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天和道场 > 4、有谁该死吗
    张易连刘爷是谁都不知道,当然也没有在乎他摆脸色给自己看,陪着笑脸和他扯淡,只想弄清楚他们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张易做事要喜欢知彼知己,然后消灭在萌芽状态,就算现在诱供不了,也要逼问清楚的,否则压根不会跟他们过来。

    张易还是笑着盯着开始的话题问:“我现在还不知道胡家是谁,她家要我的道场啊,刘爷能不能说说她家情况?”

    刘爷见到张易盯着胡姓女人问,搞不清张易什么打算,笑着说:“没关系,刘爷我定了,道场还是你的,给点股份给她就行了,让她五千万换你三成,她这点面子是要给我的,否则刘爷还怎么混?”

    这么回答,就说明刘爷是个没有底气的人,他如果真强悍,压根不会管这些事情的。

    张易噢了一下后,才说:“刘爷和胡家丫头,自称是李八爷的人,就能随便抢我的道场,是吧?我特么连李八爷都不认识,凭什么买他的账。还特么你来定?你以为你是谁啊?”

    刘爷终于愣住了,用手点着张易问:“这么说,我跟你说了半天,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啊?”

    说完一个指头一挥,对着背后立着的保镖说:“告诉他,我是谁?我们是什么规矩。”

    张易从进入这个别墅大客厅,一直是站着的,全场就刘爷一个人坐在大沙发上,除了带着张易来的四个人,还有四个保镖一直站着刘爷后面,听到刘爷说规矩,所有人都把手伸进西装怀里。

    刘爷背后四个保镖,两个人只把手枪掏出一半,露出枪柄,另外两个人却绕过沙发,把拳头捏的嘎巴响。其中一个对张易说:“你可以问问题,一拳一个问题,随便你问多少,我都负责任的实话实说,当然是打完一拳才会回答,保证童受无欺。”

    张易立刻摆手笑着说:“我不知道规矩,那我换个问题吧。”

    那个保镖笑着说:“可以,不知道规矩,可以理解。”

    张易就笑着问他:“你们有谁该死吗?我问的是刘爷和你们,还包括李八爷?”

    这个问题一问,连刘爷都愣住了,随后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做作,好像把眼泪都笑出来一样,还用手去抹眼泪。

    那个保镖也笑着说:“等我打完一拳就告诉你。”

    站着张易背后的两人,一边一个,就来抓张易的胳膊,显然是想夹住张易给那个保镖打。

    张易让他们抓住,嘴里却说:“我想先知道这个问题。”

    保镖还没有动作,刘爷看张易已经被两人控制住,立刻从沙发上弹起,对着张易小腹就踹过来,嘴里还笑着说道:“我们所有人都该死,可是老天爷不敢收。”

    这刘爷架子大,脾气更大,说动手就动手,他说后半句时,张易已经抬脚挡住了他的脚,一脚把他踹回沙发,同时对他们说:“不要掏枪,有话好好说,我是刚从擂台上下来的,脾气不太好的。”

    这帮人用的都是假枪,张易也不点破,知道他们不会真掏出来开枪的,索性给他们台阶,让他们不要掏的好。

    刘爷被张易踹回沙发,也没有再动,还是哈哈大笑说:“这个性格好,我真是喜欢你了,我们真能好好谈谈了。”

    张易还是笑着说:“你说你们都该死,是不是?我得再确认一下才行。”

    刘爷立刻暴怒了,把手一挥,只说了一个字:“打。”

    结果,张易双手一震一推,拉着自己的两人就跌出去,撞在另外两个人身上。然后他小碎步一绕,在四个人腰眼各自打了一拳,又一脚踹翻一个,同时手指的两枚硬币已经飞出,砸在刘爷后面的两个保镖脑门上,那两个保镖还装着要掏枪,直接被硬币砸晕了。

    张易瞬间发作就打倒了七个保镖,张易最后一把抓住还站着的保镖,一手掐着他脖子,另一手指着刘爷问他:“再回答一遍,这个人该不该死?”这是本来要给他讲规矩的,还说一拳一个问题,张易没有放到他。

    刘爷转头一看,应该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保镖,已经躺在地上了,他们九个人,现在就他是自由身,他知道跑不掉的,因此翻脸比翻书还快,立刻对着张易笑着说:“张老弟,误会,开玩笑的,误会,真是误会。”

    张易紧紧捏着那个保镖喉咙,把那人憋得满脸通红,才松开一点,然后也没有管还在解释的刘爷,就这么望着他。

    那人腿已经发软,不停往下赖,张易另一只手,忽然一伸就捏住他一个拇指,往上一撅,就让他挺直身子踮着脚站着,这才放开他脖子。

    张易把手指往上抬了一下,又问道:“回答我的话。”

    那个保镖身子往上纵了一下,连着说:“不该死,啊,该死,啊,不,不该死。”

    张易看他口不择言了,抬起一脚,踢在他膝盖上,把他踢倒在地,这才走到刘爷面前站着,很诚恳地对刘爷说:“在今天之前,我是不知道你是谁的,你把我绑架来,还让我知道你该死了,你说,我要不要杀你,替天行道呢?”

    刘爷一帮人都是高手,知道单打独斗不是张易对手,却不认为九个人还打不过张易的,而且用假枪就能把张易唬来,他也轻视了张易,哪知张易忽然发作,一下子就打倒了所有,而且一看就不是好讲话的人。

    他知道自己栽了,却认定张易这个政校老师,不敢杀人的,泼皮性格也露出来了,往沙发上一歪,说:“不要废话,我知道你能打,你敢杀我吗?”

    张易笑着对他说:“我还有问题没有问呢,你说那个胡丫头到底是谁,你们和李八爷什么关系,李八爷又是谁啊。”

    刘爷不能在小弟面前太跌份,还是窝在沙发上,对张易说:“你不要废话,有种就杀了我。”

    张易见到他还是嘴硬,就笑着对他说:“你真是有性格啊。”

    说完,一掌抽到他脸上,把他打晕,随后,从口袋摸出一个笔,旋掉笔帽后,抽出细长的螺旋尖刺,直接从他胸口扎进去,然后张易才回过头,问那个保镖:“他刚才说自己该死了,你可以看着你的刘爷流血而死的,你是不是也想让我杀你啊。”

    其他保镖都晕着,就那个保镖还醒着,他小腿被张易踢断了,不动不疼,一直卷着腿躺在地上,见到刘爷胸口朝外面飚血,才知道张易是真敢杀掉刘爷的,立刻对张易哭喊着说:“啊,不要,你问什么,我都回答。”

    刘爷当然还没有死,被张易一掌打晕,随后的剧痛把他疼醒了,胸口放血抽干了他勇气,现在已经处于麻木状态,眼睛瞪得好大,看着自己胸口往外冒血,却又动不了。

    张易就说:“你从头说,李八爷是什么人,这刘爷和胡丫头是谁,还有其他什么人,都要说出来。你自己就是该死了,我也不会杀你的,但是你说谎和隐瞒,马上就跟着刘爷去死,反正这地上人多得是,都没死呢,我可以随便找人问。”

    结果,这人早被张易吓住了,立刻竹筒倒豆子,把所有内幕都说了出来。

    李八爷就是个开武馆的,刘爷几十个人都是李八爷第一批训练出的徒弟,现在都已经功成名就了,全是这一带的大人物。他们早就接手了李八爷的武馆,却还用李八爷的名头开武馆,教出来的的都是李八爷的人。

    这个别墅是这片森林管理处的房子,还挂在森林管理处,名义上是护林值班室,被他们建成别墅后,装修得很豪华,其实不是谁的别墅,是共有的,谁用到就谁来用,目的不过是看起来很牛掰,是吓人的好地方。

    只要他们看上什么项目了,就会把人请来,那些商人被他们请到这里后,就用刚才的威吓手段,没有几个不怕的,这帮人虽然打不过张易,还是挺能打的,那些商人就算有保镖也不是他们对手,不过真正让他们杀人,也是不敢的。他们心里保持一个底线,只要不犯大案要案,凭借师兄弟人多势众,凑点钱总归能够摆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