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玄幻魔法 > 诡事密录 > 情降
    三方僵持着,谁也不敢率先动手。

    吴三爷再次说道:“娜小姐,我们并无冲突,要么我们先合作把诸葛图解决掉再谈。”

    “是啊,丫头,想必你也舍不得想看着那小子死吧?”

    老瓢头把娜伊莎侧过来,让她能看到我们这边,因为距离不远,我观察到娜伊莎脸上忧虑之色一闪而过,而她胸口处还留有一摊血印子,应该是枪伤留下的。

    “瓢叔,你别伤着娜伊莎了。”我说道。

    “你小子还真是个情种,都这样了还有怜香惜玉之心,你不知道这丫头片子差点伤了我们几个性命么?”牛皮糖说道。

    “娜伊莎,真是这样么?”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管我作甚?”娜伊莎一咬牙道。

    “我说你们要打赶紧打,老夫还等着看戏呢,哈哈。”

    “诸葛老鬼,我看牛爷先灭了你再说。”

    牛皮糖往前跨了几步。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一个给你看看。”诸葛图的枪在我的脑袋上戳了一下,戳得我顿时七晕八素。

    “我同意了,我们先联合,处理掉诸葛图,然后再谈我们的事。”

    娜伊莎话音刚落,只见老瓢头手一挥,我赶紧拉着凤晴儿挨下身子,只听“啊”的一声,诸葛图手上的枪吧嗒掉在了沙滩上。

    我捡起枪,起了声,准备反制诸葛图,却听诸葛图吹了一声尖哨,只见岛上树林中突然飞起一片海鸟,看样子像是受了惊吓所致。

    野兽的吼声顿时响起,而后便咚咚咚地奔跑声传来,我仿佛感觉到了整个小岛都在发颤。趁我们愣神的时候,诸葛图已经快速地闪进了最近的林子里,牛皮糖抬手便向那边一阵扫射,却也不知有没有打中他。

    “大家快上船。”老瓢头高声喊道。

    “晴儿,你先上去。”

    我则跑到路老大和胡四边上,背起一个就跑,吴三爷也跑了过来,背起了另一个。

    我们前脚刚登上船,娜伊莎的人拉起了锚,准备离开海滩,只见从岛中林子里便蹿出近十只体型巨大的猿类,可怕的是这些猿类竟然都露出长长的獠牙,它们眼睛猩红,无比暴躁,正迅速地向我们冲来。

    “巨獠猿!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存在?”

    “快开船,他们要冲上来了。”

    随后,娜伊莎的人边开船边向冲上来巨猿疯狂扫射。子弹竟然打不穿这些猿类,反而却更加激怒了它们。

    眼见有几只就要跳上来,娜伊莎冷色道:“鲁伊,发降头令。”

    “是的,小姐。”

    只见三名降头师席地而坐,双掌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就像武侠片子里演得运功一般,三人手掌相接,不一会儿,三人额头冒汗,身上腾起青烟。

    我顿时看得目瞪口呆,以前觉得降头术有点夸大,今天却总算窥得一角。

    “峰子哥,你看。”

    我说着凤晴儿所指,只见最靠近我们的两只巨猿转过身子,不再追逐我们,而且向着它们的同伴几声巨吼,它的同伴们估计也被吼得糊涂了,也还之以吼。

    于是,滩途上出现了奇怪的一幕,数十只巨猿此起彼伏的发出巨吼,当其中一只要绕过转身的那两只时,转身的一只迅速冲了过去,一拳砸在了它身上。

    我已经看呆了,不明白这好端端地怎么就自相残杀起来。这么一来,为货船的离岸赢得了时间。

    “降头术果然恐怖,居然能控制兽类。”

    “三爷,你是说,那两只巨猿被降头术控制了?”

    “不然你以为呢?好端端地怎么会内讧?”

    “降头术有这么厉害。”

    “岂止这么厉害,厉害的降头师可以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是么?那太恐怖了。看来咱们此行还是不能得罪他们。”

    “大侄子,别听三爷唬人,能千里杀人的降头师那可是祖师爷级别,全世界都没几个,你看他们三个,顶多再坚持施术三十秒。”

    果然如牛皮糖所说,那三个降头师已是满头大汗,浑身颤抖,眼看已经到了极限。我看了下时间,不到十秒,三人便瘫软在甲板上。

    娜伊莎吩咐人把他们抬了下去,不过这个时候,货船离岸边已经在五十米开外,那些巨猿只能望洋兴叹。

    “呵呵,即便我们不能千里杀人,但是要在这船上取各位的性命,却是易如反掌的。”

    “娜小姐,我们可不是吓大的。降头师在我们杀的妖魔鬼怪面前,可是排不上号的。”

    “牛爷,光靠嘴说可没用。”娜伊莎此时恢复了以前的风情万种。

    “娜小姐,我们还是谈点实在的吧,第一,我这两个兄弟你先把他们弄醒,第二,我们可以退让一步,你六我们四。”

    “不行,你一我们九,否则我可以保证他们俩永远都醒不来。”

    “哎呦喂,你这小丫头片子,之前还说八二开,怎么现在变一九了”

    “呵呵,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实际上我心里清楚,一成就我们这点人分也不算少,问题上这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得财富,给一群外国人得了去,实在是对不起祖宗。

    吴三爷看了看老瓢头,老瓢头点了点头。

    “好吧,成交!”

    “三爷,你”

    “牛老弟,形势比人强,有一成也不虚此行了。”

    “三爷,这可不像你。”

    “命保不住,要钱有屁用。”三爷瞪了一眼牛皮糖。

    “算你这丫头狠。”

    牛皮糖愤愤不平地离开了甲板。

    “三爷果然是个痛快人。跟你们合作就是爽快。”

    娜伊莎说完扫了我一眼,说道:“卢峰,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哦?”我有点疑惑。

    凤晴儿扯着我道:“娜伊莎,你想干什么?”

    “放心,我的好妹妹,我保证不会伤你的情郎的。”娜依莎笑道。

    “没事,晴儿,大家都在这呢,我不会有事的。”

    我跟着娜伊莎到了甲板的另外一头,娜伊莎突然娇笑道:“怎么样,晴儿妹妹的滋味怎么样?”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愕然道。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知道这世界上有种降术叫情降么?”

    “没听过,那是什么东西?”我心里更奇怪了,这个女人跟我说这个干嘛。

    “情降,就是说中降者一旦背叛情人,就会发作,背叛的越深,发作的越严重。”

    我的心中开始有点不安了,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给我下这个降?”

    “不是想给你下,而是已经下了。换句话说,你要是背叛,你就得死。”

    “你这个女人疯了吗?”我高声道。“我不会背叛晴儿,你赶紧给我解了!”

    “哼,我说得不是背叛晴儿!”

    “那是谁?”

    她突然向我凑近道:“在我中枪的时候,你抱着我伤心欲绝,我突然觉得你这个男人不错,所以我给我们下了情降。所以你若背叛我,情降就会发作!但是,不幸的是,你之前就背叛了我一次,所以,待会儿情降就得发作了。”

    她的话顿时令我毛骨悚然,她怎么知道我跟晴儿之前的亲热,而且如她说得是真的,那我岂不是以后碰都不能碰晴儿了,我问道:“情降发作会有什么症状?”

    “轻则腹泻酸痛如感冒,重者万蚁噬骨而死亡。不一而足,视各人体魄和背叛情节不同。”

    “那怎么才算轻才算重?”我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我只能说只要你跟晴儿做了那最后一步,你就等死吧。”

    “你这个疯女人,赶紧给我解开。”

    “解开啊,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等我想明白你对我到底是不是重要,如果我认为你不重要,情降自然就解了。在我没想通之前,你最好禁欲吧。”说完,她竟然飘然而去。

    “操!”我悲乎一声。

    这时晴儿走了过来,挽着我的胳膊道:“峰子哥,你俩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我无比悲痛地看着晴儿娇美的脸庞,突然肚子一阵翻云覆海,我赶紧捂着肚子说道:“晴儿,我肚子疼,上个洗手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