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权谋御心 > 第五十三章 护她

第五十三章 护她

    “老爷,怎么了?”李华裳故作懵懂的问了声。叶老爷回首,面带愁容的重回了屋。他没有直面的回答了华裳的话语,只是走到了展物桌前,取下了其上展览着的一枚娟帕。

    李华裳见着此物,又怎会不识?当时她在叶府为奴为婢的时候,便经常见着那女人身佩着此帕。她心中颇为不悦,可容上却不能显露半分。

    她心中清清楚楚的知晓,眼前这个男人对于那女人的缅怀,想来自己即使掏心掏肺的奉献了一审,也终究不及那女人的一根头发!

    李华裳想到了这儿,看着那帕子的神情转变的有些可怖。叶尊回眸,正对上了她那双微变神的双瞳。

    “你还记得吗?这是她再世时最爱的物件,她说啊,那是她的娘亲作为嫁妆亲手为她缝制的。她的娘亲眼力不佳,这帕子也是她珍惜之物。”叶尊缅怀道,丝毫没有留意到身旁那人隐忍的妒火。

    “嗯,妾身怎会不知呢,先夫人之前可宝贝这东西了呢。以往外出之时,总是要我帮她将帕子最先放入腰间呢。”李华裳嘴角僵了僵,努力的挤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

    “方才听着你说离儿的不是,为夫当真动了教训她的念头。可是为父恍惚间想起了她,想起了她再世说过的要好好的疼爱我们的儿女,便又断了念头。”

    叶尊话语时的神柔和起来,下颌出的线条也不若先前那般紧绷。他稍稍安慰几句华裳,以着小孩难免不懂事的借口匆匆带过了此事。

    李华裳心中不服,却也识趣的作罢了此事。她咬了咬牙,转而侍奉着叶尊午休了起来。见着叶尊的双眼紧阖,均匀的气息也缓缓传来,他这才重新将袖中的稻草人安置好了地方。

    这事,她算是失了策,没想到竟能着了死人的道。这女人生前便压着她的气焰,死后竟还能搭救了自己的种,真是低估了她的能力!

    李华裳捏紧了袖口,尖锐的指甲随着指尖的力道扯破了内层的薄纱。这事,她不会擅自罢休,她倒要看看那死去的人还能护佑她几次!

    天渐渐地暗了,下人们也为着离秋送来了晚膳。离秋瞧着这仅仅只有一人分量的膳食,连连叫醒了正在小歇着的叶秋白。

    “唔天亮了吗,是要洗脸刷牙了吗?”叶秋白睡意浓重,睁眼之时连着天时日都形成了颠倒。离秋瞧着她这一副糊涂样儿,笑声噗嗤噗嗤的断续回荡。

    “诶,你笑什么啊。”叶秋白再次揉了揉双眼,下意识地望向了门外。天正暗,原来竟是自己颠倒时辰,闹了个大乌龙。

    “秋白姐姐,你先吃。我食量不大,你剩下的留给我便可以了。”离秋乖巧的说道,顺势为叶秋白拉好了椅凳。叶秋白脑子还是糊糊的,走到了饭桌前,才明白其中的小九九

    “靠,这么抠门啊,知道有客人还就准备这一份的吃的啊。”叶秋白故作炸毛的说道,果不其然,下一秒便瞧见了离秋的梨花带雨。“秋白姐姐你别气,我不饿,你都吃了吧。”离秋吓得话语梗塞,生怕自己招待不周,亏待了这姐姐。

    “哼,我要吃鱼翅,要吃鲍鱼,要吃旺仔小馒头!”叶秋白戏精上身,上瘾般的逗弄起了离秋。见着她着急,她不能所控的露了馅,呵哈一声,便即刻让离秋化悲为喜,又是眼泪又是笑容的。

    “好了好啦,我过分了,我不该戏弄你的。我真不饿,你自己吃吧。”叶秋白玩笑归玩笑,还是心疼起了离秋那瘦不拉几身形。自己是爷们型的妹子,饿一餐饱一餐是没啥区别的。

    二人为着吃食谦让起来,最后还是达成了一人用食一协议。这一晚很是安宁的翻过了篇章,倒是没有什么吵嚷的人前来嚷嚷。

    叶秋白睡得安稳,那双腿却是不怎么文雅,直接横跨在了离秋的身上,自己甚好的没有遗传他爸,这粗鲁的行为倒是一分不少的意义传承了

    二人清晨洗漱过后,便开始了闲谈。离秋问起了她先前的近况,却只得到了一句“一言难尽”。她万万不能说是自己杀人了人,更不能说自己朝廷曾经追捕的逃犯!

    离秋没有多问了,只是笑了笑按了按她的肩膀。她重遇叶秋白的时候,便知道她这一路一定走的坎坷。真是可笑,这姐妹俩境遇不同,可结局怎么都是一样的惨淡?离秋心中暗想,又是一副愁容满面的模样。

    二人吃些了东西,依旧是一人份的,随后便在府中闲逛起来。这叶府不愧是城中的大户,就连着这花园都堪比皇宫的景致。叶秋白鼻息间嗅着清香的花香,一切忧愁都散去了些。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尬聊着,迎头却又碰上了难搞的二人。离秋向着避开她们,另寻一路,却还是在折返的过程中被硬生生的截了下来。

    “妹妹要去哪儿啊,见着姐姐怎么连着招呼也不打一声儿。”叶彩和叶凤一人一语的说道,一晚未见,张狂的气焰又在骨子里萌发了。离秋还是隐忍不语,刻板的同她们行了礼仪。

    叶彩同叶凤见况,嘴脸总算是露出了一抹窃喜。她们轻哼了声,拽着摇曳的步伐便绕过了她们二人的身旁。离开之时,还不忘奉送给了叶秋白白眼一对。

    这种得瑟的姿态,实在是触怒了叶秋白的底线。既然不能明目张胆的同她们翻脸,那么开个技能总是可以的罢。叶秋笑颜婉转,在她们背过身之时丢了些蛊虫攀附到了她们的身上。

    这些蛊虫名曰“嗜性蛊”会让人的最恶的本性暴露无疑。不过此蛊时效甚短,只能维持短短的一天。

    这一天,这两女子总省不得要去游玩,抑或是与人相处,这些小小的惩罚,便算作是偿还她们以前欠着离秋的罢。

    叶秋白想起昨夜,自己曾醒过一次。那双脚无意间碰触到了床下置放的盒子。便在犹豫再三后开启了盒子,当盒盖打开的一瞬,叶秋白便决定了要好好地保护保护这个妹妹!

    那是一条条沾满着鲜血的细碎布条,上面还带着未曾凝固的血液。离秋的性子向来温驯,怎会是有人结仇而为,叶秋白眉头一皱,心中便有了大致的猜测。

    这杰作,多半是由着叶府的几位姑娘所为罢。

    而她们作为棋子,背后定然有着操控者,那恶妇,当真恨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