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宠宠小狐妖:夫君哪里逃 > 第355章 送青楼去

第355章 送青楼去

  “这个不要脸的宫女竟然教本郡主唱风月场合那些不要脸的小调。”说完了,狐小玉还用小手指了指正在跪着的飘飘。

  飘飘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以前她觉得自己就够不讲理的了,人家客人花了银子,她竟然还将他们打晕。

  没想到,真是人外有人啊,她今天算是见到更不讲理的了。

  压根就没有人让她唱小曲,好不好?

  还别说,这还真是她很拿手的。

  一个花魁怎么可能不会唱小曲?

  可她都没有张嘴,狐小主也只是吩咐她做出犯错的样子,演给皇上看。

  她当时也是觉得奇怪,可一向粗枝大叶的狐小主这次竟然守口如瓶,任凭她怎么问,就是不告诉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谁知自家小主竟然是冤枉自己,向皇上告自己的状。

  这到底是什么鬼?

  亦非辄忽然很有兴趣地问道:“玉儿,她教你什么了?给朕唱唱。”

  于是乎,狐小玉又唱起了她的拿手小曲小妹妹送我的郎。

  听得飘飘都惊呆了,狐小主还真是会不要脸的小曲,能把这一整首都唱完,用大脚趾头都能看出狐小主这曲子唱的这叫一个熟练,怎么可能是新学的?

  不过皇上早就被狐小主给迷住了,别说是脑子,估计就算是大脚趾头都瘫痪了。

  不过她倒是也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人教的?

  而那个罪魁祸首亦非洪依然低眉顺眼地站在狐小玉的身后,一脸地淡定。

  亦非辄越听脸色越难看,玉儿怎么可以唱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份。

  但他又不好打断狐小玉,就忍着一直听到最后。

  狐小玉看着他阴沉得可怕的脸色,心说,嘻嘻,这就行了。

  “皇上,你说玉儿应不应该惩罚她?”狐小玉大大方方地唱完了,一脸无辜地问道。

  “应该,依朕看罚的太轻了。”亦非辄的声音转而变冷,一个宫女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在他的思玉宫里堂而皇之的教主子唱这种不雅的小调,着实是当斩,要知道玉儿早晚是他皇室之人。

  他冷冽的目光看向飘飘。

  飘飘都要站不住了,心说自己这回彻底地要玩完了吧?

  狐小主,没有这么玩人的,好不好?

  她可怜巴巴的看着狐小玉。

  可人家狐小主这次根本就不看她。

  “皇上,咱们绝不能轻饶了这个宫女,你说是不是啊?”

  亦非辄点了点头。

  “皇上啊,既然这个丫头喜欢这种小调,不如咱们就把她放进青楼吧?”狐小玉看着亦非辄一脸坏笑地说道。

  嗯?

  亦非辄先是一愣,随后笑着点了点头,玉儿的主意还真是不错,也不知她的小脑袋里装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种骨子里犯贱的人,还真是最适合居住在那里。

  来人。”

  亦非辄对着院子门口喊道。

  其中一个侍卫立刻跑了过来。

  亦非辄看向了狐小玉,那意思就是一切由狐小玉做主。

  “把这个贱丫头送红玉青楼去。”狐小玉恨恨道。

  这个侍卫微微呆了呆,然后有些不可思议地又看了看狐小玉。

  昨天这个宫女还帮郡主把她们揍晕呢,今天就翻脸了,看来这个郡主实在不是什么好伺候的主。

  狐小玉对着他将头轻轻一点。

  这个侍卫立刻拽着飘飘就往外走。

  飘飘眼睛转了转,又转了转,她已经明白了她家小主的意思,她真想泪奔啊!

  这次实在是有些小感动,狐小主使用这种方法就是要把她先送出皇宫去,而且还一步到位,直接送到她的地盘。

  可那这两个家伙可怎么出去啊?

  狐小主虽然是个不着调的,可小红红却一定是深思熟虑的。

  算了。

  自己还是先出去吧,然后再派人打探。

  实在不行就去明月城搬救兵直接来皇宫抢人。

  于是,飘飘这个非常合格的演员临走自然少不了演一出苦情戏,这才悲戚的跟着那个侍卫出去了。

  亦非辄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名叫做小绿的宫女抽抽搭搭的哭着走了。

  他忽然一脸柔情地看着狐小玉。

  “玉儿,这样的宫女不要也罢,朕再让小木子给你挑几个好的。”别的宫院都一大堆宫女太监的,这个思玉宫也太冷清了吧?

  依玉儿爱玩的性子应该是不喜欢的。

  “不要。”狐小玉一口就回绝了。

  她和小洪子都计划好了,要是来一大堆的宫女那就太碍眼了。

  说完了,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得太快了,亦非辄这丫的可别怀疑啊!

  于是,她又媚笑着看了看亦非辄,娇声说道:“皇上,人多我看着憋气,就一个小红就行了,等哪天小红也不听话了,我再要宫女,好不好?”

  “当然可以。”其实不管狐小玉说什么,亦非辄都会是这个回答的。

  “皇上你去忙吧,我累了,要睡觉了。”狐小玉说着还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

  亦非辄看着天空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心说:玉儿刚起来,就又要睡了?

  也许是和那个宫女折腾累了,她的小身板刚刚受过伤,禁不住折腾。

  “玉儿,那就快去睡吧,一会让小木子给你送参汤来。”

  狐小玉对着亦非辄嫣然一笑,然后直接将头靠在了自己身边宫女的肩上。

  宫女很贴心地扶着她朝寝室走去。

  亦非辄忽然觉得这个宫女很碍眼,玉儿要是把这个宫女一起送进红玉青楼就好了。

  那玉儿说不定就会靠在自己的肩上了。

  他站立了良久,这才不舍地离去。

  玉儿早晚是他的,他有的是时间让玉儿心甘情愿地陪伴在他的左右。

  亦非辄走到院中,不知为何觉得后面似乎有人正在窥视他,他猛然回头,却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的亦非洪正在站立在屋子里的窗前,自从看见亦非辄离去,他就一直冷冷地盯着亦非辄的背影,那利剑般地眼神似乎要穿透对方的心脏。

  直道看见亦非辄回头,他才收回了眼神。

  看来亦非辄的武功也不赖,竟然能感应到他的仇视。

  他恨不得现在就出掌击向亦非辄。

  怒火一个劲地在亦非洪胸中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