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春光锦 > 第90章 一口价 初胜(6000字有甜有谋)

第90章 一口价 初胜(6000字有甜有谋)(1/2)

目录
好书推荐: 人间镇狱体免费阅读 恋爱交换物语免费阅读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免费阅读 鱼人荣光免费阅读 我真不是除念师免费阅读 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白骨精免费阅读 玩转那座韩城免费阅读 永生世界免费阅读 放开我画皮仙免费阅读

五月,清风携一缕浅夏芬芳扑面而来,随风越过枝头,穿过大街小巷,掠过人们的鼻端,蕴润即将枯燥无味的岁月。

坐在马车里,季翀并未让人打扰小娘子与人聊天,捏着一角车帘,透过缝隙看过去,她浅浅淡淡的坐在那里,一身麻布长裙半点饰物都无,清丽脱俗,盈润灵动,让人不自觉沉迷。

他的目光像是跋过高山,涉过深水,一路追随款款而来,于人山人海中终于找寻到了她。

天已近黄昏,太阳慢慢地钻进薄薄的云层,万丈光芒被遮掩,透过云层,霞光绮丽,蔓延了半个天空。

沈初夏起身回家,走到路口,被黑色马车挡住了去路。

马车什么族徽标志都没有,她仍旧一眼认出是某人的座驾,通体黑色,华贵而低调,一如某人常年玄色衣袍,庄严而冷漠,没得什么感情。

轻轻一笑,双手搭在身前,头一歪,耐心的等某人下贵车。

木通半天没等到小娘子行礼,只好上前,“殿下……”伸手替殿下揭开车帘。

蓦然之间,四目相对。

她盈盈一笑,“殿下——”随即行礼,声音轻越带着少女特有的甜糯娇俏。

“沈小娘子还是那么忙。”季翀轻哼一声,心里嫌弃,嘴角翘起上扬,将口嫌体直发挥的淋漓尽致。

“确实有点忙。”沈初夏毫不谦虚,“不过再怎么忙也没有殿下忙,不知殿下驾临有什么事?”

季翀连眼皮都懒得掀,“上车。”

某男对她的意见很大,沈初夏心想,我还没跟你要点子费呢,拽什么拽,余光里,黄副指挥使的身影在人群中掠过。

某女一哆索,糟了,好像倒欠某人银子,气陷瞬间全无,乖乖的上了某人马车。

“殿下……”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笑。

季翀对她的小心思心知肚明,不屑计较,撇了眼,收回目光,闭目养神。

她摸摸鼻子坐下。

马车猝不及防启动,沈初夏还没来得及抓稳,随着惯性一头扎进季翀怀里,鼻子被他结实的胸膛撞到,咝,好酸好疼。

酸到眼泪都忍不住流下来,“殿下——”仰起头,一脸小可怜样。

季翀不地道的扑嗤笑了,“该!”

唔唔……某女不想活了!严重怀疑某人报复她,可惜她没证据,气呼呼的撑起身子要离开某人怀抱。

这下轮到某男咝一声,怎么了?沈初夏不解瞬着他的目光往下看。

要死了,她的手掌撑在哪里?

瞬间,她的脸如血泼,怪不得觉得硌手,原来竟是……竟是……“可是殿下,你……”大白天咋……她不解的望向某人。

季翀到底是打过仗的将军,脸皮经过风吹日晒大概率是很厚,没红,甚至淡定的提醒某个小娘子,“看够了吗?”

“啊……啊……”沈初夏惊惊一声,连忙缩回手,双手捂眼,要死了,要死了,前尘今世,她的眼就没这么污过,怎么办……怎么办,她的眼不纯洁了。

幸好幸好,受伤的心灵与双眼被满桌佳肴慰籍。

“多谢殿下,那我就不客气开动啦。”沈初夏帮他斟好酒后,连忙拿起筷子大块朵颐,“殿下,我实在太饿了,来不及给你夹菜,就劳动你大驾自力更生哈……”

好像这样的虚张声势就能把刚才路上那尴尬的一幕抹掉。

季翀好看的远山眉高高抬起,一副‘小女子你怎么敢的样子’,也许这才是真正食(色)胆包天的她?

好看的眉毛缓缓降落,看她如小鸡啄鸟一般吃饭。

“殿下你看过小鸡仔吃食?”

他居然不知不觉说出了心中所想,不自在的清咳一声,“难道不应当看过?”

“不是……当然不是……”沈初夏咽下水晶虾饺,假笑道,“没想到摄政王殿下还挺体察民情,连农家人养的小鸡都看过。”

说实在话,小鸡啄食,季翀还真没看过,可是她送的两只鸟现在成了他的宠物,不管忙与不忙,他总会去逗两下,他们吃食就像她一样,小头一点一点,至于脱口而出的话,大概是在军中偶然听来的粗言俗语吧。

沈初夏一看他那神情就知道他还真没看过小鸡吃食,低头继续享受美食,空隙间,她道,“将来,我会买个农家小院,里面会养小鸡,到时请殿下过去看看它们是怎么吃食的,它们吃饭跟我一样的可爱。”

“……”

前一句让季翀眉眼一动,心中悸动,后一句,他忍不住嗤出声,“你就不生气?”

“殿下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某女讨好的话张口就来,“殿下,你也是哟!”

什么讨好,分明就是挖坑让他钻,季翀撇她眼,慢慢悠悠吃了口菜,“魏大儒到京城了。”

“他到京城跟我有什么关系……”吃的正欢的某人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啊,什么……”回味之后才明白是谁来了。

季翀垂眼,“你的目的是让魏敏堂做主考官?”

沈初夏迅速从美食中醒过神,“殿下,我又不认识魏敏堂,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

季翀今天第N次抬起好看的眉毛,“要我把黄大力调回禁军?”

“等等,殿下……”

季翀似笑非笑看向她。

“殿下,我好像又想起来了,我认识他的大孙子魏星晨。”

季翀轻嗤一副我就知道你会想起来的样子,淡定怡然的喝酒吃菜,“高太师的人收贿搞出个不学无术的状元来,按我的作法,逮住他砍他的头。”

“砍他头后呢?”

季翀未吭声。

“你还是动不了高老太师的根本,是不是?”

这就是季翀今天来的目的,他抬眼,满目凉薄,一身冷咧,手中的杯子就差捏碎。

“幕僚没为你出谋划策?”

“他们的办法太过正统,动高氏十分,伤及我八分。”季翀第一次在幕僚场合以外承认自己的弱点。

沈初夏推开面前碗筷,拿起帕子抹净嘴角,“殿下……说句话,希望你不要生气……”

“这么快就坑我?”

沈初夏无奈笑道,“我敢坑殿下嘛,我全家人的性命可都掌握在你手中。”

“那到是。”季翀像个好胜的毛头小子,一脸得意。

男人真是至死都是少年。

沈初夏不跟他计较,“点子不是没有,你出什么价?”明码标价,万事好商量。

季翀抬眼,“你想什么价格?”

“一口价。”

季翀凉薄眼神里丝丝碎意笑容,等她下文。

“从下一单起,殿下不能再以黄副指挥使保护砍我价。”

眼神凉薄,目光锐利,冷厉时杀伤力惊人,沈初夏心道,这才是季翀面对众生真实的样子吧。看来,他见她时,还是收敛了很多。

她微仰头,吁出口气,“一个时辰之前,我还曾对人说,做事不能心急,没想到殿下跟他一般急。”

季翀束眸。

“殿下总想着连根拔起,可是参天大树是一天长成的吗?”

季翀不苟同,刚要出言,被她制止,“是是是……他们不配做参天大树,可是盘根错节,如何瓦……”

“这个我比你懂。”季翀还是出言打断她。

“是是,正因为殿下太懂,所以头疼,每每不是瞻前,就是顾后,怕拔了他们就动了大魏朝的根本,怕大魏朝成了一个空壳子是不是?”

季翀手节骨不停的敲击着桌面,她说出了他的担忧。

“所以我要说的就是‘殿下不要急。’”

“如何一个‘不急’法?”他问。

沈初夏甜甜一笑,“就事论事。”

季翀被她笑晃了眼,“别给我云山雾罩的,把你坑人的点子说全乎了。”

“殿下……”沈初夏哀嚎,“收费很高的。”

季翀拿筷子。

沈初夏跟兔子一样蹦到一边,“殿下,你还打女人?”

“别给我扯东扯西。”季翀拿筷子的手未落,“过来……”

老天爷!有弱点在人家手里,简直就憋屈,只好乖乖的走到他身边,季翀筷子轻轻的落到她头顶发苞上,“该打。”

“殿下……”沈初夏撒娇,“你打女人……”

季翀一把拉她入怀,低头唬眼:“嗯?”宠溺的威胁,让她心口呯呯跳,“怎么不说话?”他放下筷子,“再不说打你……”温热手掌贴到她殿部,沈初夏的脸倏一下全红了。

“殿下……”瞪着一双漂亮丹凤眼,又嗔又娇。

“说不说?”季翀的唇贴在她脸侧,嗓音低沉微沙,如弓弦擦过大提琴,魅惑的要人命。

“哦,这是殿下爱护我。”沈初夏的目光不知朝那里看,脑子里反复一句‘喜欢你,才跟你打情骂俏。’

?!她在想什么。

“还不赶紧说,还要讨打是吧?”季翀眼里都是笑意,眉眼得意藏也藏不住。

“是,殿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恐怖复苏之女小说家的复仇免费阅读 七零之小知青的咸鱼生活免费阅读 救命!我只是个路人甲免费阅读 惹火罪妻:她对渣总动了心免费阅读 离婚后总裁膝盖跪碎了免费阅读 半理性法则免费阅读 离婚后甜妻的大佬属性盖不住了免费阅读 报告妈咪,爹地又在罚跪了免费阅读 我在古代搞基建免费阅读 穿越后,我带爸妈逆天改命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