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 276 这是我的男人,侯爷的思春期(二更

276 这是我的男人,侯爷的思春期(二更

  西门呆坐在床上,看着凌乱的卧房,整个人都傻掉了……

  自己今年是不是犯太岁啊,怎么总是遇到这种事!

  他早上在医院门口,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白天工作也格外顺利,休息之余刷着微博,晚上都是清一色的叫好声。

  “西门少爷太帅了,我要给你生猴子!”

  “他就是我新的老公啊,简直太帅了,我也想要这样一个哥哥。”

  “老公翻牌啊,嗷嗷”

  ……

  西门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啊,工作结束,还专门请了部门主管出去吃饭喝酒。

  这几日西门集团也是一直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一直被人诟病,说他们仗势欺人,草菅人命,好不容易出了口气,大家心情都很好,自然喝得就有些多了。

  西门哪里知道,自己从公司出来,就一直被人尾随着。

  她戴着黑色鸭舌帽,仍旧是一身黑,隐身在暗处,手中端着一杯柠檬水,一直在看着西门。

  她本来还觉得他就是长得漂亮而已,心里还暗忖,这样一个小白脸,自己该如何嫁给他,可是看了早上网上的视频,瞬间黑转粉!

  简直太帅了有木有!

  这样的男人,居然会成为自己的未婚夫,想着心里都美滋滋的。

  只是周围饿狼环视,已经有不少姑娘盯着他了,西门倒是心大,一直在和公司的人推杯换盏,丝毫没注意到周围的异动。

  西门喝得有些多了,起身,“我去个洗手间!”

  “总裁,我扶你去!”秘书立刻起身。

  “不用,我自己去!洗手间我还是能找到的!我又没喝多!”西门推开他,自己趔趔趄趄的往洗手间走。

  “你们几个赶紧跟过去!”秘书立刻招呼守在门口的几个保镖。

  “不用,都不要跟着我,我自己去!他们跟着我干嘛,又不能帮我上厕所!”西门大手一挥,不许任何人跟着,就一跌一撞的往洗手间走。

  洗手间就在这个楼层,走过去,这边安保措施还不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不远处的女子立刻放下水杯准备走过去,却不曾想,已经有几个动作快的,已经跑过去了!

  西门刚刚上了厕所,方才觉得舒服一些,晕乎乎差点连门都摸不到,这刚刚出了门,几个女人就围了过来。

  “西门少爷”女人声音娇柔,带着弄累得脂粉气,西门蹙眉,有些不舒服。

  “您喝多了,我们扶着您吧,这地上滑,要是摔倒了就麻烦了!”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这手指还没碰到,忽然就被人一下子拍开。

  “啊”女人吃痛,立刻捂住手,看着已经站到她们面前黑衣女人。

  “你谁啊,想干嘛!”

  “你们想对一个喝醉酒的人做什么?”女人轻笑。

  “关你什么事,赶紧让开!”被打的女人,反手就要把她推开。

  这手指还没碰到她,只见她已经伸手将斜靠在洗手间门口的西门一把扯了过去,西门虽然长得秀气俊俏,却也是一米八的大男人,这般压下去,也是挺重的,她却稳稳扶住了他,抬手就钳制住了那女人挥过来的手。

  “你到底是谁啊,抢生意嘛!”另一个女人走过去。

  “这是我的男人!”女子说话清脆。

  西门听着这声音,觉得分外耳熟,微微侧头,就瞧着她耳朵后面纹身,“嗯?这个东西有点眼熟啊!”

  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侧,惊得她浑身酥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别动!”她也是废了好大劲才稳住他。

  “咦真的很眼熟!”西门嘴唇微微擦过她的耳垂,惹得她浑身一颤,伸手搂紧他的腰。

  “让我再看看……”西门抬手拨开那烦人的帽子,女子发丝垂落,遮住半边脸,他就趴在她的脖颈处,拨开头发,试图寻找刚刚那个纹身。

  “你干嘛啊!”女子伸手捂住耳朵,弄得浑身都不自在。

  “小姑娘,这是姐姐先看上的人!别来抢生意啊,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她们已经盯着西门盯了韩久了,若是被人半路截胡,岂不是要哭死,今天晚上就等着这单大生意呢!

  “我说了,这是我的人!”她手指微微扣紧,女人惊叫出声。

  “你快松开,干嘛啊你……”她疼得佝偻着身子。

  “你干嘛!”另一个女人立刻上去试图将二人分开,这一拉一扯将,将她袖子都捋到了手腕处,女子有些恼怒,这两个的女人怎么还纠缠不休了。

  她把西门推到一边,试图抽身离开。

  可是那两个女人也是难缠,这女人打架无非就是那几招,扯头发撕衣服,也不知是谁的手,勾住她的衣领,将她的衣服直接扒开,露出漂亮的锁骨,还有垂落在锁骨间的一枚戒指。

  其中一个女人,立刻缩回手,立刻将同伴扯开。

  “快点走!”

  “你干嘛啊,我还没……”

  “快走!”她不由分说,拉着自己同伴就跑。

  女子伸手摩挲了一下戒指,伸手将拉链拉起来,侧头看着斜躺在地上的人,西门已经喝得醉醺醺。

  “都是你做得好事,长得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她蹲在地上,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还挺嫩!”

  “唔”西门抬手握住她的手,“柚柚,别闹!”

  “扑哧”女子垂眸一笑,扯过地上的帽子,戴在头上,又把他重新扶起来。

  直到将他放在自己开好的房间,这才垂头仔细着他的脸,“啧长得真是好看。”

  “这细皮嫩肉的,真想让人咬一口。”

  “唔”西门难受的扯了扯衣服,酒劲儿上来,热得难受。

  他皮肤泛着漂亮的浅粉色,嘴唇微微抿着,唇形性感优美,看得她心头一热……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要不……

  她这么想着,低头啄了一口。

  恍若偷腥的小孩,眼睛清亮。

  西门觉着唇边一个清亮的东西落下,然后消失了,心里怅然若失,伸手就去拉扯……

  等女子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西门压到了身下。

  “你干嘛……”女子看着两人现在的姿势,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你……”西门眯着眼睛,试图将她看清楚,可是面前有许多重影,看得不太真切,只有她的那双眸子,泛着水汽,特别漂亮。

  “那晚的人是不是你!嗝”西门秀气的眉头拧成一团。

  女子一笑,“你还记得我啊!”

  “我……”西门努力使自己说话不至于结巴,“我说了,要是在遇到你,我就……”

  “嗯?”女子倒是轻巧得搂住他的脖子,“你想干嘛?”

  “我……我……唔”西门话音未落,就被人狠狠吻住了。

  ……

  叶九霄到达现场的时候,整个房间乱得不成样子,西门坐在床上,身上裹着被子,嘴巴破了,脖子上被啃得不成样子,身上就更不用说了。

  “九霄”西门差点就要哭了。

  “这是……”苏侯裹着披风,抱着手炉,从叶九霄身后走出来。

  “你怎么也来了?”西门欲哭无泪。

  “你这个样子我也不能带你回家啊,被我爸妈看见了,不就等你被叔叔阿姨知道了,只有苏侯家没人,所以待会儿你和他回去休息一晚。”叶九霄双手抱胸。

  “这是犯罪现场嘛!”苏侯拧眉。

  西门把头埋在被子里,简直没脸见人了。

  “我说西门,你到底都遇到什么人了啊,小狼狗嘛,把你咬成这样。”叶九霄闷笑,随手打开室内的通风换气系统。

  “貌似……”西门努力回忆着,“还是那个女人。”

  “被一个女人睡两次,你也是没谁了!”苏侯一脸嫌弃,“这回总看清她的脸了吧。”

  “倒是有印象,只是我在盛都,从没见过这个人啊。”西门拍了拍脑袋。

  “能记得大致长什么样嘛,要是有印象的话,可以弄个素描出来,我们帮你找人。”叶九霄打量着房间,“我感觉你是被人盯上了。”

  “叶九霄,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

  “我过来之前让人查了一下,开房的人和监控系统都被抹得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且房间就在你喝酒的楼上,想要查车牌都没办法,我已经让人在查门口的监控了,目前还没消息。”

  西门无语,“猜到了。”

  苏侯闷笑。

  “这人不知道什么来头,之前也是这样,就连那张银行卡的身份信息都是过期的,我也是醉了!什么都找不到。”

  “你最近有没有发现被人跟踪还是什么的,怎么她每次都能正好赶上你在外面喝多了,把你给睡了呢!”苏侯分析着,“你现在可是万千少女的梦,也许是你哪个脑残粉。”

  “我呸,去你丫的,别吓我!”西门身子觳觫一下。

  “你确定是同一个人?”苏侯挑眉。

  “她的牙齿印,我这辈子都记得,你们自己看,身上刚刚才好,就把我又咬成这样,这人绝对是属狗的!”西门气得牙痒痒。

  “这也不能说明是一个人啊!”

  “她在床上的声音……”西门咳嗽两声,“反正肯定是同一个人!”

  苏侯和叶九霄对视一眼。

  叶峰已经走了进去,将衣服放在床上,憋着笑退了出去。

  西门少爷也是没谁了,这到底是被那个女土匪盯上了嘛,这上了一次还不够,居然还来?

  “不许笑!”西门咬牙。

  叶峰立刻跑出去,他是真的忍不住啊。

  西门换了衣服,摸过手机,方才想起,今天是和公司的人出来聚餐的,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立刻拨打了秘书的电话。

  “喂,总裁,您忙完啦!”

  西门脸一黑,“我忙什么了!”

  “哎呀,总裁,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们都懂的。”

  “混蛋,你在说什么鬼!”西门已经气疯了。

  怎么还能被一个女人上了一次又一次!

  秘书一愣,“就刚刚我看您上洗手间一直没回来,出去寻找,也不见踪影,就给您打电话,是个女人接的。”

  “然后呢!”

  “他说您在忙,我就识趣儿的把电话挂了。”

  西门咬牙,把电话挂断。

  这女人……

  给我等着!

  半山别墅

  西门到达苏侯家,直接瘫软在沙发上。

  “禽兽来啦,禽兽来啦!”阿宝不厌其烦的叫着。

  “不许再喊了!”西门抬手佯装打它。

  “阿宝乖,阿宝乖!”阿宝立刻乖乖闭上嘴巴。

  西门叹了口气,他其实也没力气和它斗嘴。

  努力在脑海中回想着那个女人的脸。

  “侯二,你们家有会素描的画师吗?”

  “我让人帮你找。”苏侯回卧室换衣服,身上的披风出去一趟,总觉得带着寒气。

  西门闷声点头,忽然瞧着桌上包装精致的茶绿色小盒子,随手打开。

  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桂花香,淡黄色的小茶点,点缀着嫩黄的桂花瓣,光是看着就觉得饿了。

  他之前喝酒,也没吃东西,现在酒劲过了,方才觉得饿了。

  “西门少爷,这个……”苏家人立刻过去阻拦。

  “怎么了?我不能吃?”西门挑眉。

  “不是,这是方老特意送来给爷的!”

  “那更没事了,你们主子素来不爱吃甜的,放在他这儿也是浪费,我帮他消灭掉,不用谢!”西门说着捏起一块就放入嘴里。

  口感绝佳!入口即化,满嘴都是浓郁的桂花香,都不用用嘴嚼。

  “这……”这苏家人想要拦着已经迟了。

  “味道真不错!”西门说着一块接着一块……

  等苏侯从卧室出来,一盒茶点,已经被吃了大部分。

  他站在原地,身子僵硬,目光陡然凌厉。

  “你来啦,对了,这茶点真不错,只是包装盒上怎么连个商标都没有,我还想买一点回头给柚柚吃呢!”

  苏侯手指紧紧抱着手炉,修长隽秀的指节,掐得泛着浅青色。

  “你不爱吃甜的,方爷爷给你送这些干嘛。”

  “好吃嘛?”苏侯声音低沉,众人被吓了一跳,侯爷这是生气了?

  “特别好吃,侯二,你尝尝!”西门献宝一样的捏着一块茶点,就往苏侯跑过去,“来,张嘴!”

  苏侯微微张嘴,他就把茶点塞了进去。

  “怎么样,是不是特好吃,回头啊,我得问问方爷爷,这是哪儿买的。你说他这人也真是的,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就想着你呢,你又不爱吃,给你也是暴殄天物,不如送来给我。”

  苏侯舔了舔嘴角残余的食物碎屑,“给我把这厮扔出去!”

  西门还没回过神,就被苏家人给拽了出去。

  “侯二,你干嘛啊,你发什么神经,喂你们干嘛啊,快点放开我”

  “苏侯,你丫发什么疯啊,快点让他们松开我!”

  “苏侯”

  西门最后一句话,直接被淹没在寒风中。

  “得了!今晚又得去他家玻璃房和那些蠢鸟相依相伴了,我什么都没做啊,不就是吃了他一点东西嘛,至于嘛,这厮也太小气了!”西门气结。

  苏侯坐到沙发边,整整一盒茶点,就剩下三块了。

  他是猪嘛!

  这么能吃!

  活该又被人睡了。

  西门正在玻璃房中逗着小鸟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又是谁在背后念叨他。

  苏侯看着茶点,无奈得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套路来的东西,居然就被那个祸害这么吃了,真是够了!

  翌日

  西门在玻璃房中睡了一夜,索性暖气够足,倒也没感冒生病,只是一脸怨念的盯着苏侯。

  “不就是一盒茶点嘛,你至于嘛,我回头给你买几盒!”西门咋舌,居然还把自己撵出去了,简直不厚道。

  苏侯微微抬着眼皮瞪了他一眼。

  “行了,我不说了,吃饭!”西门冷哼。

  此刻一个小人抱着一个箱子风尘仆仆跑进来,“爷,快递!”

  “这么早,谁送来的?”西门放下筷子。

  “这是从邺城那边……”

  苏侯起身,连披风落地都没在意,直接过去接过快递,看了一眼那上面的地址,直接把快递抱到了屋里。

  西门咋舌,这人什么毛病,越来越神经了。

  一个破箱子,有什么可宝贝的。

  苏侯此刻端详着箱子许久,才拿起一个的美工刀,将箱子划开,塑料封条一打开,一股淡淡的食物香气扑面而来。

  入目就是一张雅绿色便签纸。

  “听外公您很喜欢我做的茶点,特意给您寄了一些,可能会有一些损坏,您别介意,也谢谢这些年您对外公的照顾。希望您保重身体,早日康复。虽然有些晚了,也祝您新年快乐。”

  没有落款!

  方老就一个女儿,许多年前就远嫁外地,这些年回来次数也着实有限,和方老走动最频繁的人就属他了,只是他照顾方老?苏侯闷笑,是方老一直在救他的命才对。

  苏侯掐着便签纸,看了许久,忽而一笑。

  西门在客厅等了他许久,方才见他春风得意的出来。

  “你在房间偷偷摸摸干嘛呢。”西门立刻凑过去,“呦,侯二,你这是在笑嘛,倒是是谁寄来的东西啊,能让你这么高兴,我去看……”

  西门还没走过去,苏侯已经伸手把门带上。

  “你应该去公司了!”

  “不急,反正都迟了,你给我看一下。”

  “和你没关系!”苏侯挑眉,“自己走,还是我让人扔你出去?”

  西门冷哼,“我自己走,小气!”

  苏侯不作声。

  “侯二,你该不会在房间藏了个女人吧!”

  苏侯脸瞬间一冷,“你太龌龊了。”

  “不然你干嘛藏着掖着的,嗳,那个茶点听说是方老外孙女做的,那不就是……”

  “西门容与!”

  “得了,我不说了,我立刻滚还不成嘛。”西门抬手,朝着苏侯笑得格外诡异,“侯二,你不正常哦!”

  “滚不滚?”

  “思春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送一下西门少爷!”

  “不用,我自己走!”西门大笑,“侯二啊,啧啧……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方老每次都救你于危难之中,你倒好,居然惦记上了人家外孙女,哈哈……”

  苏侯咬牙,“西门!”

  “我不说,哈哈,不说了……”西门大笑出门。

  苏侯坐在沙发上,脸色一直十分难看。

  “爷,西门少爷怎么能如此胡说!”

  “就是啊,这压根就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你怎么会对那位小姐存了那种心思呢!”

  “这简直就是谣言,这西门少爷素来爱八卦,就怕这事儿传出去,毁了您的清誉,不能让这种谣言传播出去!”

  “谣言猛于虎……”

  “这西门少爷也不小了,怎么这么不懂事,这若是传出去了,不仅是爷的清誉,还得累及那位小姐的,方老那边都不好交代。”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苏侯头疼。

  “谁告诉你们那是谣言了!”苏侯挑眉。

  “爷……”

  “那是事实!”

  他的确对她存了别样的心思!

  众人傻了!

  这凛冬腊月的,怎么忽然进入思春期了……

  题外话

  凛冬腊月怎么了,思春期到了,还需要时间嘛……

  西门:貌似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侯爷:咳咳,祸从口中!

  西门:^^我乖

  日常求票票啦,嘻嘻……

  谢谢大家这几天的打赏,爱你们,么么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