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与天同兽 > 230|第230章
  楚灼看向火鳞她们消失的方向肯定地道:“放心,没事的火鳞的修为比那女修高呢。”

  而且两个都是雌的能干出什么事?

  万俟天奇似信非信,这段日子和火鳞混久了他总会不自觉地忽略她的性别将她当成同性来对待。特别是火鳞表现出来的暴力和战斗力还有那张比男人还俊的脸实在没办法将她当成个软妹子来看。

  要他说寻珠哥都比她有“女人味”。

  这时几个穿着打扮像画舫主人一般侍女款款过来请他们到里面休息。

  侍女们贴心地奉上灵气蕴然的茶和精美的点心,娇声燕语,穿着粉色的纱衣除了重点部位外其他的根本遮不了多少,簇拥过来时,俨然就像是男人的**窟。

  可惜现在无人想消受。

  碧寻珠一脸冷冰冰的加上那张让女妖们都羞愧的脸侍女们都怀疑他是不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妖,自然不会选择去勾搭他。

  万俟天奇脸红通通的,压根儿就不敢多看。

  他一心痴迷炼丹术,极少会在意其他东西在男女之情上,还是个纯洁的处男呢。

  至于严老大几个男人,有楚灼在,自然不敢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所以此时皆是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怎么正经怎么来。

  侍女们见这群男人和雄性竟然油盐不进,娇嗔一声,不甘地离开了。

  楚灼依然掩着阿炤的眼睛,直到那几个侍女离开后,方才放开。

  而小乌龟,在看到画舫的主人蜚音时,就被楚灼干脆利落地塞回灵兽袋,让它乖乖地待着。

  至于玄渊会这么乖,还是因为阿炤一句话,不然这只幼崽龟早就爬出来。

  碧寻珠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只乖乖地由着楚灼遮眼睛,并且没有闹的小妖兽,连吐槽都懒了。看它一副乖巧的模样,只怕心里已经觉得楚灼是吃醋,才会特地掩住它的眼睛,它是疼媳妇的,乖乖地给她遮住就好。

  不在同一个频道上的脑洞,真是可怕。

  他们坐了会儿,终于见火鳞回来,并未见那位叫蜚音的妖女。

  火鳞依然是那副笑的模样,眉稍眼角流露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帅气,洒然而来,已无先前离开时的怒气。

  也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证明自己是个雌的。

  等火鳞坐下后,万俟天奇就问:“火鳞姐,没事吧?”

  火鳞端起灵茶,奇怪地看他,“能有什么事?”

  “那、那个蜚音姑娘”

  “也没事啊,我只是向她证明我是个雌的,没做什么。”火鳞不以为意地说,然后打量他,“你问这么多做甚?难不成以为我会对她做什么?怎么可能?我们都是雌的。”

  一心只想找个雄壮威武的雄性或者男人生蛋的火鳞和碧寻珠一样,三观同样是笔直笔直的,当然不认为自己能和一个女妖做点什么。

  万俟天奇哦一声,看看她俊美的脸,估且相信了。

  楚灼抱着阿炤,将从灵兽袋里爬出来的小乌龟放到肩膀上,含笑看着他们。

  一直缩在旁边当背景的屠四娘忍不住道:“几位前辈,蜚音前辈乃是沁水楼的弟子,这画舫名叫蜚音,她是”

  屠四娘猛地闭嘴。

  楚灼等人抬头看去,就见到依然是一袭红纱迤逦而来的蜚音。

  看到蜚音的模样,万俟天奇忍不住瞅一眼火鳞,这叫没事?

  蜚音看起来有些憔悴,让人忍不住想火鳞向蜚音证明自己是女的到底是怎么证明的,为何蜚音看起来那么颓废,整个人都像要废了一样。

  难不成火鳞是雌性对她的打击这么大?还是有不为人知的事?

  蜚音过来后,连招呼都没打一个,懒洋洋地倚坐在靠窗边的一个铺白毛毯的榻上,素手轻扬,开门见山地问:“几位来沁水楼做什么?”

  屠四娘想要开口,被蜚音看了一眼,赶紧闭上嘴。

  碧寻珠冷淡地道:“听说这沁水楼中有七缕丝草。”

  “哦,你们是为七缕丝草而来的。”蜚音一副不奇怪的模样。

  这七缕丝草虽只是十阶灵草,生长条件却颇为苛刻,需沐水灵气而生,唯有水灵气浓郁之地方才能生长。恰好沁水舫有一个水属性的聚灵塔,可将灵气转化为水灵气的一种,虽并非是纯正的水灵气,却已经算是不错了。

  这七缕丝草便是沁水舫培养的灵植,数量并不多。

  然后又听到蜚音说:“想要七缕丝草,可不容易,你们用什么来交换?”

  碧寻珠微微皱眉,似在想有什么可以交换的东西。

  万俟天奇对灵草向来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当下忍不住问,“灵石行么?”

  蜚音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一脸遗憾地道:“这可不行,沁水舫并不缺灵石,谈灵石多俗气啊,是不是?”

  “那灵丹呢?”万俟天奇继续问。

  “那要看看是什么灵丹了,我们沁水舫也有炼丹师。”

  万俟天奇便用灵识探进储纳戒,开始清点自己储纳戒里的灵丹,看看有什么能让这位女妖满意的。

  很快,万俟天奇就找到一种,问道:“蜚音前辈,可需要驻颜丹?”

  驻颜丹这东西,在广元大陆卖得极好,万俟天奇相信,在赤云星大陆应该也一样。

  果然,就见蜚音从榻上坐起,红纱微撩,露出一双修长白嫩的美腿,双目灼灼地看着他,“驻颜丹?”

  “是的。”万俟天奇见有戏,心中大定。

  蜚音马上一改先前的懒散,热情地道:“哎呀,几位远道而来辛苦了!至于这七缕丝草,我在沁水舫中也算是有几分面子,可以帮你们换一些。不知你们要多少株七缕丝草?”

  “当然是越多越好啦。”万俟天奇笑着说。

  蜚音眉眼含媚,娇嗔道:“公子可真会为难人,七缕丝草生长不易,哪能越多越好?当然,若是公子手中还有驻颜丹,倒是可以帮公子和舫中的其他姐妹们换一些。”

  沁水舫收弟子首先看的是颜值,但凡是沁水舫的弟子,都十会注重自己的那张脸,不管是妖修还是人修,不管是男修还是女修,都是一样的。

  所以听到有驻颜丹,哪里还能镇定得住。

  蜚音相信,其他姐妹也一样。

  当下蜚音和万俟天奇就着一颗驻颜丹能换多少株七缕丝草展开讨论。

  火鳞见状,也参与进来,站在万俟天奇身边,和他一起发挥她满嘴跑火车的德行,一起宰沁水舫。

  楚灼和碧寻珠坐在一旁喝完,完全不干涉。

  虽然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结果还是喜人的,倒也省了他们再费心思。

  反倒是屠四娘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原本还以为来到沁水楼后,还要费点功夫才能得到七缕丝草,甚至屠四娘已经想好,到时候不行就建议火鳞和碧寻珠去抢算了,抢到就算他们的。

  哪知道,一颗驻颜丹就能搞定。

  不管在哪个大陆,驻颜丹这东西都是缺稀的,也不怪蜚音态度改变这么快。

  只是屠四娘没想到楚灼这一行人连驻颜丹都能炼出来,不由得怀疑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跑来赤云星大陆。

  最后,蜚音不敌万俟天奇和火鳞的嘴炮,节节败退,答应一颗驻颜丹换三株七缕丝草。

  等答应的瞬间,蜚音就后悔了。

  火鳞笑眯眯地道:“说好了,蜚音妹妹应该不会耍诈吧?”

  蜚音:“哪能呢,就这样吧。”

  悄悄地别过头,蜚音气得脸蛋都扭曲了。

  看到她扭曲的脸,楚灼和碧寻珠对视一眼,怀疑先前火鳞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情,否则蜚音怎么会听到火鳞的话,脸都气得扭曲。

  画舫在水面上前行,破开浓浓白雾。

  四周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画舫的防护罩将白雾隔开,方才不至于让人看不到身边的同伴。

  等蜚音离开后,火鳞和万俟天奇兴致勃勃地观看这艘画舫,顺便查看周围的环境,探查为何只有沁水舫的画舫才能在浓雾穿行的原因。

  万俟天奇想到什么,转头朝屠四娘道:“对了,先前你想说什么来着?”

  屠四娘和严老大相视苦笑,屠四娘道:“现在没什么好说的。”

  原本是想提醒他们这位叫“蜚音”的妖女有多难缠,最好不要轻易得罪她,否则路上要吃苦头的。哪知道人家底气十足,连难缠的妖女都攻克,反倒是显得他们这几个带路的很没用。

  虽然屠四娘没说,不过楚灼一行人还是从她这里听说一些关于蜚音的事情。

  沁水舫所在之地,其实是一个星罗密布的水域,有数艘画舫和无数船只往来整个水域,不过沁水舫中有规定,唯有人皇境的沁水舫弟子,方才能在沁水舫中拥有自己名号的画舫,人皇境之下的弟子,只允许使用船。

  无人知道沁水舫中有多少人皇境弟子,这对外是一个秘密。

  这蜚音便是沁水舫中的一位画舫主,她是一只蜚音鸟修炼化形,天生就是一个音修,以音惑人,以音杀人。蜚音鸟本性,最喜高歌靡靡之音,引诱英俊的男修与她欢好。

  蜚音的脾气其实并不好,一言不合就杀人是常态,所以在发现画舫主是蜚音时,屠四娘十分担心,担心这群人一言不和就和蜚音怼上。

  哪知道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彼此相安无事。

  这多亏万俟天奇的驻颜丹。

  想到这里,屠四娘看一眼万俟天奇,这位炼丹师修为虽不高,但炼丹术却高深得惊人。

  蜚音离开后,就没有再出现。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万俟天奇和火鳞宰得太狠,还是其他,总之心情不好的蜚音鸟无法纡解心头被火鳞撩骚起来的骚气,于是便决定干她的老本行。

  丝竹之声响起,应和着飘渺的歌声,在整个水面上弥漫。

  歌声从起初的幽咽低语转为一种挑逗人心的靡靡吟唱,让人听得脸红心跳,连湖里的鱼都忍不住成双成对地跳出来,喷出一道道水花。

  楚灼和万俟天奇的脸又不受控制地红起来。

  这两人,一个暂时无法使用灵力,一个修为太低,受到的影响不轻。

  相比之下,其他人神色正常,火鳞更是手拍着大腿,一下一下地和击着音乐。

  碧寻珠看向楚灼,问道:“主人,要不要让她停下?”

  楚灼看一眼屠四娘他们,说道:“算了,这毕竟是人家的画舫,总要让她发泄一下心中的感情才行。”

  刚才他们宰她太惨,加上火鳞可能对蜚音做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想必蜚音心里一肚子火气没办法发泄,又没办法找个男人发泄,只能以这种办法来发泄。

  楚灼自认还是挺体贴的。

  碧寻珠听罢,便不理了。

  万俟天奇实在受不了那撩骚人的歌声,从储纳戒里找出清心丹,吃下一颗后终于清净许多,将剩下的清心丹递给楚灼。

  楚灼服食一颗,感觉到身体正常许多,虽然仍受影响,却不会太大。

  阿炤瞅了瞅楚灼还残留着些许晕红的脸,她自己没感觉到,此时双眼含春的模样有多妩媚,让它既想看又不好意思,觉得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

  原来蜚音鸟的声音有这么大的魅力。

  阿炤想着,就对碧寻珠道:老二,去问问那蜚音,看看哪里还有蜚音鸟。

  听到这话,碧寻珠和火鳞等妖兽都看过来,“老大,你要捕捉蜚音鸟?”

  阿炤双爪子扒着楚灼的手臂,懒洋洋地说:是啊,等以后举办双修大典,就让蜚音鸟唱歌。

  三只妖兽:“”

  碧寻珠和火鳞瞅着楚灼的模样,似乎有些明白阿炤的用意。

  但是现在就想这种是不是太早了?怎么看都居心叵测。

  阿炤完全不觉得自己居心叵测,它就是觉得楚灼听到蜚音鸟的声音露出那么好看的神色,看得它心生荡漾,那以后就让蜚音鸟唱歌吧。

  幸好楚灼不知道,不然绝逼将怀里的小妖兽丢出去,哪里还像现在这样,护得真像儿子一样。

  船行了约莫半天时间,终于停下来。

  楚灼等人从船舱走出来,就见到那隐藏在白雾中的水楼。

  在浓郁的水灵力的围绕中,那一栋楼阁悬立在开阔的水面上,在白雾中若隐若现,仿佛云中仙城,又如同空中楼阁。

  这便是有“水上城”之称的沁水楼。

  虽只是一座楼,实则却是一座修炼城,是沁水舫弟子所居之地。这沁水楼中,不仅有沁水舫的弟子,也有当地的居民,十分热闹,沁水楼前的水域上,停泊着许多船只,远处隐隐有画舫破雾而来。

  蜚音走过来,娇笑一声,说道:“几位,沁水楼已到,你们远道而来,不如就在沁水楼盘桓几日?”

  火鳞笑眯眯地说:“那就麻烦蜚音妹妹为我们安排住处。”

  蜚音看到她,脸蛋又忍不住扭曲了下,一旁的侍女提醒:“舫主、舫主,你的脸。”

  蜚音赶紧扭正脸,一本正经地道:“这是自然,七缕丝草不是那么容易取的,还得等几日,诸位就安心地住下罢。”

  说完,蜚音也不理他们,就指派一个侍女过来,带他们进沁水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