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食道升仙 > 第一百一十四味 火海奇遇

第一百一十四味 火海奇遇

    塔外,无数看热闹的人都在唏嘘。

    因为在半空中有一副连绵的画卷,上面浮现了塔内发生的事情。

    恰好所有人都看到花小宓等人摔落地底火海,皆皆打了个哆嗦。

    遇到花绮菡这样的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墨寻出手了,这幅画卷是她的,虽然没有人知道她意欲何为,但所有人都看的津津有味。

    往年可没有什么画卷,也没有结丹真人出手供众人看热闹。

    画面上不是只映照单独某一个地方某一个人,而是会不断变动。

    有些人实力比较强悍,获得了拍手叫好,有些人实力不济,被众人喝倒彩。

    而在塔旁的谍影布上排名也在不停变动。

    塔内

    “啊啊啊!”

    花小宓还没有喊,落在她下方的那个男子倒是大喊大叫了起来。

    在山下她曾见到过这个男人,十分的浮夸。倒不是说此人穿衣风格或是长相有多奇葩,而是说话浮夸。

    这个男人能说会道,但又和程白易有所区别了。

    程白易这种完全就是说的废话啰哩八嗦个不停,直让人想揍他一顿。

    而这个男人很会甜言蜜语,什么宝贝儿心肝啊说得是脸不红心不跳。

    山下一天街上乱窜,这个撩撩那个哄哄,当即就有好几个小姑娘被其哄的心花怒放了。

    可惜这种欠揍的事情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很快他就被各种小姑娘追着满试炼塔跑了。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其实这些都跟花小宓没有关系,但是可能是最近气运比较低迷。

    明明她是有机会回到地面上的,可惜临门差一脚,巧合凑一堆,偏偏又摔了下来。

    招财进宝比她更重,所以很快就摔到了她的身上,被她一巴掌拍回了灵兽袋。

    花绮菡也从上方摔到了她身上,被她一脚踹了出去。

    她能摔下来,也有这个奇葩女人的一份!

    现在的花小宓一脸苦色,高速坠落之下,不等她施展完法术就已经落到更下方去了。她该怎么办?

    突然感到下方一阵灼热,她眯着眼扭头瞧了一眼。

    火红一片,灼热恐怖,根本就看不清。

    当然就算看不清她也猜出了下方应该是一片火海!

    下方那个奇葩男子“咕嘟”一声摔了进去。

    “啊”喊叫声戛然而止。

    花小宓给吓得,连忙把什么缠丝雨霖绫还有乌光匕,往墙面上,连甩带砍的,希望能阻止一下坠落的速度。

    可惜墙面离她太远,她只来得及躲进千珠蚌里面,就“咕嘟”一声落入了火海之中。

    火面上,火舌跳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一入火海,只感觉铺天盖地的灼热,千珠蚌就像一口大锅,她窝在里面像是被活蒸的幼崽。

    手诀连番掐动,不停地往蚌内注入灵力。

    外面火烧燎燎,只听到一声声“噼啪”“噼啪”,从她的右上方落下一块蚌壳,抬眼望去,烧掉了一个小洞。

    顺着小洞,有火舌钻进来,花小宓甩手扔过一块薄荷青豆糕,散发点点冰寒之气,遮住了火舌。

    心中大急,糟糕,就这样下去,千珠蚌一定会被火烧没的!

    刚想着,又听到几道“噼啪”声,整个蚌壳都裂了开来。

    花小宓脸色一白,千珠蚌身上有她的一丝神识,心魂牵连,此时蚌毁,覆在其上的神识也一同毁了去。

    蚌壳已经抵挡不住火焰了,丝丝火舌舔舐过来,花小宓身前的防御法器、防御大饼也被烧毁化成灰烬,各种灵酒烧成虚无。

    这究竟是什么火,怎的如此厉害?

    难道她真要被烧死吗?

    可她还没有去西面大陆看看呢,还有更多的美食她没有尝过,仇也没报……

    就在她满心绝望的时候,看到这满片火红之色的地方多了一个黑褐色的圆形物体。

    好像……是块石头?

    花小宓顿时一个激灵,或许这东西就能救她的命,她得将这东西拿到手!

    有了目标,她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一个个凝水成冰术、化雪术等冰系法术全都使了出来。

    “滴滴嗒嗒”围绕在身前的冰雪被火舌灼的又化成了水,花小宓一整个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可过不了几息,她又被至高的温度烤的脸蛋通红。

    就这样循环往复,又冷又热,可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她的袖子开始褪色龟裂,轻呼一口气,就化为了飞灰。

    花小宓一个大活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只是件衣服。

    可就这样光溜溜好像还挺尴尬的,她搓了搓两条胳膊。算了,小命当前,尴尬算个屁!

    等出去以后她得买点硬实的布料,让招财进宝给缝件顶用的法衣。

    看起来没几步的路,她硬生生走了一刻钟的时间。

    可就一刻钟的时间,却耗尽了她所有的灵力,终于在最后一息,她捡起了那个黑褐色的东西。

    花小宓紧闭着双眼,并没有感到烈焰灼烧,她睁眼一看,自己全身一团褐色的雾体护住。

    而施放出这团雾体的来源正是她手中的黑褐色咦?不是圆形的?

    花小宓两手摆弄仔细看了看,这东西不是圆形的,而是一头圆一头扁。

    是个栗子。

    那她这是火中取栗咯?

    花小宓的脸色变了,这可不是个好预兆啊。

    防备的往四周扫视一眼,茫茫一片火海,除了她恐怕就没有一个活物了。

    略略松了口气,又把视线放回到手里的栗子上。

    还好,她赌对了。

    这个栗子可能是个宝物,和这片火海有些紧密联系,说不定她能靠其走出这里。

    拍了拍灵兽袋,结果招财进宝怕火,死活不出来。

    没办法,她只能拿出酒,多往嘴里灌了两口。竹酒清冽,入口冲劲十足,被火烤的昏昏欲睡,一下子就精神了。

    灵力缓缓恢复,她看着栗子,往里注入了一丝灵力试探。

    好似有些反应,花小宓加大灵力,平静的栗子变得活泼起来,在她手心蹦来跳去。

    花小宓皱了皱鼻头,转身朝某个方向看去。

    那里是栗子指引的方向,那里究竟有着什么呢?

    火不再能吞噬伤害她,这片火海里,她摆脚游动,徜徉而去。

    不知何时,一盏油灯从火海深处寻觅而来。

    恰好落在她手上,只见这油灯好似是由石头打磨而成,看起来质地粗砺。

    做工也很糙,连个灯座都没有,就一根灯柱,上面一个灯盘,还没有灯芯。

    就这个朴实样子,要不是此时出现在火海中,她肯定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花小宓握着这盏油灯,还在上看下看,似乎想看出个什么门道。

    可惜,什么都没有,就是个普通油灯的样子。

    她想了想,也准备注入一丝灵力进去试探一下,可还没来得及,就感到周身的火海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