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先欢后爱:腹黑总裁别撩我 > 384 美人计
  这场折腾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宁采儿就要晕眩过去时,男人终于发泄完了,趴在她身上大喘着气儿...

  “林舒泽,有种你就把我给弄死!”宁采儿虚弱的声音响起,憎恨的看着这张英俊却虚伪的脸。

  “我可舍不得,我还要留着你慢慢玩...”林舒泽邪邪的笑道,从宁采儿身上爬起。

  他习惯性用钱买女人,这一次也不忘如此,直接往她身上扔下一沓厚厚的钞票,穿戴整齐后满足的就离开了。

  宁采儿看着那叠大钞,咬紧了牙关,狠狠的拿起扔向开门而去的林舒泽,钞票在半空中飘散,落了一地。

  “林舒泽,你不得好死!”宁采儿用尽浑身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林舒泽已经离去,但耳旁还在回响着宁采儿的诅咒。

  不得好死貌似很多人都曾这样警告过他。

  .......

  苏绵绵去公司找付景言的时候,男人并没有在办公室,听peter说他出去有个应酬,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

  苏绵绵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回家,而是静静的在他的办公室等着。

  男人的桌面很整齐,上面还摆放着他们的合照,照片中的苏绵绵笑容甜美,付景言轻轻抿笑的样子俊朗无比。

  苏绵绵轻轻抚摸着照片上男人的脸,心里荡起一圈圈幸福的涟漪。

  只是,这么晚了,他还能有什么应酬?

  到底还是因为钢材的事情,付氏集团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听茉莉说,如果刚才没法正常供给的话,付氏集团有可能会因此瘫痪,一向沉着冷静的付景言遇上这种事情,却能隐瞒了她这么久,究竟要有多大的忍耐力。

  想想都觉得心疼,想给他打电话又担心打搅到他,苏绵绵心里又矛盾又难受。

  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的原因,苏绵绵在想他的时候,男人的电话这个时候就打了进来。

  苏绵绵第一时间接起,因为有些疲倦的原因,声音显得有些沙哑,“景言...”

  “你在哪?”付景言问道,性感而好听的声音同样充斥着疲惫而无奈的味道,苏绵绵只觉得眼眶一红,心疼他得就要滴出泪水来。

  “我在你办公室,”她哽咽着声音道。

  “等我,我马上回去!”付景言声音细细的,一看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但仍然那么的温柔而让苏绵绵心动,“我很想你,想你想得就要抓狂了。”

  “我也是,很想很想你!”苏绵绵毫不隐藏的表露出自己的感情,她爱他,她想他,并不打算隐瞒。

  ......

  一个小时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付景言的身影出现在苏绵绵面前,他大步迈进,直接就将她揽入怀中。

  如她所料,付景言的确是喝了不少的酒,身上飘散的酒气特别的重,只是这股味道在苏绵绵闻来,却一如既往的好闻。

  男人就这样相拥着不说话,就这样温情的给予对方相互的力量。

  良久,苏绵绵才开口打破了这股宁静,只字不提工作上的事情,“回家吧。”

  付景言点了点头,牵着小女人的手往外走。

  一路上,两人相继无言。

  到家的时候,萌萌也已经睡着了,付景言去沐浴的时候,苏绵绵轻轻的去萌萌房里探了探。

  轻抚着女儿的柔发,又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萌萌在沉睡中醒来,看见苏绵绵坐在自己身边,带着稚嫩而睡意的声音喊了她一声,“妈妈。”

  这一声妈妈喊得苏绵绵一阵心酸,就差一点就哭出来了。

  “妈妈是怎么了,不舒服吗?”萌萌眨着眼睛,打算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苏绵绵按住了她的肩膀。

  “嗯,萌萌乖!睡觉吧!”苏绵绵道,为她拉了拉被子。

  “妈妈不睡吗?”小萌萌很是好奇,以往这个时候妈妈那有空过来看她,今天却表现得特别的奇怪。

  难道是和爸爸吵架了?

  好像不怎么可能。

  他那个占有欲特强的老爸,对妈妈宠爱到一种变态的程度,又怎么可能舍得去欺负苏绵绵。

  萌萌打消自己心中的念头,摇了摇头,“爸爸呢?”

  “爸爸在洗澡!”苏绵绵道,“睡觉哈。”

  “那妈妈呢?”萌萌又问。

  “妈妈看着萌萌睡着了也就回去睡觉了,”苏绵绵捋了捋她飘散在额头上的细发,一副慈母宠溺的模样。

  萌萌本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听她的话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苏绵绵为她拉好被子,这才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付景言已经洗漱好了,身上赤着,下面只裹着一条浴巾又坐在电脑旁继续干活,那头湿润的头发还在不停的淌着水珠。

  “去看萌萌了?”付景言转了转身看她。

  苏绵绵点了点头,拿着干毛巾向他逼近,轻轻的为他擦干着头发,“晚上头发不擦干,很容易感冒的。”

  付景言大掌覆盖在她的小手上,拉住她的手在自己脸上磨了磨,“绵绵,有你真好。”

  发自内心最真实的赞叹在苏绵绵听来,一脸的满足。

  本来想问他公司的事情,想了想还是隐忍着不做声,毕竟她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为他分忧,只有陪伴在他身边,给予他一丝微不足道的依靠。

  “景言,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会陪在你身边一辈子不离不弃,”苏绵绵手上的动作继续,红唇抿动的吐出句句海誓山盟。

  付景言只觉得身体一僵,为她这话深深而感动,转身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亲,“放心,从来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

  的确,他这话并没有吹牛,付景言的能力是所有人有目共睹,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只是这一次真的能平安无事吗?

  苏绵绵眸光闪动着,就这样靠在男人身上凝思着,就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

  凌晨的时候,苏绵绵朦朦胧胧之中还能感觉到一丝的灯亮,她心里很清楚,这一夜,男人注定无眠。

  ......

  言靳维休养了几天后就出院了,茉莉因为担心付氏的事情,早早就回集团帮忙了。

  钢材的供给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付景言那么骄傲的男人又不可能屈尊身份找人帮忙,所以茉莉只好上阵,一个供应商一个供应商的去说好话。

  “洪总,你看付氏都与贵司合作这么多年了,钢材的事情能不能商量一下,”茉莉前往洪氏钢铁厂找洪老板,一开始洪老板都不愿意接待她,茉莉可是足足在会客厅等了三个小时,洪总才答应出来见她一面的。

  “丁秘书,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能力有限,更何况现在钢材供给这么紧张,实在是...”洪总显得有些为难,那张看似有些猥琐的脸偷偷的倪了茉莉几眼。

  “价钱都不是问题,只要您开个价,付氏集团都能满足的,”茉莉开出条件来,听得洪总心花怒放。

  只不过商人嘛,向来都是这么有心计手段,自然不会因为眼前的利益就被冲昏了头脑。

  “不是钱的问题,不过...”洪总目光在茉莉那张俏丽的小脸上,贼溜溜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如果丁小姐愿意的话,我们约个地方吃个饭聊聊...”

  说话之际,洪总那一双小得就差点眯成缝的眼睛色眯眯的落在茉莉身上,就差当面流出口水来。

  茉莉在社会上混迹了这么多年,自然明白洪总的心思,她厌恶极了面前的这个满肚子肥肠的男人,但为了集团考虑,还是生生将这股厌气压回肚子里。

  强扯着笑容笑了笑,“当然没问题,不过这顿饭还是该我代表付氏来请才是...”

  “丁小姐太客气了,”洪总不怀好意的笑道,“丁小姐,请...”

  餐厅是由洪老板订的,地点就距离钢铁厂不远的一家私厨菜馆。

  虽然说地域不大,但里面的装修却很特别,有一种浓浓的古风感,让人第一感觉就觉得特别的舒服。

  很显然洪总是这里的常客,和菜馆老板倒是熟络。

  “丁小姐看下想吃点什么,这顿饭还是我来请比较合适!”洪总将菜单推到茉莉面前。

  茉莉优雅的笑了笑,翻着菜单的动作非常的自然,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还是洪总来点吧,想必洪总对这里的美食比较熟悉,”茉莉合上菜单,继而送到洪老板手上。

  洪老板倒是笑得爽朗,接过菜单直接就点了起来。

  服务生先上来了一壶酒,酒是老式的器皿装着的,就连酒杯也是青花瓷的造型,很有古式风格。

  洪总点完菜后,在酒杯上倒满了酒推到茉莉面前,不怀好意的笑道,“这杯酒,我先敬一下丁小姐。”

  茉莉接过,婉笑着与他碰杯,再见洪老板一口喝干时,只是自然的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丁小姐这样可不行,必须要喝完才是!”洪总不满意的盯着她酒杯看,硬着逼她将酒喝完。

  茉莉虽然酒量不错,不过是清酒的味道有些奇怪,有些难以下口。

  迫于洪总的强逼,茉莉迟疑了下还是将这杯酒给喝光了。

  洪总再一次为她添满了酒,又道,“这一杯我敬丁小姐赏脸陪我吃这一顿饭。”

  “洪总海量,这酒我实在喝不下了,就以茶代酒吧,”茉莉婉拒,说话之际拿着酒杯将里面的酒换成了茶水后与洪总碰了碰杯。

  洪总在她茶水就要触碰到红唇的时候夺过了她的杯子,大手猥琐的覆在茉莉手背上,笑容极尽猥琐,“丁小姐这样就太不够意思了。”

  茉莉厌恶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忍住想要一巴掌甩向洪总的怒意,硬着让自己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意,“我酒量实在不好,真的没法陪洪总海饮...”

  “那这样,我喝三杯,丁小姐喝一杯如何?”洪总道。

  茉莉自然知道他的心中龌蹉的想法,不过是想将她灌醉,好让自己有机会占她便宜罢了。

  只不过,要想占她便宜,那还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是不是我喝了这酒,洪总就可以考虑钢材的事情了?”茉莉宛然一笑,笑容极尽妖娆魅惑,看得洪总双眸直冒精光。

  “当然。”他回答,起身在茉莉身边坐了下来,趁着为茉莉倒酒的时候又抓住了她的手,那丝滑的感觉让他极尽享受,“只要你让我高兴了,什么都好说。”

  茉莉很清楚他口中的高兴是什么意思,不过是想让她去讨好他罢了。

  一心想着为付景言解决难题,茉莉干脆也豁出去了,直接一杯生生的喝进肚子里。

  “丁小姐好酒量,再来,”洪总越来越兴奋,又为茉莉加了一杯。

  这酒烈性很强,茉莉只喝了几杯就觉得脑子有些迷糊起来,趁着洪总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将酒给倒了。

  “钢材的事情洪总这边有没有办法解决?”茉莉言归正传,又将话题牵扯了回来。

  只是洪总显然无心在商量公事,随便就想敷衍过去。

  “这事我们慢慢再说,只要丁小姐有这个诚意,自然就好办。”洪总道,不知是醉意的原因还是本来就心图不轨,那一双肥手又向茉莉触来。

  正好这个时候,茉莉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茉莉及时的回避了下,洪总的脑袋直接就撞在了桌子上。

  茉莉冷笑一声,拿出手机接听了起来。

  洪总有些恼羞成怒,上来就要夺过茉莉的手机,手机一个防不及防,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而通话仍然还在进行中。

  “丁小姐不该接这个电话的!”洪总打了个饱嗝,语气有几分的猥琐韵味。

  “莉莉,你在哪里?”电话那头的言靳维听见男人的声音,语气明显着急了起来。

  茉莉弯腰想着去捡起手机的时候,洪总突然就抱住了她。

  “洪总,你干嘛?”茉莉厌恶一般的推开了他,语气已经十分的愤怒了。

  言靳维在那边愈发的着急,特别是听见茉莉发狂似的声音,更是急得不停的喊她的名字。

  只可惜茉莉被洪总给缠上了,根本就没法继续通话。

  “丁小姐是不想要合作了?”洪总终于暴露出自己的狼子野心,又想上来抱住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