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武侠修真 > 小李飞刀玄衣行 > 第667章 九地之下

第667章 九地之下

  宽大的甬道之中,只有李乐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回响,给人一种十分空旷且又诡异的感觉。

  一直走了大约四五十丈的距离,李乐在甬道边上的一间斗室前停了下来,接着,进入黑暗的斗室,点起士重重冷哼一声,放下手中的量尺,道:“大督帅的意思是,我墨家的机关术不如公输老儿咯?”

  这人是墨家当代钜子,传承田襄子一脉,同样也是当代田襄子。公输家与墨家的机关术从春秋战国时其斗到现在,斗了几千年,相有胜负,彼此都不服气。如今听到李乐夸赞公输班的后人,这位便不由得开始发火了。

  李乐向他拱了拱手道:“钜子说的哪里话,在下只是觉得,若是公输先生还在世的话,或许可以与墨家的机关术珠联璧合,毕竟,一人智短,两人智长。有公输先生辅助钜子,此地将会被打造的更加完美。”

  一句“公输辅助钜子”的马屁让田襄子心花怒放,脸上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个笑容,说了句:“那老公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造的那个天牢我看了,还算不错。”

  说完这话,便没再理会李乐,继续关注石案上的图纸,时不时的叫过来一些在外忙碌的工匠,指点几句,说着对某些地方的一些修改。

  而另外两人,一个是数术大家祖冲之的后人,祖愈。别一个则是前宋《梦溪笔谈》创作者沈括的后人,沈正芝,是数术与格物方面的大家。听到田襄子那般言论之后,彼此间都是冷笑一声,却也没多说什么。

  什么叫“老公输造的天牢还算不错”?这家伙两年前刚被玄衣聘请之后,便急惶惶的跑去千里寨的天牢,想从天牢的构造中找出一些瑕疵,以此来证明墨家比公输家的机关术更加厉害,用以打压公输氏。结果,吹毛求疵的找了半个多月,愣是没找出来。

  灰头土脸的出来之后,说了句:“不过如此。”此后便再也不提这件事情。

  这事在玄衣各位大匠之中私下里早已传开了,田襄子就是不如老公输,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只是没有明面上说,怕他丢脸而已。

  所以此时,听到田襄子的那些话,祖、沈二人便有些鄙夷他了。

  效命玄衣的各路大匠之间的内斗,李乐自然是知道的,但却不打算阻止。此时不是战国时代那样,某一家学说为了打倒另一家,不惜武力相向的年代。如孔仲尼杀少正卯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大匠之间的竞争都是在自己的技术突破、超过、压对方一头,这一层面上进行的。

  所以李乐也就乐见其成,彼此间的相互比拼与较量,对玄衣,乃至整个大商来说都是大有好处。

  “我虽不明白大督帅你弄这么一个‘大阵’是为了什么,这些事情杜某也不打算多做过问。”杜清源兴奋的道:“这里的事情基本上算是快结束了,杜某现在想问大督帅的是,大督帅早先对杜某说的,有关突火枪,后膛燧发枪以及火药配比改良的事情,可已有了腹稿?”

  李乐伸手邀请,两人出了石室。便见到石室之外是另有一片极为广阔的所在,数都数不清的工匠以及被玄衣俘虏的那些江湖人,正在这里不眠不休的来回忙碌着。

  两人走在一处石廊上,李乐开口道:“腹稿自然是有的,但我觉得不管是突火枪也好,燧发枪也罢,这些东西的用处其实并不大。这两样东西,对于武林高手,特别是一流的武林高手来说,基本上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研究出来也与鸡肋同,倒不如不要在这方面多下心思,倒是火药的更良应该更加关注才是。”

  杜清源却摇了摇头,道:“大督帅的目光为何变得如此狭隘?这两样东西或许在对付武道高手时没什么太大用处,但是用在军阵之上却是难得的利器,毕竟,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是武林高手。”

  “特别是燧发枪,在填装弹药上,不知比我大商边军装备的火绳枪快了多少倍,在大督帅所说的那种‘三队轮转,四队轮转’的战术模式之下,可以对草原骑兵进行大规模的杀伤,在杜某看来,其威力比之火炮更加犀利。”

  李乐听到这话,略微的发呆了一下,接着苦笑了一声,看样子自己是走入了思维误区啊,以往自己身边尽是些“非人类”的武林高手,所面对的敌人也都是这类人物,火器枪械自然对这些人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但对于普通士兵来说,这种东西叫一声“大杀器”也不为过。

  接着他便向杜清源拱了拱手,为自己刚才错误的论调表示歉意。

  却见杜清源神秘的笑了一下,继续道:“大督帅,以你之智慧,怎么会觉得火枪对付武林高手呢?”

  李乐摇摇头道:“不是对付了,是觉得没必要。数十杆后膛枪,以轮转战术杀死一名一流高手还是没问题的,但得不偿失,有那功夫还不如将这些资源用在提高玄衣的单兵战力上……”

  “若是,一个二流高手,拿着一杆后膛枪便可以杀死一个宗师。”杜清源笑着道:“大督帅觉得可行否?”

  李乐陡然一惊,不可思议的看向杜清源,冷静了片刻后,才道:“这不可能的,燧发枪的子弹还不足以打穿宗师的护体真气,就算是宗师站在原地不动,让火枪进行十轮转的密集轰击也不可能。”

  两人在一处石拦前停下,杜清源眼中带着亢奋的光芒,哈哈笑着,用力拍打了两下石拦,没有就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反而极为感慨的道:“张行知,真大才也。”

  李乐皱着眉,听他继续说下去。

  杜清源长叹一声,道:“这一个半月以来,杜某除了忙着布置大督帅的这个阵法之外,其他的时间便是在与各位大匠进行交流,其中,交流最多的便是张道长,他问了杜某两个问题,一个是‘天地元气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另一个是‘为何天地元气被人吸纳入体后便会变成了真力’?”

  最快更新 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