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惹火小妖妃:皇上,坏透了! > 第96章 她便是可有可无的泄~欲工具

第96章 她便是可有可无的泄~欲工具

    容檀睨着她慌乱的眼神,最终将手指抽了出来。

    苏初欢显然看到了那修长指间的嗳液,觉得他是在故意羞辱自己,所以气得一言不发。

    见状,容檀只当她害羞,什么也没说地起身准备离开,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种程度的**,他还是能克制的。

    而见他要走,苏初欢眼神一敛,下意识握住了他的大手,见他顿了顿步伐,临时组织了语言下意识开口,“皇上,臣妾不希望你去景兰宫见左昭仪。”

    她不想拐弯抹角,如果他拒绝,那也干脆利落,至少不婆婆妈妈。

    可是容檀没有回应她,将她的心揪得紧紧的,成心吊着她一样,没过一会儿,便将自己的手漠然抽离了。

    苏初欢缓缓别过了脸,既然挽留不了,那她便不再多做挽留了,反正他对洛嫣儿便是情有独钟,对她,最多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洛嫣儿是他心头瑰宝,捧在心尖疼的美人儿,她便是可有可无的泄欲工具。

    可下一刻,容檀离开前只是没有起伏说了句,“朕今日在西暖阁还有很多奏折要批阅,你便留在寝宫好好修养身子。”

    话音刚落,苏初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然后听到了程成立即跟在他身后,移驾养心殿的西暖阁。

    她才收回了视线,虽然没有留下,但也没有去见洛嫣儿,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她经过刚刚慕容尔岚和洛嫣儿安排的陷害,已然身心疲累,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了

    与此同时

    景兰宫。

    青绿正端着碗药走进寝宫,没想到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连忙走进去一看,原本还躺在床榻上的洛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下床。

    只见她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而床边的落地花瓶已然被打碎。

    青绿以为是她不小心,连忙放下汤药,走过去担心道,“娘娘,没有伤到您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洛嫣儿没有回答,她并不是因为不小心,而是被气的。

    她都亲自给慕容尔岚出谋划策了,可那女人连这点小事都办不成,最气的是,还偷鸡不成蚀把米地让她将容檀硬生生地让出给苏初欢!

    她这些日子辛辛苦苦装病,才留住容檀,现在却因为慕容尔岚的愚蠢而坏了事,回到养心殿的容檀不会再来景兰宫。

    不仅她的病已经快好了,苏初欢也会使尽手段缠住容檀!

    见她脸色不佳,青绿吓着了,“娘娘是不是真的伤到了,您告诉奴婢,奴婢立刻去请太医!”

    这才让洛嫣儿回过神,冷静下来道,“我没事,不小心碰了,让宫女进来收拾一下。”

    “是,娘娘。”青绿也傻傻的相信了,便让宫女来收拾了。

    而这边,青绿收拾完后,便端着药走到了洛嫣儿面前,“娘娘,先把药喝了,身子才能好得完全。”

    洛嫣儿睨了她一眼他,她压根就没病喝什么,随意说了句,“放这儿,我等会喝。对了,我哥有没有带信过来?”

    “哦,奴婢差点忘了,洛上卿命奴婢将这张纸条带给娘娘。”说罢,青绿将纸条递给了她。

    洛嫣儿立即接过,看了一眼,神色微变地起身,披了件外套便打算离开。

    青绿赶忙想追上去,“娘娘,您身子刚刚好要去哪儿?”

    “你便留在景兰宫,我出去半个时辰回来。”洛嫣儿匆匆说了句便离开了。

    青绿不解地皱眉,神神秘秘的连她都不让跟,到底洛上卿纸条上说了什么?

    纸条上只写了几个字:

    月罗亭,午时十分急见。

    落款洛舒魏。

    见到急见想必是有急事,洛嫣儿还是很在意洛舒魏和家人的,所以她以为洛舒魏有什么危险,想都没想就去了月罗亭。

    可是当她到的时候,来的人却不是洛舒魏。

    她蹙眉,在一旁顿了顿步伐,谨慎的没有走过去,那字迹她可以确认是洛舒魏本人所写。

    那么此人是

    仔细一看,果然是她所想的男人。

    洛水的夫君。

    睿亲王。

    而洛舒魏便是睿亲王的人,她早知道,所以便没再有其他怀疑地走了过去。

    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洛嫣儿靠近这个存在感极强的莫测男人,意味深长地淡道,“纸条是我哥洛舒魏的亲笔信,怎是睿亲王?”

    “本王命他这么做的,要见你的人是本王。”容邪一身雍容白衣随风浮动,并没有转过身,看不到他的表情,却有一股压迫。

    “原来如此。”洛嫣儿眸底闪烁着一丝复杂,“我与睿亲王素来无交集,睿亲王为何想见我?难道是因为我妹妹洛水”

    “是本王将你送到容檀身边。”容邪打断了她,转过身语气依旧云淡风轻,“也可以一句话将你送走。”

    听罢,洛嫣儿皱眉,半响才道,“睿亲王什么意思?我哥如此衷心于你,而我也是在及其努力的接近皇上,这不是睿亲王最初送我去他身边的原因?”

    “你是很努力。”容邪凤眸温润地一步步接近她,看似无害,却仿若修罗,下一刻便冷淡下了语气,“努力地触碰到本王的底线。”

    “睿亲王的底线是什么?”洛嫣儿敛了眸,明知故问地垂下眼睑,勾唇,“该不会是皇上的右昭仪,她早已是皇上的女人,身子不干不净,睿亲王还惦记一颗棋子做什么,做大事之人应当不拘束于男女之情才是”

    话音刚落,洛嫣儿猛然被遏住了喉咙,抵到了柱子之上,突如其来的无法呼吸令她脸色大变,下意识抬手抓住那只修长如玉的手,“放开我”

    容邪扣住她的喉咙看上去毫不费力,这样的动作在他做起来,依旧清雅高华,眉间淡定温和,“本王再跟你说最后一次,别动她。若是还有下次,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所,听懂了?”

    洛嫣儿心底被气得面红耳赤,可是却只能对他妥协,这个男人太强大,强大的不是凭着智商可以对抗,断断续续哑声道,“我,不会再动她,这样可以了吗?”

    她恨不得苏初欢从这世上消失,这个女人太过幸运,容檀舍不得杀她,而她身后竟然还有容邪护着,她恨得牙痒痒,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