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绝品通灵大小姐 > 第1129章 为时已晚的后悔

第1129章 为时已晚的后悔

  第1129章为时已晚的后悔

  尉迟楠呼吸一滞,面色紧跟着变了又变。

  眼见这儿的动静,即将引起周边之人注意,尉迟萧不轻不重咳嗽一声,沉声道:“有什么事,回府关起门说,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我与他没什么好说的!”像是要力证自己所言不虚般,尉迟含果断收回目光,不去看某些人自以为深情的嘴脸。

  尉迟楠薄唇慢慢抿成一条直线,良久,松口道:“你所说的一切,日后我会注意分寸,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吆~~这是太阳要打西面出来的节奏?”尉迟含哼笑,不待他接话,面色蓦然一沉:“你大可不必如此勉强,说的好像,我是拆散你与某个狐狸精的坏人似得!”

  “含儿……”

  “如果你不想今日之事,闹到阿玛额娘那儿,让他们对某个狐狸精更加厌恶,现在、马上、立刻消失在我的视线内!”尉迟含纤指蓦然一指,不容置疑的逐客令,自嫣红唇瓣中溢出。

  尉迟楠注视她倔强小脸片刻,幽叹一声:“二哥先离开,晚些时候回府,再与你细谈!”

  “不必!”尉迟含毫不犹豫拒绝。

  她完全不觉得,他们还有谈话的必要;因为,她早已预料到结果。

  不是谈崩,就是两败俱伤。

  尉迟楠无视她的拒绝,与陆子遥和尉迟萧点头示意下,神色不是很好的转身离去。

  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尉迟含放于桌面上的指尖,一点一点收紧。

  “别生闷气了,丑死了!”尉迟萧抬手,不轻不重敲了下她的脑门。

  “我正在生气,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还来欺负我可怜的脑袋,有你这么做哥哥的吗?”尉迟含抗议揉了揉自己的脑门,满眼幽怨的瞪视着他。

  尉迟萧不置可否勾了下唇角:“本世子还从未听说过,打不死的小强也需要安慰?”

  陆子遥闻言,差点闷笑出声。

  有这么坑自己妹妹的吗?

  “你这是在拐着弯骂我?”尉迟含鼓着脸颊,气呼呼开口。

  “不错!脑子还挺灵光!”尉迟萧状似夸赞道。

  尉迟含重重磨牙,正待不知该如何反击之时,突然灵光一闪,一把抱着陆子遥的手臂,怂恿道:“子遥姐!你要为我报仇,今天晚上别让萧哥进你的房门,让他独守空房!”

  “……”陆子遥俏脸微红。

  大庭广众之下,咱说话能注意点吗?

  尉迟萧眼睑微眯:“皮痒了吧?”

  尉迟含生怕他动手,忙躲远一些,才开口道:“你要是揍我,我就去告诉皇爷爷,你以大欺小!”

  “动手?”尉迟萧漫不经心轻嚼这两个字眼,下一瞬,话锋微转:“如此没有风度之事,本世子会做?”

  “……”尉迟含满头黑线。

  他这是在自夸吗?

  “本世子倒是很有兴趣,去与皇爷爷商量一下你的婚姻大事!”尉迟萧不紧不慢,再次开口道。

  “呃~~”尉迟含。

  说不过人家,就搞威胁这套,有没有点男子汉的风度?

  “不说话,本世子就当你同意了!”尉迟萧心情不错,轻扬眉梢:“待宫宴结束,本世子会去与皇爷爷好好商量商量!”

  “我错了!”尉迟含欲哭无泪,她千不怕,万不怕,偏偏就怕有人拿她婚姻大事做文章,而他还每次都乐此不疲。

  “一句错了,就想息事宁人,本世子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

  尉迟含闻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哼哼唧唧的晃着陆子遥的手臂,寻求庇护。

  陆子遥当即义气十足,给予她一抹安慰的眼神。

  尉迟含顿时有了底。

  “阿含今日已经够可怜了,你就别吓她了!”陆子遥轻扯尉迟萧的衣袖,商量道。

  尉迟萧深邃眸光,在她小脸上停留几个呼吸后,挪至尉迟含的身上:“下次再敢乱说话,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尉迟含吐了下舌尖。

  深深的觉得,恋爱中的男人,差别待遇简直太大了。

  说说笑笑间,宴席到了高潮部分。

  各家早已准备多时的千金小姐,纷纷上台表演才艺,争取一鸣惊人,拔得头筹。

  尉迟含看着看着,突然想起什么般,臂肘撞了撞,懒洋洋靠与椅子之上的人儿:“你不是要参加才艺比赛,争夺奖品吗?怎么不去了?”

  “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没心情!”陆子遥托着下巴,泱泱然道:“我现在只想赶紧回府,好好的睡上一觉,将今日所有的不愉快,通通给忘记!”

  “的确!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确实让人没心情!”原本还兴致勃勃观看各家小姐比拼的尉迟含,也顿时没了兴趣。

  只要一想到,被自小一起玩闹长大的二哥打了一巴掌,心头就一阵憋火。

  她一定要想办法,将自家二哥自柳纤柔那条不归路上拉回来,不然早晚有朝一日,他会毁了自己。

  心思各异的二人,兴致缺缺的熬了一会,就有些坐不住了。

  “子遥姐!你要不要走?我准备先溜了?”尉迟含压低嗓音询问。

  “我也想走,只是不知行不行?”陆子遥一脸为难,意有所指扫视一眼尉迟萧。

  “这还不简单,你问问萧哥便是!”尉迟含怂恿。

  陆子遥抿了抿嘴,抬手,轻戳正与他人寒暄的尉迟萧。

  尉迟萧侧目:“怎么了?”

  “我可不可以先跟阿含走?”陆子遥希翼瞧着他。

  “不想看了?”

  “嗯!”陆子遥如实颔首。

  “那本世子带你去见皇爷爷!”话音落,搁下手中酒杯,作势起身。

  “……”陆子遥。

  她能说,她宁可继续在这儿看表演,也不想去见皇上吗?

  瞧着她那一脸悲苦之色,尉迟含低笑一声,安慰的拍了拍她的香肩,祝她好运。

  陆子遥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用只有两人能听闻到的嗓音道:“亏得之前我还为你求情,早知道你会幸灾乐祸,我就不该为你求情,让他们随便给你安排个男子,嫁了得了!”

  “为时已晚!”尉迟含笑呵呵起身,顺嘴安慰道:“放心!皇爷爷很和蔼,不会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