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狂剑逍遥行 > 第一百三十九话 苏醒的小祖宗

第一百三十九话 苏醒的小祖宗

    “王大人,下官实有不明之处,还望王大人明示,王大人你言下之意……”

    “王某人只是认为,如果这个神秘之人,有心想要加害汝等的话,恐怕不会就此罢手的!”

    王矣仁说的不无道理,照他这样一通分析下来,骆兴也是觉得眼下的处境似乎是非常的危难了。

    常言道,想来人们害怕黑暗并非是害怕其中的幽暗,更多的是害怕黑暗中的未知。

    而骆兴此时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这一行人被关在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空洞之中,而这神秘的黑衣人,就像是黑洞中的魔鬼野兽,在暗处盯着自己,随时就将猛扑而来。

    敌在明,我在暗的境地,是最让人难受的,最关键的是,敌人究竟是谁,却不得而知。

    想到这,骆兴不禁叹了一口气,遂说道。

    “哎,王大人所言极是!下官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眼下已经既已作出承诺要彻查此案,即便是为难重重,下官也断不能半途而废!人间自有公道在,才能人心能安定,人和自能国泰啊!”

    “哈哈!大人能有如此觉悟,想必也是胸怀天下,心系百姓之人啊!王某人深表佩服!那既是如此,王某人也就不多加劝阻了!只道是今日过后,大人行事还请小心再小心啊!”

    “啊!有劳王大人关心了!下官定然铭记于心!”

    “恩,好了大人,眼看天色已是渐晚,今日不如早时回房歇息吧!”

    “无妨,下官今日就在此小憩一晚吧!就留二人在此,下官心中颇有难为啊!”

    “恩,那王某人就先告辞了,想来这火也被及时扑灭,王某人还想去好好查看一番,待天亮之后,得着人好好修补一下。”

    “哎,因为尔等,令王大人承受如此损失,下官实在过意不去啊!眼下下官身盘缠不多,待来日回京之后,立刻着人赔付王大人!”

    骆兴言罢,只见王矣仁仰天一笑,伸手拍了拍骆兴的肩膀,说道。

    “罢了罢了,区区小事,对王某人来说还算不甚,就不劳大人费心了!待有朝一日大人请王某人喝几壶就成!赔付之事,王某人心领了!好了,大人赶紧进屋吧!王某人告辞了!”

    说罢,王矣仁还没有等骆兴答话,便抢先一步,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对其深深的作了个揖。

    骆兴见状,自然也不敢怠慢,也随即摆开了架势对着王矣仁作了个揖。

    完了之后,王矣仁便轻甩了一下,快速的离开了骆兴面前,移步走了楼去。

    见王矣仁离去之后,骆兴那是又深叹了一口气,心想着。

    好端端一神机营提督,却被当朝宦官贬落于此,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眼下却是一片迷茫,如此结局,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眼看王矣仁的确不但武能杀击贼寇,文又逻辑缜密,条理清晰,实在是一个人才,的确能称得是一号人物!若能拉拢至诚王殿下的麾下,共同对抗李文新李公公,那无疑是如虎添翼啊!

    可按理来说,身为一名神机营的提督,被李文新李公公被贬于此,理应怀恨在心才是,可几番交谈下来,王矣仁的态度非但平静无奇,更是不愿提及以前仕途的过往,还真是让人奇怪,是他胸怀肚量极句,还是真的仅想归隐山林,不问天下之事呢?

    骆兴的心里自然也是没个谱。

    今日实在有些仓促,仅能粗交尔尔,尝不出王矣仁心中的滋味来,看样子,只能有机会再与这王大人好生畅谈一番了!

    想到这,骆兴不自禁的点起了头来。

    成吧,这事儿就先这么着了吧,眼下,还是苏仨和段棋二人的事情比较重要啊!

    于是骆兴便推门走进了屋内,再一次查探了一下床二人的情况之后,终于是放心了下来,拿了一张椅子,趴在了圆桌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骆兴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动静,他立刻就惊醒了过来。

    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仔细一看,只见苏仨站在自己的身边,手里拿着水杯正如水牛一般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由于喝得太急,杯里的水,不断地从杯沿处顺流而下,将他的衣裳全都浸湿了不少。

    “苏少侠!你醒了!!你可算醒了!!”

    人苏仨想来是口渴的够呛,本身正儿八经的喝喝水倒也没什么,这夜深人静的安静的可以,可骆兴突然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可把苏仨给吓坏了,差点连手中的水杯都砸落在地,喉咙也是被水呛了好几口。

    “咳咳咳!咳咳咳!你干什么呀骆大人!咳咳!吓…吓死我了!咳咳咳!!”

    哎,小祖宗你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对此时此刻的骆兴而言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啊!如此喜悦岂能克制的住!

    “哎呀!我说苏少侠呀!你这可是刚从鬼门关回来啊!骆兴我才实在是被你吓的不轻啊!”

    苏仨一脸懵然的看着眼前挂着熊猫眼的骆兴,同时又将杯中的水一咕噜又喝下了肚,他啧了啧嘴,说道。

    “哪儿,哪儿什么鬼门关呀!苏仨只觉得像是沉沉的睡了一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别的感受啊!啊,还有就是口好渴啊!骆大人真是过于夸张了吧!”

    被苏仨这么一说,骆兴实在是觉得有些语塞,这小祖宗是心太大了,还是没良心啊!自己那是豁了老命出去,把你从火堆里拉了出来,你却在这不嫌腰疼的说我太夸张?

    算了算了,只要小祖宗你醒了就行,咱也不计较啥了。

    “咳,苏少侠此时有无觉得身体有所不适?”

    “唔,身体似乎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方才可能吸入了过多的毒气,所以现在身子骨还是有些绵软。”

    “毒气?什么毒气?何来的毒气之有?不过话说回来,好端端的,房间又怎会失火呢?他段兄弟又怎会也在你房间?还有,从你屋里夺门而出的黑衣人,究竟是谁?这一系列的事情,实在教骆兴琢磨不透啊!”

    面对着骆兴这么噼里啪啦的一通问下来,苏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回答哪个才好,只见苏仨紧皱着眉头,撅着小嘴说道。

    “恩…火是苏仨自己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