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小农民的妖孽人生 > 第1098章 直爽的小莲

第1098章 直爽的小莲

  “大伯你等等我。”

  大光子拂去头上脸上的积雪,快步跟上吕大山。

  吕大山回头怒道:

  “滚蛋,你个兔崽子老跟着我干嘛?”

  从吕大山的话中可以听出,大光子和他并非同路。

  事实上,大光子从今天下午起,就一直跟着他,如影附形,寸步不离。

  吕大山早已经被侄子的盯梢弄得不厌其烦。

  大光子委屈道:

  “这大冷的天,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喝西北风啊,还不是爷爷和俺爹怕你干蠢事。”

  “快滚回你家喝口热汤暖和一下,老子没事。”

  吕大山双手笼在袖口中,佝偻着身子隅隅前行。

  语气虽然严厉,但仍透着一股对晚辈的疼惜。

  “大伯,你还去哪儿?”

  大光子裹了裹棉袄急忙追上去。

  “老子回家!”

  吕大山没好气道。

  大光子惊讶的问道:

  “不进去了?”

  “你姐夫没在家,我去干嘛?等那兔崽子回来,老子再和他算账。”

  吕大山恨恨说完,加快了脚步。

  姐夫?

  大光子怔怔的站住,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说明大伯还把齐晖当作女婿,心病只在柳胜男身上。

  不过大光子清楚,按照大伯的脾气,这注定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脸皮这种东西薄如纸,越是老百姓,就越怕有人把它戳破撕烂。

  等姐夫回来,还不知道又会引发什么样的战争。

  唉,明天事明天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回家喝碗热汤。

  今天跟着大伯跑了一下午,晚上又在柴垛旁潜伏了一个多钟头,大光子骨头缝都冻僵了。

  不过这个消息,还要及时通报给姐夫。

  吕大山垂头丧气的回到家中。

  小莲娘一看他回来了,急忙迎上前去,帮他拂去身上的雪花。

  小莲爷爷坐在八仙桌旁,开口问道:

  “小莲还不肯回来?”

  吕大山蹲到火炉旁边,掏出烟点上,闷声闷气的说道:

  “我没进去,齐晖那个兔崽子没回来,我个大老爷们不好面对柳胜男。”

  “大光子呢?”

  “我让他回家了。”

  小莲爷爷叹口气,说道:

  “大山,我知道你脸皮薄,但是现在木已成舟,就要往前看,要怪也得怪你给小莲灌得坏脾气。”

  “你”

  吕大山白了老人一眼,眼角余光看到老爷子攥在手中的拐棍,终究没敢分辨。

  赌气的扭过头,心中却恨恨在想。

  这个时候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了?

  小莲小时候,我一厉害她,您老人家的拐棍就没头没脸的往我身上抡。

  四、五十岁的人,被您追着满村乱跑,这个时候怎么不说了?

  吕大山低下头,狠狠抽了两口烟。

  小莲爷爷起身,用那根酸枣木的拐棍狠狠在地上顿了两下,说道:

  “早歇着吧,我还是那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个犟驴我管不了,但你要敢把我孙女逼出个三长两短,老子就和你拼命。”

  看着老人进了里屋,吕大山还是低头抽闷烟。

  小莲娘给他端过来一碗热茶,说道:

  “快暖暖身子,咱爹说的对,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有人给咱养老送终不就行了。”

  吕大山几口喝完热茶,这才觉得身上暖和了一些。

  他瞪着眼睛说道:

  “头发长见识短,明天你去把柳胜男赶走。”

  “我?”小莲娘惊讶的瞪大眼睛,“我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妇女怎么说?”

  “怎么说?”

  吕大山脸色阴沉。

  “耍泼,打滚,为了咱女儿的幸福,你用什么办法都行,只要那个女人不在咱凤鸣村,我就眼不见心不烦。”

  小莲娘叹口气。

  “好吧,当家的,早点上炕歇着吧。”

  小莲和柳胜男吃完饭后,收拾干净,也早早上炕,依偎在一起聊天。

  屋外,寒风呼啸,屋内火炕烧的滚烫,房间里温暖如春。

  其实更形象的比喻,应该是春光如画。

  小莲摊开手脚,曲线动人的柔媚身躯伸张成一个夸张的大字,把头枕在柳胜男身上,惬意道:

  “胜男姐,我觉得哪儿也不如家里的炕舒服。”

  回到家中的小莲已经完全放开,这个时候她毫无顾忌。

  这是她的家,她的地盘她做主。

  更何况,她和柳胜男什么关系?

  现在这个院子中只有她们两人,爽直的小莲根本不去考虑什么形象。

  柳胜男没接话,探手扯过被子,斜盖在小莲肚子上。

  如玉的纤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看着小莲的眼光充满爱怜。

  小莲的泼辣性格,虽然遮住了些女孩子本该有的风情媚意,但细细打量,那张清纯如兰花的漂亮脸蛋却美的惊心动魄。

  可能是长期在山里劳作的缘故,小莲的身材更是健美,肥乳、蜂腰、丰臀,曲线玲珑,尤其是那一双长腿,紧绷q弹,惹人遐思。

  妩媚天成这句话,在这个山村姑娘身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演绎。

  鹤伴山的骄阳风雨对她没有丝毫影响,她的皮肤白皙柔腻的如同上等羊脂美玉。

  就连柳胜男这样一个用姿容就打败了整个云州城的骄傲美女都觉得:

  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也会乖乖的拜倒在小莲的石榴裙下。

  不过那些喜欢用下半身思考的牲口注定没有了这种福气。

  因为这个清纯如兰花的女孩,今生注定只为齐晖绽放。

  柳胜男眼光幽幽,又看向屋顶。

  今天跟着齐晖和小莲回到凤鸣村,她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吕大山压抑的怒火,小莲娘哀怨的眼神,村民们惊讶的表情,小莲爷爷无奈的叹息,这一切柳胜男都看在心里。

  虽然并没有人对她严词厉色,但她却觉得那个时刻,整座鹤伴山都腾空而起,重重的压在她心头,压的她几乎窒息。

  好在小莲看出了她的不安,不顾她娘的恳求,执意带着她来到了齐晖家。

  在这儿,她才得到了放松,不过还是有丝不安。

  刚才小莲也说了,在外千般好,却不如自家的热炕头。

  但这是小莲的家,却不是自己的归宿。

  柳胜男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有个念头在她的心中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坚定。

  不能因为自己,破坏了小莲的生活。

  也不能因为自己,搅乱了凤鸣村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