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阁书库 > 历史军事 > 纵兵夺鼎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本事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本事

  当马超虎跃中原带着雪山旅行团纵横沛国,当曹操被张辽挤压至沛国走投无路,当袁绍自焚的广陵城已经开始重新修缮,当刘表困守襄阳无时无刻不想着夺回颍水控制……燕北牵着小红马,马上坐着儿子燕桓,漫步在赵苑望着远山林间,他们身边遍地开满黄花,没不可收岁月静好。

  “父王,孩儿读到高皇帝本纪一直有个疑惑,但应先生从不告诉孩儿,这是为什么?”

  燕北轻轻笑着,这小子读书的本事日渐上涨,不喜经学但好史家,这点尤其得到燕北的喜欢。听到他这么问,燕北皱皱眉头,随后笑道:“应先生有求必应,怎么会不告诉你?”

  燕桓的伴读是前赵相、今凉州刺史应劭的长子应瑒,诗文歌赋不亚五经博士,才学极高,由怎么会回答不出区区小儿的问题。燕北料想是燕桓说谎,故而满不在乎。

  “应先生不是有求必应,我问他为何高皇帝没什么本事却能坐拥天下,他只说我是瞎说,让他再读本纪,却不做解答,我就算让小满揍他,他也不说。”燕桓长得像极了燕北小时候,但一双狡黠的大眼睛却随他的母亲甄氏,皱着眉毛小鼻子气哼哼地抱怨着应瑒,“父王,给我换个伴读吧。”

  让典满揍应瑒?

  燕北抬手便是一巴掌拍在燕桓小脑瓜上,“谁教你这么跋扈,小满是护你周全的,却不是你的家奴,怎么能指使他去打应先生?”

  离得不远的典韦瞪大眼睛极力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心里非但不在乎燕桓指挥儿子揍应瑒还有些丝丝窃喜,但是……这段对话真正的问题难道不是侮辱高皇帝么?

  和高皇帝比起来,应瑒和典满算什么玩意儿。

  挨了耳瓜子燕桓不哭也不闹,反倒瞪着个眼气呼呼地对燕北道:“难道还要孩儿自己去打应先生吗?他太高了,打不过!”

  “你不要再找应先生的麻烦,他不告诉你自然有他不告诉你的道理,但你问的问题,你耶耶能给你答案。”燕北摆摆手,也不再多说,燕桓这小子的性格确实不怎好,不过也就这样了,自己生的种,他又没空管,全让甄氏几个小娘当成太子去惯着,有什么办法?“你说高皇帝没本事,那跟他一起谁有本事啊?”

  “霸王项籍,力能扛鼎!淮阴侯韩信,国士无双!他们都比高皇帝厉害多了!”

  燕北点点头,对燕桓这句话还比较满意,不过他接着问道:“那你觉得耶耶……厉不厉害?”

  一句话把燕桓问哑火了,懦懦嘴巴不敢说话,燕北笑道:“没事,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耶耶不打你。”

  “厉害吧,别人都打不过你。”燕桓对这些感觉还是很深的,尽管他对幼时很多事记不清楚,但印象里还能记得辽东燕氏邬堡的轮廓,记得那会人们就很喜爱很敬重他,但和搬进赵王宫之后的敬畏是不一样的,“但孩儿也说不清父王哪儿厉害。”

  燕北眼睛笑得眯起来像一对弯月,好似偷到鸡的黄鼠狼,搓着手满怀期待地对燕桓接着问道:“那你觉得耶耶要是和高皇帝生逢一时,究竟谁能得到天下呀?”

  燕桓皱着小眉头苦思冥想半晌,最终无助地望向燕北,摇头道:“孩儿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咯!你耶耶到现在,还没能平定天下,那荆州、豫州、扬州、益州,都还没有归附我们,可天下之人便已如此敬畏我燕氏,就连你这总角小儿都知道,耶耶厉害。”燕北摇着头道:“高皇帝起兵时已是四十有七,区区七年就平定天下做了皇帝……而他的敌人是项籍那样天下无敌的英豪,这样的人,你能说他没什么本事?只是他的本事不足以让凡夫俗子看通透罢了。”

  燕北摇头道:“倘若燕某与高皇帝生逢一时,大约要像彭王那样,面北事之并驾齐驱,至于天下就没燕某什么事啦!”

  “来,过来坐,耶耶跟你说个道理。”

  燕北说着挑了四周围一颗参天大树,随意地坐在树下,将燕桓也叫过来,弹弹衣袍上的灰尘,这才对儿子说道:“一个人很努力,做成了平定天下这样的大事,对后人来说没什么感受,甚至就算你说他有多厉害别人也是不屑的,因为对于强者,弱者天生便怀有懦弱的逆心,只敢在嘴上说说;但倘若一个人同样很努力,但最后他没能平定天下,就比方说项籍,人们都知道他个性中的问题在哪,但人们还是愿意将目光放在他力能扛鼎、所向无敌的优势去雾里看花,觉得他哪儿哪儿都出色,甚至觉得不让他这样的英杰得到天下,是苍天无眼了。”

  “可你知道耶耶最希望后人如何评价耶耶么?什么公孙伯圭、董仲颖、袁本初之流,耶耶会找史家去写,写他们各个都是光彩照人的英杰,本来没有的优点,要有;没来有的优点,要更好!而至于耶耶,呵呵,只要去写你麹叔父、田叔父、沮叔父、姜叔父、王叔父就够了,就算写他们也不能写的太厉害,多加些我等年少时的荒唐事,让后人看起来也无非是走运了的泛泛之辈,也就够了。”

  “史书上那些光彩照人的呀,大多是败者,把自己好好的人生活成悲剧,这才有后人为他们去鸣不平。争霸天下并非搏戏,岂有时运之事?唯有英雄,胜出必有所长。至于败者,身死亦有其因。耶耶就希望将来后人提到燕氏、提到赵国,会说你看燕仲卿没什么本事,怎么让他取得了天下?由着他们去说,就连姜晋这样的人都能做上大将军,我看燕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公孙瓒怎么会输给他?将来人们说,燕仲卿真是好运气,黄巾里边上百万人也就一个姜晋和王义,都到了他身边。”

  “在燕某活着的时候,他们所称赞的人只能对某摇尾乞怜,等燕某不在人世,愚者爱怎么说,便怎么说,随他们去。但是桓儿,有件事你要知道,这世上最厉害的人,不是像你麹叔父那样攻伐天下无所不能、也不是像你三叔父的老丈人武艺勇猛天下第一,真正厉害的人啊,是像高皇帝那样小小亭长做皇帝,一介狗屠变成汉朝大将军、让没什么本事的发小做燕王;是像你耶耶这样,马匪取天下,把一个盗墓贼变成度辽将军、让小铁匠去做骊州牧。”

  “这才是本事!”