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人算不如天算 > 107,你从肺里搬走了……

107,你从肺里搬走了……

    pr107

    宋儒儒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想起母亲做的大面包,想起自己一次次追问母亲关于父亲的事,那些记忆在此刻变得格外清晰,像是老式放映机出来的一帧帧画面,一帧一停顿,每一幕都是一个定格。

    其实高队长说的也有道理,这样的片段信息并不能够证明什么,但她却在瞬间被击中心脏,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不断回荡,“就是他,就是他”

    因为高队长知道的只有这些,而她还知道其他,知道母亲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与世无争,深居简出,还有静默少言。

    母亲喜欢的诗是致凯恩,第一句便是“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母亲也和她说过,“爸爸很喜欢儒儒,只是他不能陪着你而已。”

    母亲一直都知道爱上一个特别的人,就只能用特别的方式来爱他,等他,守护他。

    夜里又下起了雨,宋儒儒伏在窗前看向漆黑混沌的天空,她不知道人走了以后会不会有另一个世界,在另一个世界的人能不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如果是可以的话,母亲会不会知道她此刻的心情?

    她失去了很多,却又仿佛拥有了很多,雨点打在简易的玻璃窗上,像把细碎的往事都拍碎了似的,她抬手擦了一下眼泪,很倔强地笑了一下。

    “妈妈,每个人都有自己装秘密的小箱子,你的箱子里是不是藏着我爸爸,你太珍惜他了,所以不舍得将他拿出来给任何人看。”

    “其实我也有自己的小箱子,我的箱子也藏着一个人,虽然你没有和我分享,但我还是愿意和你分享我的箱子,那个人他去见过你,给你念过诗,他也很特别,而且我保证他肯定比我爸爸长得帅,起码比我爸爸高,否则我才不会这么矮呢”

    “所以啊,以后我的孩子肯定比你的孩子高,等你后悔的时候啊,一定会要记得给我看你的箱子,我就想看一眼,看看我爸爸长什么样,这样我就可以和别人说我也是有爸爸的孩子,好吗?”

    雨越下越大,就连天空都变得雾蒙蒙看不清,她的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她赶紧揉了几下眼睛,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冷风夹着雨就涌进来,可站在门口人却不沾染一丝寒意,他冲她微微一笑,阳光就铺满了一室。他一手拿着书,一手端着杯子,杯子冒着热腾腾的蒸汽,就连他说的话都好像透着暖人的温度,“下雨天冷,你喝点姜茶,免得又感冒。”

    “修颉颃。”宋儒儒目光清亮地看着他,念出这三个字就让她一下就用了勇气,“我求你一件事,你答应我好吗?”

    她的目光太过明亮,似乎在朦胧的雨夜也能照亮夜空,他不自觉地就点了点头,“好,什么事?”

    “原谅我。”她的声音带着细碎的颤抖,有期盼也有哀求,更有叫人心疼的可怜,“现在就原谅我,好吗?”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东西了,她有那么多的回忆和那么多的故事,可现实的每一分每一秒如果可以拥有那就拥有当下啊!回忆很多,也很美好,可她还是很孤独。

    修颉颃缓缓张开双臂,有些小别扭却又很大度地说,“好吧,但我手里拿着东西,你得自己抱我。”

    宋儒儒猛地往他怀里一扎,修颉颃只觉得胸前一烫,心中那块残缺的地方一下被填满似的,那些让他放不下的过去和偏执都是因为她才得以化解,所以现在的他是有资格喜欢她、爱她的。而且,他不但有资格,他还特别愿意呢!

    虽然他不想那么早就原谅她,他还想让她做好多好多事来弥补,可是她刚才的表情也太可爱了吧。他对宋儒儒一见钟情的时候就说过,世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可她又好看,又有趣。

    现在他要补充一句,她是特别好看!特别、特别好看。

    “儒儒,你好像搬家了”

    “搬去哪里了?”

    “你从肺里搬走了”

    夜里雨声很大,孟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边立心也没睡熟,她一直翻来覆去就把他也吵醒了。

    边立心看她目光一直盯着窗外,笑着问,“你是看到下雨降温想提醒颉颃多穿衣服吗?”

    “我管他做什么”孟秋嘴硬地说道,“反正有了媳妇就不认娘了。”

    “你知道颉颃不是那样的孩子。”边立心见她没有困意,索性按亮了台灯,这才看见孟秋的胳膊压在脸上,把双眼盖得严严实实,眼泪悄悄从眼尾滑落没入鬓角的发丝,那些鬓发已有了几根银丝。

    边立心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倒也不去看她,“这么大年纪了,还和小姑娘一样哭鼻子”

    孟秋抓住纸巾飞快地擦了一把,然后把纸团丢到边立心的脸上,哑着嗓子说,“我一把年纪就不能哭,就要很坚强嘛”

    边立心好脾气地把纸团丢进垃圾桶,抬手抚摸妻子的脑袋,“当然可以哭啊,在我眼里你就和小姑娘一样,可以撒娇,可以任性,也可以耍无赖”

    孟秋刚被他逗笑,忽地察觉出话不对劲,一把拍掉他的手,“你什么意思啊,我这是在任性耍无赖吗?”

    “是啊。”边立心点点头,“你我都知道儒儒是很好的姑娘,你也很清楚她妈妈的事和她没有关系,而且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还有那么恨吗?还有那么无法接受吗?”

    他说着就讲起了道理,“人有时候会被自己的情绪迷障,认为自己应该要恨,所以就去恨,其实实际上早就不在意了。”

    “颉颃的歪理都是和你学的。”孟秋白了他一眼,“你们父子俩休想和我讲道理。”

    “好,那咱们不讲道理,讲感情吧。”边立心凑过去给妻子轻揉太阳穴,帮她放松情绪,“颉颃是你亲生的吧,你肯定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幸福,本来他只有一条幸福的路可以走,可你偏偏给他弄出一个岔道来,要么听你的话不幸福,要么幸福但是和你决裂,你看你多残忍啊”

    “怎么听我的话就不幸福了呢!”孟秋气得太阳穴一抽一抽的,“他听我的话找一个没关系的姑娘也能幸福啊,也不用和我决裂啊”

    边立心加重了力道,孟秋吃疼一下从床上坐起,怒视着边立心,“你想疼死我啊?”

    “你儿子为难的时候可比你疼。”边立心轻叹一口气,苦口婆心地说,“你我都是有过去的人,也不必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但你我是何其有幸,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找到真心喜欢的人呢?能找到就很难了,何况还有各种各样的难关,性格不合,异地异国,生活圈差距,还有你种未来婆婆阻拦。颉颃和儒儒性格互补,就连在学术研究上都能互相帮助,他们已经克服了其他困难,却偏偏栽在你手里,我是真的替他们可惜啊”

    孟秋沉默了一会,嘀咕说,“给你说的我是大反派了是吧?”

    “那你肯定做不了大反派。”边立心笑眯眯地说,“你一撒娇的小姑娘不适合做大反派!”

    “嘿!你还真以为夸我我就会心软啊!”孟秋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别过脸去暗暗笑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我老婆不是那样的人,她一直都特别善良,就是一时没想通,其实只要想通了,根本不用我夸,她自己就知道孰轻孰重。”边立心的马屁拍得又响又漂亮,只差灯光师给他一束光柱了。

    孟秋撇撇嘴又躺回去,“关灯。”

    边立心得令,赶紧关灯躺下,然后凑到孟秋耳边轻轻问,“老婆你想通没”

    “哎呀你烦死了!”孟秋狠狠掐了他一把,“明天你就打电话给他,叫他天冷多穿衣服!”

    边立心笑起来,忽地又觉得不对,“怎么你还要继续拉黑他啊?”

    “我得拉黑到这个月月底。”孟秋坚决地说,“否则我也太没面子了!”

    边教授对待三个孩子一视同仁,一早起来除了打电话给修颉颃提醒他多穿衣服外,也打了个电话给边尧。

    边尧觉得父亲是没这么心细的,电话肯定都是孟秋让打的,“妈原谅颉颃了?”

    “心里已经原谅了,就是嘴硬而已。”边教授说道,然后关切地问他,“你呢,你心情如何?”

    “我啊”边尧自嘲地笑了一下,“没什么好的,也没什么不好的。”

    边教授问:“你会怪我帮颉颃说话吗?”

    “你帮颉颃说话也改变不了宋儒儒啊。”边尧自从明白自己输给修颉颃太多后,就看得很透彻了,“我是输给了颉颃,又不是因为你。”

    边教授了解儿子的性格,也就不再多言了,转而问他,“他们今天下午还要上节目的吧,我听说这次阮教授也来?”

    “是的。因为这期节目讨论的是敦煌壁画中的乐器,所以特邀嘉宾请的是阮教授。”边尧说着笑了一下,“怎么着,你也想上节目,那我下期邀请你啊?”

    “那多别扭啊”边教授连忙拒绝,“一个节目上四个人都是咱们家的,怪不好意思的。”

    边尧心中一阵酸楚不再多言,边立心又交代了几句就结束了。

    挂了父亲的电话,边尧换上衣服准备出门去电视台,手机却又响了起来,他以为是父亲还要叨唠什么,拿出来一看却是温惜。

    “喂,温惜啊,你找我什么事?我正要上班呢”

    “师兄”电话那头温惜的声音不似往日神采飞扬,有些虚软无力,“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你能帮我转告儒儒和大可爱吗?”

    边尧一愣,疑惑地问她,“有什么事你不能自己说?你也把他们俩电话拉黑了?”

    “是一件很大的事。”温惜虽然声音不高,但语气很坚决,“我没有办法亲口和他们说,我、我做不到”

    超级心疼我尧尧呜呜呜呜呜呜。。。

    ps,明天基友来聚会,所以停更一天哈,后天生日再更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