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穿成书的我受尽宠爱[快穿] > 43.想要成精的秘籍(二)

43.想要成精的秘籍(二)

    此为防盗章, 购买30%以下会在3h后自行开启文章内容。

    轩辕殇说:“找出假冒的司机。”

    管家说:“属下怀疑宇文右。宇文右曾在千面堂呆过, 擅长易容。”

    轩辕殇表情十分冷酷,不理解他的人都会把他的沉默寡言当做气愤。但跟在他身边许多年的管家不在其列,他知道轩辕殇其实只是,不知道宇文右是谁。

    管家说:“宇文右是左使, 叛变的那个人。”

    说到叛变,轩辕殇就想到了到底是谁,他是在做任务的时候遭到背叛的, 那本来是个极难的任务,久年高居杀手网站第一位, 但对轩辕殇来说, 就是个随便完成指标的任务。

    他的资料遭到泄露, 任务目标边上出现了多出情报十倍的人, 又腹背受敌, 最后虽干掉了目标,也落到个凄惨的下场。

    想想都是恨。

    “还有一件事。”管家接着说, “冰蝶影在苏空冥消失一小时后,接到一个电话就出去再也没回去。”

    “又是这个女人!”轩辕殇神色暗沉, 怒拍桌子, “我定不会饶她。给我把剧组分了, 我要让她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已经在做了。”管家对轩辕殇的做法颇为了解, 每次都能提前预知, “风影帝是否一起抓起来。”

    轩辕殇疑惑的问:“又与他什么关系。”

    管家说:“查到那通电话是风影帝打给的冰蝶影。”

    “抓起来!”

    遥远的海边小房间。

    苏空冥看着电视上的羊流了一滩口水, 突听的大门锁链声响瑟瑟,门口传来清脆的女声和男人对话的声音。

    他靠近大门,侧着耳朵倾听。

    “你们要干什么。”冰蝶影的声音带着愤怒。随着脚步汲动跌撞,大门猛地被撞了下,门板震动,冰蝶影一声轻呼,说话字符破碎。

    “让你配合我们。”宇文右嬉笑着说。

    “够了,与她无关。”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与语尾上扬天生魅惑的宇文右不同,这人的声线清冷,光听他话就是一股子的冰渣子味道。这声音也有点耳熟,苏空冥想了半晌,恍然大悟,不是那个黑冥,声音有点改变,至少上次听到没这样冷,才让苏空冥有些许的不明确。但想来果然只有黑冥,唯一的反派才能够光明正大的绑架走冰蝶影。

    冰蝶影羞愤说:“你也和他们一伙?”

    黑冥沉默几秒,说:“对不起。”

    苏空冥听的一阵兴味,是什么关系,感情冰蝶影和黑冥还有一腿,冰蝶影真是行走的荷尔蒙,对男人强大的杀器,没有人能够抵得住她的魅力。

    大门搭扣磕碰的声音响起,苏空冥脚尖踮起,迅速回到床上,倚靠着床头,面带怜色地看向动画片。

    进来的三个人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在他们观察苏空冥的时候,苏空冥的眼睛精准地瞅向了冰蝶影。

    她眼角含着泪,却倔强的不愿低下头,那双眼睛太过坚强,乃至于欺负她的人都会愧疚于内心的煎熬。

    “我不需要仆人。”人数一多,苏空冥的修养模式又开启。

    在黑冥挨着冰蝶影安静的像冰块的时候,宇文右悄无声息地接近苏空冥,笑嘻嘻地说:“饿了?不给你吃。”毫不婉转的一下戳中苏空冥内心想法,又霸道地转了个弯不给结局。

    苏空冥冷漠地说:“我需要一把琴,景色甚好,自当是对月当歌。”

    窗外的太阳从空中斜下,正是正午时分。

    宇文右嬉笑着拍了苏空冥的肩,“好啊,我要听。不然不给你。”

    苏空冥:“那就算了。”

    宇文右楞了一下,没想到苏空冥会这样回答,笑容更大,嘴角裂开露出洁白的牙齿。果然很有趣呢。

    “我改变注意了,你弹琴给我听,说不定我就放了你。”

    当然是瞎说的。宇文右心中自语。

    苏空冥手指轻拂过古筝,左手拨弄右手指腹划过,合着屋外浪花拍溅西岸,水流清脆,小溪涌动,又是一曲流水。溪水瑟瑟流动与大浪翻涌合拍,恰似一曲节奏鲜明交响乐。

    冰蝶影眼睛不免朝苏空冥看了过去,她也会弹琴,虽不是古筝但音乐是共通的,小时候她总学不好邻居家的风哥哥总会微笑着手把手教她,大概就是因为这份微笑让她念了这些年,却在最后告诉她,连那抹微笑都是假的。

    苏空冥不在笑,却不知怎的让她想起了当年的风傲,或许是因为同样的对音乐深入骨髓的理解和喜爱吧。

    苏空冥眉头微锁,右手随意划动,心中却在想该弹什么。

    他本来就不会什么名曲,毕竟名曲带个名字总是与众不同的难,苏空冥虽说是号称什么乐器都能按响,也顶多能按出个流行音乐。

    在给轩辕殇唱了新贵妃醉酒就让苏空冥发现,这世界虽与他所在的世界处处相似,但歌曲这方面,着实不如他世界的百花齐放。

    苏空冥心中想着右手改调,一曲本色从他指尖流露,清脆的古筝声音随着反复的柔软尾音,带来一丝幽游。

    应该是首很温暖的歌。

    冰蝶影不禁问:“这首歌叫什么。”

    苏空冥看她一眼,“本色。”

    冰蝶影赞叹道:“好名字,本色,本色,原本的颜色。”

    这就有点尴尬了。

    苏空冥微微一笑,意思冰蝶影说的很多,“好听吗,要再来一首?”

    宇文右撑着脑袋看他,语气幽怨,“欸小苏苏,是我先让你弹琴的,你怎么转身就泡起妹子来了,就她那副要不是看到头还搞不清哪里是正面哪里是背面的模样有什么好看,还不如看我呢,至少我器大活好。”

    苏空冥撇过头就把他当做了空气,捏了捏自己有点用力过度的手指,其实刚刚弹错了好几个音节了,都被他们当做了人生原本色彩中的忐忑了呢,有点不好意思说。

    他想着右手跳跃在古筝上,与刚刚完全不同的一首曲子,这首曲子跳跃幅度很大,右手几乎不停在古筝上上下浮动,每拨弄一下就快速的飞跃到下一条弦上,铮铮之音,靡靡梦回。

    冰蝶影痴了,“这首又叫什么?”

    苏空冥说:“威风堂堂。”

    冰蝶影说:“好听。听这首就觉得该是个霸气的名字,这首不该用古筝来弹,古筝音色清脆无法表现它的霸气,却是不如名字合了,能告诉我原本是用的什么乐器吗?”

    这该怎么说好,原本是首歌,歌词呢,有点污不好意思唱。

    苏空冥摇摇头,“不知,到我手里便是一张乐谱,我见它着实动听,便用古筝试了试。你说的对,并不合古筝来弹,只现在并没有其他的乐器。”

    “可以求我啊。”宇文右插话。

    冰蝶影黛眉一扬,“别听他的,这些绑架犯,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全都消失。”这一刻,男主和女主的思想高度重合到了一起。

    冰蝶影向黑冥说:“还站这干吗,不是要关我们在这,还害怕我们会跑了不成。”

    黑冥看她一眼,眼底微微带了点受伤,“时间晚了,你还没吃过,我等下给你送食物。”

    冰蝶影神色气愤,“有意思吗墨冥,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好,你不想见我,我就如你所愿,这是我对不起你。”黑冥路过她,低声说,“对不起,但我不后悔。”

    冰蝶影手指握拳,脸色泛上一层红色,头扭在一边坚决不向门口看去,直到大门砰地关上。她慢慢地回过头,看着关上的大门一言不发。

    欸,怎么看上去他们更像一对。

    这不行,一定要改变冰蝶影的思想。不然他的任务该怎么做。

    苏空冥想都没想就说:“想去看冰蝶影。”相爱相杀才是王道,尽管轩辕殇与冰蝶影两看生厌,但是以后会是最相爱的伴侣。

    轩辕殇听他的回答就后悔了,话不离口就是冰蝶影,怎么看都是对她有意思,轩辕殇着实不想苏空冥与冰蝶影再接触,不过他向来说话算话,生着闷气还是同意了苏空冥的愿望。

    两人又去了冰蝶影所在的剧组。

    剧组比昨天更为热闹,听说是冰蝶影那个青梅竹马的影帝风哥哥来了。

    冰蝶影满脸羞涩,在风哥哥的摸头杀下羞红了脸蛋。

    风傲温柔地说:“小冰是我邻居,我一直把她当妹妹来看,你们可不能欺负她。”

    剧组的人都笑着说好,这风影帝人缘极好,演技又好,上到导演下到剧组打杂,每个人他都能一副笑脸面对,所有人说起他来都是与好兄弟的模样。这想来也是可怕的,演艺圈这地方地位决定金钱,越是出名的人物越是孤傲,上对下友好叫爱才,好到每个人都是兄弟的地步,着实可怕了。

    苏空冥心中一动,风傲对冰蝶影都是利用,知道轩辕殇看上冰蝶影之后让冰蝶影帮他向轩辕殇要资源,遭到拒绝后暗恨传了冰蝶影被包养的传闻。轩辕殇为冰蝶影报仇散播了风傲的□□,还让冰蝶影因此觉得轩辕殇□□。

    “挡路了,让开。”苏空冥板着脸站一群人跟前。

    漆黑发亮的瞳,长可及腰的头发,掩于衣裳底下的曼妙身躯,腰肢纤细,长腿挺拔,穿着件草绿色的连体裤都还是显得出尘入画。

    导演眼睛都亮了,这可是他心目中的蛊女巫岚,难怪看冰蝶影演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对了,就是这种俾睨天下,全世界都是蠢货的霸道。

    导演看他好像看到了救星,“想要演戏吗?”

    “演戏?”苏空冥心中寻思,倒是个好主意,与冰蝶影同剧组,怎么也能好好接触一番,若明里暗里再教与她些于演戏有帮助的,等轩辕殇和冰蝶影在一起之后,还不会为他说些好话。

    但现在还是有个问题。苏空冥记得现在自己不能算人,顶多是个成精的,他还是有所属的。

    终于不被忽视的轩辕殇冷着一张脸,“不许。”

    果然。轩辕殇压根就不同意。

    “你看。”苏空冥遗憾地说。

    导演一脸惋惜,徒劳的想要继续劝说,“你很适合演戏,一定会成为大明星的。”他看了眼身上散发着寒气的轩辕殇,终于发现了问题,连忙转了话题,“不过当明星对你还是屈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