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早安,顾太太 > 234 孕吐(1更)
    顾湛表示自己不背这个锅:“我小时候是大院里所有长辈挂在嘴边疼的对象,不知道多乖了!我看是你才对!”

    这时候,宝宝不合时宜地咯咯笑了起来,就像是在附和顾湛说的话一样。

    江槿西睨了她一眼:“小没良心的!”

    带着三个孩子去超市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他们特意选了早上刚刚开门的时间段人不多的时候。

    饶是如此,一进超市还是成为了焦点。

    不仅看到他们的客人频频侧目,就连工作人员也一直盯着他们在看。

    准确点来说,是在看这三个白白嫩嫩的粉团子。

    毕竟这高颜值一家人还带着三个孩子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

    汤圆和宝宝都坐在推车里,惟有元宵非要让江槿西抱着他,而且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的,看什么东西都觉得新奇。

    “麻麻,要,要这个”

    转到了玩具区,元宵急得不行,看什么东西都想忘家里拉。

    就有人一时忍不住偷偷拿手机拍了一段小视频放到了自己朋友圈里,趁机炫耀自己难得起一次大早来超市竟然碰到了三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本来也只是起了点玩心,却没想到视频会在上迅速传播,还上了微博热搜榜。

    京都。

    接到贺老爷子催他回去的电话之后,贺秉天走到了二楼的窗前,远远地眺望远方。

    得益于年轻时候养成的参军经历,到了现在,他的站姿依旧习惯性地挺拔,就算是随便站在那里也是立如松柏一样。

    不知站了多久,张勤敲门进来,声音似乎有些兴奋:“首长,有个重要的文件要给您看!”

    重要的文件?

    贺秉天转身:“是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

    “不是!”张勤满面红光地将手机递到他的面前,将今天一早突然流窜到上的一段热门视频给他看,“您看看视频里这个小娃娃是不是很眼熟?”

    贺秉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将手机接了过来。

    其实要说元宵和贺秉天的相似度完全吻合倒也不至于,毕竟还是个压根就没长开的小婴儿。

    可那脸上的五官,除了那双又圆又大的桃花眼之外,基本上就是照着他的模子刻的。

    贺秉天想起来了,小时候母亲还经常私下里和他开玩笑说这般相貌要是生成了一个女娃娃,只怕江北所有的小姑娘都要待在家里哭了。

    后来老爷子一听这话,顿时就气得不行。

    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当成女儿来养?

    因为秀气得过分的相貌,老爷子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将他扔去了参军。

    几年一下来,倒是没有人再提起他长得像女孩子这个话题了。

    看到贺秉天捏着手机的手不断在收紧,张勤又指了指抱着孩子的那个女人:“你看,她像谁?”

    贺秉天瞳孔紧缩了下:“她就是许昕的女儿江槿西?”

    张勤点头。

    贺秉天面色紧绷

    真的,是许昕的女儿吗?

    “张助理,年后你去一趟滨城帮我处理一些事情。还有,让蒋欢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他。”

    蒋欢,是贺秉天手下最得意的助手之一,最擅长搜集陈年情报。

    与此同时,顾家也看到了上的那段视频。

    顾老爷子不想让孩子过早地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就让顾湛迅速联系人将上的人视频都删掉了。

    赵芝华一边喂元宵吃蛋羹一边笑道:“是咱们家的元宵长得太可爱了,谁看到了都喜欢是不是?”

    江槿西在一旁看着帮他擦着嘴角:“就是出去逛趟超市而已,没想到也赶着时髦成了小红。不过爷爷说的还是挺对的,小孩子的**也是要极其注意的,不能在公众平台上随便晒。”

    元宵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不过对于自己被当成中心让奶奶和麻麻围着他转这事尤其高兴,一个劲地笑着等赵芝华喂她。

    大年的气氛就在顾家这一派和谐中慢慢到来。

    与此同时,回了江北的贺行行怀孕初期的反应有点大。

    早上在餐桌上家里阿姨刚端了点油条上来,她顿时捂着嘴迅速跑去了洗手间,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声。

    黎晚眼中一惊,还没待多想,老爷子就问道:“她怎么了?一桌子长辈在这,做事情还咋咋呼呼的,难不成以后嫁了人就这样?”

    黎晚急中生智,迅速解释道:“爸,不好意思,行行早上起来就和我说了,说是昨晚睡觉踢了被子有些着凉了,身体不大舒服。”

    “生病了?”老爷子虽然不大喜欢黎晚,可自从她嫁进贺家之后事事周到让人跳不出一点错处,也不好对她冷脸相待,“要是生病了就赶紧去医院看看,明天就是大年了,时间拖久了自己也难受。”

    题外话

    六一小剧场五

    元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特别是顾湛和江槿西一问,他就更觉得委屈了,宝宝担心爸妈骂自己,登时哇的一声也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还偷偷地拿眼睛打量江槿西的反应。

    江槿西这次不上让她的当,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欺负了元宵之后自己也跟着哭。

    她一哭,顾湛的心就要碎了,就像现在这样,立马就放下了儿子过去哄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江槿西严肃着脸在三个孩子身上转了一圈,最后看向宝宝:“你说,哥哥为什么哭?”

    宝宝扁着嘴,抽噎着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这个时候,元宵气哼哼地擦着眼泪大声告状道:“她打我!”

    宝宝不甘示弱地拔高音量:“他偷吃我的巧克力!”

    巧克力?

    江槿西原本就黑下来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你哪来的巧克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