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儒武争锋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节:武帝的一剑!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节:武帝的一剑!

  看到计划一件件地奏效,吕奉先得意大笑。

  早已被他动过手脚,现在可以隔空控制的帝君星舰,一往无前地朝着妖界死星的核心撞去。

  妖界死星的核心地带,是连光都无法逃离的禁区。

  强如荒天道都只有被镇压束缚,何况是这么大的一艘帝君星舰?

  吕奉先带着得意的大笑:“中土世界,从此之后,既不姓林,也不姓秦……”

  “他姓吕了!”

  “没有了你们这群烦人的家伙,谁还是本座的对手!”

  他不屑冷笑道:“管你林渊还是秦枫……”

  “任何胆敢与本座为敌的人,统统格杀!”

  “你们留在中土的家眷,本座每天杀十个,看心情慢慢地杀!”

  “男的杀掉,女的充作本座的后宫奴隶!”

  吕奉先是在发泄着自己对武家这么长时间压抑下的所有不满。

  此时此刻,在帝君星舰核心舱室之内的三名天王,却是面对鱼贯而入的秦枫等人,陷入了矛盾两难之中。

  前几息时间,他们还存了要跟冲进来的人同归于尽,誓死护主的念头。

  最好可以跟秦枫同归于尽。

  可此时此刻,才不过几息时间,事情已是惊天逆转。

  突入帝君星舰的中土强者与他们全部都变成了被吕奉先算计的受害者。

  大家也极有可能要被一起镇压在妖界死星的最深处,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在其中永世沉沦,最终在黑暗之中耗尽生命而死去。

  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三大天王还想用“神魔之叹”这样的禁术去跟秦枫以命换命,那绝对是脑袋坏掉了。

  看到犹豫不决,似想对自己出手,又顾虑重重的三名天王,秦枫看着帝君星舰之外,飞速向后掠去的行星和陨石,以及数量更多的迎面撞在帝君星舰防护罩上,摔得粉身碎骨的小行星。

  他缓缓开口:“你们若还是要与我拼命,恐怕吕奉先此时都快要笑得出声了。”

  “如果你们不想被吕奉先白白算计,到死也只能无言咽下这口恶气的话……”

  秦枫说着,竟是上前一步,坦然无惧地朝着三名天王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徐徐说道。

  “我想,我们应该通力合作!”

  谁会不想要活下来?

  谁又会想要永世沉沦于黑暗之中,直到生命耗尽?

  面对秦枫坦然伸出的手,三名天王犹豫了,也终于动摇了。

  秦枫也笑了起来。

  他赌对了。

  有的时候,在极端的情况下,率先给予的信任会是搭建人与人之间关系最好的方法。

  但并不代表什么时候,率先表达善意,给予信任,都会让事情变得更好。

  农夫与蛇的故事,在太阳底下,从来屡见不鲜。..

  但好在,秦枫抓住了三大天王都不想吃吕奉先的哑巴亏,这一软肋。

  他找到了自己与他们的利益契合点,又给予了他们善意。

  最终将原本即要到来的一场生死对决消弭无形。

  在核心舱室的玻璃幕墙之前,秦枫终于隔着玻璃,再次见到了一身白裙如高洁玉兰,气质清冷如冰山雪莲的洛神。

  梦小楼之妹,亦是帝女林芷妍之主,武帝林渊之妻。

  每一个她的身份,都与秦枫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此时此刻,核心舱室最最机要的舱室里……

  一张金属床榻。

  一盏九转引魂灯。

  一具躺在床榻上的尸体。

  周围不断撞击粉碎在帝君星舰能量层上的陨石,舰体不断晃动爆炸,摇摇欲坠的情景。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与面前这名出尘脱俗的女子全无任何的关系。

  她的眼神之中,带着无尽柔情蜜意,似是世界之中,除了面前的男子之外,别无任何事情可以叫她关心和挂念。

  可就在这时……

  隔着玻璃幕墙,秦枫终于开口说话了。

  “洛神,如果我们不想被镇压在妖界死星的深处……”

  “你最好告诉我们,控制帝君星舰的方法!我们需要通力合作!”

  “至少不能让帝君星舰将我们全部都送入妖界死星去丧命!”

  出人意料的……

  在这样十万火急的情况之下,洛神居然似充耳不闻,对秦枫的劝说,丝毫不做任何的回应。

  看到洛神不为所动,一身红衣红裙,娉娉袅娜的人影,也是徐徐走了上前,低声劝道:“你与秦枫有这么大的仇怨,一定要将他弄死陨落,你才是高兴吗?”

  她又正色说道:“或者你如果觉得,你为武帝做了这么许多,他一定会报答你的……”

  “那恐怕,你就有要落空了。”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非是投之以木桃,就一定会报之以琼瑶的!”

  “你当知道,他究竟爱你又有多少?”

  听得梦小楼的话,洛神脸上的表情,骤然就僵住了。

  “他有多少爱我?”

  她的脸上平静的表情,霎那之间就被一种叫嫉妒的情绪给吞噬了。

  “我知道他比爱我更爱你,可是那又怎么样?”

  洛神的语气竟是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最终,陪在他身边的,还是我!”

  “如果林渊知道你最终还是跟秦晓枫在一起了的话……”

  洛神的嘴角微微上扬,带上一丝不寒而栗的冷笑。

  “我的姐姐,我可以保证,你会被林渊撕成碎片!”

  “而他也会愈发知道,我的可贵,以及我为他付出的一切,是多么地不容易!”

  听得洛神的话,越来越近乎癫狂,秦枫的眉头也是狂皱了起来。

  忽地身边的吕承天就大声劝道:“秦尊,还与她废话啰嗦什么东西?”

  “直接轰开这晶体墙壁,拆了着祭坛不就完了?”

  “为什么一定要……”

  秦枫看了看有些焦躁,急于求成的吕承天,摇了摇头。

  他信手伸出中指和食指,捏住一柄自己武力凝成的光剑,信手朝着晶壁之上飞掷过去!

  “嘶!”

  一声锐响,秦枫的武力光剑瞬间就被光幕吞噬殆尽。

  而且那光幕似有灵性一般,

  “原来,这间密室,才是帝君星舰中保护最严密的位置!”

  “那我们……岂不是拿这可恶婆娘无能为力了?”

  正当众人或惊讶或气馁的时候,洛神却是双手松开,将金属床榻之上的九转引魂灯缓缓隔空抬起。

  九道光华蓦地注入到了金属床榻的白起尸身之上。

  下一秒,整个房间里的能量骤然化为洪流,席卷而起,无数刻在地面上的,墙壁上的神秘古音骤然响起。

  不带意义的字符,霎那之间就让整座核心密室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果然……”

  秦枫看向着满屋子亮起的阵纹光华,登时反应了过来。

  “她之前放出来的,传送阵台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靶子。”

  “这才是她真正的阵台所在……”

  就在此时此刻,洛神忽地有些神经质一般地仰起头来,看向悬停在整个核心密室最中央的九转引魂灯,疯疯癫癫地冷笑了起来。

  “秦枫……”

  “林渊就要回来了。”

  “你的死期到了!”

  秦枫身边的风七月等人皆是面面相觑。

  尤其是风七月,更是以为自己接管了帝君星舰的所有设施,这才提议秦枫发动总攻。

  事情落到现在的地步,她悔恨自责,亦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然而,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

  一道金芒蓦地就从妖界死星的最深处飞窜而出。

  要知道,妖界死星的最深处,连光都无法逃出来……

  那么刚才掠过去的东西又是?

  正当众人不明所以之时……

  “吕奉先……”

  “你好大的狗胆!”

  一声足以让星辰振动的震怒话音,夹杂着一柄炽烈光剑,竟是从妖界死星的最深处飞掠而出!

  目标直指算计了所有人的——吕奉先!

  吕奉先本来都准备返程直接前往中土世界了,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一柄光剑从妖界核心深处横飞出来!

  武帝居然会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他直接出手?

  吕奉先的疑惑还没有落下。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刺来一剑的轨迹和影子……

  只听得“噗”地一声脆响。

  一道炽烈光剑竟是从吕奉先的胸前刺入,胸后刺出!

  “这……这怎么可能?”

  吕奉先剩下的话音,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炽烈光剑如推入塘中的火药,瞬间爆裂粉碎开来。

  一名天魔武脉的真武至尊大圆满,在这一剑之威之下……爆成了血粉!

  远隔无数行星与陨石,数千里距离的一剑,直接将一名真武境大圆满爆成了血粉!

  目睹了吕奉先被武帝一剑斩杀,神魂俱灭,几乎所有武家人都咋舌惊愕了起来。

  “这还是在武帝林渊没有肉身的情况下……”

  “如果他通过白起的身体得以复生……”

  很多原本支持秦枫的武者皆是牙齿“咯噔咯噔”,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寒战。

  “我们谁还是他的对手?”

  “恐怕连秦尊……都无法承受他的一剑之威吧!”

  就在这时……

  吕奉先死,原本像发疯的公牛一头朝着妖界核心撞去的帝君星舰骤然失去了所有的动力。

  在连续碰撞,粉碎了无数颗星辰之后,终于像是失去了动力的幽灵船,悬停在了无数陨石的地带之中。

  核心舱室之中,闪烁无数阵纹的密室之内,洛神蓦地浑身散发出强烈无匹的能量,仿若刺破凌霄!

  “迷途之人,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