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武侠修真 > 极品丹帝之纵横修真界 > 第一百零二章 沉寂三年

第一百零二章 沉寂三年

    离开炼丹房的于洋后跑去“德药堂”买了一些药材后,便返回住处内,取出丹炉准备开始炼制丹药。

    于洋在住处内炼制了一个月后,方才停止炼丹,在这一个月,他炼制了许多的丹药,大多是修行所用的丹药,还有一些用于疗伤的丹药。

    于洋在向白玉风提问解决了一些炼丹的小问题后,在炼丹上也有了一些小进步。

    于洋将丹药炼制好后,将宝爷召来,拿了许多丹药给他,于洋既说要给他自然不会食言,宝爷拿到丹药后,笑眯眯的笑了几声,而后又跑去到处淘金去了。

    于洋在其走后,开始修炼起来,在他筑基成功之时,他便想好了以后得规划,他要外出历练,离开丹云宗,这一走或许就是百年。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于洋已经是筑基期了,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修炼的资源需要也越来越多,而丹云宗只是一个小宗资源有限。

    而于洋的目标修成仙,如若他呆在这丹云宗内可能一生都无望,唯有出去闯荡,寻求机缘、资源,方可有机会。

    再加上他要在七百年间,寻找到炼制救治白柔的药材,不然白柔就要没命了,于洋说话一向一诺千金,还发出了天道誓言,使得他的修道之心,更为坚定,寻药路上修为若是太低,可就难如登天了。

    炼完丹药的洋于开始了对觉灵闪的修炼,于洋之前曾用半步觉灵闪,躲过狼将的攻击,狼将的修为可是相当于人类修士筑基后期一样的修为,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于洋能在狼将的攻击之下躲开,可想而知这功法的厉害,于洋心中已然决定在过不久便离开丹云宗出门闯荡,所以他第一个要修行的就是这保命功法。

    时光匆匆,一眨眼,三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在青云山上瀑布前,一个袒露上身的少年端坐在地上,面色沉静的望着天空。

    这个少年便是在丹云宗内潜心修炼三年的于洋,他在瀑布前坐了许久后,突然身子一动,站起身来,猛的大喝一声:“觉灵闪。”

    于洋说完身子一闪,消失在瀑布前,看不见踪影,过了许久后,瀑布的天空中一道人影飞来,那人正是于洋。

    于洋在施展觉灵闪后,一下子飞出三十里,而所用时间不过三息,于洋若是使用此招,即便是筑基大圆满,也很难追上。

    三息三十里,筑基后期修士一息的速度最快也不过六里,大圆满修士即使比他们快一些,也不可能达到一息十里。

    于洋施展完觉灵闪后大呼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大为满意。

    三年了,于洋在这三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着觉灵闪,今日终于练成,若是一般修士,即便给他三年的时间,也难以修炼成功。

    这三年以来,于洋炼制了大量的聚神丹,用于修炼觉灵闪,力量终于达到了一万斤,而一万斤只是可以勉强使用,力量越强速度越快,这觉灵闪就像是一个没有上限的功法。

    于洋在力量达到一万斤后,也修炼起了听觉和嗅觉,现可十里闻声,十里闻味。

    于洋本来是想继续修炼下去,可当他修炼到十里后,他发现因为已经耳朵太灵敏了,时常听到一些不该听到一些声音,扰了他的静心苦修,使得他不再继续修炼,十里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而于洋修炼嗅觉后,一开始还感觉无恙,但是修炼到后面,时场会有难闻的异味传出,使得于洋呕吐不止。

    于洋虽说可十里闻声,十里闻味,但他不仔细听的话,不仔细闻的话,听觉嗅觉也就比一般人修士强些。

    于洋在这三年除了修炼觉灵闪外,还有的一些时间就是在修炼剑法,曲道子传给于洋的青龙剑法,一共十八式,于洋在凝气期可使三剑,而那三剑就让于洋在用剑几乎无敌,筑基后于洋可使六式,一式比一式强。

    在这三年间,花雨荷有找于洋切磋过一番,于洋虽然让了其一些,但她终究不是于洋对手,于洋是筑基修士而她只是凝气九层大圆满,不过于洋有心隐匿所以让人看起来只是凝气七层罢了,花雨荷被其击败后,面带沮丧的而去。

    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再次来寻于洋,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对着修炼的于洋嘘寒问暖一番,极为关心。

    于洋听后淡淡的应了她几句,而后自顾自的修炼起来,花雨荷见此,心念一动,在半年的时间内,常常来寻于洋,装作关心的模样,于洋听后依然只是淡淡应了几句,自而后己一个人修炼起来。

    半年后的一日,花雨荷向着于洋说,她喜欢他,于洋听后想都没想直接拒绝,花雨荷问他为何,于洋回了他一句,他的心中有人了,在花雨荷问他是谁,于洋却是没有多说。

    花雨荷望后双眼泛红离去,再没有去寻于洋,于洋望后也没有在意,这花雨荷进入这丹云宗,用意不明,她走了,自己也省的提防她。

    花雨荷走后,张小剑有来过几次,和于洋说了几句,望其刻苦修炼后,便没多打扰,而后的二年半就这样寂静的过去了。

    于洋在可以施展出觉灵闪后,驾御着飞剑,来到青云山顶峰白玉风的洞府内,双手抱拳道:“弟子于洋,求见师尊。”

    于洋说完后没多久,洞府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道:“进来吧!”

    于洋听后望着眼前消失的禁制,脚步一踏,走了进去,当于洋走到白玉风身前的时候,端坐在地上的白玉风缓缓睁开双眼道:“你有什么事?”

    “弟子于洋欲去外历练一番。”

    白玉风听后想了想道:“你想好了。”

    于洋听后目色坚决的说道:“弟子想好了。”

    白玉风望后没再多问,只是拿出一个金色的令牌给他,于洋望后说道:“师尊这是?”

    白玉风听后说道:“这是五级丹师令,有此令在,若是有人想动手也要掂量掂量,我们丹师在修真界,可是备受保护的。”

    于洋听后道:“这师尊不好吧!这可是你的”

    白玉风听后说道:“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我的弟子,你现在年纪轻轻就是三级后期丹师,以后必定超越为师,这令牌你收着,必要时候拿出来,报上为师的名号。”

    于洋听后想了一会后,点了点头,向其一拜道:“谢师尊。”

    于洋望着身前极为关心的白玉风,思绪万千,他拜白玉风三年多,极为少见,与其相见两次,他都极为关心自己,虽然啰嗦了一些,一股暖意流入于洋的心头。

    白玉风听后叹息一声道:“可惜的是你的修为太低,不太安全。”

    “师尊放心,弟子一定小心。”

    白玉风听后点了点头问道:“你什么时候离去。”

    于洋想了一会后道:“这两日吧!”

    “好,我知道,这两日你也回去准备一番,若是缺灵石,为师这边有。”

    于洋听后笑道:“弟子炼丹所赚灵石挺多,倒是不用了,谢谢师尊了。”

    白玉风听后道:“既如此,那你就去吧!我会和你掌门师兄说一番的。”

    于洋听后道:“弟子告退。”

    于洋说完脚步一踏,走出洞府,向着丹云宗外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