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御龙载天 > 第六十六章 微妙关系

第六十六章 微妙关系

    “别人怎么就没看到?”冷清雪还是质疑的说道。

    “我说姐,你平时那副德行谁看到...”尹风笑道。

    “我已经好久没去那里了。”冷清雪看着这户画面十分怀念的说道。

    闻言尹风诧异,没想到这是一幅真的存在的憧憬。

    他本以为是一个冷清雪脑子里的幻境。

    这等地方,尹风自认为在这片天地来说算得上是一处宝地了。

    就是剑宗这样的宗门都没有,皇族恐怕也未必有。

    这让尹风有点好奇冷清雪的来历了,但是并没有去问。

    “嗯,地儿不错。”尹风也是望着开始慢慢消散的画境说道。

    看到这幅画后冷清雪眼里深处尹风看到了一种思念以及埋怨。

    画境慢慢彻底的消失,冷清雪依旧呆呆的凝望着只剩下夜空的虚无。

    尹风接下来被自己的动作惊住了,自己僵硬的抬起右手撩起了冷清雪的青丝。

    精致的五官在尹风的面前一览无余,她就像是上天的杰作一般,冰清玉洁毫无瑕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冷清雪这样他就感觉心里泛起了涟漪,微微有些心疼。

    冷清雪望着尹风长而卷的睫毛轻轻地眨动了几下,而后犹若小鸟依人把头贴在尹风的肩膀上。

    这突如其来陌生的体温让尹风感觉身体一麻,而后不知不觉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搭在冷清雪的左肩上。

    “你...是不是想家了?”尹风忽然问道。

    他在冷清雪眼里看到的思念就像是自己想起了仙之陵大陆一样。

    “我...”冷清雪起唇欲言,但随即又是止住了。

    尹风没有再多问了,看了一眼那精致的脸蛋,而后抬头望向了夜空。

    尹风心里有一种错觉,他感觉两人的关系在逐渐的变得微妙,不再像以前那般单纯了。

    “额咳咳。”就在尹风YY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冷清雪顿时犹如受惊的小鹿,立刻坐直了娇躯,脸颊上红晕一下子就泛了起来。

    “那个,大哥,酒带来了。”林逸在不远处灿灿笑道。

    “你做贼的吗?来就来了还不带声的。”尹风也是尴尬一下而后不悦的说道。

    “这不是怕打扰到你和嫂子嘛,我是实在等了很久了才吱声的好吧。”林逸一脸无辜的说道。

    这都是两位高手隐蔽了林逸的气息,不然以尹风的实力,想发现林逸到来轻而易举。

    说着林逸还把手指向了冷清雪。

    “我说你咋就不这么不会说话呢,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的瞎叫。”说到这里尹风也是有点尴尬。

    “得,你说啥是啥,咱喝酒行不。”林逸脑袋瓜子很是开窍的说道。

    现在尹风就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狐狸,只会越说越急眼。

    “不喝了,回去。”尹风说道。

    尹风现在想通了冷清雪的话,是自己的手段极端了,他要回去安置好自己的父母。

    这次离开后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上古遗址又将是即将到来,也不知此行将会要多久。

    而且尹天现在的伤势急需挽救,不然的话真的就是落下终生的暗疾。

    “怎么就又不喝了?”林逸不解的问道。

    “就这地儿,连个下酒菜都没有,回去再说,我还有要事要办。”尹风说道。

    而后叮嘱擎空向着尹家飞去。

    黑漆漆的夜空,擎空一声长鸣摇翅一震,化作一抹电光向着尹家飞去。

    擎空的速度绝对是没话说,就是跟着林逸的这两位战宗未必都能与之媲美。

    这不是擎空的实力强大,而是这是他天生的本领。

    战宗虽强,但不过才是刚刚达到了飞行的门槛而已,怎么能与擎空相比。

    就连林逸的速度都还有些略胜他们一筹呢。

    这也是战者的缺点,但也会在随着实力的强大后有所好转。

    来到尹家的上空,尹风望着下方变得暮气沉沉的尹家宅邸。

    虽然知道自己的手段极端,但是尹风心里没有丝毫愧疚。

    擎空徐徐落在他这一支脉的宅院,顿时就围上来了七八个侍卫。

    “少...少爷!”看到尹风从擎空的背上下来的时候七八人都是惊愕无比。

    同时心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气氛,相比半年前的尹风,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擎空又是飞向了未知的夜空中。

    而尹风则是看了冷清雪一样,随后拉着冷清雪的纤纤玉手向着自家的府邸走去。

    冷清雪面色微红,并没有甩开尹风的手。

    有了之前微妙的场景后,尹风心里多少有了个低了。

    “母亲父亲。”

    夜深了尹风的父母依旧是面带忧虑的坐在大厅。

    “风儿,你去哪里了!担心死娘了。”尹风的母亲上来抱住尹风着急的说道。

    看到了尹风回来后尹天的面色也才逐渐有了好转。

    “孩儿只是出去了一下,没事的。”尹风欣慰的说道。

    “来人,快去上饭菜。”尹风的母亲说道。

    他也不管尹风现在饿不饿,在她的脑子里,尹风依旧是需要一日三餐,依旧是自己的儿子。

    “雪儿,还是你能管住这小子,长大了,娘的话都不听了。”尹风的母亲见到尹风完好无损后瞥了一眼尹风说道。

    “伯母说笑了。”闻言冷清雪面色微红低头说道。

    “呵呵,坐,都别站着。”尹天也是欣慰交加的说道。

    尹风今天的手段再怎么极端也终究是自己的儿子,虽说他们不赞同尹风的做法,但是做了的事再说已经没用了。

    “我说大哥,你能下次带上我不,飞着老费神了。”

    这时候大门外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说道。

    赫然是林逸,不过此时上气不接下气,脸红脖子粗的。

    “三太子!”

    尹天见到来人后立马站了起来想行民臣之礼。

    “停!”

    林逸见状立刻急眼说道,谁都好使这要是尹风的爹娘行礼他是不敢当。

    “这是我大哥,你们就是我干爹干娘。”林逸痞里痞气的说道。

    无法把林逸联想到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存在。

    尹天夫妇两人对视面色僵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