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童颜萌妻:婚前切磋一百招 > 139:碰到了李杰的逆鳞

139:碰到了李杰的逆鳞

    鲁葛知道,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利用了李杰在意的女人,他这是碰到了李杰的逆鳞。

    现在李杰依然要给机会给他,不管他现在有没有明白李杰的意思,他都要快点儿点头哈腰。毕竟确实是他有错在先。

    别人都可以为了人质的生命放走罪犯,他怎么可以为了抓住罪犯而让唐馨馨与刘子翰为诱饵呢?

    如果不是鲁葛故意让唐馨馨做诱饵,那程俊又怎么可能在出租房外面带走唐馨馨?他鲁葛不是在暗中贴身保护着唐馨馨的吗?

    “大老板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我为我这次的行为给你道歉,我也会将功补过的。”

    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嘛。

    鲁葛这次利用了唐馨馨与刘子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也很难侦破了程俊这个犯罪团伙。但是如果当时刘子翰与唐馨馨被程俊害了的话,那他鲁葛的命肯定也会不保了,李杰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行了,知道就好。”

    李杰在说这个话的时候,鲁葛的伤口已经被他给整理好了。

    “谢谢大老板。”

    “不客气,我出去休息一下,你有该做的就赶快做吧。尽快让唐馨馨他们回去休息。”

    “恩,知道了,大老板。”

    鲁葛跟着李杰太久了,都已经习惯性地听从李杰的安排了。而且李杰的安排也并没有错啊,在程序上来讲,他确实需要对唐馨馨与刘子翰录一下口供。

    李杰出去了。

    鲁葛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又坐在了他的椅子上,看向了对面的唐馨馨与刘子翰,轻轻道:“按照程序,我需要向你们问询一些问题。”

    “恩,请吧。”

    刘子翰因为刚才李杰的行为,现在的心里都还在迷迷糊糊地想着很多问题。但是听到鲁葛的话,他还是集中精神听鲁葛的问询了。

    “刘子翰,现在我们已经调查出程俊就是在拐卖敲诈妇女的犯罪团伙之一的人物,请问你知道他的一些什么蛛丝马迹吗?”

    鲁葛坐在椅子上,因为身体被李杰松了松骨,现在浑身都很疼,所以他不自在地往前靠了一下。

    “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

    其实刘子翰知道的所有情况都已经告诉了李杰了,他原本是要去投案自首,说出程俊的一切的。

    一来当时的李杰阻拦,二来只怕他还进不了警察局,就会被程俊那伙人给灭了口也说不定。

    “你只是知道每次你和你的女友进了那个迎来宾馆的1314房间后,你尽力把那个女孩的**对着装液晶电视的墙壁就算完成任务了。其它的事你一无所知,你也不用管摸,对吗?”

    鲁葛说了太多的话,因为嘴角疼的原因,他咧了咧嘴。

    “恩,对。”

    刘子翰回答这个话的时候,看向了唐馨馨,而唐馨馨把头扭向了另外一边,他看不出唐馨馨的任何表情来。

    “再然后你就可以得到一笔直接转到你账号上的钱,有多有少的。对吗?”

    鲁葛的眼神很犀利。

    “你怎么都知道啊?”

    刘子翰有些惊讶。

    其实正是因为刘子翰默认了程俊打钱在他帐户上的这个问题,程俊才会一直当刘子翰就是他们中的一员,那刘子翰停下不做,程俊就理所应当地当他是背叛洗手不干了。

    “其实你也不在乎你得到了多少钱,因为你从未去查看过你那个账号上的钱。你也从未从那个账号上取过钱用,对吧?”

    鲁葛还是很平和地看着刘子翰。

    “这个你怎么也知道啊?”

    刘子翰皱眉,看来鲁葛还真是不简单,他把他查了一个底朝天吧。

    “你只是很痛恨你的前妻,在程俊的怂恿下你开始恨所有的恋女人,你认为她们都是骗子,残忍贪婪虚荣的骗子。至少是唐馨馨来市前你都是这种感的,对吧?”

    鲁葛还是那样看着刘子翰。

    “是的,我做了很多的糊涂事。我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啊?”

    刘子翰把头低了下去。

    “我现在和你们说的话都没有记录的,我是作为你们的朋友在和你们聊天。”

    鲁葛笑了笑。

    “刘总,至少看到你这样,让我感觉到人世间的爱情还是有的救,所以我会帮你的。你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就像你希望的一样,你可以得到一个机会重新来过。”

    鲁葛静静地看着刘子翰,那眼里带着同情。

    严格意义上来说,刘子翰确实不是程俊一伙的,但是他毕竟与程俊他们有了经济上的纠葛,所有就算不会判刘子翰的刑,但是罚款这些小小的惩罚还是必须的。

    刘子翰也看着鲁葛,呆呆的。

    鲁葛是一本正经地说话的,不像是在开玩笑。但自己又和他没什么交情,他为什么会这样帮我?难道是因为唐馨馨?他与李杰一样都爱着唐馨馨?

    那我的馨儿还挺有魅力的嘛。

    刘子翰正在胡思乱想,就听鲁葛接着说道。

    “刘子翰,还有我要你记住,不管以后会发生多少你想也想不到的事。你都要告诉自己,至少你曾经爱过,不要有怨恨,不要再重蹈覆辙。”

    鲁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看唐馨馨。

    “什么意思?”

    刘子翰也看到了鲁葛的眼神,他不由得小声地问道。难道是鲁葛知道他与唐馨馨的结果,也会是一个伤心的结局?

    鲁葛说这个话,当然唐馨馨也听到了。

    在刘子翰问鲁葛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唐馨馨也同样问了鲁葛“什么意思”这句话。她唐馨馨确实是想过要离开刘子翰,但是那是因为刘子翰不能接受她的真实身份。她是为了不让刘子翰因为她年龄的问题纠结,才想到离开刘子翰的。

    但是这也是她在心里想想的问题,鲁葛怎么什么都知道一样,就能肯定她与刘子翰有个伤心的结局似的?

    鲁葛见唐馨馨与刘子翰两个人都同时问着他同样的问题。

    他也看向了刘子翰与唐馨馨。

    过了很久,鲁葛才看着唐馨馨的眼睛说道:“你知道吗?凡事都是有利也有弊的。就像是如果你幸福就肯定有人在痛苦一样。但是爱的力量是很大的,它可以让人变得不可理喻,无法理解地无条件牺牲。”

    不可理喻?无条件地牺牲?  这是在说谁啊?

    唐馨馨看了看刘子翰,刘子翰也看了看唐馨馨,虽然他们都知道鲁葛现在的话,算是私下与他们交流的,但是他们还是不明白地摇了摇头。

    “好了,不明白就算了。我还要处理很多事情,你们也可以回你们的温馨枣红色小屋了。一切都可以按原来的生活继续下去。你们不会受到任何干扰了,程俊的这一招络诈骗方法都被我们破了,刘子翰这个络情圣对他也没有任何用处了。我们现在就是还有一些关键人物没有抓到。”

    鲁葛又很干练地笑了笑。

    不过他刚刚一笑,就拼命地皱眉。肯定是他的笑容牵扯住了他的嘴角,让他痛得皱眉的。

    “鲁葛,那你们抓到程俊了吗?”

    刘子翰很担心程俊跑掉。

    程俊这个小眼睛厚嘴唇的家伙可是个麻烦的人物。如果给他跑掉的话,那说不定他与唐馨馨还会遇到麻烦。

    “没有抓到他,不过他躲不掉的。”

    “”

    刘子翰有些担心地无语了。

    鲁葛不管刘子翰在发什么呆,他摆了摆手就要走出这个房间。

    “鲁葛。”

    唐馨馨竟然和刘子翰一起提高了声音,一起向就要离开房间的鲁葛喊道。

    鲁葛站住了,刘子翰和唐馨馨一起走向他。

    “谢谢你,找个时间一起吃餐饭吧?”

    刘子翰竟然和唐馨馨说着同样的话。

    鲁葛看着刘子翰和唐馨馨,摇了摇头,笑了:“好吧,再联系。”

    鲁葛走了,刘子翰和唐馨馨对视而笑。

    “你怎么老是抢着和我说一样的话啊?”

    这一句话又是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出。

    “哈哈哈”

    接着他们都忍不住笑了。

    唐馨馨与刘子翰又回到了他们的温馨小屋,他们的小日子又开始继续了。

    不过最近唐馨馨沉思的时间越来越多了,这点刘子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只知道唐馨馨有很多的地方他都不了解,比如唐馨馨绝对不与他谈婚论嫁。但唐馨馨总有办法引开他的询问。

    冬天到了,这是一个冷冬,北方的很多地方都下雪了,但是市还是算暖和的,尽管这样夜晚也要盖上厚厚的被子了。

    此时的唐馨馨正靠在他的胸前,卷缩着甜睡。

    枣红色的床被也暖融融的,衬托得唐馨馨的小脸更加红扑扑的了。

    刘子翰摸了摸唐馨馨的细致脸颊,最近他去清清阳家具公司的时间很多,当然男人都是要赚钱养家的,他只是今天才有时间陪唐馨馨在清晨赖床。

    唐馨馨的眉头又在睡梦中皱起了,她最近老睡不好,老是这样,就好像有什么难以决策的心事。

    刘子翰把被角拉了拉,他不想有冷空气去侵袭他的馨馨。他这个动作刚完成,唐馨馨就睁开了她那双黑幽幽的眼睛。

    “老公,你干嘛不去公司?想偷懒啊?”

    唐馨馨看了看刘子翰,揉着眼睛,调皮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