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愿以吾心望明月 > 第179章 打牌输了的脱衣服

第179章 打牌输了的脱衣服

    慕以瞳等了半天也没听见他的回答。

    动作先于意识,手指袭上他的耳朵,“你是没听见我问题呢,还是故意不说答案?”

    “老实点。”温望舒捏了下她的屁股,语气带着警告。

    “温望舒,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挣扎着,慕以瞳要从他背上下来。

    她折腾的太厉害,温望舒无奈之下,只好屈膝将她放下来。

    落了地,她立马窜到他跟前,仰着脸,不依不饶:“说,这个问题很难吗?”

    温望舒故意板着脸,做思考状,“很难。”

    当他说出这两个字,慕以瞳已经快要被气死了。

    瞪着他半响,她冷冷发笑,转身就走。

    没走出几步,就被身后追上来的人攥住了手腕。

    “放开!”

    “生气了?”

    “放开!”

    叹息一声,他从身后拥她入怀,“这么容易就生气?”

    她也觉得自己比以前更爱闹别扭了。

    女王啊,慕以瞳,你别忘了你是女王!

    “没生气。”调整好状态,慕以瞳侧目看着他,勾唇笑道:“我跟你闹着玩呢。”

    是不是闹着玩,他能不清楚?

    “肉麻的话,我说不出口。”

    好一会儿,温望舒妥协了,低低说出这句。

    肉麻?

    承认有她,他很幸福,这叫肉麻?

    更肉麻的话,温先生也不是没说过,怎么就在这事上害起羞来。

    可类似撒娇的服软,让慕以瞳也没办法追究下去。

    “知道了,我们回去吧。”

    “那,还生气吗?”

    “不了。”

    他笑了,握住她的手指。

    她瞥了眼他,哼哼:“温先生也不要得意。”

    “嗯。”

    “哟,甜蜜啊。”

    他们手牵着手一进院子,就听到雷旭琛的调笑。

    慕以瞳昂着下巴,改成和温望舒十指交扣。

    温望舒宠溺的随她,倾情演出一场戏,名唤:暴君和他的奸妃。

    雷旭琛被打击,深感受伤,可惜他家小羊驼正在房间里认真的钻研剧本,没工夫搭理他。

    “你们两个当心,秀恩爱,死得快。”

    恶狠狠的诅咒,马上被慕以瞳堵回来,“这句话,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有本事,你有恩爱不要秀啊。也是,看起来,你没什么恩爱。”

    一口血梗在喉咙,雷旭琛面色青黑。

    温望舒轻咳一声,搂住慕以瞳,“回屋吧。”

    “嗯啊,走吧。”临走前,还不忘朝雷旭琛这个孤家寡人投去挑衅的眼神,慕以瞳不把他酸的半死,不算完。

    暗暗哭泣,雷旭琛起身,疾步回屋找自家的小羊驼求安慰去了。

    小羊驼趴在土炕上,腰上搭着他的外套。

    侧脸柔和,模样严肃,引人注目。

    靠在门框上,他就这样看着他家的小羊驼。

    眸中的宠爱满溢。

    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徘徊在身上,薛木子转头,一下子发现了他。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坐起身,她笑着问,“看什么?”摸着自己的脸,一脸羞赧。

    那样子,诱人可口。

    雷旭琛走上前,坐在土炕边上,把她拉到怀里抱住。

    先吻了吻她的发顶,这才说:“有一会儿了,看你忙,就没吵你。”

    薛木子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舔了舔唇,她抬起头,“对不起,这个戏这周就要拍了,我台词还没背熟,所以……”

    本来他带她出来散心,她就应该全程陪伴。

    可是放他一个人,自己忙事情,是她做的不好。

    “好了,我没别的意思。”刮了下她的鼻尖,雷旭琛低笑,“你说了这么多,又是道歉,又是解释的,但怎么听着是我闹脾气呢?”

    “啊?我,我没那个意思,我……”

    “嘘。”食指抵在她粉嫩的唇上,他不许她再说下去。

    他的小羊驼啊,傻兮兮的。

    他随便说点什么,她都当真,都会被他带着跑。

    这样,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她对他,太依赖了。

    “你真的觉得抱歉的话,不如做点事情补偿。”

    听到可以补偿,薛木子想也没想就点头,“好。”

    “这么快答应,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不怕。”她没有犹豫回答,眼睛亮亮的,“我相信你。”

    “嗯,我也舍不得卖你。”雷旭琛笑着,突然把她压在土炕上。

    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要什么补偿,薛木子就真的傻到底了。

    那双眼睛,闪着绿幽幽的光。

    他想吃掉自己。

    躲闪着他的视线,薛木子别开脸,手指搭在他衣襟上,一颗一颗解着扣子。

    雷旭琛往她唇上啄了一下,声音暗哑:“真乖。”

    薛木子羞耻的都要冒烟了,脸红成猪肝色,终于把他衣服的全部扣子解开,露出蜜色的胸膛。

    握着她的手腕,让她的手掌贴在自己心口,他俯身含住她的耳垂。

    掌心下,是他蓬勃的心跳声。

    咚咚咚。

    一下一下,那么剧烈的跳动着。

    薛木子渐渐着迷,他的心跳声,逐渐将她自己的心跳声带到同一频率,一起跳动。

    他的手趁机搭在她的裤子边沿,往下褪。

    褪到膝盖处,停下。

    “雷旭琛……”她小声叫他,无措,如幼兽。

    雷旭琛安抚的吻她的唇,然后往下吻她的脖颈,锁骨,正待再往下,却是恼人的敲门声响起。

    “雷旭琛,木子,出来玩。”

    门外,是慕以瞳的声音。

    该死!

    大晚上的,不好好回去和她家暴君滚床单,却跑来打扰别人滚床单!

    “不玩!”咬牙回了两个字,语气是轻易能够听出来的隐忍暴怒。

    慕以瞳是谁啊,一听就知道里面怎么回事。

    一笑,她跑去找了给她撑腰的人来。

    摊摊手,对温先生说:“我请不动,他不给我面子。”

    温望舒剑眉一凛,抬手敲门。

    “慕以瞳!你给我滚……”

    “是我。”

    淡淡的男声传来。

    雷旭琛一惊。

    好啊,还学会搬救兵。

    垂眸看着身下红彤彤的小人儿,雷旭琛使劲儿吻了口她的唇,帮她穿好衣服。

    薛木子羞嗒嗒的被他揽着出门,脸埋在他胸膛里,不敢出来。

    雷旭琛拍拍她的脑袋,脸色不善的看着面前人,“玩什么啊?”

    温望舒看向慕以瞳,温声说:“人来了。”

    慕以瞳笑嘻嘻,把薛木子从雷旭琛怀里拽出来,“走,就等你们了。”

    薛木子一步三回头,还是被慕以瞳带走了。

    雷旭琛怒极反笑,挑眉看着温望舒,“你真好啊。”

    温望舒不跟浴求不满的人啰嗦,抬步跟上他老婆。

    大家都聚在慕以瞳和温望舒的房间里,幸好这里每间房间都够大,屋里九个人也不觉得拥挤。

    秦思怡也被叫来了。

    怎么说都是石油大王的千金,太不给她面子也是不好。

    只是眼睛还肿着的秦思怡兴致不高,坐在角落里,颇有点落寞。

    在看见陶月薇和许平川亲密靠在一起的时候,她眸里的星辰更是暗淡了。

    很想,回房间去躲起来。

    可又想看见他。

    这样卑微的心思,让秦思怡懊恼无奈。

    她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

    慕晏晏靠在唐铎烊臂弯里,打着哈欠,“到底要玩什么啊?还不开始。”

    “你急什么。”慕以瞳瞪她一眼,拿出两副扑克牌。

    “玩牌啊?”慕晏晏拧眉,哼了声,“有什么意思?不玩,铎烊,我们回去吧。”

    刚起身,慕以瞳洗着牌,慢悠悠的说道:“输了的人,脱衣服。”

    脚步一顿,慕晏晏回头,双眸炯亮,“脱衣服?”

    “嗯哼。”

    “嘿嘿,这还有点意思。”

    众人:“……”

    真不愧是姐妹两个,一样的恶趣味。

    “脱衣服,真的脱吗?”薛木子不安的揪住雷旭琛的衣袖。

    雷旭琛安抚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没事,我不会让你脱的。”

    开玩笑,他家小羊驼岂是别人能看的。

    有钱人都喜欢玩这种吗?

    身为人民教师,陶月薇可受不了。

    脱衣服,有伤风化。

    咬了咬唇,她没有和许平川商量,直接开口:“对不起,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许平川微微蹙眉,看向她。

    陶月薇躲避着许平川眼神,垂了眸。

    慕以瞳了然,笑着说:“没关系,那你回去休息吧。平川,你送月薇回去再来。”

    “好。”许平川点头,扶着陶月薇起身。

    都知道陶月薇是假装的,这时被扶着,她一时进退两难,脸色苍白。

    倒了杯水给她,许平川沉声说:“你休息吧。”

    说完,他转身往门口走。

    陶月薇急忙把水杯搁在一边,追上来拉住他手臂,“平川!”

    “怎么了?”

    “你生我的气了吗?”咬着下唇,她苦涩说道:“我只是,我只是觉得那个游戏太……”

    难听的话,她也不好说。

    提议玩游戏的是慕以瞳,可是绝没有坏的意思。

    陶月薇说到底,清高了些。

    拍拍她的手背,许平川柔声说:“我没生气,你休息吧,那边还在等我。”

    门合上,一室寂静。

    陶月薇终是忍不住,掉下眼泪。

    她也知道自己做不好。

    她真的做不好。

    她和他们就不是一种人,努力了,可是她就是做不好。

    “回来了。”慕以瞳看见许平川进来,笑着指向秦思怡,“没得选了,你和秦小姐一组。”

    和秦思怡视线撞上,她便躲开,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不争辩,许平川走到她身边坐下来。

    “第一局呢,女的打牌,输了的那一组男的脱衣服,有问题吗?”

    “好。”慕晏晏应和,摩拳擦掌,等不及了。

    其实这有点欺负人,她们一个个油得很,就一个单纯的薛木子,哪里是对手。

    雷旭琛扶额,已经做好了脱衣服的准备。

    可没想到,还有更狠的。

    慕以瞳直接宣布,输一次,脱五件。

    五件?!

    天气不凉,谁也不会里三层外三层的穿。

    男的也就算了,她们女的身上总共也没穿超过五件吧。

    “适可而止。”温望舒黑了脸。

    赌注这么大,他们肯定都想赢,万一一个不小心。

    要她当众脱衣,他会疯。

    慕以瞳不在意的耸耸肩,扒住温望舒的肩膀,“怕什么?我不怕,你肯定会赢的,不是吗?”

    温望舒轻咳一声,薄唇微勾,“是。”

    “五件太多,不如三件?”唐铎烊数了数慕晏晏身上衣服,提议道。

    他出口,雷旭琛马上附和,“对,对,还是三件吧。”

    “好吧,那就三件。”慕以瞳妥协,洗牌,“开始吧。”

    第一局,不出所料,薛木子输了。

    雷旭琛大大方方的脱掉三件衣服:外套,鞋子,袜子。

    第二局,换了男人们上场。

    女人们紧张兮兮的在旁观看,慕以瞳凑近薛木子,轻声问她:“紧张吗?”

    薛木子老实巴交的点头。

    她又说:“那你给雷旭琛加个油啊,让他赢,不然你就要脱衣服了。”

    “脱衣服”三个字闪过脑海,薛木子一下就懵了。

    话出口时候,完全没过脑子:“雷旭琛,加油。”

    “噗!”慕以瞳和慕晏晏大笑,秦思怡也勾了嘴角。

    怎么会有这么简单的女孩子啊?

    薛木子大囧,涨红了脸。

    雷旭琛在她说加油的时候分了心,这一局,输了。

    靠!

    居然使诈!

    慕以瞳得意洋洋,也不怕承认,“兵不厌诈。”

    “木子,脱吧。”

    薛木子咬着嘴唇,脱掉鞋子,外套。

    还有一件,她脱了就剩下内衣了。

    犹豫时,眼前突然挡上来一堵胸膛。

    雷旭琛把自己的衬衫脱了披她身上,同时帮她把她自己的短袖脱了。

    “三件,好了吗?”冷笑看着慕以瞳,眼神阴霾。

    慕以瞳摊摊手,歪头笑着说:“可以啊。”

    按了按薛木子的脑袋,雷旭琛又看向温望舒,眼神在说:你给我等着!我非要你女人也脱衣服不可。

    温望舒神色坦然,毫不回避:你试试。

    第三局,又换成女人们上场。

    这次慕以瞳没为难薛木子,输了的是秦思怡。

    不敢置信是这样的结果,她歉意满满的看向许平川,“我,我,对不起。”

    “小川川,脱吧。”慕以瞳催促。

    许平川淡定的脱了三件,到底是男人,三件很简单。

    第四局,再次换了男人们上场。

    如此类推,又过了两局,情况就变成了

    四个男人只剩下四条平角裤,四个女人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

    “最后一局,我们上,输的那组,男的脱最后一件。”

    这可是有关尊严的。

    男人们具都提起心脏到嗓子眼。

    “木子的牌不如你们玩的,这样不公平。”雷旭琛蹙眉说道。

    慕以瞳挑眉,笑着问:“那你的意思呢?”

    “抽牌吧。谁的牌小,谁输。”

    这么一听,确实是最公平的。

    慕以瞳点头,答应了。

    分好四张牌,四个女人深吸一口气,拿起自己那张。

    “我是王!”慕晏晏尖叫着把牌亮出来。

    好家伙,还是大王。

    唐铎烊抱住准未婚妻,一个劲儿的亲她。

    准未婚夫的贞洁,算是保住了。

    慕晏晏笑的开怀,看好戏。

    慕以瞳,薛木子还有秦思怡面面相觑,更加紧张起来。

    慢慢查看自己的牌,薛木子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怎么了?”雷旭琛低声问道,她的表情不太对。

    不会是抽到了最小的吧?

    “我,我是小王。”牌亮出来,她回头对雷旭琛笑。

    雷旭琛低呼一声,抱住她,“小羊驼真棒!”

    说完,还往她唇上狠狠亲了两口。

    薛木子躲在他怀里,羞得不行。

    那么,最小的那张牌就在慕以瞳和秦思怡其中一个了。

    要脱最后一件的,就是温望舒和许平川。

    “我倒希望看望舒的。”雷旭琛看热闹不嫌事大,对慕以瞳说道。

    慕以瞳剜了他一眼,又去看温望舒,“那个,我先说好,你不许怪我。”

    温先生的脾气,她了解。

    今天要是她真的抽到了最小牌,还不知道要被温先生整治成什么样子呢。

    温望舒不慎不怒,淡定非常。

    可他越是这样,慕以瞳就越是心里没底。

    秦思怡看了眼牌,不算大,也不算小。

    手心冒汗,她吸吸鼻子,轻声对许平川说,“大不了,我替你。”

    许平川却是伸手,捏了下她的肩膀,“亮牌吧,没事。”

    那瞬间,秦思怡想哭来着。

    完蛋了!

    真的完蛋了!

    她好像更更更喜欢他了!

    喜欢到,要爆炸了!

    不管了,亮牌!

    一张黑桃9,这是秦思怡的牌。

    慕以瞳看见那张牌,脸色霎时间白了。

    温望舒暗道不好,夺下她的牌一看。

    “是什么?”雷旭琛从温望舒手里抽出牌,大笑亮出来:“红桃8!”

    秦思怡大大松了一口气,转头抓住许平川的手臂。

    许平川笑了笑,任由她抓着。

    天知道,他是真担心是自己呢。

    原来看戏,是这种心情啊,爽!

    “呃,你,你答应了不怪我。”慕以瞳捂住脸,又手指分开缝隙偷看他。

    温望舒渗出凉薄笑意,男声沉冷:“是吗?我答应了吗?”

    “你,你……”

    “望舒,愿赌服输。”

    这里面,也就雷旭琛敢这么跟温望舒说话。

    唐铎烊和许平川虽然也期待,但到底不好说。

    “你就不怕长针眼?”温望舒一字一顿。

    雷旭琛摊摊手,笑意洋洋,“不怕。快点吧,已经很晚了。结束了,咱们好都回去休息啊。”

    那是温望舒此生,最丢脸的事情,没有之一。

    害他的,是那个可恶的小女人。

    偏偏,她和其他人一样,一脸的戏谑。

    这是他老婆吗?

    假的,一定是假的!

    慕晏晏想看,唐铎烊也不会让她看,眼睛直接给捂得严严实实。

    薛木子才不敢看,早早就躲在雷旭琛身后。

    秦思怡呢,在许平川面前,她会看才怪,当然也是背过身。

    慕以瞳轻咳一声,眼神闪躲。

    温望舒邪邪一笑,忽然扯过她,“不看吗?”

    慕以瞳后背发冷,挤出一抹僵硬的笑,“那,那个,望舒。”

    “你不看,岂不是亏了?”温望舒握住她的手,往自己的平角裤边沿。

    “你,你干嘛。”

    “你说呢?不如,你亲自帮我脱了?”

    “喂!温望舒!”

    “嗯,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