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嫡女落凡 > 第494章
    完颜施麓连夜写的书信在清晨时被人在荆州截获,与此同时羌国支援的粮草也已经到了木金的眼前。

    官员低声下气的解释着“将军,粮草正午时分就该到了,请将军莫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国大王病逝,王一时无法抽身处置”

    “耗时三日,他让我们的五万士兵挨饿,这笔账皇上会和他算的!”木金却毫无顾忌的说。

    羌国的官员全马有些进退两难,眼看不待见他,自己便退了出去。

    营帐之中只剩下木金之后,屏风后却又走出一个人来。

    “昨夜之事,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吧?”木帛问。

    木金“他们?他们都畏惧我们,早退到了十里之外,哪里知道什么消息?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他的口气愤怒,一张脸上疲惫不堪,看着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灾祸一般。

    木帛的头脑却是清晰“他们突袭军营,明显没有尽全力,否则我们也不可能还在这里说话了。我看昨夜只是打探我们的虚实!

    被他们发现我们根本没有粮草短缺而已。”

    “可就这一点,我们便无法再隐藏实力,是要面对面的打了,仟羽的人消息倒是灵便!

    我猜想他们知道我们粮草短缺,会在半路把你截住,销毁我们的粮草,没想到他们看中的却是大营!”

    木金惆怅的说,眼神死死的盯着桌上的布阵图。

    木帛却不是这样认为,他看着自己的兄弟答“乘着我们士兵饿倦,以一支精英队伍突袭大营,把你这个作战将军暗杀,这其实是高招!

    这样一来,无论我的粮草什么时候到,我军也早已经溃不成军,他们只需天明时大举进攻,我们定然无法招架。”

    “杀我?没这么容易!”木金抬手,不屑的看了看右臂,铠甲之下,他绑着血红的纱布,伤口很深。

    不过他未曾输,因为在夜里砍他这一刀的人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若不是我们根本没有粮草短缺这个问题,外头的巡卫也不会这么快发现他们的踪迹,闯到这里的,可也就不止那一个人了!你觉得你又如何招架?

    一切都是皇上的安排绝妙!”

    木帛缓慢的说着,他根本就一直都在军营里,只不过一直是普通士兵打扮,而粮草也一直都不曾短缺,他们制造的短缺是一计!

    假象使得各将士挨饿,可巡逻的他们自己的守卫却是无比精神,起初是怕有细作探查到了粮草的存在,没想到却救了木金一命!

    “欧阳甫羚是吗?他倒是真狠!这样的对手,我绝不会放过!”木金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的胆量和手段,是出了名的,否则怎么能这么多年一直保证仟羽边境平和?”木帛抬眼看他。

    “现在最蹊跷的是为什么羌国突然改变主意要支援我们”

    疑惑盘踞了二人的心头,可现在知道完颜施麓帮助汉泉的原因的人却不知欧阳甫羚为何要夜袭大营!

    “你以为你这样做可以获得什么?”欧阳潋问,语气不善。

    欧阳甫羚并不生气,只是答:“你说说,你查到什么了?”

    “我说服了完颜施麓与仟羽联合,很快他便会打开城门,我们不费一兵一卒便可过了羌国!”他答,坐在了一边,静静聊天的模样。

    “哦,是吗?我得知了汉泉大军并无粮草之后,夜袭他们大营,伤了他们的将军,此刻他们应该已经大乱,军心涣散,我们也不必作战了。”欧阳甫羚微笑道。

    欧阳潋:“军心涣散?我见到的可不是这样,他们依旧很是稳定,因为完颜施麓已经下令支援粮草。”

    “这件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欧阳甫羚问,将手中的茶杯递给了他。

    欧阳潋:“这是他做的决定,只不过设法稳住李荛端而已,下一步,咱们必定是要派兵前去荆州,攻破荆州,便可直捣黄龙!”

    “我们现在启程攻打荆州?你当外面的五万汉泉大军是死的?我们势必一战!”欧阳甫羚在滚烫的茶汤泛起的雾气中缓缓说着。

    他倒不是不同意这件事,这两兄弟说话的方式,似乎已经相处很久般默契。

    欧阳潋的剑眉舒展,一双桃花眼里闪着光芒,修长的手指接过茶水,“所以,我已经禀告皇上,让他准许我们进攻黎琼城,很快便会有命令下来,我们只要想好怎么赢便是!”

    夜色已经深了,这两个军营相隔不远的四个人开始了他们的所想,都是在等待双方幕后之人开口,便是一场血战!

    “你说,为何他可以让欧阳潋死心塌地?未曾与我告别,这便去了。”雪裟问,语气尽是小女儿家的娇嗔。

    虽然她自己未察觉,可仇妩却已经听不下去了。

    “你口里说的他,那可是仟羽的皇上,是我们的皇上,他自然要听命!”他答。

    雪裟却不以为然,撑起一只手,语气淡淡的:“我怎么不见他对李泉唯命是从?难不成他喜欢带兵打仗?”

    “喜欢?谁喜欢沙场?就算是带兵打仗那只是将军的本分,他未必喜欢。”仇妩继续答。

    “好了,不提他。”雪裟挥挥手,一身淡蓝色衣裙微微扬起,她走到了书桌,又出了门。

    眼看着她出了院子,招呼也不打,仇妩只能白眼一个,这一上午两人已经看完了这些日子关于完颜施麓继位的消息卷宗。

    出了门,雪裟直接往前厅而去,她故意在冯尧的院子外逗留,为的是等着她出来,一起去前厅等欧阳淦回来用膳。

    刚刚到了冯尧院外,她便听见一阵砸东西的声音,她现在身边不曾带婢女,行动也灵便些,于是便走到了院子的角落,只听见一些片段

    “该死!该死!不可能!”

    依稀是冯尧的声音,接下来便是说的仟羽话她也听不大懂,何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她这些日子看到的冯尧都是及时行乐的潇洒女子,不像是会为了一件华服,一钗珠宝大发雷霆的女人。

    收起了她的疑惑,雪裟若无其事的朝着前厅而去。

    “啪!”

    一个白瓷花瓶直接砸在了她的面前,飞溅的碎片如同利刃般划破了她的脚踝,血立刻涌了出来!

    “天哪!你没事吧!”冯尧站在院子里看到这一幕,立刻冲了上来喊叫道!

    雪裟只觉得很痛,可面上依旧是淡淡的道。

    “我没事,擦破了一点皮而已。”

    “不不不,都是我的错,我找人给你包扎!”冯尧摇着头,将自己的怒气放置下来。

    雪裟见她这样,倒是不拒绝,顺势入了她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