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其他类型 > 林门闺暖 > 第六百七十七章 杨柳依依,荷香袭袭...

第六百七十七章 杨柳依依,荷香袭袭...

  杨柳依依,荷香袭袭,生命中历经了好几次的离别,可哪一次都没有这一回让人心情舒畅。

  除却....

  林暖暖往薛明珠怀里窝了窝,心里不是没有遗憾,不过,她虽没有应了苏音音的请求,但薛明睿已包揽了过去,自然会有人同陆雨航说清楚,薛明睿出马,林暖暖倒没什么不放心的。

  至于陆雨沫的那个表哥,林暖暖眯了眯眼睛,若是让她碰上,定会为陆雨沫出口气,无论如何,毕竟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儿,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头脑纷杂,心内却绞得难受,

  林暖暖眯着眼睛,只恹恹地躺着不想说话。

  “还难受?”

  薛明珠心疼得不行,却也毫无办法,

  “快去催催秋浓。乌梅汤怎的还没来?”

  “来了,来了,”

  桂嬷嬷早就在门外看了百遍,眼看着林暖暖圆润的小脸越发瘦削,下巴都开始发尖,不止薛明珠,身边的几人都开始着急起来。

  “好囡囡,来,喝点乌梅汤。”

  薛明珠端着碗,拿着银汤匙一下一下亲自喂,

  林暖暖倒是跟给面儿地全饮了下去,只是,才一躺下,立时就开始天翻地覆起来,急得薛明珠立时红了眼眶。

  真是遭罪儿,好在还有半日就能到京,林暖暖眯着眼睛,有气无力地摸着薛明珠手腕上的一个桃木镯子,上头刻着一凰一凤,这是凤求凰?

  林暖暖虽精力不济,仍旧起了好奇之心,她细声细气地问薛明珠:

  “这是我祖父雕的吧,真好看。”

  一句玩话,惹得薛明珠脸上绯红。

  她轻戳了下林暖暖的额头,轻声低斥:

  “小丫头!看来还不错嘛,还有力气说笑呢。”

  “嘿嘿,”

  林暖暖的眼睛从薛明珠乌青的眼底掠过,这几日自己遭罪,也让薛明珠等人跟着不得安生。

  “唉,原本还想着衣锦还乡的,唉,谁知天不遂人愿哪!”

  林暖暖挤眉弄眼地说完后,接着就是一阵长吁短叹。

  “你个小囡囡,净作妖。”

  薛明珠心里一暖,知道自家孙女这是怕自己难受,这插科打诨呢,这孩子,自己还不舒服呢,还要顾及旁人,她忍着心疼,只笑嗔了她一下,手下却是动作轻柔地将林暖暖往自己怀里又挪了挪,让她躺得更加舒服些,

  “睡吧,睡吧!”

  薛明珠口中说着,手下也跟着节奏轻轻地拍打着,

  “祖母,我要听曲儿。”

  林暖暖略泛着白的樱桃小口轻轻撅起,配着眼睑下的乌青,惹得薛明珠心里一阵发疼,哪里还有什么不依的,忙随口唱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嗯,看来这三年,自家的祖父母,感情好的很啊!

  林暖暖眯着眼睛,心满意足,眼皮子渐渐开始发沉,只胸前好似有什么越来越炙热,

  她动了动,想要用手去按住,许是这几日晕船的厉害,林暖暖手下无力,怎么摸也摸不到。

  林暖暖急了,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只听耳边传来一阵惊呼,

  “暖暖的手动了!”

  林暖暖一愣,这人声音好熟悉,是谁呢?

  .....

  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真的动了,暖暖,暖暖!”

  又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声音里也带着惊喜。

  这两人是谁?

  林暖暖越发好奇起来,只是眼睛发涩,怎么睁也睁不开,手下也没力气,

  自己这是在梦中了?多半是在做梦。

  “暖暖,醒醒,快醒醒!”

  梦倒是越发真切起来,仿佛还有人在摇着自己,林暖暖蹙了蹙眉,终于想起了那两个人,可不就是自己前世的父母?

  这么多年了,自己还真是很少想起他们,怎么如今入梦了?

  “囡囡,囡囡,快醒醒,用了膳再睡吧。”

  林暖暖的耳边越发瓜噪,这回林暖暖不用想也知道,这样尖细又带着亲昵语气的,定然是薛明珠,她懵懂地睁开了眼睛,果然就见薛明珠正睁着一双美目,正面带焦躁地看着她。

  “嗯,祖母,”

  林暖暖揉了揉眼睛,自己方才真是做梦了。

  “怎么回事,告诉祖母,是不是做梦了,祖母唤了你好久,也不见你醒来,可吓死祖母了。”

  见林暖暖醒了,薛明珠这才放下心来。

  林暖暖昏昏沉沉地往薛明珠怀里一靠,

  “好困啊,祖母,好不容易睡个懒觉。”

  她又伸了个懒腰,慵懒地往薛明珠怀中拱了拱。

  “好了,好了,快起来,成什么样子,还有外人在呢!”

  薛明珠忙拉了被子往林暖暖身上盖去,小娘子如今不是三年前了,身子越发的玲珑有致,可不能让人看了去。

  “啊?有外人?”

  林暖暖方才想起,刚才好似还有个男人的声音。

  “不是睿哥哥么?”

  她还以为是在梦中。

  “是呀!”

  薛明珠没好气地点了点林暖暖的额头,这个丫头,还是从前那般的心思单纯,

  “薛世子就不是外人?”

  “暖儿醒了?”

  林暖暖住的这屋子分里外,虽船上不比家中,倒也轩敞。

  薛明睿甫一回来,就听薛夫人在大声唤着林暖暖,一时心急,就跟着进了来,后来林暖暖醒了,他自然要避出去。

  “嗯,醒了。”

  睡了一觉,身上觉得舒服多了,头也不那么疼,也没那么闷了。

  林暖暖伸出手,让秋葵给她更衣,换上了一件浅绿留仙裙,配着月白的襦衫,这几日她又清减了不少,倒是更添清丽之姿,

  “就这么松松地梳个双髻,不要梳高髻,当心扯得头又疼。”

  薛明珠拢了拢林暖暖秀丽的乌发,又说:

  “你这丫头装扮得也太素了些,头上也无簪珥,就这么一个荷花蜜蜡当宝贝似的戴着。”

  外间的薛明睿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手在桌子上敲了敲,明明自己这次假托姜郡王妃之名给小丫头带了不少钗环首饰,怎么不见她带?

  “祖母,孙女儿这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丫头,

  薛明睿不用瞧也能知道,此时的林暖暖定是撅着樱唇,杏眸圆睁,一双妙目里带着狡黠,开来此时倒比前些时日好多了,

  “世子,您要不要梳洗一番?”

  李义府看着满面风霜的薛明睿,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劝道。

  “不用,”

  薛明睿大手一挥,又想起小丫头好洁,忙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李义府原本以为自家世子不会应允,毕竟,这次停靠,除却因着公事,世子还在不大的镇子上找了许久,就是为了让晕船的林小娘子能吃上一口。

  薛明睿看了眼桌子上穿成串儿的糖葫芦,嘴角微翘:

  “薛夫人,东西得了,晚辈先行告退。”

  不等薛明珠说话,薛明睿眼眸深深地看着晃动的珠帘,又道:

  “暖儿,吃完糖葫芦,再用些汤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