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恐怖邮差 > 第八百七十九章:自相残杀

第八百七十九章:自相残杀

  

  “跑!”

  矮脚虎绝对不是一个傻子,相反,作为一名中级邮差,矮脚虎绝对是见多识广,很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

  察觉到赵客的眼神不对劲,在脑海中蹦出这个字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

  然而矮脚虎刚一动身子,王麻子就已经横在他的面前,砂锅大的拳头,照着矮脚虎的脑门砸下来。

  眼见此路不通,矮脚虎心头一沉,余光就见赵客已经冷着脸,唤出摄源手从侧面拍打下来。

  生死之间,矮脚虎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死到临头,只有放手一搏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愤然的发出一声长啸,双臂交叉在面前,不退不躲,而是迎着王麻子的一拳,撞上去

  “砰!”

  沉厚的拳头,令矮脚虎双臂短暂的发麻后彻底失去了知觉,但矮脚虎却在这时候,爆发出与他矮小身材所不匹配的灵活。

  借力向着身侧一跳,也顾不得狼狈在地上打了个滚,险之又险的躲开赵客抓来的摄源手,爬起来,转身就跑!

  “嘿,这小子跑得倒是很快啊!”

  王麻子见状,想要追,赵客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不用了,只要跑的方向没有错,他待会还要是要跑回来!”

  “你就这么自信!”面对赵客脸上自信的神态,王麻子不禁有些担忧,这又不是钓鱼,还有个鱼线绑着。

  总觉得赵客这样做,风险未免有些大了一些。

  然而面对王麻子的询问,赵客脸上反而展露出笑容,回头看着王麻子:“学习使我自信!”

  屏风上王府前院的结构图,赵客不仅仅是看的仔细。

  更是激活懒惰的人格。

  借助懒惰人格的帮助下,赵客基本上将整个构造图都给记在了心里,包括上面每一个细节。

  他和王麻子方才根本没有出全力,而是封住了左右两边的通道,就是故意逼着矮脚虎往这条小路上走。

  而这条小路是一个‘回’字形,最终的重点,还是回到这里。

  “你直接告诉他不就完了么?他自己都说了愿意做诱饵,何必这样吓唬他一下。”

  王麻子挠挠头,觉得赵客这样做有些多此一举。

  对此,赵客并没有回答王麻子,而是看着王麻子反问道:“你觉得,我是在吓唬他么?”

  “不是么?”

  “是么?”

  这下王麻子脑子有些乱了,不明白赵客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王麻子有一点比较好,那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基本上就不再去想了。

  反正他和矮脚虎的关系,还没熟络到关心这家伙生死的态度。

  “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王麻子打量着周围,特别是那颗枯死的老树,毕竟偌大的花园里,一片绿茵,唯独这颗老树,看上去实在有违和谐。

  “等!”

  赵客静下心来,坐在椅子上,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烟杆子重新抽起来。

  “等矮脚虎?”

  赵客抽上一口手上的烟杆子“嘶~~呼”伴随着青烟顺着赵客的口鼻涌出,一旁王麻子虽然不爽,可也只能默默承受着二手烟的味道。

  伴随着烟云吐露,赵客的神情开始放松下来,半眯着眼睛道:“不!是等一个人,一个活人!”

  另一边。

  矮脚虎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咒骂这赵客和王麻子。

  “这个死秃子,别人是过河拆桥,这家伙连河都不过,先把桥给拆了!”

  想要问候他们祖宗十八代,却突然一想,这才发觉,到现在了,自己连两个家伙的名字都不会知道。

  想到这里,矮脚虎越想越气,他双臂被砸上一拳,两条胳膊都变得酸麻。

  看着手心里的那颗逐渐重新闪烁起来的定魂珠,矮脚虎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马上找个地方躲藏起来。

  只是矮脚虎前脚刚迈出几步,就听黑暗中,一声惊喜的高喊声隔着走廊的墙壁,传过来:“别跑!”

  矮脚虎头皮一麻,差点就跪在地上。

  只听墙壁后面,“哒哒哒”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飞驰而去,逐渐越来越远。

  矮脚虎僵硬的身子,才终于重新放松下来。

  “我艹!”

  一口吐沫顺着喉咙咽下去,之前还不觉得,因为有赵客的力量,压制下他手上定魂珠的光芒,令他们可以完美的躲藏在阴影中。

  可自从离开了赵客身边后,矮脚虎才突然感受到那种强烈的危机感。

  仿佛下一秒就可能要遭到灭顶之灾。

  想到这,矮脚虎心里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够多看几眼屏风上的规划图。

  眼下掉头回去,肯定是行不通了,只怕那个秃子还在后面等着自己呢。

  矮脚虎唯一庆幸的,就是走廊的墙壁,为他遮掩下了手上定魂珠的光线,不然方才那些邮差发现了自己,还不把自己给大卸八块。

  “不行,我也要想办法找个机关躲藏起来!”

  矮脚虎目光左右一瞧,却是什么也看不出,另一面倒是一片花草树林。

  但有没有机关,鬼都不知道。

  咬咬牙关,开始沿着走廊往前走,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能够令自己躲藏起来的地方。

  可没走多远,墙壁另一面,又是一阵打斗声。

  声音里,有他熟悉的声音,也有他不熟悉的声音。

  不过打斗声却很激烈。

  听声音,矮脚虎心想:“乖乖三四个,不行不行,溜了溜了!”

  三四个邮差似乎在争夺一颗定魂珠,这要是发现了自己,把自己撕了都不够他们分的。

  想到这里,矮脚虎迅速加快了步伐,虽然隔着一面墙,但他还是拿手捂住自己的掌心,哪怕这样并不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伴随着周围的光线逐渐黯然,定魂珠的光线,会越来越强,依旧会透过矮脚虎的指头缝隙里照射出来。

  此时矮脚虎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些人千万不要发现自己。

  “别打了!都住手!”

  没走多远,矮脚虎耳朵一动,墙壁另一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是齐亮!”

  听到齐亮的声音,矮脚虎顿时步伐一顿,对于这位带头大哥,矮脚虎是发自内心的感到佩服。

  且不说这次大闹鬼市,齐亮可是发起者,仅仅是这份胆敢暴露出自己真实名讳和相貌的勇气,就已经足够证明这小子的气魄。

  要知道,鬼市之所以被称为鬼市,就是因为鬼市的特殊规则,令所有人隐藏在了一团黑雾里。

  正是因为这团不起眼的黑雾。

  却是稳定鬼市安稳的基石,毕竟谁都不想把自己真实的外貌,暴露出来。

  如果别人看到了你的外貌,通过现实,去找到了你的身份。

  顺着你的身份,抓走了你的父母、姐弟、族亲、甚至是孩子来威胁你。

  你该怎么办?

  身为邮差,大家都很清楚,邮差的手段,为了利益,多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当初,赵客因为蕾姆的原因,直接动手打晕了那位老妈子,是赵客当时没有控制好情绪。

  但后面赵客之所以狼狈逃窜,是赵客很清楚,当自己动手的时候,这就已经不是赔钱的事情了。

  一旦自己的外貌暴露,难保不会引来有心人的注视。

  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因为雷科的原因,赵客很清楚刑侦工作中,刑侦科里有不少能人,只需要听口述,就能完整的把犯罪嫌疑人外貌画出来。

  而且丝毫不差。

  如果外貌在鬼市暴露,只要有心,就必然能够通过你的外貌,查到你现实中的一切资料。

  齐亮能够一呼百应,除了他手上有实在的证据,更是因为他敢于撼动这层基石,带头暴露出自己的外貌,甚至是名字。

  也是因为这份气魄,才有了鬼市大闹的结果。

  而不提鬼市的举动,这一路上,齐亮虽然初入中级邮差,但实力却是有目共睹。

  而且几次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不敢说力缆狂澜,可实实在在的不少人受过恩惠。

  所以此时听到了齐亮的声音,矮脚虎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

  思索着,要不要想办法让齐亮知道真相,他那么善良,在自己临死前,还亲眼见到,齐亮为了救人,把手上的仅有的两根神秘铁棍扔出去。

  可惜他当时已经不行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一行人争夺到了两根铁棒存活了下来。

  矮脚虎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头。

  却不知道为何,心里则想到了之前赵客的那句,人鬼殊途!

  这四个字从心头冒出,令矮脚虎瞬间打消了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

  没错,人鬼殊途。

  现在自己是鬼,和活人,根本就不再是一个同类。

  或许齐亮很善良,但这个风险,矮脚虎无论如何也不想要自己去承担。

  “我说,别打啦!”

  眼看无法阻止这伙人继续打下去,齐亮的脸色不禁难看起来,愤然挥动起双手,一道圣光锤顿时从三人头顶降下来。

  金光灿灿的圣光锤,早已经不再是赵客曾经见到的那样,而是犹如从九天坠落的火球一般,带着惊人的力量坠落下来。

  强大的神圣气息隔着墙壁迎面扑来,令矮脚虎脸色一变:“糟了,老子是鬼啊!”

  阴魂邪祟面对神圣气息,完全是找死。

  还未来及有所动作“砰!”的一声闷响,

  矮脚虎感觉脸颊火辣辣的一阵刺疼,感觉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一样。

  身体往草丛里一扑,过了一会功夫,脸上的火辣辣的刺疼才消减下去。

  抬头一瞧,矮脚虎的双眼瞪圆,看着墙壁毫无征兆的炸开一个脸盘大的窟窿来,紧紧把自己掌心的定魂珠,压在身子下面,生怕露出一丁点的光芒。

  “我说别打了!”

  齐亮迎步走来,令方才打斗的三人不禁一挑眉头,心中惊讶起来:“二阶!”

  不会错的,方才的圣光锤,是二阶的威力。

  没想到,齐亮在他们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已经掌握了一项二阶圣光系能力。

  “不要打了,这地方不对劲,刚才我注意到那些定魂珠逃离的时候,好像故意撞毁了一面屏风,开始我没注意到,但我仔细看了一下遗留下来的碎片,发现了这个!”

  齐亮手上多出一面沾满灰尘的丝绸,仅仅只有不到巴掌大小。

  但却是很详细的标注出来,一处凉亭里的机关布置。

  “这……”

  见状三人一愣,相视一眼,神情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显然这个地方还有机关,而且那些定魂珠似乎具备了智力,接下来我劝你们小心一点,不要见到定魂珠就扑上去,小心被这些定魂珠引入机关里!”

  “只有这一片么?”一人走上前焦急的询问着,因为他手上没有争夺到定魂珠。

  齐亮摇摇头,跟在齐亮身后的张海根则无奈道:“所以这些定魂珠怕是有智力的,撞毁屏风的时候,把屏风上面的丝绸都给带走了,就这么一片稍大些的,剩下的都被撕扯成碎片,拼图大师都未必拼的上。”

  听到张海根的解释,那位邮差不由长叹口气,拱手抱拳向齐亮道:“多谢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也算我一个吧,虽然已经欠你的不少了,不过齐兄若是需要,我们必然会全力协助!”

  另外两人纷纷向齐亮表态。

  齐亮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点点头与三人客气一番。

  “我还要通知其他人,如果看到其他人,还请你们也帮忙传递下消息,我觉得这里是在故意消磨我们的实力,大家越到这时候,越是要团结!”

  “好!”

  三人点点头,嘴上满嘴答应,但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却是没有人知道。

  三人客气了几句,就转身迅速离开,毕竟他们还需要夺得定魂珠,最好越多越好。

  看着三人离开,张海根不禁将目光看向齐亮,低声道:“为什么非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呢,反正整个屏风都在你手上,你不说,谁也不知道啊。”

  “就是,关他们这些人死活呢,要我说亮哥,你就是太心软了,之前那两根铁棍也扔出去,现在都他们都不肯还回来,哼,气死我了!”

  后面王玲玲对张海根的话表示高度赞同。

  齐亮对此默默低下头,背对着两个人,始终没有去解释什么。

  但却有一个人,正透过那面破裂的墙壁看的真真切切,低着头的齐亮,唇角却是勾起了一抹微微的浅笑。

  没错,矮脚虎眼睛看的仔细,他在笑。

  一边笑,嘴唇同时微微的动起来,似乎在自言自语,跟着齐亮的唇形,矮脚虎在心中默念着:“不扔出去,怎么才能让他们……自、相、残、杀。”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