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玄凰定江山 > 第一百零四章 想死你们了

第一百零四章 想死你们了

    “夏夜,你怎么这么笨啊。”闻芷琳直接上去,伸出双手朝着夏夜的脸颊拽去。

    “这个动作,只有”

    夏夜顾不得脸颊上的一双嫩白小手,直接拽着闻芷琳的胳膊,惊喜道,“你是冬暖!”

    “你可真笨。”冬暖又扯了扯她的脸颊,上面已经看到些许红印,这才松手,“这么久不见,你这脑子是一点儿也没长进。”

    “就好像你比我强多少似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两人都很高兴,夏夜拉着她的手看向座上的佩玖兰,“娘娘,您把冬暖安插进来,怎么也不跟奴婢说啊。”

    “说了好让你成天的往御医院跑吗?”春朝在一旁笑她。

    “这么说,连春朝也知道?”夏夜不满,娘娘为何只瞒着她一个人,太不公平了。

    “不是,我是刚刚才知道的。”春朝看向冬暖,“因为这样的性子,除了你,另一个就是这丫头,想想也就知道了。”

    “春朝这话说的,本宫也觉得甚有道理。”佩玖兰微微颔首,很是赞同。

    “娘娘”

    “娘娘”

    这次多了一个人,连撒娇也变成了双份。

    “你们都这么看着本宫做什么?”

    “娘娘,这么久没见,您就一点儿也不想奴婢啊,”冬暖显得很委屈,“奴婢可是对您日思夜想,连给毒妇按脚的活计都接了。”

    “摸着你的良心说话,”佩玖兰对她的委屈熟若无睹,“本宫原本打算让秋寒过来的,你说,你为何抢着来?”

    “奴婢”冬暖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还能因为什么,肯定是想娘娘了嘛。”夏夜赶紧替她打着掩护。

    “嗯嗯嗯,”冬暖忙不迭的点头,跟小鸡吃米似的,“就是这样。”

    “难道不是因为如果秋寒进宫,你一个人在将军府过于无聊,所以才缠着她换了任务?”

    像被人说中了心事,冬暖立即扁起了嘴巴,那样子跟夏夜平时做的没两样,真不愧是一锅出来的。

    “娘娘,奴婢也是真的想您嘛,上次少爷进宫,竟然不带我和秋寒,我们可伤心了,这次得到机会,那我怎么能放过,再说”

    “再说什么?”

    佩玖兰挑起秀眉睨她一眼,吓得冬暖到嘴边的话只能低的如蚊子哼哼,“再说,奴婢的易容术是她们当中最好的,也不容易被人家发现。”

    夏夜抬手扯上她的耳朵,大概是为了报复刚才的扯脸,用的劲还不“这种大话你都能说的出来,看来真的是很想我们了。”

    “原本御医院这个叫闻芷琳的医女呢?”春朝不跟她俩疯,而是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这也是冬暖为何会出现的原因。

    “她爷爷身子快不行了,没几年好活,她一直想出宫,却苦无办法,这次对她来说,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秋寒已经送她回老家,在爷爷膝下承欢了,也会改了名字,自是不会让人发现什么。”

    “你今天去白瑾柔那里,如何了?”这才是冬暖过来的原因,佩玖兰自然知道。

    “娘娘,不是奴婢跟您抱怨,她的那双破脚,我真的不愿碰,这不仅碰了,还得给她揉大半个时辰,真是够了。

    还好我也不是那么善良的人,手劲使得不一直疼的她龇牙咧嘴的,哈哈,就是皇上在那里她不敢哼唧。

    但是又想装温柔,这面目可真狰狞,等我找借口把皇上劝走之后,她都叫出声了,我硬是又多留了一会儿,给她使劲按按,谁让她自己作呢。

    后来”

    “那什么,”春朝出言打断了冬暖,“冬暖,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御医院离这里也不近,咱这说书能不能改天,先说正事。”

    提到皇上,想必他是担心白瑾柔的脚伤,过去看她,想到他也许又会被白瑾柔那装模作样的可怜劲骗到,春朝就不爱听关于这些事。

    倒也不是她不爱听,大约是想避讳着自家娘娘,怕她听了会不大高兴,索性佩玖兰根本不曾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我就要说到了,谁让你打断我的,”冬暖不乐意的撇撇嘴,“娘娘,白瑾柔她这脚啊,是真的崴了,不过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除了上药疼的那一会儿。”

    “那她说了什么没有?”

    夏夜着急的问道,以她对白瑾柔的了解,这个白莲花平时装就算了,总不至于在自己的依兰殿还装给她的婢女看吧。

    “没有。”

    “没有你这绕了半天,耽误大家时间。”

    “我好心来看你,就这态度啊,我生气了。”

    “她不说什么是正常的,”佩玖兰不以为然,“冬暖虽是御医院派去的医女,到底不是她自己宫中的人,难道当着她的面,她还会说些什么不成?”

    “娘娘,这个毒妇到底想做什么啊?”

    冬暖显得有些疑惑,对于白瑾柔这个白莲花的事情,她只是回来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听到少爷和萧文公子在一起谈论时所说。

    还有的就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毕竟佩玖兰进宫的时候并没有带她和秋寒,而是让她们陪着少爷一起去了边关。

    “这些事以后我再告诉你。”夏夜显然是不想当着娘娘的面,让她想到一些之前不开心的事情。

    冬暖看到夏夜使得眼色,心下也明了,不再问这些,眼睛忽然盯上佩玖兰怀中的小十年,伸出双手,

    “娘娘,您这小猫太可爱了,还是异瞳眼,给我抱抱呗。”

    “想你的美,”夏夜白了她一样,“平日里除了娘娘,它连我们都很少让碰。”

    “呦,好傲娇的小东西呢,算了,”冬暖悻悻的收回手,可怜巴巴道,“有没有东西吃,我好饿,还没吃晚饭。”

    “你也不早来,我们刚和娘娘用完晚膳,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这会儿怕是没什么时间了,”冬暖朝着外头看了一眼,“我来了好半天,该回去了,你给我弄几样点心捎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