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 第1164章 马克斯马丁

第1164章 马克斯马丁

  小凤同意出演让扎克觉得值得庆祝一下,而庆祝的方式就是喝酒了,当然喝的有点多的扎克还鼓动小凤再上一次小舞台,既然唱的那么好那么受欢迎就不该浪费这样的机会。

  扎克的话不但得到了科洛的赞成,就连贝尔也站到了扎克那边,老板请了一次他一毛钱提成都没拿到,如果小凤再上去一次的话也许他就可以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些了。

  气氛这么好小凤当然也不会扫兴,虽然只靠一把木吉他唱出来的活着效果会差上很多,但是只是娱乐下也足够了,当活着的前奏响起的时候喝高了的扎克站到了座位上向周围的人大声的宣布这是首让人难忘的经典歌曲。

  活着正式的版本只有织田哲郎和小凤共同努力下创作出的日文版,哪怕小凤唱的英文版也不能算是真正的活着,毕竟小凤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没法把英文版的歌词弄的像日文版的那么经典。

  木吉他弹奏版在创作的时候小凤和织田哲郎就尝试过,相比于乐队伴奏版的那种发自生命的怒吼,木吉他版的风格就有所不同了,如果非要形容下就是叙事加感悟。

  在小凤的弹唱下原本有点闹哄哄的酒吧安静了下来,就像当初日媒对活着这首歌评价的那样,没有多少阅历的人来说活着只是一首好听的歌,但是对于那些经历过风霜的人活着这首歌就是人生的缩影,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的在歌曲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这才是活着能在日本引起那么大反响的主要原因。

  扎克是彻底喝多了,等小凤下了舞台的时候扎克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科洛则是一脸嫌弃的让贝尔找人帮忙把扎克送回家。

  “他这是怎么了?”小凤有点疑惑的问道,他上台的时候扎克还用秀下限的方式刷存在感呢,怎么这会就喝趴下了?

  “我还想问你呢,你的歌是不是最好的下酒菜啊,你唱一句扎克就喝一杯酒,你歌没唱完他就喝多了。”人生经历不长而且被家人保护得很好的科洛听了活着这首歌倒没有多大的感悟,只是觉得歌曲很好听而已,而人生经历比较曲折的扎克感悟就要大得多了。

  扎克埃夫隆虽然也可以算是年少成名典范了,但是他的好运气仿佛那一次就全用光了,他也算是高开低走的例子了,特别是换了形象之后演艺之路就越发的艰难了,哪怕他不在意形象接了不少在小凤看来算是低俗的喜剧但是事业仍然不见起色,拿到金酸梅最佳那主角提名的时候扎克的霉运算是到达了巅峰了。

  在好莱坞这个地方吸金能力是一个演员价值最大的体现,哪怕你绯闻缠身哪怕你就是个渣滓,但是只要你能赚到钱那么就不会缺戏拍,在美国好莱坞这个地方利益决定一切体现的淋漓尽致,有很多系列电影根本就没拍下去的必要了,但是为了赚钱那些电影公司一点都不介意毁掉一个经典的系列。

  扎克喝多了,小凤成了照顾扎克最好的人选了,在小凤和科洛共同的努力下醉成一滩烂泥的扎克被送到了他位于洛杉矶的公寓,或许用共同这个词来定义并不合适,因为在整个过程中科洛只是动了动嘴。

  当然科洛之所以这样不是因为她想只动嘴,要知道在出门的时候科洛可是表示过要亲自开车送小凤和扎克的,看到往外喷着酒气一脸无所谓的科洛,没少听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小凤当然不希望在美国出什么交通事故。

  还好在美国找个帮忙代驾不要太简单了,因为来玩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酒吧就有这项服务。

  “好了,扎克就交给你了,我要回家了,该死的,我现在想在外边过夜都成了奢望,有时候我都想尽快找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前后被五个电话催促后,喝了不少酒的科洛忍不住抱怨道。

  这种怎么说都不合适的茬小凤是不会搭的,一个需要人照顾的醉汉就够让小凤头疼的了,小凤可不想再当什么知心怪蜀黍。

  科洛一脸无奈的离开了,车已将在下面等她了,为了能保证还有一定的自由,科洛只能妥协,或者就像她抱怨的那样,真的想恢复以前的生活或许真的就只能靠结婚做到。

  比赛结束,106比83,尼克斯获得了夏季联赛冠军。

  球员们一起走进场内握手。发挥出色的球员和角色球员心情完全不同,所以产生了怪异的一幕,很多人笑容苦涩,没有半分庆祝夺冠的样子。

  主办方进行了简单的颁奖仪式,冠军、MVP都有奖杯。

  杨瑞接过奖杯,看了看就交给了锡伯杜,锡伯杜非常开心,猜两人回去肯定有不少奖金。这次胜利会让他们直接在教练组站稳脚跟。

  锡伯杜年龄大,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不想再过颠簸流离的生活,尼克斯是个好选择。

  他情不自禁的高抬奖杯喊了两声,发现杨瑞没什么反应,尴尬症又犯了。

  为什么自己看起来更像年轻人啊?!

  查基-阿特金斯当选了夏季联赛MVP,场均24.5分2篮板4.3助攻,作为队内头号得分手,他的数据非常漂亮。

  但如果让杨瑞选择,他会把MVP给本华莱士,场均9.2分19.7篮板1.5抢断5盖帽6犯规,这数据更让人惊叹。

  由于夏季联赛规则是10次犯规才会被罚下,大本打出了神奇的数据,按常规赛的标准,他场均会被罚下,这大概是他没获选的原因。

  他展现了凶悍的防守,是季后赛级别的,撞的对手东倒西歪,很多球NBA不会吹,这里吹了。加入尼克斯,大本更有用。

  懂球的体育记者们也这么想,《篮圈世界》的记者采访了大本。“你这次联赛发挥出色,是球队的防守支柱,对于拿冠军,请问你有什么感想吗?”

  大本兴奋的说:“防守是我的工作,我感觉非常棒,在场上跑动自如,能盖帽,也能抢篮板。我要感谢教练对我的信任。”

  记者问:“你觉得会获得尼克斯队的合同吗?你的身高会不会成为某种阻碍?”

  “希望可以,我完全准备好了。我认为身高不是阻碍,查尔斯-奥克利的个头也不高,在内线勇猛更重要。我看过许多查尔斯的比赛,他是一个很棒的防守者,我一直努力从他身上学到些东西。”

  大本和奥克利早就认识,视奥克利为大哥,这也是他特别想加入尼克斯的原因。他不想在媒体前说这些,除非有天他出名了。

  杨瑞和球员们一起合影后正准备返回更衣室,被一个金发女记者叫住了。

  “你好,我是洛杉矶体育频道的记者,请问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当然。”杨瑞微笑道。

  摄像师把镜头对准了他,杨瑞有点紧张。独自面对镜头,和在场边坐着执教不同。

  “请问你今年多大?叫什么名字?”

  “岁,杰瑞杨。”

  女记者一愣,惊奇的问:“你才岁就成为了尼克斯的助理教练,并带队取得了好成绩,请问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秘诀吗?”

  “我和汤姆-锡伯杜一起去管理层参加面试,讨论篮球战术,然后我们一起留下了。这不是秘诀,而是实力。”杨瑞面带微笑,说的很简单。

  女记者却觉得他高调到了极点,自信到了极点。

  “对于尼克斯,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加盟尼克斯时,杰夫-范甘迪就是个年轻教练,现在他把尼克斯重视人的才能,不看年龄的传统延续了下去,我很感谢他和管理层给我机会证明自己。”

  女记者问:“你给自己这次夏季联赛打多少分?”

  “满分。”杨瑞笑道。

  如果谦虚就显得太虚伪了,他给自己打低分,那些惨败给尼克斯的球队教练呢?只能开除了吧?

  记者问:“你觉得自己将来会走到哪一步?NBA常规赛开打后,有信心帮助球队打出好成绩吗?”

  “当然,我会和其他教练组同事一起努力辅助杰夫,为球星们安排最适合他们的战术。”

  采访很快就结束了,助理教练很少有被采访的,只有杨瑞这种华裔,或者未来马刺女教练才会有曝光机会。

  杨瑞心满意足,洛杉矶体育频道应该有不少观众,这会让他增加一些知名度,生涯刚开始就有此殊荣的人,屈指可数。

  现在最震惊的不是球迷,而是托马斯-本特利的两个同学好友。以前他们爱答不理的“杰瑞”,带领尼克斯拿了夏季冠军,赛后还有记者采访。

  伊尔夫-罗森博格俩眼快瞪出来了,就像被陷害了的兔子罗杰。这场比赛洛杉矶体育直播,托马斯打电话让他们观看。

  他的女友汉娜-麦克法林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问道:“我这是在做梦吗?那个不起眼的家伙居然真做了NBA教练,年龄还打破了记录?”

  伊尔夫处于懵逼状,不知该回什么话,杨瑞的崛起方式比中彩票还难呢。托马斯让他们看电视,就像用行动打他们耳光,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太没面子了。

  这时,电话响了。

  汉娜接了起来,是托马斯打来的。

  “嗨,和你们说一声,现在我准备去纽约和杰瑞一起发展,你们不会劝我了吧?”托马斯在电话那头得意的炫耀着。

  “他是做教练的,你是做金融的,就算在纽约,你们也没法合作啊,为什么要坚持呢?”汉娜苦笑道。

  “你们是我的好朋友,认识才4年多,我认识杰瑞年了,从我记事开始就是一家人。你们会留唯一家人在纽约,自己到洛杉矶发展吗?”

  汉娜沉默了,她没有不满的理由,以前只觉杰瑞拖后腿,让托马斯生活质量下降了,现在对方是NBA教练,作为朋友还能说什么?这种牛人认识了肯定没坏处。

  伊尔夫招招手,接过电话。“汤姆,如果愿意就去纽约吧,以后来洛杉矶的时候,叫上杰瑞一起玩玩,发达了别忘了我们。”

  “当然忘不了。”

  “投资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就打电话。”伊尔夫嘱咐说。

  “我不会跟你们客气。”托马斯顿了一下,笑道:“别搞的气氛那么沉重,说不定,我们也有机会合作干点什么,我有钱了肯定开公司。”

  “你以为我就喜欢给人打工吗?还不一定谁先开公司呢。”伊尔夫哼道。

  托马斯前天就结束了实习,聊几句挂电话,准备和杨瑞一起飞回纽约了。杨瑞确实没有隔夜仇,有仇一般当场就报了。

  他和阿奇尔-斯特拉坎没见过面,记忆中是个满脸雀斑,鼻梁有节,谢顶明显,发际线略胜清朝人的瘦子。

  对他而言,参加这场教练聚会就是玩。既然阿奇尔还不知道他做了尼克斯教练,他就想借这次机会,给那些曾经嘲笑过杰瑞的人一个惊喜。

  挂了阿奇尔电话,他立即给厄尼-格伦费尔德打了个电话。

  “经理,我有个问题,如果明天我接受记者采访,说起遇到种族歧视的事,并且出示证据,这样行不行?”

  “什么?”厄尼一愣。“你有证据?”

  “刚才有同期教练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有个派对,那个英国人百分百会借这个机会羞辱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怕这会从体育采访变成社会事件,造成影响太大,所以先问问你的意见。”杨瑞淡淡的说。

  如果管理层不支持,这个想法杨瑞立即放弃,他主要目的是增加个人曝光率。

  他根本不在乎什么种族歧视,阿奇尔讨厌他,他又何尝不觉得这个满脸雀斑的家伙是B呢?只是没说出来罢了,歧视是相互的。

  厄尼想了想,严肃的回答:“只要你不起诉他们,把事情变的太复杂,我认为可以。你得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而不是私人恩怨上。”

  “我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只是他们太过分,我想让很多人看到他们丑恶的嘴脸,呼吁大家不要带有色眼镜看人。这样会大幅增加我的曝光率对吗?”

  “当然。”厄尼是个炒作行家,想不出什么比这更吸引人的采访了。

  表面上看杨瑞是被歧视,实际获得好处的人是他,如果新闻火了,他会跟着火。

  杨瑞就是抱着这个目的,而不是钻牛角尖和人不死不休。打官司需要请律师,出庭什么的都麻烦,诉讼期很长,就算有人想帮他免费打官司,他都会拒绝,又赔不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