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春光锦 > 第81章 遇刺 救人(三更合一6000字)

第81章 遇刺 救人(三更合一6000字)(1/2)

目录
好书推荐: 人间镇狱体免费阅读 武逆弑九天免费阅读 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免费阅读 鱼人荣光免费阅读 我真不是除念师免费阅读 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白骨精免费阅读 重生美国之大奴隶主免费阅读 诸天里的圣主免费阅读 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免费阅读

电光火舌之间,苏觉松很快权衡利弊,刚要提醒殿下,季翀薄唇轻启:“准了。”

“……”众人呆。

苏觉松连忙朝年轻人笑笑,“还不赶紧谢过殿下。”

年轻人回过神,连忙跪下谢恩,“多谢殿下,小民替所有学子谢殿下隆恩。”

年轻人兴奋的感谢之声,在诡异的安静中显得那么刺耳,高老太师与季翀对峙的眼神,让周围的人遍体生寒。高忱看向年轻人,犹如看向一具死尸体。

藏书馆文人堂,众文人学子围着岭南腔年轻人,“星晨,真的成了?”

“成了,成了……”他也很兴奋,“今天多亏了沈大人,要不是他,今天我们也没办法提储先生。”

“老天爷,太好了,我再也不要发愁给谁送礼了,也不要想着拜谁的门头,我只做我自己。”

“对对……那现在就等明天摄政王在朝殿上宣旨是不是?”

“差不多!”

……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张斐然站在边上微微一笑,“我让人给大伙准备晚饭。”

众人兴奋的根本注意到张斐然说什么,他摇头笑笑,下了二楼。

“公子,你去哪里?”

“吃烧烤去。”说完,抬脚就出门。

“喂公子……”小僮叫道,“天还没晚呢?”

黄龅牙和手下躲在大树后急得满头是汗,“这可如何是好,这死小娘子走到哪都有人跟着,根本下不了手。”

另个汉子道,“看来得想办法把她身边人引开。”

黄龅牙问,“什么办法?”

汉子一脸猥琐的附到头儿耳边:这样……这样……

张斐然到州桥时,天刚上黑,州桥附近的灯笼已经全部点上,游人慢慢往这边挤过来,热闹非凡。

不与权贵打交道,与少年郎们搞一个夜市爆款小摊其实挺好的,每天晚上赚个三五两,小日子足够过了。

可是沈初夏知道,这种小摊子更适合夫妻档,把元韶安、沈得志这些少年拘在这里简直就是浪费他们的人生。

她托腮坐在一边,看他们忙得浑身带劲,淡然一笑。

“笑什么呢?”张斐然站到她身则,看摊子热火朝天,在热闹喧哗中取静。

沈初夏起身,找了个小凳,“张大哥坐……”

张斐然与她一道坐下,“我也喜欢这种市井生活,充满烟火气,不管在哪里遇到烦心事,到这里坐一坐,保证重拾人生信心。”

沈初夏笑了,“张大哥,你手不担柴,哪来的困顿,竟能悟出这么多道道?”

“那你呢,十五六岁的小娘子活得跟五六十岁一样,是不是操心想太多了?”

两人齐齐一笑,还真是好朋友,对方想什么一言而中。

张斐然看向拥挤的人群,轻声道,“星辰成了,要是不出意外,摄政王明天就会昭告天下让储先生担任科举恢复后的第一任主考官。”

夜色中,灯火通明,灯光映在沈初夏白晳无暇的脸上,像是镀了一层神圣的光芒。

“怎么不说话?”张斐然转头看她。

“意料之中。”

张斐然被她淡然笃定的口气引笑,“你就这么自信?”

沈初夏依旧托着下巴,看人来人往,“高老太师与季翀二人为了主考官之事一直相持不下,但凡有第三方介放,就会打破这种平衡,我只不过钻了这个空子而以。”

“可是除了高老太师与摄政王还有其它派系,你就确定他们不会插手?”

沈初夏冷哼一声,“谁敢插手?只要不是高老太师或是季翀的人,但凡他们冒出头就会被二人拉入各自阵营,大魏朝还有第三个派系吗?就算真有,也是一只黄雀,静静等着螳螂与蝉斗得两败俱伤,到那时才会出手。”

张斐然经她一分析,心服口服,“明明你比我还小,怎么就能想出这么多点子?”

“要是你爹被关进大狱,要是你被权贵虎视耽耽试试,我相信你的点子比我还多。”她说的漫不经心。

他笑笑,“也许吧。”还是想象不出他会被逼得这么有脑子?

沈初夏放下托下巴的手,对他郑重道谢,“这次还得感谢张大哥,要不是借助你的文人阁,要是没有魏星辰这样的热血青年,这事也成不了。”

张斐然摇摇头,“我做这点算什么,难得是你算无遗漏,每一环节都能扣上,真是不服都不行。”

三月夜晚,万籁俱静。

季翀坐在烛灯下听苏大人不停感慨,“从预备主考官受赌到高老太师抓到我们把柄有意放水让热血青年魏星辰进入戒备森严的西署,这里环环扣相,严丝合缝,但凡有个细节跟不上,储良俊就不会得到主考官的位子,殿下,这后面没人布署,打死我也不相信。”

季翀垂眼,手指轻轻敲击腿面,凉薄的眼神盯着烛灯出神,不知有没有听。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和高老太师都不沾手,也许对科考的公平更有利。”

季翀听到这话,薄唇轻启,“无根无基,能是高鼎路的对手?”

“殿下,你的意思是,我们帮衬他?”

“只要有利于大魏朝的事,我季某人都赞赏。”

“是,殿下,下官浅薄了。”

夜静悄悄,苏大人拟好圣旨轻轻放到季翀面前,“殿下,你再过下目,没什么问题我让人呈到宫中,明天待用。”

“不用看了。”

“是,殿下。”苏大人卷好拟好的圣旨让人呈进宫。

门外,木通坐在回廊长椅上,与暗卫小五小声嘀咕,“一直缠着沈小娘子的公子叫什么?”

“张斐然。”

“沈小娘子对他什么态度?”

小五道,“好像挺聊得来的,今天晚上两人坐一起聊了一个晚上。”

木通气的咬牙,“沈家人就不管管?”

小五撇嘴,一副木侍卫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的神情。

“有伤风化懂不懂?”

小五抬眼望月,殿下亲人家小娘子就有风化了?不过这话打死暗卫小五,他也不会说出口。

苏觉松又见二人聊天,笑眯眯的靠近他们,“木通小哥又觉得谁有碍风化了?”

暗卫小五赤溜一下消失在二人面前。

“这……”苏大人目瞪。

“他今晚溜的迟了,都让你看到了,估计回去又要睡不着了。”

苏觉松失笑,“又在调查沈小娘子?”

木通一脸不承认的样子,转身不看他。

苏觉松感觉好笑,“等下我去吃烧烤,可不要让我帮你带肉串。”

“苏大人,你真去?”

“我说过假话吗?”

“为什么去,你还有脸去见沈小娘子?”

“我……我怎么没脸去见沈小娘子?”

木通一脸嫌弃的表情,“你忘了骗了人家多少银子?”

苏觉松突然说不出话,指指他无言离开。

木通撇嘴,正要找人跟枳实换班,殿下居然出了书房,他连忙上前,“殿下,热水已经备好。”说完,提起灯笼引路。

“备马车。”

“……”木通转头看向主人,不解。

季翀抬头看月亮,“今天晚上我去禧福酒楼。”

“这……”禧福酒楼靠近城南,到那得什么时候,难道今天晚上要住在哪里?

直到马车要通过州桥时,反应迟纯的木通连连敲脑袋,连忙跳下马,小跑到马车跟前,“殿下,前面桥上人多,怕惊到马,要不……你下来走走?”

殿下都走州桥去禧福酒楼了,作为他的贴身又贴心的随从又怎么能不懂主人的心思呢?他就说嘛,小娘子不好意思过来,咱们男人就大气一点嘛。

木通高兴的为主人揭开帘子,伺候他下了马车。

在州桥摆摊有四五天了,每天晚上都有人来找碴,沈初夏准备充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来一拔被她挡一拔,没对摊子的生意造成影响,反而让摊子的生意更红火了。

今天晚上没人来骚扰,沈初夏与张斐然聊得挺尽兴,眼看天色不早,张斐然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沈初夏起身送他。两人沿桥柱而行。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木通瞧见了桥那头的沈小娘子,仔细一看,糟糕,还真像小五说的,这个沈小娘子居然……居然这么快喜欢上别的男人,殿下……他抬眼看向周身冷气直冒的殿下。

老母哟,这都叫什么事。

季翀顿住脚步,透过人群看向小娘子,一身麻布衩裙都掩不住迭丽清绮的容颜,灯笼明光落到她胜雪的面庞上,浮起一层极不真实的朦胧光晕,如幻似仙。

纤细的肩胛、柔弱的双臂,站在书生边上,竟如此和偕相得益彰。

刺痛了谁的眼。

“殿……殿下……”主人突然转身,木通一惊,连忙追过去。

余光里,有什么闪过,季翀突然顿住脚步,转头,看向熙熙攘攘的人群。

“殿下,还要去禧福酒楼吗?”

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女人立在桥中央柱子边,呆呆的望着护城河水,一副想到跳河自杀的样子。

沈初夏与张斐然相视一眼,停下脚步,“要不要救?”张斐然小声问。

遇到人命当然要救,沈初夏望向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了很多人,而胖哥还站在桥头摊位前。

她眉头微锁。

有人劝慰要跳河的少妇,“小娘子,再怎么想不开也不能轻生,命是爹娘给的……”

众人七嘴八舌参和进来:“……”

……

人群里,黄龅牙悄悄打了个手势,桥头下,叫化子抢摊头烧烤的秘制酱料,元韶安赶紧让沈小宝去追。

沈小宝被行人挡住根本追不上,无奈之下,他让胖哥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土匪医妃病娇少爷惹不起免费阅读 神医废材妃:皇叔宠如命!免费阅读 五年后三个萌宝带她炸翻爹地公司免费阅读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免费阅读 遣悲免费阅读 罗曼理论帝之歪着上巅峰免费阅读 渣前夫总想抢我儿砸免费阅读 下辈子,莫少我们不如不见免费阅读 崽崽能读心,恶毒后娘被我拿捏了!免费阅读 代嫁狂妾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