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刘备的日常 > 1.108 天下名骑
    本以为是不修边幅的胡女。不料却颇知礼仪。面见母亲时的礼数十分周全。并无不妥。

    让刘备大为惊奇。

    可再一细想,也就不奇怪了。毕竟是乌桓贵族,又内迁日久。汉话都如此流利,更何况礼仪。想必身边就有儒师,日日随之研习。

    说到底,她也是大汉子民。

    最让刘备欣喜的是百位乌桓突骑。

    精于骑射的乌桓武士不算。便是坐下那一匹匹乌桓战马,也是好大一笔奔驰的马蹄金!哪一匹不作价十万钱!

    无需多言。恩师的笑容已说明一切。

    见刘备顾左右而言他。恩师便说道:明日且把乌桓王妹唤来,为师为她寻个西席。

    西席,便是指授业恩师。汉明帝尊桓荣以师礼,上幸太常府,令荣坐,东面,设几。故师曰:西席。

    翌日,待刘备将乌莲带进学坛,只见除去恩师,堂内还端坐一人。

    此人亦是刘备熟人。乃寄居白湖水榭,自号沉月阁主的士异。

    冲刘备狡黠一笑。士异这便将目光投向乌莲。审视胡女片刻,又不禁凝望刘备,眼神颇多深意。

    刘备直接用白眼怼回。

    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好吗。

    再说,彪悍如王妹,又怎会是良配?

    乌桓不习跪坐。

    父子男女,相对踞蹲蹲坐。以髡头光头不留发,只在前额或两侧留一小绺为轻便。妇人至嫁时乃养发,分为髻,著句决,饰以金碧,犹汉女有簂gu步摇。

    也就是说,此时的王妹,也是髡kn头一个!

    以至于习惯了大汉凤仪的刘备,根本没发觉嘴里叼着个羊腿的髡头少年,会是个女人!

    恩师和挚友的意思,刘备都明白。想要天下名骑,笼络这位乌桓王妹是必须的前提。可是……行美人男计,是不是有些下作啊。

    再说,自己还年幼,根本不通男女之事啊。

    看向恩师。

    恩师笑着抚须:徐徐图之。

    “……”

    恩师果然是恩师。

    乌桓突骑对外的身份是王妹护卫。乌桓内政,皆由其自治,涿县官吏不便插手。本朝对乌桓多行怀柔之策,只要不发生恶**件,也就听之任之了。

    人马具穿铠甲。

    锻造技艺很粗糙,防护力自然也就一般。当然,这是与楼桑精卒相比。

    马铠最初起源于战车时代对战马的防护。始有皮制当胸对马匹进行单独防护,到了当下,已有十分完备的铁制全身铠,魏晋时称之为具装。

    现在,就叫马铠。或叫大铠。

    马铠有铁质,亦有皮质。一般由保护马头的面帘、保护马颈的鸡颈、保护马胸的当胸、保护躯干的身甲、保护马臀的搭后以及竖在尾上的寄生六部分组成。战马除耳、目、口、鼻以及四肢、尾巴外露,全身皆有铠甲保护。

    乌桓突骑的马凯,和骑士铠一样。都是铁衣、皮甲混搭。甚至还杂有兽骨缝合其上。

    总之,很符合蛮族的时代风貌。

    然而,在我桑麻为裳,楼高成夏,的楼桑,蛮族的风格就显得格格不入了。尤其是在校场,被崔霸、韩猛为首的骄兵悍将,连番挑落马背。尤其是楼桑众将身上,竟能令箭矢尽数崩落的搪瓷札甲。看的这群突骑险些崩掉眼珠。

    即便是号称射雕手的乌桓神射,也不过在札甲上崩出一个白点。

    比起能挽三石弓的射雕手脸上的震惊,韩猛更是满脸肉疼。崩掉一块搪瓷,这块甲片就要整个摘去,换上一片新甲。虽说炉工烧制搪瓷已十分熟练,可那也要空费少君侯私钱!

    端坐在场外的刘备却欣喜若狂。

    百名突骑中竟有十多位射雕手。真不愧是王妹护卫!

    黄忠亦笑。终有几个可充作陪练的神射了。

    左右看过,刘备这便向黄忠言道:校场阔而空旷,不如建满重楼。改成竞技场?

    黄忠问道:敢问少主,何为竞技场?

    刘备这便细细说来。

    黄忠听罢,这便笑道:原来是演武场。

    说文解字上说:“场,祭神道也。一曰田不耕,一曰治谷田也。”场,意为祭神的平地。不事耕种的土地,以及收打、翻晒谷物的平坦地也称之为场。

    因是校场的升级建筑群,所以演武场,又叫大校场。

    一般来说,演武场的旁侧要建一排主持练兵、教官休息、日常办公之设施。如阅兵台及其三合院形式的附属建筑。又在三合院附近或在大门外设立台基。台基上做旗杆台,以便竖杆挂旗。有的演武场还设双旗台。

    演武场可大可小。一些大户人家,往往在后花园辟演武场供家人练习武艺。刘备少时随三叔练习射箭的老宅后院,便可算是一个小演武场。

    比起一侧建重楼的普通演武场,刘备却决定围绕校场,建满一圈。

    将汉代三合院,变成后世的四合院落。

    三合式建筑,是当下岭南民居的建筑类型之一。此建筑主要由三幢房子组成一个凹字形。前面一幢横置长屋,其余两幢对称于长屋背后两侧,当中用矮墙连接,构成后院。房屋两侧或一侧,有走廊。并设斜梯通往后屋。后面的两屋,一为厕所,一是畜舍,诸如此类。

    少君侯又要大兴土木?

    哦。

    为何我要说又?

    又为何我还要问?

    白湖边渐渐撤去的脚手架,和越发填满湖岸空隙的天际线,让早已习惯大建造的邑民们,颇为不适。听闻藏在宗祠后的校场,要扩建成演武场,邑民们纷纷弹冠相庆。少君侯对这片哺育他的热土,从来都满满的热爱啊。

    君不见就连高楼的屋檐轮廓,都被小手指粗细的钢条包满。

    据说此能防雷击。

    反正,无论电闪雷鸣,疾风骤雨,楼桑依旧稳如泰山。

    规划中的演武场四周重楼,高低有序。地下为囚牢。一层为大马厩、草料房、鞍具房、工具房、兵器室。二层是兵营、学堂、医馆、病舍、南侧二层之上建观礼台。

    东西二侧,设有进出的门洞和谯楼城楼。

    北侧还有三楼、四楼、五楼。三楼前部是观礼台,后为部将精舍。四楼前部同是观礼台,后部亦是精舍。五楼为少君侯独享。

    待建成,名骑精卒皆驻于此。日日训练,杀声震天。恰逢列阵比试,宗人附民、学生游子皆登台观赏。遂成一景。又因校场在西,背靠野林。遂得名:西林烽鼓。

    “军中耳目,当用烽鼓,烽可遥见,鼓可遥闻,形声相传,须臾百里,非人所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