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反派NPC求生史 > 第888章 865、落阵

第888章 865、落阵

  巨大的黑色溶解到最后,原本在独立空间里面的叶一鸣一行人也回归到了世界线之中,重新出现了他们的存在本身。但是这件事情对于叶一鸣来说,见证一个临时独立空间解除后的最后场景特别是在黑色从眼前消失,光亮重新来到的这个视野之中,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出现在他们周围的,不是别人,正是

  一群守株待兔的白衣人。

  竖亥白色身影一闪,已经没有了影子。

  而发现白衣人存在的竹九音,死鱼眼一瞥,立刻跟着还没有闭合的空间裂缝跳了进去,空间裂缝在下一刻闭合,两个人早就没有了踪影。

  白衣人眼见失去了目标,随处白的脑袋转了转,似乎在交换着什么信息,而后一闪,身影也消失了。

  在独立空间解除的瞬间随之而来的威压散去,星尘微微蹙起眉头扫了一眼周,周围一切虽然狼藉,但是危机既然已经解除,这种风雨之后的宁静却藏着深深的违和感。月清风找了一棵树坐下,后背靠紧树干,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紧急处理了一番,心里放松之后身体也沉重起来,方才觉得刚才跟夜阎魔对战虽然只是发出一两次的进攻,却比他跟敌人对战过的人一个回合

  都要更加疲惫和艰难。他以前只是听叶一鸣说过这个世界的真理和规则,这个世界有自己的天道,从来没有直接体会过。月清风对叶一鸣存在对待后辈般的怜惜之心,他相信叶一鸣的说法,也有几次险些直接面对了“天道”这种

  东西,但是擦肩而过的月清风,心底里还是对于天道如何,在这个世界人为什么无法胜天,还没有清晰的感受。

  这一次,他可算是真正体验了一把自己的渺小,任何门派的渺小,这个世界的渺小。

  目睹泉先与夜阎魔恢弘的战斗,以及自己直接跟夜阎魔对战,还有见证黑衣人随时都可以使出来但是正派修魔者却很艰难才能够构建的空间传送阵法等等一系列的冲击都在刷新着他的观点。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神明吗?

  自己真的是自己吗?

  他的想法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心发出来的吗?还是早就有人规定好了他的路线他的选择,连他脑子里想什么,都已经规定好了呢?

  想一想忽然一阵恶寒。

  后知后觉的害怕席卷着中年男子后脑勺,凉飕飕得竟然险些让自己走火入魔。

  一闭眼一睁眼,便听见熟悉的贱贱的声音紧张地喝了一句“小白,走!追上去!”,于是月清风睁开了眼睛看去,只看见小白身后背着叶一鸣和苏樱朝着震雷阵的方向一闪而去,速度之快,只留下残影。

  那样的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你还要去面对?月清风想问叶一鸣,按照他的性子,既然有人愿意承担这个世界任何人所不能够承担的责任了,为什么向来贪生怕死,总是将自家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他,会在这个可以不再前进的时候,反而一点都不

  像他本人一样,朝着震雷阵而去了呢?

  大概是两个人望的风景不一样吧。月清风现在才站在叶一鸣一开始的位置上看这个世界,他虽然年长,却在跳出这个世界惯性思维之后,如同初生牛犊一般对陌生的规则有些束手束脚。叶一鸣却是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探索了多年,对于自己

  的处境有一定的了解,自然放得开手脚。

  还有一点月清风可能不太明白,却又很重要的一点,便是,白衣人的出现与存在。

  如果这些白衣人追捕的对象是竹九音那么说明竹九音承担了刚才的异数,触发了超过他们黑衣人警戒线的异常。

  如果是确定了逮捕,那么竹九音如果想完全封印夜阎魔,必然没有时间逃离白衣人的追捕过来说,如果竹九音打算彻底甩开白衣人的追捕,就无法完成封印夜阎魔这件事情。

  作为除了他们之外,可能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如何封印夜阎魔的人,叶一鸣觉得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至少还能补个位。

  这大概是一个优秀的奶妈辅助的品格吧。

  竹九音闪现在震雷阵的上方,正是正派和修魔者的混战终于出现了天平倾斜,胜负趋势明显的时候。虽然她用她的卷轴封住了夜阎魔的动作,但是这不是完全可以清除夜阎魔的举措。只见竹九音利落地抽出了先前从受伤的泉先那里拿过来的封魔剑,剑顺着持剑人的不同发挥出不同的威力,星白剑光一点,便惊起无数流星而落。夜阎魔的后背刚刚着地,忽然感受到身体比先前沉重的几

  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能力被重新合理化的结果,只是行动迟缓这种现象违背了他意志的,他一定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面临的这样的场景

  夜阎魔拿着长枪的手刚抬起来,长枪变成了盾。但是盾还没有移到自己胸前,竹九音的剑竟然贯穿了他的胸口!

  正派们都在清理修魔者的散兵游勇,没有人注意到震雷阵里面的变化。

  在缥缈的星光之中射出了一道星白之光,吸引了另一群的人的注意。

  白衣人突然出现在震雷阵的边际,一眨眼,人影消失,白衣人已经进入了震雷阵之内。

  竹九音双手握紧了封魔剑用力压下,这会儿的功夫白衣人已经靠近。

  啧。

  动作怎么这么快。

  她的身后猛地张开一条细缝,一只白色的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细缝之中伸出来,一把拎住了竹九音的领子,将她拽了进去。

  细缝合上,空间恢复正常,靠近物的白衣人们又一次失去物的位置。白衣人们在原位站定了一会儿,很快便如同一开始来的时候那样,突然没了踪影,又不知道去哪里找竹九音的行踪了。而这时候的夜阎魔也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他挣扎着握住了封魔剑的剑柄,将剑从自己的身体拔出来,用力甩出了震雷阵外。他虽然力量被合理化,但是合理化的力量仍然是相当强大,轻轻一甩,封魔

  剑就落入了还在狼藉的战场之中,与无数断剑、弃剑混在一起。

  夜阎魔是武器之灵,没有心脏的实体,但是胸口处的创伤无法治愈仍然让他像个被击中要害的人一样,行动不便起来。

  他摇晃站起来,准备离开此地。

  这时候,在他附近,另一个黑色的身影同样站了起来。

  两人背对背站立,察觉到彼此,各自转过身面对面,眼神一对,不由得一愣

  夜阎魔心想,这个人可以成为我的治疗原料。赵魁心想,这个人可以成为我的新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