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第五十章 哥哥?!

第五十章 哥哥?!

    刚才那一瞬间,她还真的以为是哥哥来了。

    夕涵不是个擅长演戏的,笑容实在是勉强得不行。白净的小脸在光影交接中,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

    “要和我说说吗?”高煜的视线在夕涵的脸上转了一圈,放柔了声音开口。

    “有劳大人费心了,不是什么大事。”夕涵摇摇头,抿唇将失望收起来,恭谨地回答了。

    高煜侧头看着她,目光中带着些许兴味。

    这宫女倒是很有意思了。

    比刚才那个送玉萧的,有手段多了。

    他抿唇笑着,面上的温柔更甚:“高某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博姑娘一笑,不如为姑娘吹一曲吧。”

    在他刻意控制下,声音甚至带着些蛊惑的味道。

    没有等夕涵回答,他便把那根玉萧取了出来。一阵悠缓的萧声响起,配着微凉的月光,倒真让人心情好了几分。

    夕涵侧头看他,过于熟悉的面容,还有完全陌生的温柔。

    哥哥,是不会这么笑的。

    从她记事起,哥哥便是严肃的样子了。即便是最活脱少年时期,哥哥也是成熟的样子。

    听嫂子说,她初中时第一次和哥哥表白,哥哥便是一张冰块脸。她那铁面无私的哥哥,面无表情扔下一句,现在不考虑恋爱的问题,转身就走。

    于是,嫂子那颗少女心几乎碎成了渣渣,回家哭了三天,才算缓了过来。

    万幸的是,嫂子乐观,又实在喜欢得紧,越挫越勇,在工作后终于把这朵高岭之花拿下了。

    谁也不知道,哥哥其实在她初中第一次表白的时候,便喜欢她了。

    夕涵知道后,还狠狠地嘲笑了哥哥。

    说什么冰块脸,注孤生之类的话……

    然后哥哥一言不发地断了她的网,在她泪眼波娑,抱着大腿苦苦了一个星期后才恢复。

    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直接把这话说出来了。

    不过,每次被哥哥骂了以后,她还总是在心里吐槽。

    哥哥是个冰块脸!大冰块!注孤生!

    臭冰块!没爱人!

    她一边骂着,一边用搅拌机打上一杯草莓奶昔。喝着奶昔,便会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可是,她现在好想哥哥……

    高煜发现夕涵仰头看他发呆,心中不免得意。

    女人啊,都是这样……

    不过,这个叫夕涵的手段真的可以。

    至少自己觉得她可爱,甚至对她产生了一点点兴趣。这是之前多少女子都没有办到的事情。

    他这样想着,吹出的曲子也带出了些卖弄。

    夕涵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回来,目光真正落到了高煜身上。

    这人吹得还不错……

    不过也只是不错而已。之前教她古筝的器乐老师,也很喜欢箫。估计真比起来,能甩他几条街。

    刚才宴会上,有一个吹笛子的男子倒是吹得很好,估计都要比自己的老师厉害了。

    曲子不长,很快便结束了。

    夕涵见男子望着她,等待评价,便挂出一个笑:“高大人琴艺真是高超,奴婢都听入迷了。”

    她一笑,就露出了一对小虎牙,看上去可爱极了。语气也似乎真诚,居然真的骗了过去。

    高煜正要说话,却听到茂密植物的那边,有人声传来。

    “李大人,有没有听到萧声。”

    “王大人也听到了,不如一同去寻。”

    夕涵一吓,张望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太好的藏身地点。左右的道路笔直,跑也是来不及的。

    她皱眉,心念一动,便有了主意。

    夕涵快步走到桌前,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盘盘碟碟塞进食盒中,然后转身将食盒藏到亭子的后面。

    她又把身上的披风扯下来,卷成一团,扔到上面藏起来。

    晚风微凉,吹得她打个激灵,思维更清晰了几分。

    她低头拽了拽衣裙,幸好今天穿的是宫服。

    夕涵正庆幸着,却不知道虽然衣裙体制相同,但是她身上的宫服和其他人的宫服也是相差甚远的。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她衣服所用的布料是极好的。

    不过,这会她根本想不到那么多。

    片刻间,她便把亭子收拾妥当了。夕涵快步走到高煜面前,也不说话,目光在他腰间转了一圈,抬手就将其中的一块玉佩扯了下来。

    她看了高煜一眼,转身就向着另一个方向跑了。

    许是想到眼前的女子,会突然化身为强盗,高煜都被吓呆了,张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人群的嘈杂愈发清晰,那些寻着萧声而来的人愈发近了。

    高煜下意识看向夕涵,却见她已经转了身,面朝着这边,倒着向后走。

    只这么一小会,夕涵就已经离他有一里远了。高煜在这边站着,几乎都要看不清她的面容。

    高煜在看她,夕涵也一直注意着这边。见有人从草丛中绕出来,便停了动作,转而向前跑去。

    等那些凑热闹的官员看到了自己的存在,她才提快了步速,一路小跑到高煜面前。

    她努力维持着平稳的气息,向着高煜行了一礼,开口道:“高大人,不知您丢失的是不是这块玉佩?”

    夕涵放大了声音,确保过来的人能够听到她说的话。

    她这一番作态,高煜也明白了她的想法,便点点头,顺着她的话道:“正是,辛苦了。”

    夕涵抿唇笑着,似乎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注意到过来的人群,动作一顿,转身向着来人行了全礼:“见过各位大人。”

    听到其中有人说了免礼,夕涵便起了身,向着高煜行礼告退。她快步走到不远处的立灯旁,垂手站好。

    “高大人,刚才是您在此处吹箫吗?”其中一位高瘦男子笑着上前搭话,语气熟稔。

    “见笑了。”高煜笑着回话,仪态大方。

    “萧声入时轻缓,随后轻快……”另一个穿着深蓝色的官服的男子,几步上前,开口评价道。

    夕涵见那些人都没有发现异常,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来的五六个人又闲聊了几句,便一同离开了。

    高煜离开前,似是无意地向后看了一眼。

    夕涵穿着粉色的宫裙,安静地站着,一副恭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