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绝口不提爱你 > 第336章 要他两条腿

第336章 要他两条腿

  次日早上,慕小西起床洗漱换了衣服等着陆克明来接她去领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陆克明踪影全无。

  慕小西有些担心打了陆克明的电话,电话过去是关机状态。

  陆克明好好的怎么关机了?

  她疑惑着打开房门下楼,沈博文坐在客厅看电视,慕小西走到他旁边:“二哥,陆克明的电话打不通。”

  “是,我刚刚也打过了,估计他现在有什么事情吧,等一会看看。”

  “这样啊。”慕小西坐下,和沈博文一起看电视。

  两人又等了一会,慕小西电话响7;150838099433546了,她接通刘文静的声音带着哭腔传来:“小西,你赶快过来,克明出事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慕小西一抖。

  “车祸,克明现在在医院抢救,你赶快过来,带着孩子过来。”

  旁边的沈博文也听见了刘文静的话,脸色一变,马上站起来:“走,马上去医院。”

  慕小西和沈博文赶到手术室门口,刘文静眼睛红肿满脸泪痕,陆绾绾也亦然,不过看不见陆振宇的人影。

  慕小西疾走几步过去:“怎么回事?克明好好的为什么会出车祸?”

  “我也不知道,克明昨天晚上一夜未归,我还以为他在你那边住下了,直到刚刚才接到警察电话,说他出车祸了,在医院抢救。”

  “现在人什么情况?”沈博文跟着问。

  “不知道,人已经在里面抢救了好几个小时……我的克明……我好怕……”

  “别怕,克明会没有事情的。”看着刘文静泪流满面慕小西心里也不好受。

  “通知陆懂了吗?”

  “没有,我先给你打电话,那个王八蛋……”刘文静骂出一句住了口,这是医院家事不能在这里说,沈博文微微叹口气,“我来问问什么情况。”

  他找了医院的负责人,负责人回答情况很严重,送过来的时候人呼吸心跳都很微弱,现在医院的专家在里面全力抢救。

  刘文静闻言放声大哭,陆绾绾也跟着哭起来,慕小西心里难受,可是也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给苏浩然打电话:“爸,克明出车祸了,非常严重,你能不能找几个专家过来,我担心……”

  “我知道了。”苏浩然马上答应下来。

  半小时后苏浩然带了南城其他医院的几个专家过来了。

  手术室的门打开又关上,里面抢救在继续,外面所有人心里沉甸甸的。

  抢救又持续了三个小时,手术室门这才打开了,几个专家走了出来,苏浩然着急的问情况,专家面色都很凝重:“看情况,不太好说,先观察吧。”

  刘文静闻言晕了过去,又是一阵慌乱,陆振宇一直到中午才赶过来,听说儿子现在情况不好,他也懵了,坐在椅子上满脸灰白。

  警察来汇报情况,说是工程车肇事,肇事车辆已经逃了,因为车辆无牌照,现在警方在全城搜索。

  警方通报让沈博文脸色一变,刘文静一下子跳起来,“有人要害克明!一定是有人要害博文!”

  慕小西和沈博文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惊异之色,难道是叶展白?

  警察在劝慰刘文静,慕小西起身和沈博文去了外面,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慕小西哑着嗓子:“二哥,会是他做的吗?”

  “不知道,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不好说。”沈博文谨慎的回答。

  “为什么会这么凑巧?他最近这么安静,我不相信他会放弃,二哥一定是他!”

  “小西,等警察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吧。”

  “二哥如果是他做的,你觉得警察会调查出来吗?”慕小西反问。

  沈博文沉默了,慕小西有些激动:“他怎么可以这样?我要去找他问个明白。”

  “小西,你去问能问出什么?就算是他做的,他会承认吗?”

  “不承认我也要去找他。”慕小西非常生气,她认定是叶展白做的这一切,只有叶展白有动机,他为了阻止自己和陆克明是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沈博文也觉得叶展白做的可能很大,见慕小西要去找叶展白,他没有阻止。

  叶展白还在医院的高级病房,慕小西乘坐电梯直奔他的病房,到门口被保镖拦住了:“你不能进去!”

  “让我进去,我要找叶展白!”

  她的声音很清晰的传进病房内,叶展白靠在床头面无表情。

  楚飞看着他:“是慕小姐。”

  叶展白没有说话,还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外面慕小西提高声音:“叶展白!叶展白!”

  “老大,慕小姐找你!”

  “让她滚!”叶展白吐出三个字。

  楚飞点了下头站起来拉开门,慕小西看着楚飞:“楚飞,我要见叶展白,我有话要和他说。”

  “叶总没有时间,您请吧!”

  “我就问他一句话,就一句话。”

  “慕小姐,叶总没有时间!”楚飞冷着脸加重语气。

  “怎么?叶展白敢做不敢当,怂了?”慕小西冷笑。

  楚飞面无表情的看向保镖:“愣住干什么?请她走!”

  保镖伸手过来毫不留情的把慕小西一拎,推了出去。

  慕小西被推出好远才刹住脚,她提高声音:“叶展白,你还算不算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耻?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伤害别人算什么本事?”

  保镖见慕小西还不住嘴,大步过去,毫不怜香惜玉的抓了她,随手打开电梯门,把慕小西扔了进去。

  病房内楚飞关上门看着叶展白,“叶总,人已经赶走了。”

  叶展白点了下头,楚飞见他对慕小西过来闹半点都不关心,心里有些虚,叶总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硬着头皮:“陆克明昨天晚上被车撞了,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叶展白突然笑了起来:“所以这个女人来找我是为了陆克明兴师问罪?”

  “差不多吧!”

  叶展白无声的笑了几声,“是谁这么多事啊?我还想着怎么出去收拾他,要是就这么死了,这还怎么玩?”

  楚飞看着他脸上瘆人的笑容,犹豫一下:“叶总,陆克明被撞,这事情好像对你不太好啊?”

  “你是说她们怀疑是我做的对吗?”

  “对,慕小姐都找上门来了,很显然他们以为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可是这件事明明不是。”

  “无所谓,她愿意怎么想都随意。”叶展白无所谓。

  “我知道您无所谓,可是我们不能被人当挡箭牌,我的意思这件事是不是查一下?”

  楚飞顿一下,“如果是意外也就罢了,如果不是,我们可要防着一些了。”

  叶展白点了下头,“查吧。你看着办就好。”

  陆克明被撞生命垂危的消息传进陆馨儿耳朵里,她开心不已。

  最好陆克明一辈子不要醒过来,只要陆克明不醒过来,刘文静一定会大受打击,没有斗志,就等于没有威胁,这样一来这陆家的家产她是唾手可得。

  她心里美翻了,刘文静这个贱人现在这么痛苦她怎么也得去见证一下,收拾打扮一番,陆馨儿赶去了医院。

  既然是去看病人自然得装得像一些,陆馨儿在停车场往眼睛里滴了眼药水去了重症监护室。

  她自然是见不到陆克明的,只是见到了刘文静和陆绾绾还有陆振宇,陆馨儿眼睛通红哭得那个伤心:“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大哥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陆振宇眼圈红红的,“还在等,医生说情况不是太好。”

  “爸,你千万要顶住,大哥现在这样,你可千万不能倒下,还有阿姨,你千万保重身体,就算为了绾绾您也得挺住。”

  刘文静看着猫哭老鼠的陆馨儿,听着她貌似关心却恶毒的诅咒,眼中闪现怨毒的光芒,“克明福大命大一定会没有事情的,就算他真有什么不测,我还有孙子孙女,为了孙子孙女我也要撑着这口气的。”

  孙子孙女四个字让陆馨儿脸色一白,她倒是忘记了一件事,慕小西和陆克明结婚的原因可是孩子,陆馨儿是打死也不相信那两个孩子是陆克明的。

  可是现在不是说孩子身世的时候,陆克明认了孩子,刘文静也认了。

  这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想得太天真了,要是慕小西以那两个孩子是陆克明的孩子入主陆家,有苏家的支持有沈博文作为后盾,她想要陆家得家产似乎变得更加困难了。

  本来是去看热闹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反而堵了自己的心,陆馨儿没有停留多长时间就离开了。

  她去了叶展白的病房,保镖说叶展白在休息,禁止她进入,陆馨儿不甘心的转身离开了。

  在停车场她遇见了慕小西,陆馨儿上前拦住慕小西:“慕小姐,我们借一步说话。”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我赶时间。”慕小西态度冷淡。

  陆馨儿干笑一声,“你的孩子应该不是我大哥的吧?”

  “陆小姐为什么这么说?”慕小西挑眉看着她。

  “我知道你不爱我大哥,不可能会为他生下孩子。”

  “陆小姐怎么知道我不爱克明?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是猜的,慕小姐,我大哥这种情况,你就不要雪上加霜了,有一说一,可别再往我爸和我阿姨伤口上撒盐了。”

  “克明什么情况?据我所知克明情况很好啊?陆小姐什么意思?希望克明有事情?”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希望我哥不好呢,我只是想提醒一下慕小姐。”

  “陆小姐还是关心自己吧,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提醒。”

  陆馨儿探不出任何口风还被慕小西定了几句,郁闷的离开了。

  慕小西看着她的背影眉头一皱,这个陆馨儿好像有些不对啊?

  陆克明在重症监护室躺了整整半个月才醒过来,着半个月苏浩然和沈博文动用一切手段,请了全国最有名的专家会诊。

  陆克明醒过来让所有人都松口气,特别是是慕小西,陆克明出事她一直以为是叶展白的手笔,要是陆克明有三长两短她怎么面对刘文静。

  现在陆克明醒过来了她终于可以放心了,陆克明醒来后被转进了高级病房修养。慕小西每天都会来看他,这天从陆克明病房出来,她看见了叶展白。

  叶展白在两个保镖的陪同下,从病房了吃力的走了出来。

  他的腿还没有恢复,正试着开始锻炼,看见叶展白慕小西身子一僵,下意识的停住脚步。

  叶展白一步步缓慢的从她身旁挪过去,整个过程他走得非常艰难,慕小西能够感觉到他的痛苦,她知道他腿伤了很痛苦,但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痛苦,心提到嗓子眼,她怔怔的看着他,叶展白目不斜视目光半丝没有停留在她身上。

  这是慕小西要的结果,可是她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她看着叶展白一步步慢慢的消失在走廊那头,好一会才回过神进入了电梯。

  回到家中沈博文也刚从外面回来,两人一起进入屋内,“陆克明现在还好吧?”

  “比之前好多了。”

  “是吧?肇事车辆和人都找到了。”沈博文在沙发上坐下。

  “说了什么?”

  “自然是受人指示,只是说不清楚幕后主使的身份。”沈博文说着目光看向慕小西,“陆振宇和刘文静都觉得是叶展白的手笔,已经像警方说了这个,现在警方在调查,可能需要你提供一些证据。”

  “这个……”慕小西低了头,“二哥,这件事能不能算了?”

  “小西,这件事不能算了,你想想陆克明,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还好他命大醒过来了,如果他醒不过来,刘文静这一生得多痛苦?叶展白他太猖狂了,不能这样放过他!”

  “可是……可是并没有证据指明是他所为啊?”慕小西下意识的辩解。

  “我们知道是他,也只有他才有动机这样做,小西你想想,仔细的想想,为什么陆克明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你和他要领证的前一天晚上出事?很显然是叶展白想要阻止你们。”

  慕小西被沈博文说得默然了,的确以叶展白以往的作风他的确非常有动机这样做。

  可是让她去指证叶展白她心里是真的做不到,“二哥,能不能放过他一次?就一次!”

  沈博文很坚决的摇头:“小西,不行!不能放过他!”

  “他是宝贝的爸爸,我不想这样做!”

  “那么你是要看到二哥坐牢吗?”沈博文伸手抓住慕小西的肩膀,“我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叶展白早就在计划对付我了,我被他抓住了一个把柄,小西,现在不是他就是我,你自己做抉择。”

  慕小西吓一跳,不敢相信的看着沈博文:“这是真的?可是你不是一直说没有事情吗?”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小西,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小西,像我们这样的人都干过不只是一启违法的事情,现在叶展白盯着我不放,我也没有办法,沈家和叶家是不会像从前那样了,明白吗?”

  慕小西心里沉甸甸的,她和叶展白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

  都说不成夫妻做朋友,她和顾少辰那么相爱相杀,后来不也烟消云散无爱无恨了?

  为什么叶展白就不能?她不要和叶展白做仇人,她不要看到叶展白和沈博文这样斗得两败俱伤。

  这件事是叶展白挑头得,必须劝说叶展白放手,只是他会听她的吗?

  医院,叶展白试着走了一圈浑身是汗的回到了病房内,楚飞拎着公文包急匆匆的来了。

  “叶总,陆克明的事情沈博文盯上了你,认为是你做的,现在抓到了肇事司机,他在用尽一切手段想拖你下水。”

  “是吗?”叶展白讽刺的笑,“沈博文现在是狗急跳墙了,他是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是吧?他主意打错了。”

  楚飞点了下头,“沈博文现在在用尽一切手段找证人证明你就是那个幕后主使,我觉得他应该会找慕小姐,您和慕小姐的关系,你威胁过她,如果她去作证,可能有些麻烦。”

  “麻烦?就凭他们空口无凭瞎说一气?”

  “现在是各凭手段,他要拉你下水肯定也是有备而来。”

  “我知道了。”叶展白面无表情的坐着。

  楚飞说得对,如果沈博文要反制自己肯定是要动用手脚的,他和慕小西的关系的确会拿出来说事,只要那个女人出来作证,证明自己威胁过她,陆克明再睁眼瞎说一气,再对那个肇事者动用一点手段,逼着他指认自己,那他这个主谋的罪名还就真的能够成立了。

  他靠在沙发上沉默不语,楚飞跟着汇报,“陆克明出事的几天前,阿玲曾经夜会黑道人物,我推测陆克明的事情是陆馨儿和阿玲的手笔。”

  “嗯。”叶展白哼了一声。

  “这件事就算最后查到陆馨儿头上,以你和她目前的关系,就会锁定在你身上,没有人会相信陆馨儿一个女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是你指使她的。”

  “所以现在我是百口莫辩了?”叶展白笑了一声。

  “目前是这个情况。”

  “我知道了!”叶展白脸上看不出丝毫神情,微微的闭了闭眼睛。

  门外传来脚步声,很快陆馨儿柔柔的声音响起:“我来看看展白,给他熬了汤。”

  叶展白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楚飞,楚飞起身拉开门,陆馨儿甜甜的笑了一下:“楚助理。”

  “陆小姐,请进!”楚飞客客气气的笑。

  陆馨儿拎着保温瓶进入,叶展白脸上带了一丝温和的笑容,“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怎么又不听了?”

  陆馨儿看着他温和明净的笑容,有些受宠若惊,“我不是担心你吗。”

  “我已经好太多了,倒是你,大着肚子来回奔波一定很辛苦吧?”

  “不辛苦,为了你,我做什么斗愿意。”

  “可是我舍不得啊。”叶展白的笑容越发的温柔了,“馨儿,辛苦你了,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对你亏欠太多,对孩子也是,等我腿好,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陆馨儿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展白会主动和他说这件事,她惊异的看着叶展白:“展白……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馨儿,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一直不离不弃,我也是鬼迷心窍,到现在才发现你的好……哎!”

  “展白!”陆馨儿被叶展白这通表白弄得热泪盈眶,太感动了,真的是太感动了!

  叶展白温柔的笑:“孩子几个月了?我真混蛋,一直都没有关心过你,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展白,我怎么会怪你呢。”陆馨儿马上接过话,“你是我这辈子最爱最爱的男人,无论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怪你的。”

  “那就好,从前是我不好,不知道珍惜,现在我知道了,我要好好的待你,像从前一样。”叶展白动情的看着陆馨儿,他的眼睛会放电,陆馨儿感觉到浓浓的情意扑面而来,心都要化了。

  楚飞站在一旁看着老板一脸的懵逼,叶展白温情脉脉的看着陆馨儿,“我过几天就出院了,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吧,我让楚飞重新准备了房子,你到时候搬那边去住,以后我都陪着你。”

  “真的?”陆馨儿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叶展白这又同意领证又同意照顾他,真的太让她意外了。

  果然是老天开眼了,让他终于看到自己的好了。

  楚飞一开始还不知道老板要唱什么戏,直到听到老板说为陆馨儿准备了房子,要她搬过去才恍然明白,老板这是要把陆馨儿这个祸害从叶家老宅弄走以免她祸害到老爷子老太太。

  他看着陆馨儿那副美滋滋的样子在心里冷笑,先让你美几天,以后有你哭的。

  陆馨儿离开叶展白病房时候心简直要飞起来了,她忘乎所以,不等上车,就在停车场洗澡澡的给阿玲打电话:“展白刚刚给我道歉了,说对不起我,他已经认识到我的好了,答应马上去领证,我终于苦尽甘来了。”

  “恭喜你啊,馨儿!”阿玲听了也非常高兴,“以后你的好日子要来了,我也跟着沾光了。”

  “谁说不是,展白现在是真的想通了,还说要亲自照顾我,让我搬了和他住在一起,到时候你也收拾了搬过来吧。”

  陆馨儿兴高采烈洋洋得意的说着电话,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转过目光看见慕小西手里拎着保温瓶过来了。

  她收了电话笑盈盈的看着慕小西:“去看我哥啊?”

  慕小西点了下头,她下车走过来就听见陆馨儿在打电话,听见她满脸笑容的说要和叶展白领证,还要搬进叶展白的家,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不想和陆馨儿多说什么,她急匆匆的擦身而过,陆馨儿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这就是所谓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打个电话报喜竟然都戳了慕小西心窝子。

  想到慕小西现在的心情,她笑得眉飞色舞,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慕小西心情郁闷的进入电梯,心里不是一般的难受。

  陆馨儿眉飞色舞的样子她看得清清楚楚的,她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她和叶展白终于要在一起了,慕小西心里针扎一样的难受。

  她知道没有理由生气,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叶展白在这之前一直否认陆馨儿的孩子不是他的,可是现在却亲口答应要和陆馨儿领证,还要亲自照顾她。

  不用说也知道孩子是他的孩子,他没有办法默认了。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明明身心都背叛了她竟然还装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来欺骗她。

  而她竟然还差点相信他,想着自己傻乎乎的被他欺负,慕小西就又恨又气。

  叶展白他有什么资格来怪她?有什么资格怪沈博文?有什么资格去对付陆克明?

  明明错的人是他,他死不悔改还想着祸害别人,凭什么所有人都要让着他?

  慕小西气愤愤的去看望了一会陆克明,心里一直想着陆馨儿刚刚说的话。

  既然他都要开始他的恩爱和谐生活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自己放过沈博文?

  她不想看着沈博文和叶展白斗得你死我活,这件事是她的错,是她招惹了这个没心没肺的恶心男人才导致这么多人受苦,她必须得去找叶展白谈谈,让他放弃和沈博文争斗。

  慕小西心里想着离开陆克明病房时候转道去了叶展白的病房,叶展白不在病房内,他这几天都会再病房外面的空中花园练习,慕小西猜测叶展白一定会在那边于是转道去了空中花园。

  果然看见了叶展白,他应该是刚刚练习过,正一头的汗水坐在椅子上喘气,两个保镖静静的站在旁边守着他。

  慕小西突然出现让保镖转过头来,冰冷着脸上前拦住慕小西。

  “小姐,请留步!”

  “叶展白,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没有话和你说。”他漠然的看着慕小西,像是看陌生人一样。

  慕小西有些愤怒,做错事的人是他,为什么他却是一副全世界的人都欠他的模样?

  她忍住气:“我必须和你谈谈,叶展白,最后一次和你谈谈。”

  “没有必要!”

  “有必要,叶展白,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好长时间了,我必须和你说!”慕小西加重语气,“我不会耽误你太行时间,就几分钟,你给我几分钟时间好不好?”

  叶展白抬目看过来,眼睛冷淡得没有丝毫得波动,“让她过来。”

  保镖往旁边一让,慕小西走到他旁边,“叶展白,我今天找你是想说说沈博文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盯着他不放?”

  “你说呢?”

  “他不是有意的,他只是为了我……你欺负我他太生气了才这样,这件事他虽然有错,但是你也有错,是你欺负我在先的,他只是为了替我出头……”

  慕小西的话没有敢说完,她发现叶展白的目光越来越冷,于是顿了一下,“你放过他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

  “不好。”他得声音凉薄得紧。

  “冤家宜解不宜结,之前的事情是他不对,我给你道歉,你不要和他斗了好不好?”

  “慕小姐觉得我为什么会答应你这个无理要求?”

  他称呼她慕小姐,慕小西心里绞痛,“我知道你抓住了他的把柄,要置他于死地,可是你也不是没有任何漏洞,他不会任由你宰割的,叶家沈家之前关系那么好,你们没有必要变成仇人。”

  “好像是他先招惹我的。”

  “所以我道歉,或者我说服他来道歉,你们不要斗了好不好?”

  “不好。”他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叶展白,你真的要一意孤行两败俱伤吗?你想想陆克明的事情,陆克明从鬼门关走回来他都可以原谅你不追究你,你为什么就那么小肚鸡肠?”

  “陆克明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别否认了,我知道是你做的。大家都知道是你做的。”

  叶展白突然笑了一下,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怎么敢!这是为了奸夫来兴师问罪吗?

  “是吗?那你就去告我啊?看看最后结果是什么。”

  “你以为我不敢吗?”慕小西有些生气叶展白的态度,“我告诉你,这件事要是闹出来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要是去作证,你不会独善其身的,叶展白,你可想好了!”

  “我知道你敢,我给你机会去作证啊?”叶展白笑的冷飕飕的。“慕小西,我还是小看你了,之前装那么温顺,原来骨子里是这样啊?不错,你为了陆克明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你怎么这样不可理喻?”慕小西气急,她不是为了陆克明,她是为了他,他做了这样可恶的事情怎么这么冥顽不灵。

  “叶展白,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的家人想想吧?你想想陆小姐,想想你的孩子,要是这件事被放大,后果可不是一般的大,你忍心让陆小姐和孩子难过?”

  她还真是会推卸责任,明明是为了陆克明和沈博文来求他,却非要往他身上泼脏水。

  叶展白心里发冷,对慕小西失望到极致,“慕小姐,你管太多了,这是我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请便吧!”

  说完他对着保镖努嘴,两个保镖上前:“慕小姐,请你离开!”

  “叶展白,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叶展白转过头淡淡的看向远方,对慕小西的话充耳不闻。

  慕小西无奈极了,“叶展白,你再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我告诉你,我真的会去作证的。到时候你去坐牢可不要怪我!”

  她的威胁的话让叶展白缓缓的掏出手机,当着慕小西的面拨通,声音寒彻透骨:“送沈博文进去吧,记住我的话,我要他两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