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大南宫 > 第九十五章 书阁

第九十五章 书阁

    内书阁的藏书远不如文德殿,但仍然修建得大气、肃穆。

    堂前设玉如意、右首设铜暖炉。

    当前柱上挂一副竖匾额,写着:“怀抱观古今,深心托豪素。”

    联语平起仄收,天然古朴。

    因阁内面积不大,所以一排一排的杉木书架,列得紧密,只留下当中狭窄的通道。

    霍南君捡起那卷书。看了看窗子,平时懒得一开的窗户,今日却被打开。能看见外面藤萝满墙。

    风从外面灌进来,被带进屋内的萝叶悠悠的打了个圈。

    看这天色,又快下雨了。

    霍南君将书卷放回架子上。

    她开始在书架前翻找书籍。

    书阁内十分清静,连下人们也偷懒去了。不像文德殿那样忙碌。

    霍南君时常来这里。她喜欢这份清静。

    有屋一间,无论大小。一桌一席一卷书,一灯一人一杯茶。便有了安顿心灵的所在。

    她在密集的书卷里索寻着,却没留意到对面被书卷遮挡的对面还有一人。

    他没有作声,只是隔着更高一些的书架空隙,隔着架子看到那娇小的人影。

    他看着霍南君就站在书架前翻阅起来。看书时安静又专注。

    今日的风是有些大,吹着她的书页接连卷角。发丝也抚到她的书上,被她勾手揽过耳后。但勾到一半,她仿佛又被书中内容吸引,竟忘了放下。

    灵隽的侧脸,勾勒出姣好的弧形。

    有美人兮,知书达礼。

    是古来诗人,对女子最美的赞誉。

    他放下自己手里的书,仍没有出声的意思。

    你专注于书,我专注于你,互不惊扰。

    便是此刻最恰当的写照。

    霍南君认真的翻看了几章。将书揣进怀里。她又往别的寻。

    她看见最高书架上的一卷轴书。想伸手去取。

    但以她现在的高度,踮直脚尖也只够不着。她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霍南君有些无奈,怎么今日连个奴才也没有,当真气人。

    就在霍南君对着那高高在上的书轴干瞪眼时。却见那书轴动了一下。

    霍南君以为自己眼花,目不转睛的盯着看,那书轴又移了一下。

    有耗子?

    霍南君一怔,就见那书轴被整个从里推出。霍南君连忙伸手去接,揽袖后,那卷轴刚巧掉在自己怀里!

    霍南君抱着这卷自个儿掉下的书轴,有片刻愣神。

    这是什么情况?天外飞书?

    霍南君看着上面,没听说书阁里有这么助人为乐的耗子。

    然后她眼底一动,立刻想到了什么。

    她轻轻走到书架边,探出身子,往隔挡的书架后看去。

    一架相隔的通道后,果然看见一人。

    一身鸦青色臣服,不是那李意又是谁。

    她没想到,这“耗子”未免太大只了些。

    霍南君怔神道:“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内宫书楼,就算没有限制入内者身份,但李意也算是外臣。怎么会到这里来看书?

    李意从两排书架间的阴影中走出来。

    李意道:“我就不能在这?”

    霍南君出现在这里十分正常,但李意的出现就不大妥当了。

    李意的答话,显然没有多大诚意。

    霍南君总觉得有时候他就是故意恼她似的。

    就像这卷书,他分明可以直接拿下,却偏要从后推出,似乎看她惊讶的表情,是一种愉悦?

    与其说是挑衅,不如说像是在……逗猫?

    霍南君道:“我说怎么今日连个奴才都没有,都被你撵走了?”

    李意简洁的道:“他们太吵。”

    霍南君道:“吵是吵了点,但有时候让他们搭把手也是好的。”

    霍南君幽怨的望着那最高处的架上。

    若不是见到她在那边攀爬书架的窘态演变为气恼,李意兴许还不想这么快帮她推下书去。

    那副娇态,倒显得很可爱。

    李意不禁有点想笑道:“这是怪我多事?”

    霍南君晃了晃手上的书轴:“这是赞你比奴才好使。”

    李意道:“的确。”

    原是霍南君讽刺他的话,他却是全然给收了。

    李意就像无所察觉一样,道:“你还想要什么?我帮你。”

    她低头,晃了晃自己手上的书轴,答道:“不用了,就这一卷就好。”

    愿以为这也只是李意客套的一句,但却见他没有继续说:“我指的不止是书。”

    霍南君觉得这两句话有些双关。她略带惊疑的抬头。

    李意扫了一样她怀里的卷轴,道:“《商君书》,讲治国之策。奴才们可看不懂这个。

    “他们当然不懂,就都是朝臣们才关注的内容。”霍南君顺势说道。

    李意道:“所以同样的一样东西,奴才们帮你拿的是书,我拿的是策。这就是区别。”

    这家伙还是一样笃定。

    霍南君沉默不答。

    谁和谁的站队,谁与谁的利益链接和切断,在朝堂上经常都在上演。

    只是李意这番表态让她更加疑惑了。

    他从什么时候起,会这样接二连三的帮她说话?不论是在朝堂论辩时,还是在甲具一事上。

    霍南君放下手里的书,认真的凝视他。

    困惑越来越多,让她觉得事情似乎脱离了自己预判的轨道,这让她有些不安。她打算就此问个清楚。

    霍南君的注视,让她黑曜石般的眼里只落下一个人的投影。

    “我要问你一件事。”

    霍南君难得这样专注,但却没迎来对方同等的对待。

    李意竟是蓦然转身,走进书架里,只留她一个淡然背影。

    李意一平无波的道:“除了朝事,你应该不会再问别的。”

    霍南君没想到他居然无视自己。

    霍南君愣了一下,还是跟过去:“自然是朝事。”

    李意在架子上翻着书:“那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你。这里不是朝堂。”

    “但它却关乎到你和令尊的政途。”见李意并不配合,霍南君肃声道。

    然而李意连眼神也没动一下,去了更后的书架翻找:“那又怎样?”

    霍南君眉间一抖,那又怎样?也就他答得这样轻描淡写。

    李意走动在书架间,完全没有想回答她问题的兴趣。

    霍南君跟了两个来回。

    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在找什么?”

    李意停下手,侧眸看过来:“终于想起问我的事了?”

    他的眼底如夜潭照影,仿佛扬起一丝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