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汉血丹心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燕赵遗风

第七百三十一章 燕赵遗风

  满眼春风绿。出巡千里的队伍中,第一次得到这样机会的李陵、陆浚和季迦这三个少年人异常兴奋。本来以为这样的重大活动, 不会有他们的什么事儿。却没想到,元召很轻松的就点头同意了他们的请求,让他们以随从身份跟在身边,当作一种难得的磨炼。

  从来没有出过这么远门的几个人,离开长安之后,便如同脱缰的野马,感到什么都新鲜。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刻苦修习武艺,很少能够出外巡游。一想到再过不久之后,就可以到达长城塞上,真正的去见识一下曾经是汉匈战争主战场的那些地方。那些著名战役发生之地,那些烈烈西风悲壮之气,心里便恨不得马上就赶到。

  大队人马停留在邯郸。少年人总是闲不住的。见师父元召公务繁忙,没有功夫理会他们,三个人商议一番,便在第二天悄悄溜了出来,想要好好地看看这北方的风土人情。

  自古燕赵多悲歌之士。听他们的父祖辈讲述过许多春秋战国时代故事的李陵和季迦,一边兴致勃勃的给并不太懂这些的陆浚讲解,一边心中倒是有着许多新奇和期望。

  “哇!你说的可是刺杀过秦王的那个荆轲?他在邯郸市上屠过狗?这个……不对吧?他不是在燕国的吗?”

  “哪里不对了?他后来才去的燕国啊!早些的时候就在这条街上杀狗嘛。这可是我二爷爷亲口说过的,难道有错?”

  面对着李陵的质疑,季迦瞪大了眼睛,不管是自己记错了还是二爷爷季心说错了,反正是一副天经地义,绝对如此的样子。

  “可是我记得的不是这样啊。在这邯郸市上屠狗的英雄却不是荆轲,那是一位大力士,他帮助魏国的信陵君杀了一位大将,挽救了赵国的命运……!”

  “李陵,你真是一知半解!哼!明明是你说错了……。”

  “季迦!我看你是又好了伤疤忘了疼吧……不记得上次被我打的一瘸一拐了……哼哼!”

  “呵!谁会怕你呀?师父后来可是给我单独开了小灶……要不要去城外再比试比试呀?”

  “去就去!谁怕谁呀……你再努力也比不过我的。嘿嘿!”

  而捧着买来的一堆东西大吃特吃的陆浚,看到两个人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样子,早已经司空见惯了,他却一点儿都不吃惊。随便的挥了挥手,隔开了两个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少年。

  “谁对谁错,一会儿回去问师父不就知道了。出来玩是寻开心的,哪像你们两个这样嘛!自古侠义每多屠狗辈,这句话我倒是听师父说起过,我看……不如我们在这邯郸市上好好找一找,看看有没有屠狗的英雄,最起码他们肯定知道那些春秋往事。怎么样?”

  李陵和季迦本来就是打闹习惯了的,斗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他们听到陆浚的提议,不禁都一起拍手叫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找机会印证一下这样的英雄事迹,倒是不虚此行。

  于是,片刻之后,三个兴致勃勃的少年便站在了一处当街屠狗的摊子前。在这个时代,北方人吃狗肉本来就是一种传统,尤其燕赵之地养狗的多,屠狗卖肉的便很常见。

  只不过,仔细端详片刻之后,三个人不禁大失所望。面前这位杀狗的屠夫,与他们想象中大隐于市的英雄侠客实在是相差太远啦!

  这处摊位并不大,屠狗的汉子猜不出年纪,也许是二十多岁,也许是四十多岁,满身油腻,脸上污黑,胖乎乎一副邋遢萎缩的样子。

  而且,更令人气闷的是,面对着这三个穿着打扮明显是富庶人家子弟的询问,这个矮胖屠夫完全是爱理不理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见他如此,三个人里头遇事最为冷静的陆浚,对其余两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要气恼。然后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把钱币,放在屠狗汉子面前。

  “我们是远方人,初来邯郸,对一些历史掌故侠客事迹十分感兴趣……这些钱拿来买你的狗肉。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把你知道的对我们说一些呢?”

  陆浚出身微寒,而且经历过老父和姐姐惨死这样的悲剧,在他心里,从来对这些市井小民都怀着很深的情感。因此,说话十分客气。

  然而却没有想到,那屠狗汉子连看都没有看那些钱,他撇了一眼街上来往的人群,语气冷冷地只说了一句。

  “这世间哪有什么侠客英雄!既然不是本地人,就不要乱打听什么事……否则,一不小心把命丢了,可怨不得别人。”

  本来就心中有气的那两位小爷一听就不乐意了。脾气暴躁的季迦抬脚就要把这狗肉摊子给他踢了。陆浚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然后又瞪了正要挽袖子的李陵一眼。他的功夫在三个人里面却是最高的,李陵和季迦一向都听他的话,当下愤愤不平地止住了手脚。

  陆浚却也不再多说,当下拉着两个人向远处走去。那屠狗汉子低下头,用刀把一条狗从中剖开,继续做他自己的营生。一丝痛苦的神色漫过额头。那些燕赵悲歌早已成了遥远的绝响,与他无关。他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而已。

  “这家伙好生可恶,不好好和我们说话也罢了,怎得如此冷言冷语……哼!”

  “是啊!小浚,为什么不让我们教训他一顿?”

  转过街角,陆浚放开他们的手臂。两个少年犹自嘟嘟囔囔。却看到陆浚的脸色有些郑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盯着两个人说道。

  “你们两个难道没有看到?这汉子的衣襟敞开处都是伤痕,我匆匆看了一眼,大略可以辨认出有刀伤,还有鞭伤……此人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他才对我们这些外地人故意冷淡的。”

  两个少年大吃一惊。刚才他们却真的没有注意,连忙问道。

  “小浚,你是说这汉子肯定是被人家欺负了,所以,怕与我们搭话而让我们受到连累,对不对?”

  “虽然不能肯定。但他眼神中的闪烁,却骗不了人。很明显,附近的街上看似平常,却肯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厉害势力存在。李陵,季迦!你们有没有兴趣探个究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吗!两个满脸兴奋的少年连连点头,于是,三个人悄悄地商议片刻,决定一会儿等到那汉子收摊儿回去的时候,跟在后面去问个明白。

  初生牛犊的少年人心中,总是有几许英雄的梦想,更是有许多想管尽人间不平事的热血。只不过,令三个人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他们的一时好奇,此去揭开的到底是怎样的人间地狱!

  邯郸城,这座扼守黄河以北交通要道的名城,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更是北方重要的一处来往贸易集散地。因为地理位置的重要,虽然赵王抽取的商品赋税比别处都要重许多,但大量的出入塞客商还是来往不绝,街市上热闹非凡。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这几天的邯郸城中各处,于往日有些不同。许多不明身份的便装汉子三三两两分散在各条主要街道上,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漫不经心,但那些锐利的目光,却无时无刻不在盯着任何可疑的人或者事。

  名叫何凡的壮硕北方大汉便是这其中的一人。他本来是赵王府中的一个小头目,领着七八个身穿便装的王府护卫,负责的区域就是西城的这一条街。

  赵王府中的暗中势力,当然不止他们这些人。何凡虽然只是一个小头目,却也大体了解一些。表面上看,原先属于赵国的疆域被朝廷分割的七零八落,已经形不成什么太大的力量。但在暗地里,实际情况却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也只有他们这些王府中人才能知道,看上去已经老朽不堪的赵王彭祖,到底是怎样一个令人感到恐怖可怕的人物。

  大汉朝的皇帝从长安而来,要经过邯郸。早在几天之前,赵王府已经秘密召集所有人,传达了王爷的命令。要他们做好一切防范措施,绝对不容许在这期间出现任何意外。

  赵王的命令,没有人敢不遵从。如果办不好差事的后果,将会非常严重。所以在这城中各处日夜巡守虽然有些辛苦,却没有人会抱怨半句。毕竟,和身家性命比起来,这点儿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在稍早些时候,何凡和他的手下们发现有三个外地口音的少年人在街市上徘徊,东瞅西看的十分可疑。不过后来无人理会他们,就自行离去了。想来不过是路过此地的少年而已,不值得去多注意。他们的目标,是自长安而来的那些朝廷中人。

  在何凡眼里无足轻重的少年,此刻却正悄悄尾随在屠狗汉子的身后不远处,跟着转过几条街,进入一条少人行的短巷之后,眼前却忽然失去了那人的踪影。

  陆浚和李陵、季迦连忙加快脚步追赶,行不多远,却惊觉头顶恶风不善,陆浚连忙大声示警,伸手推开二人。刚才那屠狗汉子从半空中直扑而下,一刀劈空之后,顺势挽刀于胸前,怒目横眉,全不似此前模样!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