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来自末世的太子妃 > 241.心痛
    那些负责看守猎场的侍卫过来的时候,楚慎已经快要变成癫狂的模样,抱着桑若玺的身体不肯撒手。

    其他人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井然有序地把现场处理好,那些打猎回来的大人们也全都围在周围,看着楚慎浑身是血的样子,全都乱七八糟地说起来。

    “太子殿下,要不然您还是赶紧回宫吧?那些刺客呢?有没有人跑掉?赶紧让人在附近搜索,以免还有其他人埋伏。”

    “太子殿下,您还是先回去吧,太子妃现在需要太医治疗,不然恐怕会有性命危险啊。”那人看着桑若玺胸口的伤口,心中不忍的同时,难免有些幸灾乐祸,就算是太子妃又怎么样,这一次恐怕也是逃不过去,死了也好,那样他就能考虑把自己家里的女子推荐给太子了。

    一个剽悍的妻子有什么好的,女子还是要对丈夫小意温存,不然很容易被丈夫厌弃。

    还有的人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总之现场是乱七八糟的一片。

    楚慎看到有人过来以后,本来还是有一些呆愣,可是很快被这些人吵的回了神,看着各有心思的大臣们,他脸上还沾着血,凌厉地看像那些人,说道:“在这里吵什么吵?有这个时间不如回去看看自己家里的家眷有没有出什么事情,卫兵呢?帮忙把太子妃送回去,本宫要带着太子妃回宫治疗,至于那些打猎还没有回来的大人,你们也赶紧通知。”

    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势力混进来,这里全都是朝中的大臣,少了一个,恐怕朝廷都要花费心思再去找一个,时间太久,难免有些得不偿失。

    希望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遇到这种事情才好。

    还有那些个幸灾乐祸的,他也都记得了,那些人都是楚钰的人,虽然掩饰的还不错,可是楚慎现在是格外注意他们的一言一行,自然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来。

    有一个守卫跑到楚慎旁边,跪下来请罪:“太子殿下,这件事情都是下官监管不严的错,才让那些人混进来,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他的脑袋直接磕在地上,就算是有厚厚的落叶在下面垫着,依然能够听到砰砰的声音。

    楚慎现在一点儿搭理他们的心思都没有,直接跟着抬着桑若玺的担架,话却是对着身后的所有人说道:“你们谁都别想躲过去,现如今情况紧急,本宫暂时先放过你们,把猎场围起来,暂时不许任何人进出,要是这点儿事情都办不好,你们也别请本宫恕罪了,直接以死谢罪就行。”

    他的这番话确实让那些大臣们慌乱起来,一个个唉声叹气,还有胆子大不怕死的直接说道:“这事情又跟我们没关系,为什么要把我们也留在这里?谁知道在暗处隐藏的还有没有那些刺客的同伙,万一我们再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他这话说的是想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可是等到他说完了,却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反而一个个地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脸上还有一些哀戚。

    装作为太子妃伤心的模样。

    赵远之看着他张口结舌的表情,面色冷凝地对他说道:“如果你想出去,直接去太子殿下面前说就好,这里哪个人不比你身份高,别人都不怕,就你自己怕?蠢货。”

    他说完就直接走了,眼里的失望显而易见,楚钰原本还想着拉拢这个人,没想到这个人也是一个连形势都看不清的,幸好自己还没有开始准备,要不然静王爷以后肯定会受到这种蠢货的连累。

    那人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因为羞恼而气的脸色通红。

    他就是害怕又怎么了,这里哪个人不怕死,只不过一个一个会演戏,所以不表现出来罢了,他只不过是把大家的心声说出来,这人凭什么这么说他?

    这些话他只是在心里想想,确实不敢再说出来了。

    有个侍卫本来就是因为出现这种意外而感觉到非常窝火,现在碰到一个这么不识相的人,顿时把心里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他身上了。

    “这位大人,还请您赶紧回去,这块地方要保护起来,以便日后取证,如果您还在这里逗留,下官可以怀疑您想要毁灭证据,说不定就是您致使的这件事情的发生。”他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冷言嘲讽。

    那位官员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所有侍卫全都一脸威胁的模样,顿时气馁下来,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楚慎让人去通知明心和明蓝,让她们赶紧回宫。

    两个人看到已经昏迷的桑若玺的时候,两个人全都哭成了泪人,抽抽噎噎地说道:“太子殿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娘娘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出门的时候,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才会变成现在这种呼吸都有些微弱的样子?

    楚慎被她们两个人的问题弄得头都痛了,看在她们是桑若玺的丫头的份儿上,他也只能耐着性子说道:“我们遇见了刺客,具体是什么情况还要等回到宫里以后才能知道,你们两个不要再哭了,会打扰到她,有这个时间,你们还不如去看看她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去把宫里也收拾一下,好方便她住进去,不要耽误太医来看诊。”

    他自己也是心烦意乱,眼泪就在眼眶里,眼看着就要流出来,可是他硬生生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倒下,玺儿的一切都要自己亲自完成才可以,不然他害怕会出什么事情。

    不是他疑心中,实在是最近的情况让他不得不警惕,再加上小心,不然玺儿出了什么事情,他才是真正的追悔莫及。

    明蓝到底是要比明心成熟一些,在最初的失控过去以后,就已经平静下来,拉着不愿意离开的明心,皱着眉头说到:“好了,咱们在这里只会打扰娘娘休息,我们两个先去宫里收拾,等娘娘到宫里以后,就能直接休息,不用再折腾了。”

    她们两个身体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而桑若玺身上有伤,连晃动一下,楚慎都会紧张的不得了,所以走路的时候所有人全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再触动太子殿下的神经。

    回到宫里的时候,她们两个把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甚至连太医都拉过来几个,在寝宫里候着,随时准备替桑若玺看诊。

    可是等了一会儿还没有人过来,所有人都着急了。

    尤其是那几个太医,往门外看了几眼,可是还没有可拿到人影,有些奇怪地问明蓝:“这太子和太子妃走到哪里了?明蓝姑娘,要不然咱们就跟着你走一趟,这太子妃的伤口在胸口,我们实在是害怕”

    他的话不敢说的太明显,可是明蓝的心里怎么会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呢?

    她手心里的汗水已经把自己手里的帕子都浸湿了,可是她还是必须装作镇定的样子说道:“请各位大人再等一会儿,如古偶再过一刻钟他们还没有回来,明蓝就真的要麻烦各位大人和奴婢走一趟了。”

    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不然她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反应,还有明心那个小丫头,除了娘娘,恐怕没有哪个主子能够容忍她孩子气的脾气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就在明心不想再等的时候,外面终于有消息传回来,太子和太子妃回来了。

    一群人小心地把桑若玺放在床上。

    楚慎看着几位太医,非常诚恳地弯腰请求:“请各位太医赶紧替玺儿看看,这一路上玺儿的呼吸越来越弱,如今手脚也已经开始冰凉,本宫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桑若玺的手在他的掌心一点一点的变冷,而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楚慎这辈子都不愿意回想起自己现在的感觉,如今见了太医,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死活不愿意放手。

    那太医赶紧躲开他的鞠躬,诚惶诚恐地说道:“太子殿下不用多礼,臣等自然是竭尽全力医治太子妃娘娘,请太子殿下先让开,让老臣为太子妃娘娘诊脉。”

    他的话一说完,楚慎就赶紧错开身子,紧张地等着太医的结果。

    那太医眯着眼睛,在桑若玺腕上捏了好一会儿,又翻开她的眼睛看了看,再看向楚慎的时候,脸色有些为难。

    楚慎被他的这个表情弄得忐忑不安,紧张地说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倒是赶紧说啊,要用什么药材,本宫也好让人赶紧去准备,这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本宫马上治你的罪!”

    他慌乱之下,什么都顾不上了,满眼只有桑若玺越来越苍白的面孔。

    那太医知道他心里难受,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只是说道:“太子殿下,太子妃的伤口在胸口,虽然没有穿过心脏,可是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口的位置,同样是重伤,这情况,实在是不好医治。”

    他摇摇头,楚慎却是想被一道响雷劈中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