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透视高手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告状的王子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告状的王子

  周海洋的奇怪表现让身边的团队看的讶异,她们顺着领导的视线疑惑的看了出去,忽然之间,她们窃窃私语的声音瞬间消失,整个队伍一片安静。

  大家伙儿脸色微变的望着钟行空,居然是他?庆东大公子?队伍里面的人员面面相觑,只是刹那,大家伙儿的轻声惊呼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那个红裙子女孩儿不是我们系统陈领导的千金吗?”

  “我去,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是单位一号的小公子啊……”

  “还有那个运动装男人,不是……”

  “那个花西装的男人……”

  “那个穿着卡哇伊棉服的,不就是张领导家的小公主?”

  不过刹那,周海洋队伍里面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大家伙儿眼神异样的对望了一眼,最后视线躲闪的望着纨绔阵营,甚至连脚步都微微后退了一丝,好似怕这些公子小姐们记住她们的样子一般……。

  周海洋缓缓回神,淡淡的撇了一眼自己的属下,自然猜测到了她们的心思,他一声冷哼,随即放下了背着的双手,大步流星的朝着钟行空迎了上去。

  队伍里面的人群悻悻的对望了一眼,随即跟着周领导的步伐,缓缓的跟了上去,但是大家伙儿身上的气质早已为之一变,早没有了之前铁面冷脸的模样,而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本能前行,把自己弄的和旁观者一般……。

  他们团队发生的变化让周围星区的人露出了疑惑之色,所有人都觉得怪怪的。

  虽然她们只是停顿了一下步伐,又继续前行,但是旁观者总觉得哪里变化了,不一样了,那又说不上为什么。

  不过当周海洋大步流星的走进666号方阵的时候,又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周海洋左右撇了一眼其他的纨绔,最后视线聚焦在了钟行空和秦寿的身上,虽然之前发现钟行空的时候,他的确有了瞬间的愣神和讶异。

  不过回神之后,周海洋快速的调整了心态,虽然大公子的确地位超然,但是他周海洋也不是纨绔圈的小跟班,更不是不相关的阿猫阿狗,他好歹也是庆东的三号人物。

  所以此时面对钟行空的时候,他选择了最好的姿态,不卑不亢。

  “行空,还真的是你啊”

  周海洋脸上挂着程序化的笑容,对着钟行空招呼道。

  钟行空被喊的一愣,愕然的望着周海洋,一时间看的直愣神,特别是发现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之后,他还在探着脑袋给秦哥介绍各种人员呢,周海洋等人到了面前才发现。

  刹那之后,钟行空终于想起了面前人的身份,父亲的属下。

  他随即缓缓起身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周叔,你也来了”

  他说着话,视线扫了一眼周海洋身后的人群,这些跟班看见大公子的视线后,脸上一紧,赶紧露出了友好的笑容,但是心中却是忐忑至极,老领导好像是来教育大公子的朋友的啊……。

  周海洋微微撇了一眼稳坐钓鱼台的秦寿,脸上的表情黑了一分。

  他随即对着钟行空若有深意的轻轻一笑:

  “行空,和朋友一起来的?”

  钟行空听的一愣,脸色迟钝了刹那,不知道该不该给秦哥介绍一下周海洋的身份,引荐他们两人认识?他有点拿不准秦哥的态度。

  钟行空随即瞄了一眼秦哥的背影,只见他自顾自的抽着香烟,懒洋洋的斜倚在椅子上,丝毫没有表现出好奇心,他心中顿时有了章程。

  钟行空随即缓缓抬头,对着周海洋淡笑道。

  忽然之间,一声呼喊响彻区域:

  “周老!周老!你要救我啊!我要告状!庆东人太瞎来了!”

  全场人员听的一愣,这是什么鬼?这声音犹如破烂的鼓风机一般,呼呼的喊着。

  大家伙随着声源看去,登时看见了两个带着手铐的男人,他们狼狈的跪在666号方阵的栏杆边,一个大国人,一个老外,两人鼻青脸肿,眼睛如熊猫,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犹如乞丐。

  周海洋瞬间被呼喊之人吸引了注意力,撇了一眼,随即瞳孔一缩,发现了他们手腕上的手铐。

  他随即转头撇了一眼钟行空,眉头紧锁道:

  “行空,这是你的阵营?这样私自扣押影响很不好”

  他的助理心中一激,赶紧对着钟行空眨了眨眼,随即轻声道:

  “如果有什么矛盾,可以私下讨论,道理嘛,不辩不明,大公子是吧?”

  男助理虽然说的光面堂皇,但是潜台词谁都听的明白,这是暗示钟行空,如果要收拾人,最好是悄悄来,顾忌影响,因为这让周老很为难。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在为被铐之人叫冤呢,说了嘛,先讲道理嘛,道理大就大嘛……。

  但是男助理最后一句大公子可是泄了底表明了态度,男助理作为年轻人,更明白大公子三个字的分量,所以立场摆的很正。

  钟行空闻言之后摇了摇头,撇了一眼周海洋和男助理,含笑轻声道:

  “这是秦哥的阵营……”

  周海洋听的一怔:“秦哥?”

  男助理也是眼皮一跳。

  钟行空却是缓缓扭头,望向了秦寿的背影,没有言语。

  他倒不是因为不想担责才推向秦寿,恰恰相反,而是没有这个必要,在他看来,这些事对秦哥来说算个什么事儿?需要自己充大尾巴狼?有一说一足矣。

  但是钟行空面前的周海洋却是听的心中一动,眼神闪烁的瞄了一眼秦寿。

  刹那之后,周海洋假意咳嗽了一声,随即望向了沙凡达,脸色严肃道:

  “你是谁?为什么被铐在这里?”

  沙凡达还没有说话,他旁边的李柱却是激动的大声道:

  “周老周老,他是阿伯沙的王子啊!最受国王宠爱的小王子沙凡达啊!”

  “我们当时来庆东,你还带着迎接团给王子接风了的啊……”

  李柱亢奋的声音响彻全场,宾客们闻言之后一愣一愣的,目瞪口呆的望向了666号阵营,王子?这鸟样?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