间,显得欢快而桀骜,如同无所畏惧的战士。

  “如果只是想了解王权和神权,谁更厉害。”过了一会儿,她又将目光看向罗宾,“干嘛不直接问我,或者问盖尔?”

  罗宾没有说话,只是眨巴着眼睛,微笑着看着她。

  直到对方低下头去。

  凯伊双眼发亮,发出一声叹息般的笑,“原来如此。是啊,问盖尔是白搭,就如同问一个虔诚的信徒,生命之神跟国王谁更重要一样,在她的心中神是至高无上的,又怎么能得到真实的答案?

  而我呢,“

  她撇了撇嘴,戏谑般笑起来,“一个一百多年前的老家伙,连这个世界变成怎样都弄不清楚,又何况是一个赛科瑞德人,对伊特奈尔的了解很片面,印象也还停留在一百多年前,就更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了。”

  “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凯伊。”

  “没事,我才不介意这点。”

  凯伊轻描淡写地摇摇头,目不转睛,静静地思考着。

  这位英雄的脸上,表情变得复杂而丰富,罗宾看不懂那是什么。

  她转过头来,对着罗宾赞叹到,“你做得很好,天选者,比我想象中的进步要快得多。”

  罗宾吸了吸鼻子,没有说话。

  “但是,那句话,”凯伊不解地皱起眉头,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来啊,如果你们想藐视神灵的话】为什么不直接了当地用【你们想惹神殿吗?】,感觉后者会更有威势,也更让人忌惮,不更能达到你的目的吗?”

  “不,不一样的。”罗宾摇摇头,“我希望试探的是这些骑士们心中的信仰和自身的职责,两者的比例和分量。

  如果是惹怒神殿,就等于是试探神权和王权,谁更暴力。

  一个是指向内心,一个是指向外部。

  关于谁更暴力,以后我会了解的。

  但不是现在。“

  罗宾笑起来,“我得珍惜每一次直问内心的机会,看看这些人的信仰和忠诚,当两者冲突的时候,会选择何者。”

  “你的意思是……”凯伊双眼微眯,有些跟不上罗宾的大脑速度,但是在她的心中涌现出一种可怕的感觉,甚至于让她口干舌燥,一阵发慌,“你是想试探哪个阵营更适合发展吗?神殿,或者国王?”

  这位天选者在为日后的路途做计划吗,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收集信息?

  凯伊在心里面啧啧称奇,这位天选者比她想象中的更有远见。

  “类似,但是我真正想弄明白的,是下面的人对上面的看法,不带暴力的情况下。”罗宾笑到,“你知道,如果你想得到某个答案,总是能得到的。但是,如果你想要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就必须花点功夫。”

  压迫,暴力,会让人屈服。

  威逼利诱会让人陷落。

  凯伊点点头,有些明白他的意思。

  在之前那场与国王亲卫的对话中,除姬玛以外的骑士们,其实都是没有受到任何暴力和利诱的影响下,在对神的信仰和对国王的忠诚,两者之间做出了精准而真实的反应。

  “所以,你都把他们的表情和反应都记录下来了吗?”凯伊惊恐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罗宾。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位天选者的聪明要远超她的预期。

  远超过!

  “对,”罗宾点点头。

  哪怕他现在归属于神殿,他也必须得了解,信仰到底有多大分量。

  每一次试探都是信息收集,而且用他自己的方式,会更真实。

  这就是之前海洛伊丝说过的——

  【请你以后,回到伊特奈尔之后,用自己的双眼,用自己的双手,用自己的智慧,去找寻真相。】

  是的,用自己的……方式。

  你问盖尔,盖尔肯定是无限站在神权,你问骑士先锋官,她肯定站国王,这些都是无意义的,但是通过言语试探下面的人,那些有不同背景身份的骑士们,就不一样。

  “第一次,是姬玛说出的话,含义是要用武力带走我【天选者】,跟骑士们心中想的命令产生了冲突,所以我推断,国王要带我回去,却没有指定方式。

  在他们看来,天选者是很崇高的,因为代表的是神。

  所以这一次是对神权的挑战。

  他们的脸上表现出了惊惶、坚毅和漠无表情。

  惊惶的,就是对神的信仰更深的,坚毅的就是命令服从者,漠无表情的就是观望者。

  这个比例是五比四比三,也就是说信仰的分量占五,王权是四,而在彼此之间摇摆或者暂不明确态度的是三。“

  罗宾继续解析着,全然不顾旁边将双眼瞪得硕大的凯伊惊诧的目光,“然后我抛出来,说【你们是要藐视神灵吗?】这句话,就是我的反击,直指骑士们内心的信仰。

  抬起头来的,是坚定地站神权的,所以问心无愧,避开目光的,是心中忏悔的,因为觉得自己背弃了神无动于衷的是仍然在观望。

  这一次,比例变成了七三二,神权占了上风。同时也让我看到它足够改变人心的力量。“

  凯伊的嘴巴越张越大,到最后几乎能塞下一个拳头。

  这个天选者,真的是人吗?

  ”最后一个比例,姬玛用责任压制众人心中的背德感,把押送天选者说得高大上,所以让比例又一次反转了。

  二五五,我之前的努力失败,10个人都可以为了命令来进攻我。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跟你交手的过程中,五个人铆足了全力,五个人留有余地,两个人并未插手。“

  凯伊倒吸起一口冷气,用像看着怪物一样的目光审视着他,“你可真是可怕,天选者。”

  是的,如果说之前的试探符合她对于天选者智慧的认知,那么后面他所说的这番话,就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期。

  在她的面前,这个叫做罗宾的人,掌握着一种比武技和魔法更为可怕的力量。

  而她隐隐感觉到,随着他的到来,未来的伊特奈尔并不平静。

  “那么你得出的结论是什么?”

  “神权和王权,信仰和忠诚,其实对于骑士们来说都差不多,分量极重,难以抉择。”

  罗宾低下头,眉头微蹙,还有一点,他并没有说出来——

  姬玛最后的那番话,让骑士们付诸行动,是因为他们没有了背德感。

  所以,人是很容易被煽动的,只要你能让他们丢掉罪恶感。

  这比任何洪水猛兽都要令人心惊,也更让人心寒。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一点,那个叫做姬玛的先锋官,远远比她表现出来的要精明,并非是一个无脑的战士。

  国王派她也不是盲目的,因为她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

  这,就是他以后将要面临的环境吗?

  罗宾深深吸了一口冷气,不由得全身颤栗起来。

  ——————————————————————————————————

  在他们的后面,婕瑟琳和姬玛也在进行着同样的谈话,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直到婕瑟琳将之前所有的内容都分析清楚,姬玛脸上才露出了如同之前凯伊一般,如遭雷劈的表情。

  “他,罗宾大人,已经想到这么多了吗?”姬玛的眉宇间增加了一抹深深的忧虑,“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了不得。伊特奈尔居然会有如此的天选者。”

  “对啊,你都说了,他可是天选者。”婕瑟琳声音温柔,眼睛片中反射着光亮,“要知道,没有任何一个天选者是草包,她们足够,也应该让我们感到敬畏。”

  “神灵在上。”姬玛和她异口同声地祈祷到。

  “但是,我这可算真正把他给得罪了。”姬玛苦笑一声,“国王陛下怎么会给我这么一个苦差事,让我来当坏人。”

  她抬起头来,眼怀记恨地看着婕瑟琳,“却让你来当好人,真是不公平。”

  “哈哈哈……”婕瑟琳温柔地笑起来,笑容足够温暖人心,“别难过了嘛,等回去以后我好好安抚你呢。”

  “这可是你说的哦。”姬玛眼中闪烁着光亮,仿佛一瞬间来了精神。

  婕瑟琳抿嘴笑了笑,将目光注视着前方罗宾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现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这位天选者的到来,即将让平静的海面掀起一股波澜。

  ……

  经过不到半天的时间,在日落之前,一群人总算站到了冰霜要塞的城门之下。

  罗宾看着城墙上那道模糊明艳的人形,心中一片恍惚。

  阳光将冰霜要塞的主人,王国四骑士之一的雷霆骑士罗莎琳德的身影照得骤亮,如同天神一般。

  那个人形看到他们的归来,将身后的披风拂开,从城墙上走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

  在他们的眼中,城门被缓缓拉起,吊桥放下。

  整齐划一的马蹄声将地面震得轰隆作响。

  国王亲卫和罗宾一行人低头进入了要塞之中。

  在他们的前方,一个身披蓝色披风,铠甲齐备,腰间挂着一柄银色短锤的女将军静静地等待着。

  “欢迎归来。天选者大人。”对方发出富有磁性的女性声音。

  罗宾看着对方的笑容,眼神一阵迷离。

  “你好,罗莎林德大公阁下。”

  阳光洒落地面,铺就辉煌。

  身后城门重重落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至此,伊特奈尔时隔十六年后,迎来了第一位天选者。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