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幸孕重生之日日撩妻 > 193章 抱歉杜小姐,我的爱无价【一更】

193章 抱歉杜小姐,我的爱无价【一更】

    一夜的缠绵,两个人第二天早上都赖在床上,怎么也不肯起床。

    应呈玦一直抱着楚未晞磨蹭,眼瞅着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楚未晞直接一脚将应呈玦踢下了床。应呈玦从床上滚到地上,他揉了揉肚子,仰头看着跪在枕头上的楚未晞,有了小情绪。“媳妇儿,你力气好大”

    他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的肋骨,那样子不像是装的。

    楚未晞又心疼了,忙跟着跳下床。

    他上身根本就没穿衣服,楚未晞一把摸到他的肋骨,轻轻揉了揉,“疼的严重不?”

    应呈玦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冷漠。

    见他冷着脸,楚未晞心里更是惶恐,担心自己把他踹出伤来。“要不我们去检查一下。”

    应呈玦依旧板着脸,严肃地摇头,“不。”

    “那你想怎么办?”

    应呈玦指着被踹到的肋骨,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舔舔,就不疼了。”

    楚未晞:“”

    “我添你大爷!”她又抬起脚准备踹他一脚,这次,应呈玦眼疾手快,握住了她的脚腕。他伸出舌尖,在她脚趾上舔了舔,才说:“你的脚这么好看,可不能乱踹,踹伤了我没关系,踹疼了你的脚可不得了了。”

    楚未晞满头黑线,“要脸不?要节操不?”

    应呈玦把玩着她的脚,淡笑不语。

    脸是个什么东西?

    节操是什么东西?

    应先生表示不知情。

    楚未晞将自己的脚从应呈玦手里挣脱出来,“我去换衣服。”她赤脚走出房间,去了隔壁的衣橱间。应呈玦这才从地毯上爬了起来,他扫了眼满地残留的蜡烛痕迹,又盯着地上那几套不能再穿的衣服,笑容满足的像只猫儿。

    时间太赶,两个人随便烤了几片面包,做了两个三明治,没来得及就上车走了。

    应呈玦亲自开车载她下山,楚未晞吃完了自己的三明治,这才伸手喂应呈玦。应呈玦一边开车一边吃东西,那叫一个舒服惬意。下了山,阿标的车子已经等在路边,应呈玦与楚未晞分别,由阿标载着楚未晞去学校,他自己则直接去了公司。

    他一到公司,就被银大缠上了。

    “那个杜小姐,什么时候才回美国?”银大坐在他办公桌上,神色间有了些不耐烦。

    应呈玦一边开电脑一边瞧他,见他满脸烦意,便打趣道:“怎么,佳人相伴左右,你还不乐意?”

    “那就是头美人蛇,老子没空跟她打交道。”银大随手拿起一个秘书给应呈玦泡的茶喝了一口,“这茶不错。”

    “正宗大红袍。”应呈玦指了指杯子,“杯子脏了,你得赔我一个。”

    “我为了替你应付杜小姐,这段时间都没时间陪自己老婆孩子了,你还好意思让我赔杯子?”银大用难以置信、失望之极的眼神瞅着自家的阿玦,心想,这世界果然没爱了。

    应呈玦良心发现,在杯子跟杜小姐两者之间权衡了片刻,才说:“杯子就不用你赔了,杜小姐你再继续陪她耗几天。”

    “呵,我看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什么合作双赢,都是扯淡,她杜慕唯的心思在哪里,银大一清二楚。

    应呈玦耸耸肩,对银大说:“你好歹也是我大哥,你弟弟终于找到了媳妇儿,你可不能毁了你弟弟的爱情。”

    银大冷笑。

    我信了你的邪!

    打发走了银大,应呈玦又给银二拨了个电话。

    “玦爷。”银二还没醒,昨晚不知道去那里鬼混去了,声音都哑了。

    应呈玦一边看银二昨天发在他邮箱里的图片,一边问:“杜慕唯身边那个男人是谁?”

    “她的保镖,只负责她一个人的安全。”银二脑子清醒得很。

    “这人什么来路,查清楚没?”

    银二从床上爬起来,一边下楼去接水喝,一边跟应呈玦讲电话。“你猜猜,那个叫无垠的男人,是什么来头。”

    应呈玦没心思猜,直接问:“什么来头?”

    银二说:“无垠是个杀手,还并非无名之徒。”

    “杀手?”

    “嗯,十年前,杀手排行榜更替时,排名前十的杀手里,有三名女性,七名男性。其中,风未晞排位最高,位列第三。排在第二的是风宓阳,而第一,是一个叫做寅面的男人。”

    银二接了水,喝了半杯。“你大概也猜到了,没错,寅面就是无垠。”

    应呈玦这次是真的惊住了。

    “杜家还真是大手笔,竟然请来寅面给杜慕唯做私人保镖。”这样的厉害人物,一年的打工费,足以令人咋舌。

    “n,n,n,玦爷,这次你可猜错了。”

    “嗯?”

    “寅面可不是杜家给杜慕唯聘请的私人保镖,寅面与杜慕唯的关系可不一般,我若没猜错,寅面之所以呆在杜慕唯身边,是因为他喜欢杜慕唯。”银二这次算是在湖里投了一颗深水炸弹,应呈玦都被这炸弹给炸懵了几秒。

    “寅面是杜慕唯的男人?”

    “对啊。”

    应呈玦:“”

    银二又说:“不过玦爷,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事,若是真的话,那这杜慕唯,绝对有嫌疑。”

    应呈玦想了想,才说:“都只是我的猜测,先不要打草惊蛇,你再去查一查,六年前,杜慕唯有没有去过德国。”

    “你在怀疑什么?”

    “我怀疑,这杜慕唯,不仅是风未晞的姐姐,更有可能,当年那件事,就是她干的。”

    有近半分钟的时间,银二都没有说话。

    “都是你的猜测?”

    应呈玦说:“直觉,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银二想反驳应呈玦两句,但转念一想,一旦杜慕唯与风未晞是姐妹的关系成立,那么这其中必定还藏有其他的隐情,这些隐情,足以让杜慕唯剑走偏锋,涉险去做一些肮脏事。

    “若你的直觉是对的话,那当年你在美国失忆的事,也值得重新调查了。”

    “也许吧。”

    临挂电话的时候,应呈玦又说了句:“派人去调查寅面的详细资料,越详细越好。”

    “已经派人去查了,等几天才有结果。”

    “好。”

    挂断电话后,应呈玦这才让尉迟漠将需要处理的文件拿进来处理。另一头,银大隔三差五就要被应呈玦推出去挡桃花,他每天陪着杜小姐游乐玩耍,自是叫苦不迭。

    又过了一周后,杜小姐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要做。

    与杜氏财阀的合作,可不是小事,应呈玦再怎么想要避嫌,这一天,还是得去面对杜小姐。他带着银大以及尉迟漠参加会议,三个人等了十几分钟,杜小姐才带着自己的保镖无垠,姗姗来迟。

    她进了会议室,尉迟漠让秘书给她上了咖啡。

    杜慕唯坐在应呈玦的对面,她身旁的无垠手里拿着一只公文包,一只安安静静的站在她身后,像个透明人。应呈玦的眼神若有似无撇过那无垠,不由得一凝。

    无垠也状若无意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看似冷漠,实则充满了不悦。

    也是,他爱的女人这次来奉城,可不仅仅是为了工作,更多的,是想要与应呈玦联姻。他能开心才怪。

    “应哥哥。”杜慕唯喊了声,正准备就合作事宜探讨一番,就听见应呈玦说:“现在是工作时间,杜总,还是称我一声应先生,或者应总比较好。”

    杜慕唯笑容不减,很自然地点点头,接口道:“倒是我冒失了。”

    “没有的事,杜总,开始吧。”

    “好。”

    杜慕唯谈起事来,立马就变得不同了,到底是杜氏财阀的继承人,谈吐间,自然不失气场。她吐词清晰、口吻利索却不给人咄咄逼人之感,跟她谈事,会给人很舒服,却又不容小觑的感觉。

    应呈玦听着她将杜氏财阀近几天的发展方向,以及她的展望,中途并没有插话。

    听完后,应呈玦就说了一句:“你们已经不满足于欧美市场,想要打入亚洲市场了。”

    杜慕唯并不介意他的直白,只说:“说到底,都是商人,我们的眼里只有利益。亚洲早已发展起来,已不是几十年前的那个亚洲了,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全球有目共睹。我们杜氏财阀想要打开亚洲市场,最好的切入点,便是中国。”杜慕唯喝了口咖啡,望着应呈玦的方向,说道:“而亚龙国际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与贵公司合作,是我们杜氏财阀最明智的选择。应总,我相信亚龙国际,也,相信你。”杜慕唯目光灼亮看着那个俊美风华的男人,她对应呈玦有好感,他有一副好皮囊,有足以与她相配的家世背景,更重要的事,他本人的聪明才智,足以让她信服。

    有人曾说过,亚龙国际的应总,有一颗为金融业而生的脑袋。这话不假,几年前那场席卷全球的那场金融危机里,连杜氏财阀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只有亚龙国际未受到分毫波及,反倒还在危机中欣欣向荣的成长起来。

    若一定要找个联姻的对象,那应呈玦绝对是不二人选,当然,杜慕唯本身对应呈玦就有几分倾慕之情。如果能得到他,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应呈玦自认为,自己是承受得起杜慕唯刚才这番奉承的。只是

    “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如杜慕唯所说,都是商人,他也看重利益。哪怕它杜氏财阀是豺狼虎豹,也别想在他这里空手套白狼、吃白食。

    杜慕唯打了个响指,无垠打开公文包,抽出合同文件。尉迟漠起身接过合同,递到应呈玦身前。

    应呈玦细细的看了起来,不错过任何一个字。

    合同内容分两份,一份英文格式的,一份中文格式。应呈玦看得是那份英文原件,他花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来看合同,这期间,会议室里始终寂静无声。

    银大坐在应呈玦身边,也在跟着他一起看合同内同,不得不说,这份合同很有诚意,并且诚意得有些过头了。

    亚龙国际早在四年前就开始进军美洲境内,但到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它始终不像是在亚洲这般如鱼得水地发展。它不仅要受到本地企业的排斥,还遭受过政府的不公平对待。杜氏财阀在合同里明确提出,只要亚龙国际愿意与他们合作,他们会帮助亚龙国际争取到国政府的最大支持,打开国市场,欢迎亚龙国际入驻并建立分公司。

    并且,他们还愿意将美洲西部国家内一个主要城市的经营权授予亚龙国际,为期十五年!

    此外,亚龙国际可以派送二十名优秀的精英,前往杜氏财阀企业内学习观摩他们的经营方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细节,但这,都不是银大和应呈玦所在意的。

    应呈玦看完合同,脸上没有露出丝毫表情,倒是银大,下意识摸了摸鼻梁上的眼镜框。

    杜慕唯盯着应呈玦,想要从他脸上寻找到人该有的情绪,按理说,在面对这份合同时,他该惊讶欣喜的。但杜慕唯失望了,只见英俊的男人手指不停地瞧着那份合同,脸上的表情滴水不漏,完全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情绪。

    杜慕唯也不着急,并不出声。

    尉迟漠见杜慕唯咖啡喝完了,准备给她再煮一杯。杜慕唯却摆摆手,仰头问尉迟漠:“能给我一杯红酒么?”

    尉迟漠点点头,不一会儿,直接拿了一瓶产自意大利的红酒,尉迟漠给她倒了一杯。

    杜慕唯尝了尝,坐姿微微朝后靠了去。

    应呈玦将合同关上,突然说道:“我不觉得,与我们合作,值得杜氏财阀这般割爱。”

    杜慕唯笑了,“如果我说,还有一个私人要求呢?”

    应呈玦眯了眯眼睛,盯着对面那条美人蛇看了半晌,然后,他问:“不妨让我猜猜,杜总的私人要求。”

    “你猜。”

    “杜小姐,你对我,就这么势在必得?”应呈玦目光淡淡的,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

    杜慕唯不意外他会猜到这个,她只是笑了笑,问他:“所以,我开出的条件,打动你了么?”

    “哈!”

    应呈玦忽然大笑一声,杜慕唯虚眯着眸子,看见应呈玦愉悦的笑容,以为他是心动了,正要喝口酒喜悦一下,却又听那笑声戛然而止,跟着,应呈玦说:“抱歉杜小姐,我的爱无价。”

    他说完,不等杜慕唯反应,唰唰几下,将那份合同,撕得碎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