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小说 > 妾宝 > 077(嫁衣)

077(嫁衣)(1/2)

目录
好书推荐: 咸鱼女主她每天都在演免费阅读 反盗墓:开局吓跑摸金校尉免费阅读 天罡地煞如意册免费阅读 我林平之!开局送万份辟邪剑谱!免费阅读 我创建了救世组织免费阅读 逆吞强噬免费阅读 大佬亲闺女成了豪门团宠免费阅读 我的模板真的是中锋免费阅读 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免费阅读 末世女到古代养崽后免费阅读

第七十七章

江厌辞站起身,视线落在月皊随手放在桌上的长锦盒,里面正是他画的那幅雪景图。

“你不喜欢它。”江厌辞语气肯定。

月皊拧着眉,不吭声。

“怎么没买那幅市井图?”江厌辞顿了顿,“那幅画很好。”

月皊回忆了一下今日拍卖的几幅市井图,一下子想到戚平霄画的那幅。几份市井图放在一起比较,戚平霄那卷实在太出色,很难不第一个想起来。

月皊抬起眼睛,悄悄打量着江厌辞的神色。

若是以前,她大概会说自己并没有很喜欢那幅画,自然没有买下来的道理。甚至会拉着他的袖角软声撒娇说她只喜欢他画的雪中图。

然而此时……

月皊低下头,小声嘟囔:“关你什么事……”

江厌辞猛地转身望向她,眸中浮现几分意外的错愕。

月皊咬唇,再狠了狠心,嗡声:“三郎若是以后再来府中做客,还是走正门比较好。再说了,还、还是不来比较好……”

强硬的语气说下去逐渐就变得低软无力。

江厌辞沉默着。片刻之后,他侧转过身立在月皊面前,弯下腰来,目不转睛凝视着她,他将手搭在月皊身侧的小方桌上,食指微微弓起,一下又一下轻轻叩击着。

一时间,屋内寂静,唯有身侧小方桌上江厌辞一道又一道的叩击声。

在这种过分尴尬的僵持气氛里,月皊忍了又忍,在心里下定决心——她要对江厌辞说说狠话,骂骂他,让他不要再来了!

她抬起眼睛,望向江厌辞,忽地撞进他漆色的眸底。月皊顿了顿,搭在腿上的手微微用力地攥了一下裙子再松开,已是鼓足了勇气,狠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因为江厌辞忽然停了叩击的动作,而没能吐出口。

江厌辞将一直望着月皊的目光挪开,落在了自己的小臂上。月皊不明所以,跟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江厌辞道:“连夜赶画,伤口裂开了。”

月皊紧抿着的唇微启,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她蹙着眉望向江厌辞,眉眼间带着几分斥责之意。

片刻的僵持后,月皊说:“我才不信你。”

“那你看看。”江厌辞道。

月皊迟疑了。画画怎么可能把伤口抻开?月皊本是不信江厌辞的话,可再他这样说,她又疑惑了。

三郎好像没有骗过她?

她拧着眉犹豫了一会儿,搭在腿上的手终于抬起来,纤细的指尖刚搭在江厌辞的袖口,发现他今日穿的窄袖衫,袖子撸不上去。

月皊软哼了一声,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站起身来,探手至江厌辞的衣带。她纤细的手指头刚碰到江厌辞的衣带,动作又顿住,她将手收回来,背在身后,咬牙说:“你伤不伤不关我的事。”

江厌辞见她装出来的凶巴巴模样,伸出手,自己解衣服。

月皊惊愕地望向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她忘了身后就是软塌,直接跌坐回去。

江厌辞解开玉带随手一放,动作麻利地掀开右边的衣摆向后褪去,将手臂从袖中抽.出。

衣衫半挂在他的胸膛,露出半边精壮的胸膛,和整个右臂。

月皊抬眼望向他的右臂,见他小臂上的伤口并没有裂开。她有点生气,觉得江厌辞好生不讲道理,不仅骗人,还这样堂而皇之地将衣服脱了光明正大告诉她他就是撒谎。

“你骗人!”月皊瞪他。

江厌辞弯腰,在小方桌上的针线篓里翻找着。随着他俯身的动作,月皊不得不朝一侧身子略偏来躲避他垂下来的衣襟前摆。

江厌辞在针线篓里找到一把折叠小刀。小巧的银刀在他修长的指间轻盈地翻了个跟头,重新落在他手中时,他才将刀刃打开。

当江厌辞将刀刃对准自己的右小臂上的伤口时,月皊吓了一跳,赶忙双臂抱住江厌辞的左手,急声:“好好好,你伤口裂开了,裂得好严重。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了吧!”

她知道自己的力气在江厌辞面前实在软绵绵,只好将他拿刀的整条手臂都抱在怀里,甚至将脸也贴在他的手臂上。这是使出全部力气来抱着他了。

江厌辞在月皊面前蹲下来,轻易将她禁锢着他的手臂掰开。他握了她的手,将她一个个蜷起的手指抚开,然后把她的手心贴在她的心口。

“月皊,听听你自己的心。”

月皊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者说不想懂。她想将自己的手拿开,可江厌辞不准,他宽大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强制她的手心贴在她的心口。

“你见了我心跳变快,是因为这里有一个我。”

顿了顿,江厌辞又问:“到底是怕连累我,还是不信任我?”

月皊不想撒谎,干脆将脸偏到一侧去,不回答。

江厌辞握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逼迫她与他对视。他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我给你放妾书,不是为了让你躲起来避开我。”

“咚咚咚——”

藕元在外面叩门禀话:“娘子,沐浴的热汤皆备好了。”

“好,我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月皊急忙做出回应,没让藕元进来。她不希望别人知道江厌辞大晚上来了他这里。

听着藕元远去的脚步声,月皊才低语出声:“你快些走吧。”

江厌辞没动。

“我不管你了!”月皊站起身,逃似的走出了寝屋,直接往浴室去。

她坐进热水里,让温热的水流将她的身子温柔包裹着。她一动不动地呆坐着,目光随意置于一处,带着几分怔然。好半晌,她才抬起手来,将手心贴在自己的心口。

“月皊,听听你自己的心。”江厌辞的话再一次回想在月皊的耳畔,她低下头,眸中浮现黯然。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心。

可这世间不如意十之八九,她知道自己的心又能怎样呢?不是什么时候、什么事情都可以顺着自己的心的。

月皊在浴室里待了很久,回到寝屋时已不见了江厌辞的身影。

床榻和窗口之间的那张椅子上空空。

月皊在门口静立了一会儿,朝着圆桌走过去,拿起桌面上的那幅雪中图。她将画卷展开欣赏了好一会儿,唇角不由自主攀了浅笑。

良久,月皊唇畔的笑容逐渐淡去。她将这幅画卷和那个装着桃花木簪和平安符的小木盒,一起收放在一处。

·

宫中,李淙秘密见到了好不容易寻到的婆子。说是婆子,其实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可因为过分苍老,人看上去竟像近四旬。

这个女人叫春柳,曾是瑛瑛母妃的贴身侍女。

可是后来她被要挟,给那个可怜的孕妇下了毒。最后瑛瑛早产降生,而那个可怜的女人却香消玉殒。

春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也没有办法。我是被逼的。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家里的人一个也活不了。我没想害王妃的命。我以为那只是堕胎的药……”

这些年,春柳侥幸活下来没能被灭口,可她日子过得一点也不好,一方面担心皇后不知何时会发现她的假死,寻上门来,另一方面她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

李淙长舒一口气,忍着心口的悸痛,下令:“将人带下去,严加看守。”

李淙在明耀的灯下立了许久,走了出去。

小春子赶忙提着一盏灯跟上去。

李淙沿着鲜红的宫墙,缓步往前走,一直走到云端亭。云端亭建在东宫的高处,登上云端亭,可以将整个皇宫的气派景色尽收眼中。

小春子将手里的提灯放下,把搭在臂弯里的斗篷展开,给李淙披上,道:“殿下,天寒。稍站一会儿咱们就回吧?”

李淙没有回去,他在云端亭待了一整晚,亲眼见证了朝阳的第一抹光芒如何照耀人间。

李淙望着那抹曙光,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沿着石阶一层一层往下走去,脚步沉稳却又异常坚定。他从未有过一刻,像这一刻这样清醒。

只是决心已下,并不能立刻行动。在递上折子之前,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先处理好。

·

李秀雅随着盛平长公主进宫。

圣人昨日虽然没有去玉澜畔的书画筹,却很是关心这事,得知了李秀雅的献舞很出色。

他和善夸赞:“没想到咱们秀雅还有这么一手。”

李秀雅盈盈起身,再拜下去,笑着地问:“舅舅以前是觉得秀雅一无是处吗?”

“你啊。”圣人笑,“是没想到秀雅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圣人和善慈爱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秀雅,连连点头,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对了,这次的献艺不错,想讨个什么赏?”

李秀雅大大方方地说:“那我要舅舅龙体康健万寿无疆,再要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你这孩子!”圣人指着李秀雅哈哈大笑。

李秀雅笑盈盈地解释:“舅舅平日里已经给过我很多赏了。这次是为了答谢竞拍的义举,不需要赏赐啦。”

皇后在一旁点头接话:“秀雅可真是个好孩子。”

圣人点头同意。

坐在皇后身边的秦簌簌亦笑着开口:“县主已经过了及笄之龄,什么赏赐都不如一桩好姻缘。”

圣人若有所思起来。

李秀雅有些意外地看了秦簌簌一眼,立刻用撒娇般的语气说:“舅舅,我还小呢!”

“知道了。”圣人慈善地笑着,“这恩典提前给你了,日后看中了谁来舅舅这里说一声。”

李秀雅松了口气。不是指婚,而是她自己选,这简直不能再好。

“谢谢舅舅!”李秀雅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恰逢宫婢端着茶水进来,李秀雅立刻笑盈盈地亲自给圣人斟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春光锦免费阅读 穿成炮灰后我靠厨艺饲养暴君免费阅读 快穿:反派女主满级之后免费阅读 小纨绔他有点乖[穿书]免费阅读 阴鸷太子的小人参精[穿书]免费阅读 惊爆!和死对头的幼崽穿过来了免费阅读 掉马后满级大佬被迫在热搜上开挂免费阅读 蓄意热吻免费阅读 斗罗:偷看日记,女神们人设崩了免费阅读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