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引凰为后 > 第四十八章 初会面

第四十八章 初会面

  同是一辈子醉心于乐器制作的人,龚大师和丰大师却并无多少相似之处。

  丰大师就是那种典型的工匠,全副心思都只在箜篌制作上,其他杂事一概不理会。

  龚大师却不然。

  虽然他的制琴技艺也已经登峰造极,但骨子里还是一个文人。

  而且他的年纪也比丰大师小了许多。

  他和韩禹认识超过了二十年,两人时常在一起论琴制琴,但他们交情的起源却和琴毫无关系。

  可以说丰大师以及倾音阁中其他几位制琴大师同韩禹纯属以琴会友,龚大师却是他真正的知己好友。

  见韩禹神色和往日大不相同,龚大师边走边打趣道:“承甫,我瞧你今日这副模样,怎的像是那种急着去会心上人的毛头小子?”

  韩禹笑骂道:“你休要胡说八道!”

  龚大师一本正紧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且不说襄国夫人是有夫之妇,依照你的性情,也不该看上她那种类型的女人。”

  “你从前见过她?”

  “没有,根本都是毫无交集的人,我上哪儿去见过她?”

  “既是没有见过,又为何轻信那些道听途说之言?

  单凭她对箜篌独特的见解以及那一幅图样,就不容人小觑。”

  龚大师翻了个白眼儿。

  韩禹这厮于女色上从不上心,甚至同他已故的妻子之间也未见得有多浓烈的情意。

  不过是相敬如宾罢了。

  如今却对那襄国夫人这般推崇,自己随便说一句他立刻就跳出来护着,要说这里面没有缘由谁相信?

  韩禹何等敏锐,他顿住脚看着龚大师:“逸值,我和襄国夫人素未谋面,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企图?”

  “没见过面总听过传言吧?虽说传言不可尽信,但总归是有些蛛丝马迹可循的。”

  别说韩禹,就连他这个不管闲事的闲人都听说过那司徒阮氏“母老虎”的名头。

  拥有这样名头的女人,你能指望她在乐音上有多高的造诣?

  韩禹并不想多做解释,温声道:“所以我想去看一看,襄国夫人究竟是怎样的人。”

  “哎——你至于么……”

  不等龚大师把话说完,耳畔传来了一阵动人的乐音。

  两人一起顿住脚,屏气凝神地仔细聆听。

  阮棉棉此时演奏的是箜篌名曲《湘妃竹》,是这个时代没有的曲子。

  因为新制作出来的雁柱箜篌的音色远超她的预期,把她所有的情绪全都调动起来。

  这一曲弹得酣畅淋漓,几乎把她的水平发挥出了十二分。

  一曲终了,就连不通音律的史可奈和英子都听呆了。

  丰大师一双眼睛半分都舍不得离开阮棉棉的手,像是要把她方才的演奏手法镌刻在心里一般。

  半晌后他才喃喃道:“原来夫人竟是……”

  话说了一半,就听见厢房门口传来了一道赞扬声:“好曲子!”

  丰大师醒过神来,对阮棉棉道:“是韩先生。”

  阮棉棉眉头一挑,自己不过是试一试琴音,竟把这里的主人都惊动了?

  她不清楚这个时代的贵妇遇见此等情形会是怎样的反应,但身为一名现代女性,这样的场合足以应付自如。

  阮棉棉从琴凳上站起身,略整理了一下衣裙后道:“让韩先生见笑了。”

  见她的态度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别说龚大师,就连韩禹都啧啧称奇。

  二人并肩走进了厢房。

  阮棉棉并不想打听这位“韩先生”的真实身份。

  人家既然弄了这么一个地方以琴会友,自是不想端着身份,她一个陌生人又何必多事。

  见过礼后,韩禹向阮棉棉简单介绍了龚大师。

  阮棉棉略有些惊讶。

  龚大师的名头她听说过。

  上一次左未晞前来修琴,那位大管事就是吩咐丫鬟把琴送去给龚大师。

  她只是没有想到,一位制作古琴的大师,看上去居然这般年轻。

  韩禹感兴趣的依旧只是箜篌,他径直走到距离阮棉棉五六尺的地方停下脚步。

  “我听夫人方才的演奏极为纯熟,莫非夫人从前弹过这样的箜篌?”

  阮棉棉道:“自是弹过的。”

  “那……夫人师承何人?从前弹过的箜篌还在么?”

  阮棉棉笑着反问道:“这两个问题一定要回答么?”

  韩禹:“……”

  他能肯定司徒阮氏是个颇有才情的女人,但没想到她还这么……有趣。

  阮棉棉并不觉得自己有趣。

  相反她还有些紧张。

  之前她觉得自己就是来取箜篌的,压根儿没想同这里的主人有任何交集。

  而且这里毕竟是古代,虽然她没打算做那种见到外男连头都不敢抬的妇人,但总不好盯着人家的脸看。

  只是觉得这位韩先生的相貌和气质都很不错,给人的感觉非常谦和温润。..

  此刻韩禹走到她近前,她才看清楚了对方的容貌有多出众。

  果然古代帅哥遍地都是么?

  这人的长相居然不输给她那个渣男老公!

  而且他看上去就比渣男老公成熟稳重,是那种非常可靠的男人。

  阮棉棉不由得暗自庆幸。

  还好自己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更不是那种大叔控的小姑娘。

  否则……

  韩禹见阮棉棉也和自己一样有些发愣,笑道:“夫人不想说便不说吧。”

  阮棉棉松了口气。

  她还真是怕对方刨根问底。

  借口不是编不出来,但就怕遇见那种一根筋。

  尤其是实力强大的一根筋。

  一旦他把自己编出来话当真,那才叫麻烦!

  她笑道:“韩先生也很喜欢箜篌?”

  韩禹道:“家母生前非常喜爱箜篌,因此自小耳濡目染,只是从未见过夫人这样的演奏技法。

  今日着实是大开眼界了!”

  阮棉棉不得已假装客气了几句。

  韩禹却不想听这些客套话,开门见山道:“未知夫人可允准别人仿制这样的箜篌?”

  阮棉棉心下却再一次感叹。

  古人果然守信用。

  换做现代,纵然有各种各样的法律,知识产权的保护依旧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话也不能说得这么死。

  韩先生只是古人中的一个,他守信用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她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当然可以。”

  如果能让双排弦的箜篌在这个时代发扬光大,其实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韩禹被她脸上的笑容晃得有些头晕。

  他定了定神又道:“之前我还听丰大师说,夫人似乎还见过更复杂的箜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