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最强灵魂医师 > 第113回 我随李无声

第113回 我随李无声

  

  李无声以前胡乱贴的封面纸有些被扒了,但有些封得实在太死,加上这段时间大家都忙,愣是没人处理这些狗皮膏药了。

  好在念念不忘油的效果渐渐消失了,于是校方也放弃了封面纸的清理工作。

  就这样,男厕所里的墙壁上,还有东一块西一块的封面纸,俨然成了西冷印社的一道风景……

  李无声仔细看着封面纸,没一会就发现一身少女装的董湘站到隔壁,撩起裙子……然后看了看封面纸,又转过脸盯着他若有所思。

  此时,李无声感觉有点错乱。

  “无声哥,这封面怎么不管用了?”董湘很疑惑。

  “好像是啊……”

  和女装大佬一起如厕,这画面简直太清奇了,空气中立刻传递出一阵尴尬的气息……

  “无声哥,你若羌怎么打算?”董湘很严肃地看着李无声。

  李无声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能不能换个地方谈这个问题?

  “随缘吧,你呢?”

  董湘笑笑,“你猜。”

  李无声倒觉得没什么,他觉得董湘这么小,就算志愿去也不会让他去的吧。

  结果第二天早上,高明德看着两张报名表气得不行。

  大家都是填是或者否的,全西冷印社就这两个活宝好吗!

  李无声填的是“随缘”、“都行”,高明德还能理解,人家好歹是佛系。

  可董湘填了个:“我随李无声”……

  大清早的高明德就很感慨,这一对特么的真是走到哪,跟到哪啊!

  不过他感觉董湘对李无声的兄弟情是真挚的,现在他已经完全接受董湘女装了,甚至董湘哪天穿着男孩子的衣服时,高明德还会很关心地问他是不是有心事……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啊……

  虽然有时候还会想不通,但小孩子嘛,高明德觉得有些特别爱好完全可以接受啊。

  不过高明德有时候也会想一个问题,董湘这么成长下去,以后万一升到b级了,医侣的事会怎么考虑?这可随不了李无声啊。

  回过神来,还是为怎么安排他俩的问题发愁啊。

  本来填志愿的逻辑很简单的,志愿去的就按照等级排序部署,人数不够再组织安排。

  结果这两货这么个填法,逻辑一下子就乱套了。

  高明德正愁着怎么处理呢,就瞥见褚峻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看了看两张志愿表,当时就气笑了,“我本来想特别调走李无声的,这下好了,还买一送一的?”

  褚峻一直想着带李无声走,所以这次来就是按流程外调走他的,如果李无声不同意,那就发挥组织传统,慢慢做工作……

  而且若羌传来最新消息,裂缝已经扩大为b级,那里的作战似乎比预料中的棘手。

  若羌的特点就是沙漠戈壁,最近又突然刮起了沙尘暴,这让能见度降低很多,还产生了强烈的电磁干扰。卫星派不上用场自不必说,导弹飞进去就失联,固定翼铁定烧坏发动机,直升机飞了一阵子也迷了,更不用说侦查和火力,所以那里愣是展开了常规作战。

  而且和金陵的裂缝不一样,金陵事件里,只要炸掉巨型铁钩,裂缝就慢慢消失了。

  而若羌那里竟然有不少丧尸化的沙民守护各处据点,这给爆破工作带来不少困难,一下子变成了阵地战。

  更棘手的是,战场中央还有一只万年修为的巨型沙蛇盘着巨型铁钩,那沙蛇粗的十个人都抱不过来,更有百十来米长。而那些沙民全都是它上辈子吃的人吐出来的,全身沙化,不需要水就可以生存,钻进沙地里既可以潜伏,也可以恢复能量,沙漠对他们来说就跟菌毯似的。

  所以若羌作战扩大化的主要目的,就是把沙民和沙蛇全部消灭,进而炸毁巨型铁钩。

  而西冷印社毕竟都是学生,分配到的任务,仅仅是为大部队提供医疗和后勤服务。

  现在褚峻看到这两张表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家都紧张兮兮的,就你们俩这么儿戏呢?

  高明德叹了口气,“我看他们俩总是形影不离的,硬拆拆不散啊……”

  褚峻冷眼看着李无声的履历,心里已经有数,“行吧,反正不会安排什么重要的任务,都带走好了。”

  这天早上没课,到了上午十点的时候,所有学生都在大礼堂紧张地等待志愿结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褚峻带着点名册走进来,“下面报到名字的,立刻出列集合!”

  李无声也提起精神听起来,不过他始终好奇的是,明悟去哪了。

  ◇

  若羌。

  一片沙尘飞舞的戈壁中行驶着一列装甲部队,前排有上百辆主战坦克,三个或五个一组,呈三十多个楔形阵列前进,后面跟着一些装甲车和后勤车,其中有一辆吉普车缓缓前行。

  吉普车上,一位老道长和一个老和尚正悠然坐在后排,两人不为外界所动,安然盘坐。

  然而狂风总是吹着老和尚的胡须,老道士的脸时不时被胡须刮到,他尽可能忍着继续入定。

  可惜的是,明悟的胡子一直在飘舞……

  老道长咳了咳,“明悟师父,你能不能把胡子收进衣服里?”

  明悟笑眯眯地问,“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到。”

  老道长当即就怒地睁开眼,“老秃驴,你不觉得你胡子太长了吗?!”

  明悟跳着青筋笑着,“牛鼻子你再说一遍?”

  “我忍你一路了!”老道长气得就要拔剑了。

  此时前方的天际线上,渐渐显现出一道巨墙,如一道黑色山脉一般横在眼前。

  墙体使用黑色的砂砾构成,排列得并不严实,而是松松散散地悬浮在半空中。

  黑色沙墙的左右一直绵延到看不见的地方,上方则慢慢收拢,形成一个圆弧的穹顶。

  此时离沙墙还很远,按理说没啥敌情,然而前方道路上突然冒出一大群人影,全身的皮肤像是沙做的,从其徒步速度和姿态来看,已然不是人类。

  明悟低声道,“是沙民。”

  四面八方都走来沙民,步伐踉跄,脸色木讷,一边走一边放枪,显然要阻止这支部队的前进。

  而装甲部队的对他们的出现并没有迟疑,也没有停止的意思,在火控系统的辅助下,开始行进射击。

  于是在密集的火网下,沙民很快就被击退。

  到了傍晚,这支装甲部队也推进到了沙墙底下,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沙纷乱的飞舞。

  仰头望去,沙墙高不见顶,世界则昏暗一片,仅剩最后一抹残阳斜照。

  这时候,最排头的主战坦克突然停止,旋而重新组成几个纵列,似乎在等待什么。

  吉普车上,老道士跟前面的军士招了招手,“让我下车。”

  还没等车停稳,老道士驾着长剑一跃而出,厚重的沙墙竟在这一道剑光之下崩裂出一道缺口!

  明悟则坐在车上,慢悠悠地诵起经文,他的周身骤然亮出一道金光,慢慢展开成半径数十米的球形护罩,包裹起车队。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