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我的专属锦衣卫(重生) > 68|喜忧参半
    徐显炀见状更加没好气忍不住指了她道:“你还笑怎不想想外头那些人以为你我正在做些什么,你何来恁大的心,还笑得出来?”

    致新来的读者亲们,每日凌晨三点更新,这里为防盗章  正文在作者有话说里四点以后会替换为正常模式。如果届时尚未替换说明作者这里停电或是死机了,只好委屈亲们先暂且这么看了

    他正满心烦躁完全没去留意杨蓁怔住的神色大步走去圆桌边坐下。

    杨蓁见他信手抓起画屏斟好的那杯酒要喝,忙拦阻住:“哎先别喝。”

    她拿了一旁的铜壶斟了一杯清水递到他面前“这里的酒总是多多少少掺了药的,要喝便喝清水吧。”

    一句话唬得徐显炀什么都不敢碰了他更是烦躁得火烧火燎,把手中酒盅重重顿在桌上道:“你方才还不如叫我直接走了。”

    杨蓁好生寥落,垂眼道:“都是我累了大人的名声这里确实处处腌臜大人还是快走吧。反正我又不是流芳苑上的人,即便他们以为我与你已然怎样也不妨碍大人向他们讨还银子。”

    徐显炀听她声音艰涩,依稀都打了颤才猛地省起:我也是发昏了,又朝她发什么火?她是一片好心,明明错的是我。

    他生硬地缓下语气道:“我早已是个声名狼藉的人,还怕多这一条?倒是你,你迟早是要脱离此地恢复良籍的,就不怕出了这些事,于你名声有损?”

    杨蓁垂着眼帘,淡淡道:“我如今顶的是耿家女儿的名头,要坏也是坏她的名声,自是不怕的。”

    这倒也是,外头的人都会以为他是冲着耿家小姐来的,徐显炀又问:“那你还要出去呢,到时也不打算嫁人了?”

    杨蓁微露苦笑:“出去了我便是个穷苦人家的小丫头罢了,纵是逢人便讲我曾与锦衣卫指挥使大人有过瓜葛,又有谁会信的?大人不必耽搁了,早一刻走早一刻消停,再说迟则生变,拖得晚些,想要讨回银子更要多费唇舌了。”

    说着她便要过去拉门,徐显炀抢先一步按住房门,对她道:“我不过是发两句牢骚,又不是冲着你,你还真生气了?是我明知你的身份还要留你在此,也是我亲口点了你来伺候,难道我还真会倒打一耙来怨你?我在你眼中,就那么不是东西?”

    他比杨蓁整整高了一头,此时伸开一臂撑住房门站在她面前,显得宽肩窄腰,凛凛魁伟,衬得杨蓁就像个稚龄幼女。

    这般与他对面而站,杨蓁就忍不住两颊一热,再听他说到自己“不是东西”,她又觉得好笑,方才的委屈也随之烟消云散。

    他是不知道,就是因为他在她眼中太“是个东西”了,她才这般费心为他打算呢。

    徐显炀看不出她是不是不气了,就讪讪地接着道:“是我太过挑刺,男人家寻花问柳的多了,算得什么恶名?我”

    想起自己方才那几句话明明就是拿她撒气,还辩解什么不是冲着她?他索性横下心道:“我没什么可狡辩的,就是我倒打一耙,我不是东西,你若是”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杨蓁又笑了。她以手掩口,一副不大敢笑却又忍不住的样子。不论怎么看,不再生气都是肯定的。

    徐显炀无端觉得:我怎好像被她给骗了?这小丫头一点也不像看上去那么柔弱稚嫩。

    杨蓁抬眼问:“那可是一千两银子,你真不在乎?”

    她竟又想起这茬儿,徐显炀暗觉好笑:“我说不在乎自是真不在乎,我又不缺银子。”

    国朝二百多年以来,官员俸禄一直低得可怜,但下官对上峰以各种名目打点孝敬早已成为惯例,算不得贪赃枉法。徐显炀官做到了这么高,又蒙皇帝重用,时常可得赏赐,他又无家无室,不嫖不赌的,银子确实是不缺。

    意见似乎达成了一致,留下来对他更好,对她也没有多大害处,那自然谁也不用急着走了。

    杨蓁又去端了那杯水递给他,徐显炀接了就座,指指一旁的凳子:“坐,这里又不是衙门,不必当我是什么大人。”

    那又该当他是什么呢?恩客?

    两人一齐冒出这一念头,对视了一眼,俱是一样的脸如红布。

    待杨蓁坐了,徐显炀道:“你婶婶那边我一直着人暗中照应,她只当你已然进宫当差,你不必挂心。”

    “多谢大人了。”

    “你这些时日过得可好?有没有人欺压过你?”

    杨蓁道:“别的都还好,只是有个名叫葛六的徘长总在盯着我,前日里还想背着人将我单独唤走,当时我见他怀里揣着一捆绳索,面色也极为不善,疑心他是想要对我下毒手”

    徐显炀听得吃惊不已:“出了恁大的事,你竟还不急着对我说?方才你还想要我走?”

    说完才省起,自己这又是在倒打一耙了,忙又缓了语气道:“我留你在这里,是想借你查案,可不是要你来送死的。性命才是大事,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使性子,但凡遇见难处,都要及早说给我听,知道了没?”

    要他徐大人来对人苦口婆心,真是听着要多生硬有多生硬,杨蓁忍不住又低了头掩口而笑。

    一见她笑了,徐显炀便又觉得:我好像又被她给骗了。

    算起来自头一回见她那时,他便已在被她“骗”了,直至今日,他还是总下意识当她是个比自己小着许多的小丫头,然后又一次次猛然发觉,她这身稚嫩的皮相之下,所藏的心思其实一点也不比他幼稚。

    正事要紧,他拧着眉毛扫了门窗一眼:“你将情形具体说说罢。”

    杨蓁便将连日来自己投奔了聂韶舞、被葛六盯上、以及事涉张克锦的一系列情形都说给了徐显炀听。

    徐显炀早在义父初为东厂督主之时便进了东厂追随其手下,两年前又自行担起锦衣卫,几年下来经手办案无数,听上一遍心里便有了成算:“那个葛六一定是受雇来害你的,张克锦倒是难说。”

    杨蓁点头道:“我也如此以为。虽说如今只能确认张大人一人得知了我受你庇护的事,可张大人看着就不像个心有谋算的人,而且他仅是个九品小吏,想也不会与耿德昌曾有什么交情。再说,若是他指使了葛六来害我,就应当不会再节外生枝,主动寻我过去说那些话。”

    徐显炀听得意外,斜眼乜她道:“你还说得头头是道,可见你才是个心有谋算的,也怪不得短短半月,便在教坊司混得顺风顺水,都用不着我来关照了。”

    杨蓁忍不住又是抿嘴一笑:“大人谬赞,我若是真有大人说得那么能耐,也便能为大人省下今日这一千两银子了。”

    有了今日这经历,她自觉与徐显炀熟络了一大截,说话也不再如从前那般拘谨。

    徐显炀又难免懊恼:闹了今日这一出,连这小丫头都有的可打趣我了!

    “酒无好酒,饭菜总是好的,大人想必未用晚饭,凑合吃点吧。”杨蓁打开用热水铜锅煨着的小饭笼,盛了一小碗米饭给他。

    徐显炀确实是饿了,经她这一提醒更觉前胸贴后背,便不客气地接过来,端了筷子道:“你一定也没吃呢,一道吃了吧。”

    见杨蓁似有犹豫,他板脸道:“你若不吃,我可要疑心你在这饭里下了药算计我。”

    杨蓁又笑出来,这才为自己也盛了一碗:“也好,多吃几口饭菜,也好把那千两银子吃回几分本钱来。”

    徐显炀听她一次次总提起银子,不禁啼笑皆非,拿筷子指指她:“你才过了几年穷日子,至于恁算计么?”

    杨蓁却很认真道:“一只鸡便要半两银子,一斤猪肉要四钱银子,一壶酒要六十文钱,这一桌光是材料,便不下六七两银子了,难道还不值得在乎?大人若不稀罕,就多让给我几口肉吃好了。”

    说着就不客气地一筷子过去,夹了根鸡腿过来咬了一大口。

    市面上肉食贵得离奇,她一年到头确实难得吃上几次,逢年过节能有点肥猪油拌馅的饺子吃就很知足了,前些时应选宫女时还算打了几次牙祭,等进入教坊司后,吃得虽比昌平家里好,也难有什么好菜好肉。

    方才看着面前一桌上等酒菜,杨蓁早就在食指大动了,这一开吃更是收不住口。

    徐显炀听她说得头头是道已觉好笑,再见她一改从前的庄重斯文,竟然吃得像个小饿死鬼附身,他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时庆幸自己还未开吃,不然这下非得喷了。

    她这丫头,无端担了个伺候过他的虚名,都不见她挂心,好像赚了这顿饭吃倒是占了什么大便宜似的。

    至此他郁积于心的烦闷才算散了大半,觉得今日这荒唐经历倒是好笑者居多,也没什么可憋屈的了。

    杨蓁两辈子还是头一遭看见他真心实意地笑上一回,嚼着满口鸡肉愣了愣:他这人,笑起来真挺好看的。

    徐显炀是极阳刚的相貌,五官棱角分明,尤其眉棱与鼻梁的线条如刀裁一般磊落刚毅,这副尊容不笑的时候便有种不怒自威的凛然之势,一笑起来眉眼形态立时变得柔和,人也显得可亲多了。

    桌上摆着一道“一龙戏二珠汤”,是花酒宴席上必备的菜肴,白瓷大汤碗里面浮着一整根四五寸长的炖海参,两侧各配着一颗肉圆。一长配两圆,寓意自明,专为这等场合**添趣。

    徐显炀出身市井,对男女之事没做过也听过,明白这道菜的意思。面前坐着个姑娘,再摆着这样一道菜,就好像手边摊着一副春宫图,他难免浑身的不自在。

    却见杨蓁拿了大瓷勺,切下半个肉圆来,先布到他碗里,又去舀半个给自己,姿态十分自然,看样子是半点不明其意。

    徐显炀是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子,身处这样的情境,要说一点都不往那边想是不可能。一时有心戏谑,报一报方才被她打趣的仇,便伸过筷子来阻住杨蓁继续去切那根海参,含笑道:“这道菜不是这等吃法,要吃你便一整根地夹去叼着吃。来。”

    说着就夹起整根海参,直接朝杨蓁嘴上递过去。

    那海参胶弹弹、直挺挺的,表面略有些棘皮,乍一看与男人那玩意真有几分像。

    杨蓁见他这般热情地夹菜递来,不受未免却之不恭,就真个凑上嘴去接。

    徐显炀见她真来接,果真是半点不懂,心下十分好笑。

    而一见她樱唇微张,含住那海参一端,他不由得身上一热,依稀有了些奇异反应,一时又是慌张又是懊悔:我也真没个正形儿,人家是个好好的女孩子,我拿这种事逗人家做什么?

    却听吱地一声轻响,原来是杨蓁吸了一口海参里裹着的肚肠等物,笑赞道:“怪道人家都说一花二筋三滚子,这滚子肉里裹的花筋吸满了汤汁着实鲜美,大人也来尝尝。”

    她还怕徐显炀嫌脏,说话间一手端碗在底下接着,一手拿筷子将自己衔过的那截夹断下来,剩了大半截在徐显炀的筷子里。

    徐显炀正一脑门子歪心思,一眼看见那玩意断了一截后,从里头上滴出了些浓稠的花筋汁液,更是像那玩意像了个十足。

    他顿时恶心得几欲吐出来,赶忙将其放进杨蓁碗里:“我不爱吃,都给你了。”

    杨蓁看他脸色酡红,局促得没着没落的,完全不明就里。

    16、

    徐显炀自知今晚总得延挨一阵时候,不便走得过早,就寻些闲话来与她说,只再不敢沾染**半分。

    好在他本不像外人以为的那般性冷寡言,一边慢慢吃着饭菜,一边问起杨蓁近日来的闲事,几番对答下来,两人间的气氛便愈发松快。

    杨蓁有问必答,说起如赵槐为她撑腰言语乖张,或是月姐替她出头之类有趣的经历也会多说上几句,只是一句也不会反过来主动问他什么。

    徐显炀体会的出来,她还是当他是位“大人”,保持着疏离与敬意。这也怨不得她,以她一个平民小姑娘,又是当此境地,能做到这般平静对答已属不易。

    想及她本是遭了无妄之灾,却因自己坚持要借她查案才不得脱身,如今竟还担上了性命之忧,徐显炀不免心存愧疚。

    “你且放心,我今日出去便连夜缉捕葛六,有了他这条线索,就无需你再助我查下去,到时我会尽快救你出来。”

    临到起身要走时,徐显炀向杨蓁承诺道。

    杨蓁含笑道:“我倒不急,有过今日之事,将来更加无人敢来欺负我。我如今饭与别人一处吃,觉与旁人一处睡,只要处处小心不落单,也便不会有何危险。大人倒不如暗中去擒葛六,先不要惊动他人,说不定我在这边还能多为你查到些什么。”

    徐显炀大为意外:“你是查案查上瘾了怎地?纵使你想为父报仇,也没有必要如此坚持。等你出来,你想进宫,我可以托义父安排你进宫,你不想进,我也可以安排你回家,你想与婶婶隐姓埋名去到他乡居住,我也可以为你打点。哪一样不比留在这里好?再怎样平安无事,这里也算不得个好地方吧?”

    杨蓁抬起眼直望向他,双眸蕴着一抹复杂神色。有他照应,她与婶婶是轻易便能过上平安日子了,可他呢?

    奸党一日不来铲除,他的将来就一日难保不去重蹈覆辙。她怎能明知如此还明哲保身?

    “此事我既已搅了进来,自会有心彻查清楚,不想半途而废。既然大人对我有意相护,就等案情切实查出眉目、真正无需我出力时,再来兑现承诺也不迟。”

    徐显炀虽然很不理解,但被她这般凝望着,听着她如此平静的言辞,心头就平添一份安宁与鼓励。

    事实确如她所言,擒了葛六也不定可以结案,留她在这里,就多留一分获取线索的希望。既然她都决意要彻查清楚,他还有何可顾虑呢?

    徐显炀点头道:“好,有了今日之事,将来我也可公然运作来照应你了,必不会再让你遇险。只一件事你要记住,将来再觉察到有何危险,定要及时着人报我,切不可逞强冒险。”

    后面这一句语气严厉,像极了家长训教孩子,更是透着满满的关切,杨蓁听得心头一甜,点头答应的同时绽出笑容,粉嫩嫩的小脸宛似初初绽放的蔷薇花。

    徐显炀看得一怔:我这话有什么好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