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我家反派画风不对[快穿] > 125.摆地摊的豪门继承人(三)

125.摆地摊的豪门继承人(三)

  本章节穿越到古代了, 三天后回来  林遥表情受伤地看着她,仿佛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他忽然在她脚边跪下来, 握着她的手说:“萌萌,我已经和苏晓说得清清楚楚了, 走的应该是她, 你怎么能走呢?真的,我爱的永永远远只有你一个, 难道你要把这颗心挖出来你才肯信吗?”

  简萌:他不当琼瑶剧男主真真是屈才了。

  系统:宿主,该琼瑶剧女主上线了。

  简萌瞬间入戏, 奈何挤了半天也挤不出泪花儿来,她只好捂着脸干嚎:“不!你在骗我, 你根本不爱我, 我不会再信你了,我曾经那么相信你, 可你却和我的闺蜜有一腿?”

  “萌萌, 我和苏晓没有半点干系。”林遥目光诚挚, “你难道要为了一个外人的话而怀疑我吗?萌萌, 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如果你离开的话,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

  简萌嘴角微抽:妈耶,我快演不下去了。

  系统:加加油, 打打气, 送你一朵小花花。

  简萌实在是很想笑啊, 不行了,她不能看林遥那张迷之深情的脸,她索性扑倒在桌子上干哭:“我也不想离开你啊,可是,我不敢再信你了。”

  听出话里有转机,林遥赶紧表白心迹:“萌萌,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肯信?以后我和苏晓再也不见面,好不好?”

  简萌抬起脸,看了他一眼,似是有几分迟疑:“我说什么,你都肯做吗?”

  林遥毫不犹豫:“就算你要我去死,我也甘之如饴。”

  简萌:“哦,那你去死吧。”

  林遥一怔,不可置信:“萌萌?”

  简萌忽然又笑了,娇俏地瞥他一眼:“人家和你说笑的,你也信?”

  林遥注意着她的表情:“萌萌,你不气了?”

  简萌:“气,怎么不气啊。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原谅你了。”

  林遥心下松了口气,总算哄回来了,他擦了下额头的汗:“你说,只要我做得到。”

  简萌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悠悠地说:“我听人说你们村儿里每年会放一次电影,我想不如把这次电影提前到明晚来放?”

  林遥一愣:“为什么?”

  简萌似是有几分赌气地说:“我要你把全村的人都请去看电影,电影结束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求婚,让苏晓看看你到底是想和谁在一起,她竟然说你不喜欢我,还说有了你的孩子,她这么过分,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原来又是大小姐脾气发作了。

  林遥明白过来,宠溺纵容地笑着说:“好好好,我一定当着所有人的面和你求婚,让所有人来见证我们的爱情。”

  简萌低头“嗯”了一声,却忽然嘴角微抽,林遥竟然在摩挲她的手,还带点儿暧昧的暗示意味,他声音低沉地问:“萌萌,今晚我陪你睡?”

  简萌一阵恶寒,忍着没有抽回手,只是瞪了他一眼:“不要,我现在还没原谅你呢,你先做到了我说的事儿再说吧。”

  林遥也没在意她的拒绝,反正明天当着所有人求婚以后,她就注定是他的了。

  林遥微笑着让她早些睡,然后就出去带上了门。

  他没办法想象,如果她被抓住了会发生什么事。

  简萌却执意不肯抛下许琪,他只好将那个女人也一路带着,心底却又气又心疼,那个女人方才不还提议要他抛下她么?她怎么就那么好心地非得救那个女人?平时也没见她这么善良啊!

  烂好心!

  靠着系统的指引,简萌很顺利地带着他们走出了白桦林,正想说话,却见林一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超凶的。

  简萌:“?”

  她又哪儿招他了?

  她摸了摸还插着一支箭的左肩,忽然了悟了,他该不会是嫌她拖后腿了吧?

  简萌:讲道理,虽然我的身体很弱,但我有一颗坚韧不拔的心啊。

  系统补刀补得很不留情:要不是发放了止疼药,你这会儿已经痛得嗷嗷叫了。

  真后腿.许琪没注意两人的暗流涌动,她趴在林一背上看得很远,已经能看见山下笔直的公路,她惊喜地叫起来:“我们逃出来了!”

  “简小姐,你记忆力真好,方向一点儿也没错。”她感激又敬佩,“那么大的雾,我还真怕咱们走不出来了。”

  听了这话,林一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怪异。

  简萌笑着:“是啊是啊,我方向感一向很准的。”

  因为不清楚镇上哪些人是和杏花村同伙儿的,他们不敢在大街上走,也不敢随便去旅店投宿,甚至连镇上的居民也要躲着才行。

  离天亮大概还有大半夜,许琪担心:“我们现在该去哪儿呢?这个镇好穷好破的样子,连辆出租车也没有。”

  林一没说话,显然也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的问题。

  系统提议:宿主,有要拆迁的空房,你可以带他们过去。

  简萌:老实说,方才那场雾是不是扣得我倾家荡产了?不然你怎么这么好心起来?

  系统:宿主,你是不是没看员工守则?如果任务圆满完成的话,系统提供的一切服务免费。

  简萌默了默:啥都别说了,能弄一辆劳斯莱斯让我们开着去报警吗?

  系统:宿主,天虽然黑了,却不代表你可以做梦。

  林一目光扫视着镇上:“我们去看看镇上有没有废弃的房子。”

  简萌忙说:“我来带路!”

  林一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提步跟在了她的身后,看着她行动自如、还挺有精神的背影,心底忽然浮出几分复杂难言的感觉,她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又赶了那么远的山路,还受了伤,却还强撑着不肯露出脆弱的样子,难道是怕他会担心吗?她就这么喜欢他?

  他眼神缓缓变得幽深。

  这个傻瓜,难道不知道这样才更让人担心更让人心疼么!

  简萌完全不知道对方已经将她脑补成了深情暗恋、默默付出的人设,她其实早就找到了系统说的那间空屋,但怕林一他们起疑,所以故意在房子周围饶了几个圈子,然后才假装不经意地“咦”了一声:

  “这个房子好像没人住!”

  林一谨慎地先翻进去看了看,然后才打开门让她们进屋。

  堂屋已经搬空了,就剩下吃饭用的大圆桌,旁边还搁着两张长条板凳,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桌上已经被一层厚厚的灰覆盖着。

  一道灰扑扑的蓝布帘子隔出了一个里屋,林一看见里头还有一张没搬走的小床,他拍掉了上面的灰,拉着简萌过来让她躺下。

  许琪还在外头坐着,这儿就只有她和林一两个人,他还一句话不说就拉着她躺床上?

  简萌抽回手:“这样不好吧?”

  林一直接将她按倒:“不会疼的。”

  简萌:“啊?”

  大佬啊,这个时机、这个地点、这个对象,你是不是都选择错误了啊?

  他喜欢的肯定不会是原主这种花心滥情的大小姐,奈何自个儿一穷二白,为了报恩只好勉为其难地献身,真是知恩图报的好孩纸。

  简萌:只是这牺牲也太大了点儿。

  而且美色只是原主的嗜好而已,她该如何劝他换一种更俗气点儿的报恩方式呢?

  比如砸她一千万?

  简萌:朕心甚累!

  系统:你戏太多了!

  正在简萌纠结着该如何提醒他富二代的家世背景,好让他能换一种俗气又豪爽的报恩方式时,林一已经果断地上手了,一把扯开了她的衣领,露出了白皙滑腻的肩头。

  “住手!”

  简萌刚喊出这一句,就看见林一皱着眉头,神情凝重地问她:“很疼是不是?”

  他的手里头还拿着一支滴血的箭。

  简萌:我此时的心情像是日了狗。

  系统:打脸打得疼吧?脑补是病,得治!

  简萌忍不住说出了声“疼个屁!”,便看见林一神情难以言喻地看着她,一眨不眨的目光看得她直起鸡皮疙瘩,她刚想说“我不是对你说的”,便被林一俯身抱住了,她愣住。

  “简萌,疼就哭出来也没事,女孩子就别学着逞强,很容易吃亏的。”

  简萌懵圈:“哦。”

  并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不好了,我好像把背包弄掉了。”

  许琪的声音忽然响起,她一把掀开了门帘,却看见林一正压在简小姐身上,两个人看起来亲密极了,她“啊”了一声,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你们继续继续”

  许琪“唰”地放下了帘子。

  简萌同林一默默地对视了三秒,林一移开了视线,耳根悄悄地红了,脸色却还是很淡定,他站起来:“你睡会儿吧,我出去了。”

  “女儿啊”他咏叹调地喊着,张开双手要抱。

  简萌躲开了站在一旁,嘴角微抽:“叔叔,咱先把刀扔了行不?”

  简父在沙发上扑了个空,听见她的称呼,表情就委屈伤心起来:“萌宝,几天没见,你就不认得爸爸了?”

  “爸。”

  “哎!”简父立刻眉开眼笑,荡漾得跟喝了二锅头似的,“再多叫几声,爸听着心里高兴。”

  简萌:“我有点儿渴。”

  一杯橙汁忽然被送到面前,她扭头看见管家叔叔也笑着看她。

  简萌接过,喝了一口压压惊,简家的氛围似乎相当亲和啊。

  “大老板”

  管家开口要说点儿什么,简父却忽然又“哎”了一声:“再多叫几声。”

  管家习以为常:“大老板。”

  “叫我呢!”简父挤眉弄眼地瞥着简萌。

  简萌:“”

  这种满足虚荣心的方式也是很清奇了。

  简父坐直了身体,摆出了正经神色:“说吧,萌宝又犯啥事儿了?要多少钱?”

  简萌语噎:“我”

  简父安抚地看她一眼:“别怕,咱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只要你不杀人放火,爸就能给你摆平的。”

  简萌嘴角微抽。

  有个这样无条件宠溺女儿的老爸,难怪原主有能力包养那么多的小鲜肉。

  管家微笑:“小姐很乖的,这次没有犯错,还将顾家大少爷找回来了。”

  管家条理清晰、语句简练地汇报着从警局打探来的信息。

  听完以后,简父满脸怒容地一拍桌子:“太不像话了!”

  简萌点头,林家人的确很不像话,瞧瞧把原本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给整成什么凄惨样儿了!

  简父却是转头用一种“我很抱歉很愧疚很自责”的眼神看着简萌。

  “萌宝,那个林遥家竟然那么坏,竟然还想娶你,真是太过分了!爸不该答应你和他在一起的,是爸差点儿害了你的终生大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