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蚀骨危情 > 第一百七十章 三年蹉跎的身体记住了卑贱

第一百七十章 三年蹉跎的身体记住了卑贱

    “半个小时候之后,会有人来帮你设计造型。”

    说完,悄无声息,门又关上。

    望着那扇关闭的房门,简童死死地扣住了拳头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却能如此的平静?

    为什么要把她囚禁在这华丽的庄园里!

    而今,苏梦成了她能和外界联系的唯一的出路。

    她呆坐着窗前,可以看到庄园里的大半,记忆尤深的那两扇铁门敞开来了,放行了一辆工作车进来。

    窗子推开一条小缝,车子的引擎声,还有刹车声,熄火声,而后,是老管家刻板的“跟我来”三个字,简童就坐在窗子前,听着这些声音,脑海里几乎浮现出夏管家那张脸上的面无表情。

    她突然转身,起身就往卧室门口跑,手指搭在了门柄上,“咔哒”一声轻响,拉开房门就往外跑。

    一路跑,记忆中,那人的书房她一路往书房跑,跑的有些喘气。

    砰!

    门重重地砸在了墙上:

    “沈修瑾,我不去!”

    书房里,云雾袅绕,本是坐在书房里,一支一支抽烟的男人,在门被撞开的时候,巨大的一声声响,夹在指尖的烟头,歪了歪,但很快,又恢复了往日地凉薄。

    漆黑深眸,落于门口那女人的身上,看她大口大口喘息:“你跑

    过来的?”他轻声启唇问道。

    “我不去!”她倔强地盯着他看,不答问题,反而更加表明自己的意愿。

    “我问你,你是一路从房间跑过来的?”鹰隼一般眸子,撅住门口的女人,眸子里一丝的严厉。

    简童根本不在乎,跑不跑过来,还是怎么过来的,有什么关系吗?重要吗?

    现在重要的是

    “我说!我不要去!”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一路从房间跑过来的?”他眸子转冷,直勾勾盯着门口女人。

    烟雾袅绕,这冷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闪现着怒气。

    门口的女人,咬住了嘴唇,从书桌后的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然,仍然无比倔强,就是死死咬住了嘴唇,不言不语地不服输地站在书房的门口,回敬一般不服输一般,也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的飞快,快要挑出来胸腔房,逼得自己眼圈红了又红,就是硬是撑住了不开口,与他干瞪眼。

    两人大眼瞪小眼,突然,男人站起身,修长的身躯,陡然就朝着门口,大步迈过去。

    下意识,简童往后退了半步,那男人还和从前一样不,比从前更具备倾略性!

    半步之后,似意识到什么,她恨不得自己敲自己的脑袋,为什么那么冲动,为什么要来挑衅他?

    转身,就想跑。

    一只手,稳稳地从后面按住了她的肩膀,耳畔传来那男人特有的低沉的声音:

    “想往哪里跑?”

    她把头无声地撇到一边去,那意思不言而喻。

    男人唇瓣无声轻笑,忽而手臂一动,就把身前女人整个抱起,大步朝着卧房走过去。

    卧房门口,不出意料,老管家已经带着一群人,候在门口,正要推开虚掩的房门。

    “先生?”老管家第一个发现的沈修瑾,老则老矣,毒辣的目光,一下子落在沈修瑾的怀中,老眸动了动,一闪即使的光泽。

    “嗯。”沈修瑾淡淡应了一声,走进了卧室。

    没有他的命令,不会有人在这种情况下,傻乎乎地闯进去,自然,也不会有人自作主张地转身离开。

    一群人,就候在卧室门口,大门敞开,众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偷窥,做这一行,一个一个都是人精,什么人能够招惹什么人不能够招惹,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心里都是有一把尺子。

    沈修瑾把人丢进了大床上,没等简童坐起来,身下的床铺一陷,她抬头看去,那男人坐在床沿上,一手却抬起她的左腿。

    面色倏然发白,眼睛往门口看去这么多人!他不会是想

    想到这种可能性,简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伸腿就要踹。

    这时,捉住她脚踝的那道力道,陡然加重。那男人转过头来,看她一眼,眼底警告之意明显。

    简童心脏一颤,硬生生咬牙收住那只想要踹他的那只脚。

    沈修瑾修长手指握爪她的脚踝,缓缓将她的脚抬起这动作!简童死死地咬住了嘴唇,脸上血色全无!

    沈修瑾,你要羞辱就羞辱吧!

    外面那么多双的眼睛简童只觉得这一刻,恨不得就这么死去。要么,将面前的人,撕咬成碎肉!

    她干脆闭上眼睛!

    可那些目光,那些羞辱的目光,却依然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浑身颤栗发抖。

    “求”监狱里三年来养成的开口求饶以求得一时的皮肉不痛的习惯,在这一刻,她下意识地就又要开口求饶。只这一声“求”刚刚吐出一点点气音的时候,便猛然惊醒!

    无比倔强地捏住了身下的床单!

    说过不求,那就是不求!

    身子依然颤抖的厉害,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就算能够倔强地不去开口求饶,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心里不去卑微。

    可这该死的身体!

    可这该死的在那三年牢狱之中刻上了“卑微下贱”字眼的身体!她却惊恐的发现,即使自己无比努力地说服自己“抬起头来,不用害怕,挺起胸膛,没什么大不了”,

    即使自己无数次地去说服自己,这该死的磋磨在牢狱之中三年的身体,记住了如何求饶如何卑微如何低贱,才能够求得一时安然的身体,她却没有办法像是控制自己的心理一样控制它!

    就像是一个扫地机器人,碰到了障碍物,就会启动!

    她控制不了这具已然卑微的身体!

    唯有能做的,就是死死的咬住嘴唇。咬住了嘴唇,就能够守住了嘴里的求饶。

    她狠狠地闭着眼睛,任由那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门口还有数双眼睛的注视下,一点一点抬高她的腿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