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武道一千年 > 第474章方逸之
  崔铁山不晓得是有意展现自己的眼光,还是专门针对冯开山,对他之前的行为予以“报复”,一口气崔铁山点出了冯开山身上的三大致命弱点。

  第一点儿,冯开山根基不牢,在演练施展恶蛟杖法之时,自发变换了多路招法,让原本可以继续向上攀升的力量,就此扭曲、滑落,虽然不至于出现帮倒忙的情况,但却是没能将自身的实力彻底的发挥好。

  第二点儿,冯开山以极致情绪来推动临阵之时的战斗力,这本身是一个好燃料,如果运用的好,那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冯开山的神魂本身并不够强大,所以,不但让他自我负担变得非常重,就是自身显化威力的时间,也会变得极短。人家如果要是做出来决定,死命要扛的话,那只要稍微坚持一点儿时间,一切便会全然改观。

  可以说,这个风险性十分的大。此时此刻,冯开山仅仅是自我演示,并没有真个与敌人交锋。如果真的在实战之中交上了手,那他所能够展现出来的时间必然会更短,甚至显得有些可怜。

  极端的力量,是需要极端的底蕴来支撑的,这一点儿满足不了,就相当于小孩子舞弄猜到,刚拿起来挥舞的时候儿,似乎与像模像样,挺像那么回事儿,挺可怕的。但是,时间稍微一长,那就只剩下丢脸丢丑了。

  而这一次,冯开山可不是与往日里那些普通的帮众打交道,他这一次是来竞争怒龙帮帮主的,他的对手,任何一个拎出来,那都是一等一的难缠,他想要迅速制胜,一击制胜,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而第三点儿,最为要紧,崔铁山说的是冯开山的肉身问题。冯开山因为更擅长水战,所以他个人最大的优点便在于借力,在水中借水流之力,在地上则借风力,也就是元气流动之力。刚才冯开山演武,效果那么煊赫,除了他自身修为之外,和他在借力之上的优势是分不开的。

  正常之人,都是强于此而若于彼!冯开山在借力之上擅长了,那在无形之中,种种选择之中,便将肉身道的锤炼给放弃掉了。毕竟,前者所带来的好处和威能太大了,让他根本想都想不到这种事儿,唯有在实战之中,真正面对强敌之时遇到了,而且吃了不小的亏,那才能够彻底的记住经验教训,从而想办法改进。

  以前,因为冯开山接触到层次的关系,真正强力的大敌还真没有几个,所以对此却还是没有太足够的认识。换做是孟白,就非常的了解了,毕竟,假借之力,在如何强横,也是需要自我演绎发挥的,如果自身肉身足够强大,就相当于一个筋肉虬结,粗壮有力的壮汉在论铁锤,相得益彰;而如果肉身并不强大,相反还显得有些孱弱,那就等同于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儿在抡大锤,论成功一次,声势不小,但一旦失败,就是自己整个人都出问题的下场。

  所以,这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对方哪怕破解不了冯开山的招法,只要是选择硬拼,且扛了下来,那因为自身的负荷和反噬问题,很可能出现对方被逼退,自己反倒是受伤的状况,这个瞬间,简直就是给对手量身定做的偷袭爆发,一击定胜负之路。

  本来,冯开山演武完毕之后,自我感觉还是挺良好的,尤其是,他已经在某种程度之上实现了一点儿自我突破,跨越到一个新的层级,这已经是非常不小的收获了。可是,一听到这个,他的面色却是当即垮了下来。

  如果崔铁山说的不对,那冯开山自然是可以据理力争,驳斥一番,这样的话,他自己的面子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甚至有可能是再争得更大的声名和威望。但是,冯开山自己内心深处,也认同崔铁山的说辞,知道他分析的非常的透彻,自己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这种状态,不能够说崔铁山就一点儿都没有察觉,作为也同样是青年才俊,天骄子弟的人,他也隐隐然感觉到了,只是还不够明显,再加上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吃过亏,不自觉的就带有侥幸的心理,认为自己其他方面的情况,足可以将这点儿给掩盖掉,不至于出现鄙陋。毕竟,世界之上,人无完人,再强大的人也会有漏洞存在的,无非就是遮掩的及时不及时罢了。

  但是,在这一刻,崔铁山将他的一切都给道明,剖析出来之后,冯开山却是知道,自己必须按照崔铁山的要求,做出改变,进行专项的特训了。因为,他的对手们一个个的也都是人精,他们在了解这些之后,如果说在相互竞争之时,会礼和谦让,弃之不用,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们恐怕不用到极致,那才是出人意料之外呢!

  所以,在这么一个瞬间,冯开山的好心情瞬间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事凝重如山。他有心想崔铁山发脾气,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做出来。一则,崔铁山的地位在那儿摆着,他借助一些道理,进行一下软对抗还没问题,要是玩儿强硬对抗,那还远远不够资格;二则,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再恶了崔铁山了,因为,他接下来后续的特训还需要靠崔铁山来帮忙制定呢。这可关系到他的全面弥补,实力提升。如果他因为贪图一时口头之上的言语痛快,让崔铁山对他彻底的冷眼相看,那恐怕其他的人在一天天的飞速进步着,而他的实力却还只能够在原地踏步,进展收效甚微。那样的话,到得真正比武决胜负的那一天,他根本就不用再上台,自然而然的就被淘汰了出去。

  正因为此,冯开山心中再是不快,也强行忍着,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走出演武场,回归众人中间。

  这一次,不待崔铁山再次开口去说,即时间便有诸多之人冲出,往演武场之上冲去。而且,这一次他们都吸取了冯开山的经验,都是提前行动,你争我夺,短短的距离之内,仿佛迎来了一场难得的轻功比赛。最终,足足有三位武者近乎同时来到了演武场中央。

  他们分别是:崔铁山的大弟子横行槌周无言、无心道人金永还有凌波先生方逸之。

  无心道人金永属于周王势力,凌波先生方逸之属于宁王势力,与横行槌周无言相比,他们两个人之间,更加的有隐形的竞争关系。毕竟,周无言这样的人,无论最后胜败,都会给他们一条生路,不会出大事儿,唯有他们这些竞争者获胜之后,必定伴随着另外一方大批生灵的泯灭。这个没办法,这就是真正的帝王家争锋,其中之残酷,难以尽述。

  本来,他们三人在一起来到演武场中央之后,正要相互之间暗施手段,为自己赢得先机,但是,在这一刻,崔铁山却是突然开口道,“你们三个人一起演练吧,三人拉开一段距离,但也不用太大,保持自我独立,也可以相互有一点儿影响!”

  听到这个,不能说唯师傅命是从,但也的确是严格按照崔铁山命令行事的横行槌周无言,却是一声应和,没有半分时间的耽搁,便开始实战自家的独门手段横行槌法!

  横行槌法同样是大开大合,但与冯开山的恶蛟杖法就大不相同了。恶蛟杖法之根本在于借力,以一分之力,引动天地元气之力,展现莫测威能。而横行槌法则完全发于自身,更加倚重自家的力量。在这一点儿之上,倒是与孟白的战斗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横行槌法大巧不工,看似简单,但却别具玄妙,与堂堂正正之中,夹杂着一抹极为隐晦的诡秘、莫测,往往在平平无奇之中突然冒出一招神来之笔,让人眼前一亮,防不胜防。

  周无言横行槌法轰击虚空,并没有惊天地轰响,也没有刺耳的鸣爆,一切都显得很轻,就仿佛真的只是在演练一个招式架子,没有什么威力一般。但实际上,在场十个人都能够感受到那无形的激流在虚空之中肆虐、荡漾。那不时现出一鳞半爪的虚空波纹痕迹,却是他真正的实质力量写照。

  如果,周无言能够将自家的横行槌法真个修炼到无声无息,让人不见不闻,察觉不到分毫力量感的话,那就是彻底达成,足以横行天下了。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儿,周无言还有非常长的一条路要走。

  说起来迟,其实甚快!

  周无言在这里大放异彩,其余两个来自于皇子势力的人自然也不会闲着。无心道人金永则是使出了一门参商剑诀。

  参商剑诀源自于天上参商二星,有一句诗写的好,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参商二星一星升起,另外一星落下,永无相见之时。参商剑诀便是以此为招意,每招两式,一明一暗,明招为诱饵,暗招为杀手。

  可以说,这是一门主动引人入陷阱的剑法。

  当然,这并不是金永最强的剑法,他最擅长的还是洞见对手破绽,一击制敌。但是,在没有对手给他刺激,让他行破法的时候儿,他也只能够如此。不然的话,展现出来的效果,不说是一塌糊涂,也好不到哪儿去。固然,这样倒是保留了自家的根底,但是,也同样的弱了自家名头,沦为笑柄。究竟是优是劣,这还真不好说。起码,就金永自己而言,可不愿意在一开始就沦入垫底儿的行列。毕竟,他背后的周王势力强者,可都还在关注着呢!

  凌波先生方逸之却是最特殊的一个,他背后背有长剑,但是,却并没有拔剑出鞘,演练剑法,而是双手背负,就这般,迈动双腿,就在原地不大的空间之中急速的奔踏起来,时前时后,时左时右,变幻莫测,捉摸不定,很快,原地变只剩下了一片朦胧幻影,重重叠叠,密密麻麻,举目望去,一片重影,没有强大到极点的目力,根本就分辨不清楚孰真孰假?

  他们三个人的演练,一开始自然是各管各的,自成体系,但是因为各自都有自己的骄傲,没人愿意主动的撤离,往外选择一片新的天地,都希望其他人能够主动退让,好让自己在这里面独占鳌头,所以,不可避免的,相互之间的气机劲力便开始重叠,交锋,形成冲突。不过,他们也同样不愿意被其他人在外面幸灾乐祸,当一场好戏来看。所以,相对来说,各自也都是以稳固自身为主,都没有太大的攻击性。但是,饶是如此,这些气息劲力的交叠,也给他们完全自我的眼帘,带去了新的变化,新的契机,刺激的他们不得不将自身招法调整,改易,将那些流窜而入的外在劲力气息给弥平,消解掉。

  三人之间,没有激烈的轰隆响动,只有暗地里的潮涌潮灭,在一般人看来,好像是和三人分别独自演练没有多少差别,但是在行家眼里,却是能够看出许多东西。起码,就孟白自己的分析,这三人之中,最强之人,却是要属那凌波先生。

  孟白做出这种判断,并不是因为他最为潇洒从容,没有出剑便维系着自身的根基不失。而是他这身法自成场域,身体之外仿佛有一个黑洞一般,任何异种气劲进入之后,便统统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抵抗、消解的痕迹。这种情况,只能够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凌波先生方逸之的实力,要比横行槌周无言和无心道人金永要强上一筹,不然的话,绝对没有可能做到。

  事实证明,孟白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崔铁山这么一位前高手,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不过,崔铁山的眼里到底更加的高明一些,他却是还窥破了凌波先生方逸之场域的疏漏之处,直接指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