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都市言情 > 借过年华 > 第一百零二章 洛家爷爷

第一百零二章 洛家爷爷

  洛绍谦说要和我聊聊,于是我把他拉到客厅,打开电视点进一个肥皂剧。

  时钟马上就要指向十二点,洛绍谦仍旧在滔滔不绝,虽然我也在听他讲的内容,但实际上我并不太关心这些。

  或许从前的文彤是一个急需安全感的小姑娘,任何时候都希望有一个坚实的依靠,可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让我迅速的明白,所谓的强大并不是嘴里的口号和自怨自艾时暗下的决心,而是突破自己去走出的每一步。

  洛绍谦还把我当做那个历经挫折,情感脆弱的文彤,当他想要给我一个幸福的婚姻和人生时,他先是接纳了涂涂,揣摩我的心思和喜好去准备一个窝,最后把我纳入他的人生规划,想好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然后早早做好了应急预案。这是他对我无微不至的保护,但从我决定去爱尔兰的那一刻,我觉得我可能不需要了,当我得知医学院危机和洛绍谦近况的时候,我更清晰地了解到,我也应当站出来勇敢地去保护我爱的人。

  我并不关心洛绍谦所说的,即便他不再一如既往的待在神坛,我也只要他还是那个不忘初心的人。他是否会有顺利的发展,如果以31岁的高龄重新去学习普外的专硕课程,体力和脑力是否还能跟得上,即便能顺利毕业进入临床,是否还有资本与二十出头的医生一较高下。如果他担心的一切没有完美的做好,他该怎么兑现他心里对我的承诺。

  这才是一个人该有的血肉,喜怒哀乐,柴米油盐,有所期待,有所敬畏,有勇气,也有惧怕。

  想着想着,我竟然厚颜无耻的笑了出来,惹得一旁洛绍谦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地看着我,“笑什么?”

  我弯着月牙似的眼睛,大晚上的笑靥如花,“没什么,觉得你万分可爱,哈哈……”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一阵发生于沙发上的打闹。

  “好了好了,不玩了不玩了,我要回去了。”我已经笑到不行,双手捂住肚子,连连求饶。

  “嗯……太晚了,要不?”洛绍谦有些累到喘息,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一上一下,眼神有些热。

  “不!”直截了当地抬起手,一巴掌按在洛绍谦的脸上。

  “噢……心痛了……”洛绍谦配合地往后仰,演出了一脸的遗憾。

  我刚想撤退,门铃却突然响起,十二点了,还会有谁呢?

  我和沙发上的洛绍谦面面相觑,问号在脑回路里走了一圈,然后突然灵光乍现:“不会是老沈吧?!”

  洛绍谦起身去开门,我拿着我的棉袄一边穿衣一边跟在后面,门一开,一股风穿堂而入,我下意识地低头缩紧脖子,等裹好冬衣抬头的时候,眼前就多了一个不是沈老的老头子。

  洛绍谦看着他,他看着我,我……一脸懵逼。

  “爷爷。”洛绍谦低声喊了一句。

  眼前的老先生看上去至少已经80高龄,花白的胡须和头发看上去很有艺术家的风范,由于高龄的原因,老人已经有些驼背,但他仍然努力地站直,因此拄着拐杖的手因为一直持力而有些颤抖,黑色的中山装剪裁得体,一看就是个名门老头子。

  洛绍谦的爷爷在我心目中应该是那种特别严肃的门神样。一个什么样的爷爷才会要求完自己的儿子,又要求自己的孙子,强制性地安排别人的人生,丝毫不允许有偏差。

  严肃,偏执,执拗,顽固,刻板,没有人情味!

  这就是我对洛家最高决策者的所有印象。

  结合眼前这个黑衣服老先生的服化道,没错了,完全吻合。

  “洛爷爷好。”我特别厌恶这样的家长,就是他把洛绍谦的人生搞成了这幅德行,但长辈毕竟是长辈,心里讨厌,嘴上还是得甜。

  “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洛老爷子居然完全忽视了我的问候,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打算明天去辞职。”洛绍谦没有抬头看他,语气很没有底气,看来还是惧怕,可是敢于开口拒绝和反抗,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了吧?

  “你!”门口的老头子听完立马举起了手里的拐杖戳到了洛绍谦的胸前,“我大半夜跑来就为了听你说这样的话吗?!”

  卧槽?简直大开眼界!

  虽然我是放养的,但文宏伟和张修然对我也很是严格,讲道理和倚老卖老是两回事了,况且,怎么可以动不动就不尊重人,拿拐杖戳人呢!

  洛绍谦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洛爷爷,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舞枪弄棒。”

  “哪来的小丫头片子,还轮不到你讲话!”老爷子依旧没有看我一眼,他的眼神始终都恶狠狠地盯着他的宝贝孙子。

  “爷爷,这是文彤,我的未婚妻。”洛绍谦挡住我要挺身而出的身体,把我藏在身后。

  “呵呵,小孩子家家,什么未婚妻,谁同意的未婚妻?!”洛老爷子讥笑了两句,完全没把我当回事。

  洛绍谦脸憋的通红,有种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和洛老爷子四眼相对,一个吹胡子瞪眼,一个倔强不肯低头。

  “进来再说!不冷吗!”我拉着洛绍谦往屋里走去,后面传来洛老爷子“咯噔咯噔”的拐杖声和震耳欲聋的关门声,“不能小声点吗?!大晚上不怕吵到邻居吗?!”

  我故意朝着门口嘟囔了两句,然后和洛绍谦特有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偷笑了一下,“别怕,让我来。”我拍了拍洛绍谦的胳膊,示意他放轻松。

  我,洛绍谦,洛老爷的三方会谈,圆桌会议现在开始。

  “你再说一遍打算怎么处理学校的事情。”洛老爷子控制着自己愤怒的情绪。

  “他刚才说过了,他明天去辞职。”我拦住了想说话的洛绍谦,有些话,由我来说,更好一些。

  洛绍谦不说话,我是他的代言人,这下洛家老爷子怎么也得正眼瞧我一眼了吧。

  “你懂什么?!”毫无疑问,这是自以为是的老年人最喜欢的用语之一。

  “洛绍谦本可以做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为了家族事业,为了你们的理想,他放弃了临床医学,学了管理。无论这次危机的结果是福是祸,洛绍谦都不愿意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了,他想继续他临床医学的梦想!”

  说出来了,总觉得畅快多了,我看向洛绍谦,发现他也在看着我,我笑了,这是我为洛绍谦的第一次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