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无敌修仙兑换系统 > 第九十一章 魔门

第九十一章 魔门

    田卫良等的就是这一刻。

    刘易之前一直都在想办法激怒他,而且用的还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幼稚手段。

    他心里了然。

    他想不通的是刘易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使他有元婴境的高手撑腰,但只要他稍微有点理智,都会明白这么挑衅一个修者的危险性。

    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更何况他们这种血性十足的修行之人。

    当真不怕自己眼一红就杀了他吗?

    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有恃无恐?

    他究竟在试探什么?

    田卫良想不通。

    但刘易的一再挑衅,却还是让他恼怒,所以他决定要给刘易一点教训。

    那一掌暗含精妙之内劲,击中之后足以让刘易筋脉寸断,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但却不会死。

    修者对战,全靠实力。

    结丹一重境邀战结丹九重境,能留个全尸已是万幸,更何况自己只是废了他的修为,没有去他性命。

    即便这小子的大哥是元婴境的超级强者,也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但血肉模糊的右手无情地嘲笑着田卫良的失算。

    刘易中了他倾注大半功力的一掌后,竟然没有倒地哀嚎,反倒是他自己差点心脉寸断而亡。

    要是当时田卫良下手再狠点,现在只怕是早已一命呜呼!

    幸亏他多留了个心眼,给自己留了遁逃的实力。

    当刘易一掌印来的时候,田卫良咬破舌尖,催动秘法,一口血箭喷出,遁地而逃!

    眼见得一溜乌血如箭一般朝自己射来,刘易心中警觉骤起,收掌的同时急忙催动土之灵,在自己面前竖起了一道墙,挡住了血箭。

    “滋滋滋……”

    月光下,只见那土墙阵阵黑烟冒起,刘易前一看,不禁皱眉。

    这乌血竟然有毒!

    土墙被那毒血碰到的地方,都已经被腐蚀,浓烟滚滚!

    刘易搜寻了一下脑中的记忆,却并没有相关信息。

    可惜系统现在不在线,不然她一定知道这是个什么鬼。

    刘易展开“探知”视野,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景象尽收眼底。

    寨子外那些蒙面人仍在潜伏,一双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寨子里的动静。

    寨子里,李飞白正在仰头数星星,院子里那几个蒙面人对他而言,犹如空气。

    阿芙拉则正在安慰那些个小姑娘,试着抚平她们紧张的情绪。

    找来找去,却并未发现那田卫良的身形。

    刘易啧了声,收回了七星圣戒里的那丝精神力,转而调动风之灵,搜寻那田卫良的踪迹,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这就怪了,难不成这田卫良修炼了什么专门用来逃命的功法不成?

    刘易盯着土墙那几个碗口粗的黑洞,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隐隐想起了些东西。

    面对危险时吐一口血,然后就消失不见,这好像是那些个里经常出现的“血遁”之术啊。

    可虽然血遁之术在里比较常见,但它却是魔门的逃生功法。

    所以从身份来说,这门功法在修真界里应该算是一种禁术,除非拜入魔门,否则学不来。

    血遁之术并不算难修炼,但因为施展此术时需要耗费人体的大量精血,所以除非是真正的生死存亡之刻,不然的话即使是魔门之人也很少用。

    传说此术共分七重,一重一影。

    也就是说,将这血遁之术修炼至第几重,施术之时就可以调动精血化出几道分身残影。

    分身残影在外表来看,与本体并没有什么差异,所以能帮本体迷惑敌人,掩护本体逃跑,而且还可以本体卸力。

    如果能将这血遁之术修炼至最高层的第七层,那么逃跑之时就会出现七道分身,并将本体受到的攻击分化成七分,那么本体最终所承受的,将是原本攻击的八分之一。

    这些刘易之前在里见过,本以为只是那些作者杜撰出来的功法设定,却没想到今天还真亲眼看到了。

    虽然这现实中的血遁之术和中写的不太一样,但却厉害多了。

    中施术之人吐出的精血都是用来分化分身的,田卫良吐出的血却是用来攻击的。

    要不是自己能控五灵之力,刚才那么近的距离下,肯定要中招。

    倒是小看了这田卫良了,原本以为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结丹九重境的修者而已,却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招。

    魔门吗?

    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有点意思。

    猎物已经跑了,追也没办法追,刘易只得放弃。

    身形一闪,他又回到了院子里。

    “解决了?”

    李飞白见他回来,笑问道。

    “那什么,没有,跑了。”

    刘易瞥了眼院子里这几个蒙面男子,突然想试试看他们是不是也和那田卫良一样,都是魔门中人。

    如果真是的话,那这个修罗大陆人间界的任务可就有意思了。

    “赫!”

    刘易突然出手,一拳轰向了那个离自己最近的蒙面人。

    那蒙面人显然早有准备,轻松错身避开,闪身至刘易身后,照着刘易的后背就是一掌印了过来。

    刘易迅速矮下身来,一个扫堂腿招呼了过去。

    那蒙面人纵身而起,堪堪躲过,随即一跃三丈,皱眉喊到:

    “慢着!你与田统领有约在先,敢问田统领何在?!”

    “那什么,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跑了。”

    那蒙面人闻言皱眉,知道这种事情田卫良做得出来。

    本就是叛主归顺的小人,遇到险情后抛弃兄弟自己远逃,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看来他答应挑战只是假象,找个机会逃命才是真正目的。

    林烟固然可怕,但她视野有限,不可能盯住所有人,想要拿她还是不难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林子石废了之后,他们居然还能请到元婴境的超级高手。

    元婴境二重啊!

    他们这些人就算是一起也无济于事,根本就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我们与南楚林氏并无深仇大恨,今日至此,不过是奉命行事。

    我等……”

    刘易知道他想说什么,冷笑一声道:

    “那什么,你是不是想让我放过你们?”

    “是。”

    “你倒是干脆,我喜欢。

    那什么,放过你们我能有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